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 破云

第74章

“严哥?” …… “严哥!技术队来了!” 陈旧发霉的房间里, 严峫猛然回过神。那瞬间他也说不清自己是怎么想的, 迅速把江停的照片塞进怀里站起身, 回过头,果然只见穿着蓝鞋套的黄兴带着几名痕检钻进了屋。 “哟老严,有发现啊?”黄兴没注意到严峫脸上稍纵即逝的异样, 向地上的红色箭头标记牌扬了扬下巴:“那是什么?” “哦,用胶带黏住的毒品摇头丸之类,让他们把床板整个翻过来小心取证, 应该有指纹。”严峫转身向黄兴一晃笔记本:“我刚在看这个。” “什么呀这是?”黄兴接过来一看, 立刻“卧槽”了声。 “这汪兴业应该是个掮客,有很大可能性他在借着贩毒网络, 为绑匪搜集符合特定条件的小女孩。这些小女孩有非常鲜明的共同特征:十三到十六岁之间,长得好看, 李雨欣和步薇两人肩窝处都还有一颗红痣。如果结合姓滕、红痣、十六岁以及失踪时间为综合线索的话,应该有希望能找到第一名受害人。” 黄兴反复翻看三个小姑娘的照片, 不可思议道:“道理我都懂,但目的是什么?说是绑架又不为钱,难道纯粹就是为了变态取乐?” 严峫眉眼微动, 浮现出不仔细观察都很难注意到的冷笑:“我们没必要了解一个精神变态的疯子的想法, 真想知道的话,等抓住罪犯之后再审就行了。” 黄兴若有所思地点着头,严峫把笔记本抽回来装进了物证袋。这时小张从门外探进一个头:“严哥,高哥问你这边什么时候完事,完事以后回不回市局?” “怎么?” “江阳县派出所以李雨欣她妈为饵, 昨晚连夜行动抓住了几个‘零售商’,现在已经送到市局了,不知道要不要等您回去一道审?” 严峫匆匆抓起装着笔记本的物证袋:“告诉老高等我回去!” · 建宁市局。 严峫匆匆推开审讯室外小房间的门,技术人员立刻打招呼:“严队来了。” “这就审上了?”严峫接过技术递来的蓝牙耳机,一边别上一边问。 透过单面玻璃可以看见审讯室内的情景,高盼青和另一名负责记笔录的民警坐在铁桌前,审讯椅里铐着个有气无力的小青年,模样还相当面嫩,松松垮垮的跨栏背心下露出一双花臂,头发被东一撮西一撮地染成奶奶灰和酷炫紫。 “没呢,高哥只走了个开场流程,戏肉等您回来再上。”技术按下麦克风:“喂高哥,严队回来了,开始吧?” 高盼青点点头,转向花臂小青年,开口冷冷道:“把你跟江阳县派出所交代的内容再跟我们重复一遍。” 花臂小青年蔫蔫靠在椅背上,闻言满脸“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的表情,手铐咣咣地撞击桌面:“各位政府,能交代的我真的都交代了,你们又不是没有笔录,哪怕叫我重复一百次我也想不出什么新内容啊是不是?那胖子我也是昨晚上才第一次知道他姓汪,我们那块以前都管他叫狗哥,因为他老戴一狗头金……” 高盼青边翻笔录边不耐烦道:“说重点!” “我能知道什么重点呀,我就是一跟着大哥进点散货的,K粉、软仔、摇头丸……那胖子是我上头的上头的上头,连我大哥都只能从他的下线那儿进货,所以我们平时见不到这么大的人物。就我能想起来的呢,他本人大概来过江阳两次,去年年底跟今年年初,大哥带我陪他在KTV唱过歌——您说这都快大半年了……” 高盼青刚开口,只听耳麦中传来严峫冰冷的声音:“找小姐了没。” “光唱歌?”高盼青立刻眯起眼睛,貌似怀疑地打量那小花臂:“歌舞厅里叫酒,还能没有小姐?” 花臂立刻恭维:“哎哟我说这位政府您可真懂,一看就是内行人儿——” “咳咳!” “找……肯定也找啊。”小花臂悻悻道:“那大老爷们光唱歌有什么意思呀,我以为我是缉毒缉进来的,敢情您各位还兼扫黄……” “老高,”严峫对着耳麦低声道,“直接把李雨欣的照片给他看。” “这个小姑娘,”高盼青直接把照片推向审讯椅,“认识么。” 小花臂看到照片,整个人一愣:“认识啊。” “汪兴业找过她?” 小花臂两手都举起来抓了抓头发,金属链条声铿锵作响,少顷迟疑道:“这我……可怎么跟您说呢。我们那块儿都不大瞧得上狗哥,就因为传说他老喜欢跟人打听幼女,据说还特别喜欢老实上学的那一种。这个小姑娘吧,她妈妈是我们的熟客,按你们的话说,也是个‘以贩养吸’的主儿,不知怎么的狗哥就听说了她有这么个女儿……” 高盼青紧紧盯着他:“然后呢?” “然后……然后好像也没发生什么呀?嗨,我都竹筒倒豆子跟您说了吧。”小花臂无可奈何道:“今年年初那阵子,狗哥来江阳县,我们大哥就设宴请他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狗哥突然跟我大哥说让他把这小姑娘找来——开始我还以为他想干什么,谁知过了会她妈领她来了,狗哥现场掏了点好货给她妈,然后让人把这小丫头拉到一边去……” 小花臂顿了顿,脸上浮现出想笑又忍着,因此有点怪异扭曲的脸色:“您猜他想干什么?” 