第93章 - 破云

第93章

翌日清晨, 七点。 建宁市公安局。 ——啪! 局长办公室里没有拉开窗帘, 天光暗淡模糊, 彻夜未熄的台灯却还亮着,映照出被扔在桌面上的两只透明物证袋。 严峫久违地穿着浅蓝色制式衬衣,三督肩章, 深蓝警服长裤和皮鞋,罕见地有种严肃的气质,伸手拿起那两只物证袋皱眉端详着。 那是一只略微生锈的弹壳和一个扭曲的子弹头。 “能认出它来么?”吕局背着手站在办公桌后, 声音沉缓地问。 刹那间严峫心中掠去了无数个念头, 犹如电脑CPU瞬间过滤大批数据,最终画面定格在了数月前江阳县下属村庄那个深夜, 范五等亡命徒即将扑来的危急关头,江停毅然决然扣下扳机的那根食指。 “……认不出来, ”严峫抬头回视吕局,平静地吐出四个字。 台灯能映亮的空间有限, 吕局站起来的时候,上半身几乎是被笼罩在昏暗里的,圆乎乎的脸上那双眼睛就格外精亮, 定在严峫瞳孔深处:“连你都认不出来?那我提醒你个地点, 江阳县——有印象了吗?” 严峫放下物证袋,似乎有点歉意地笑了下:“实不相瞒吕局,您说这话我确实听不懂。可能是我当年在警校成绩一般吧,枪械子弹的理论知识这两年已经还给老师了,实在是……” “我还以为这世上哪怕只有一个人能认出这颗子弹, 这个人就一定会是你呢。”吕局打断他,终于呵呵地笑了起来,恢复了往日笑面弥勒的模样:“六一九连环绑架安中你们去江阳县提审李雨欣,回来路上遇到范五那群人持枪袭警,你、小张和李雨欣都中了弹。事后老魏亲自带黄兴他们去现场勘察,这枚9毫米鲁格弹壳就是当时带回来的物证之一,也是现场八枚弹壳中,唯一一枚底火与撞针痕迹都与其他弹壳完全不同的。” 严峫表情微微发生了变化。 “而弹头则是江阳县派出所民警从河底起出警车后,从车后座缝隙里找到的。初步弹道分析显示,弹头在击中目标后入水,恰好钻进破碎的车窗,卡在了后座里——如果它没有打进车厢内部,也许警方一辈子也没法从河底淤泥中打捞出这枚弹头,但因为这个巧合,它竟然能被我们发现,也算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了。” “……难道这枚弹头有什么特征?”严峫谨慎地问。 “有两处。”吕局顿了顿,说:“第一,它有膛线。” 膛线? 制造专业枪管需要国家管控的高端装备,因此弹头是否有膛线,是辨别土枪及制式枪的关键依据之一。范正元、范五那批人用的土枪土子弹都是没有膛线的,而现在物证袋中的这发子弹有膛线,这说明什么? ——那天现场曾出现过一把制式手枪,甚至有可能,是军警枪! “第二,”吕局盯着严峫,缓缓道:“这枚弹头上验出了你的血。” 严峫耳膜轰地一响,有好几秒时间乱糟糟的,一动不动坐在椅子上。 “经过审问范五,供词证明了我的猜测,现场这发子弹并不是从他们的枪管中射击出的。也就是说当天现场除了被汪兴业雇佣前来灭口李雨欣的范五等人之外,还有另一批——或者说另一个持枪者,这个人只开了一枪。” 办公室里鸦雀无声,还不到早晨上班的时间,市局大楼尚自笼罩在宁谧之中。 吕局的声音终于打破了这一死寂: “这一枪的目标是你。” 严峫紧抓着物证袋的手缓缓松开,向后靠在椅背上,半晌终于低沉道:“那天我完全没注意到……” “刑警工作可能会结下很多仇家,但敢往副省级公安支队领导身上报复的犯罪分子,我从警这么多年来还真没见过几个。当然,少并不代表就不存在,你出身好、底气足,平时行事风格就非常硬,曾经做过什么导致别人恨你欲死是有可能的,自己心里有什么猜测吗?” 严峫沉默很久,说:“我不知道。” 他说这四个字的时候别过了目光,吕局似乎从这下意识的微动作中看出了什么,眯起眼睛问:“确实一点线索也没有?——严峫,你不是那种做了招人恨的事情,自己心里还没数的人呐。” 严峫沉声重复:“我不知道。” 他连语调都没有变。 吕局点点头,似乎知道严峫嘴里不会再多说一个字,便不再就这个问题追问下去:“从江阳县回来后你生活中是否有发现过任何异常,例如被人窥视、跟踪、监听等?” 刹那间严峫眼前浮现出那辆鬼魅般出现又消失的银色现代伊兰特,但这个念头刚一产生,就被他自己谨慎地按了回去,说:“这个暂时也没什么发现。” 吕局不置可否,“唔”了一声说:“你自己务必要千万小心,如果能证实这发子弹来自于某支制式枪,甚至是公安系统内部登记过的警枪,那情况就会变得相当复杂——话说回来,我已经让老黄去对比膛线数据了,凡是军警枪支都必然有膛线记录,到时候看看有没有发现吧。” 严峫点点头,勉强笑了一下,指指那两只物证袋:“我能拍几张照片吗?” 吕局示意他自便。 这其实这基本没什么用,弹头已经扭曲得不行了,膛线及弹道分析也是要借助电子显微镜来做的,但严峫还是摸出手机拍了数十张图片,尽量把图像的每个细节都放大,仔细拍得清晰可辨。 “江阳县枪击的这件事情,我会让他们再次进行广泛摸排,争取找到现场那个神秘持枪者的线索。在此之前你的人身安全并不是百分之百能保证的,依我看,你还是从明天起就回来上班吧。”吕局用余光瞥了严峫一眼,突然哼笑一下,慢悠悠地端起大茶缸:“我总有种感觉,你在家待的时间越长,惹出来的祸就越大!” 严峫霎时一愣,敏锐地从吕局这话中察觉到了某种若有若无的暗示。但当他抬头望去时,却只见吕局已经喝起了茶,大茶缸挡住了那张圆圆胖胖的脸,完全看不清任何表情了。 是他真发现了什么? 还是自己心虚? “去吧,”吕局放下茶缸,摆了摆手:“这件事我会去跟老魏解释的,你就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了!” 严峫迟疑数秒,起身点点头,迫使自己平稳注视着吕局,随后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 “这枚9毫米鲁格弹头上有膛线……” “这一枪的目标是你。” “你在家待的时间越长,惹出来的祸就越大!” …… 严峫打开手机相册,目光沉凝,注视着物证袋中那枚曾经穿透过自己腹腔的弹头。 弹头上的血迹已经无法用肉眼辨别了,只有扭曲的形态透出一丝狰狞,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黄铜沉重冰冷的分量。严峫已经不记得子弹穿体而过时的痛楚,他当时甚至都没发现自己已经被击中了,如今闭上眼睛再次回忆,所有能浮现在脑海中的印象都不外乎两个字:混乱。 刚冒死从河底救出的江停,频临窒息到最后一刻的新鲜空气,惊呼、尖叫、枪响、恐惧……所有混乱的细节乱麻般纠缠在一起,构成了鲜血淋漓又光怪陆离的画面。 当时凶手隐藏在何处? 他的枪口到底指向谁,江停还是自己? 如果这事放在三个星期以前,严峫会毫不犹豫地认为,对方很可能来自公安系统内部,而意图趁乱除掉或者说灭口的对象是江停,整个凶杀不外乎是三年前高速公路上车祸的延续。 但自从那天深夜被跟踪后,严峫突然意识到了另一个恐怖的可能—— 江阳县袭警案发生的那天,当他湿漉漉钻出水面的那一刻,子弹从暗处飞来,枪口却并不是像他想象的那样对准了江停。相反,正因为江停近距离贴在他怀里,杀手为避免误伤才不得不偏移枪口,致使子弹没能当场贯穿原定目标——严峫的心脏。 黑桃K并不想杀江停,他的目标很明确,自始至终都是严峫! 严峫的瞳孔一点点紧压成线,突然只听身后道:“你在看什么?” 严峫拇指一动,手机屏幕在江停目光投来的同时转到时事新闻,“哦,这个。” 建宁市年中房价骤涨,疑似与外地炒房团有关——江停目光一扫,又打量严峫片刻,没说什么,似乎觉得他会看这种新闻挺有意思。 江停习惯于晚饭后喝普洱茶,但第一只老同兴茶饼已经在过去的四个月中被他蚂蚁搬家似的一点点掏光了。跟严峫预估的完全相同,他果然没好意思立刻拆第二饼,而是每天装模作样地泡一袋普通普洱茶,据严峫观察应该是从小区门口的茶叶行买的。 严峫也不催,像头暂时还能耐下性子的猛兽等待猎物慢慢走近,等江停哪天熬不住了,主动跑去偷偷拆开第二饼媳妇茶。 “今天吕局叫你去市局做什么?”江停坐在沙发上,喝了口茶问。 是了,严峫想。这要是老同兴,他喝下第一口之后绝不会那么快开口说话,而是有个连他自己都未必能注意到的眯眼动作,隐秘又享受,像一只猫科动物回味最美味的小鱼干。 “没什么,就是对嫌疑人步薇跳河的事要写份报告放进结案卷宗里,叫我去签个字。”严峫似乎不经意地把手机塞回裤袋,同时在沙发上挪了挪,紧挨着江停打量他。 江停已经洗过澡了,头发乌黑柔软,侧脸上隐约残存着水迹,像是水把皮肤浸得透了似的。他双手捧着热气腾腾的茶杯,指尖略微发红,被严峫近距离毫不掩饰的目光看得有点不自然,略微向后仰头拉远了一点距离:“你看什么?” 严峫突然用掌心抱住他握着茶杯的双手,就这么紧紧盯着他的脸,说:“我今天下午接到医院的电话,申晓奇醒了。” 江停没想到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没什么反应,但眼底浮现出微许欣慰:“醒了?” “虽然现在还没法说话,但脑部扫描显示应该没有太大后遗症,如果后续治疗得当的话,很快就能恢复正常智力和行动能力,三个月到半年内应该就能回去上学了。” “那就好。”江停轻轻呼了口气,说:“虽然这孩子横遭不幸,但现在至少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人生中的意外和不幸是很多的,”严峫看着他道。 ——这话听起来非常古怪,尤其当严峫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定定地锁着江停漂亮的眼珠,似乎要透过那瞳孔看进脑髓里,让江停不由又回避了一下,微微笑问:“你到底怎么了?” “我们当刑警的也是,日常工作危险性大,各种意外情况更多。” “……” “如果哪天我遭遇不幸了怎么办?” “严峫你这是……” “要是我不在了,殉职了,你会想念我吗?还是过一阵子就把我忘了?” “严峫!”江停强行抽回手,挣扎中热茶洒在了沙发上:“你这是犯了什么病!” 严峫却抓着他的手不肯放,力气大得近乎固执:“我们订个婚吧,万一出了什么事至少还有个婚约,等所有事情平息之后就可以去国外注册了。或者我们在父母家人面前坦白也行,至少给彼此留下一个曾经好过的证明,至少这世上有人知道你跟我才是真正的……” “你先放开我!”江停从沙发上站起身,皱眉道:“好好说话!” 严峫置若罔闻,紧抓着江停的手背青筋暴起。这力道就近乎于粗暴了,江停想强行把手挣脱出来,但仓促中茶水哗啦全部泼了出来,洒在江停光裸的脚和地毯上:“放手,你烫着我了!严峫!” 客厅一下恢复安静,严峫粗重喘息着,眼底光芒如同困兽,在静默中死死盯了江停半晌,手臂精悍的肌肉绷起。 “……” 江停拧着眉头回视他,不知过了多久,严峫终于像勉强克制住自己那般,在彼此注视中一点点松开了铁钳般的手,然后掉头径直进了主卧。 紧紧数秒后,只见他走出卧室又进了厨房,从冰箱中取出冰块,回到客厅里来,半跪在江停面前的地毯上,用包裹着冰块的毛巾一点点擦拭他烫红的脚背。 江停不太习惯这个姿态,想抽回脚坐下来,刚一动作就被严峫抓住了脚腕:“别动。” “你……” “别动。” 江停僵硬地站在那里,眼睁睁望着严峫把他烫到的皮肤冰敷完,松开毛巾,就着这个半跪的姿势从裤袋里摸出一只戒指。 那是三个星期之前曾戴在江停手上的那枚铂金素圈。 “这是我爸当年跟我妈结婚时戴过的对戒,我出生后,他们重新换了一对纪念戒,当年的婚戒就留给我了。去年我闲着没事把这两枚戒指拿去翻新打磨好,当时还以为再过个三五年都未必有机会为什么人戴上它,没想到转眼就遇到了你。” 窗外夜色深沉,客厅明亮的灯光下,那枚素戒闪烁着拂去岁月后温润的微光。 “你能接受它吗,江停?”严峫维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低沉地问。 “……” “如果你接受的话,我就照自己的尺寸再定一枚,权当我们之间有了未来可以结婚的约定,你说好吗?”

上一篇   第92章

下一篇   第9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