高盼青刚想说你是来坦白从宽还是来说单口相声的,就只听耳麦里严峫淡淡道:“拍照。” “拍照?” 刹那间小花臂几乎跳了起来:“哎呀我的哥!您可真是神人哪!” 高盼青:“……” 老高莫名其妙被毒贩夸奖了两次,并不感到特别高兴。 “那胖子现场找服务员要了块红布,支在小丫头身后当背景,正儿八经拿相机给拍了几张证件照。拍完以后那胖子就挥挥手让小丫头的妈带着她走,哈哈哈我们几个当时都看傻了,我大哥还问他说狗哥您这是干嘛,跟电视里古装剧似的,给宫里采选秀女是吧?” 高盼青没有笑,“汪兴业怎么说?” “他说他也是听上面的吩咐办事,已经一年多没干其他的,光到处去找小姑娘了。麻烦的是找起来还不容易,年龄相貌性别都得对,肩膀那儿得天生有个痣,还必须长得特别漂亮、性格刚烈强硬——听着跟准备作法养小鬼似的。”小花臂耸耸肩:“谁知道他是不是瞎几把扯,也许就是个喜欢小女孩的变态也说不定。” 高盼青不由自主向单面玻璃望去。 窗外,严峫双手插在裤兜里,眉宇间凝聚着阴云。 “——听上面的吩咐,”高盼青转回小花臂青白瘦削的脸上,慢慢道:“汪兴业有没有说过他上面是什么人?” “哎哟这位政府,我都说多少遍了!”小花臂的模样恨不得剖心表白,两手哗啦哗啦地拍着胸脯:“我就是个跟在他们屁股后头捡点肉汤喝的马仔,别说我了,连我大哥见了那胖子都得恭恭敬敬的。确实姓汪那货上头肯定还有人,但谁知道是什么人?那种大人物像我们这样的小角色也接触不到哇,您说是不是?” 高盼青还想说什么,突然审讯室的门开了。 小花臂还挺机灵的,一见严峫走进来那气势,以及其他警察的表情变化,就立刻知道来人是个头儿,赶紧身体也坐直了、双手也放下了:“这位大哥您好您好……” 严峫按住笔录警察的肩示意他不用起身,同时解锁手机,调出一张照片,冲小花臂面前一亮: “这个人认识么?” 小花臂定睛一看。 高清像素治安监控即便被手机翻拍之后还是非常清晰,图片上是一名司机坐在白色货车驾驶室里,留平头、黑背心,面部五官被拍得清清楚楚。 高盼青斜眼一瞥严峫的手机,心中了然,认出这是江阳县故意把警车撞进河底、又持土制枪灭口李雨欣的那帮悍匪。当时虽然没把这帮亡命徒现场抓住,但无处不在的“天网”却记录了他们的逃跑路线,最终在高速公路入口上,拍下了嫌疑人之一的正面照。 “这个……”小花臂眯起眼睛,吸了口气。 严峫问:“这是你们江阳县当地人吧?” 小花臂想了想,突然“嘿嘿嘿”笑起来,脸上浮现出一股世故的机智油滑。 “——我就说嘛大哥,我们倒腾那几袋K粉的破事儿不至于让省城的警察连夜问到现在,该不会是姓汪的搞出了其他案子,政府需要我们配合提供线索吧?” 没有人吭声,几名警察沉默地盯着他。 小花臂明显感受到了空气中无声的压力:“那,您们看我有问必答,乖巧听话,是不是可以给我争取个从宽减刑的机会?——哎呀我真的就是个马仔小弟,那些坏事儿都是上面人非要干的。现在我迷途知返了,愿意配合警方揪出隐藏在群众当中的犯罪分子,坚决保障人民生命与财产安全,社会总得给我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是不是?” 高盼青怒道:“你先给我老实交代,再……” “我们会告诉检察院你入行那年不满十八。”严峫冷淡道。 小花臂一愣,随即大喜:“对对对,我还小,我只是……我只是长得老!” 其他警察哭笑不得,都不知该跟这活宝说什么。 “这人我不熟,但见过,人称袋哥——袋子的袋。”小花臂加倍殷勤,指着严峫的手机屏幕说:“这人开始跟我们家对面清风岗的刘老大混,后来我们大哥经过艰难的谈判和火并,成功将清风岗吞并成了咱们的地盘——呸,您瞧我这狗嘴,清风岗明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然后刘老大的手下全散了,他自己也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从此告别了腥风血雨刀头舔血的生活。” 严峫:“……” 所有警察:“……” 严峫问:“然后这个叫袋哥的就转去投了汪兴业?” “对,据说他有个老牛逼老有出息的本家哥,在姓汪那胖子手下做事,就把袋哥也提携了过去。姓汪的第二次来江阳的时候呢,我们大哥请他吃饭,这袋哥就陪在边上,所以您这照片一拿给我就认出来了。” 严峫慢慢收回手机,眼睛锐利地眯了起来:“袋子这个外号不常见,他本名叫什么?” “哎哟您可问住我了!”小花臂说,“我们这一行混的都讲究起个花名,不然出去干架的时候,互相把名字一报,张爱民王为党李建国,那多寒碜人呀?” 严峫转身向外走:“写他入行那年整十八。” 做笔录的警察点头应是,小花臂立刻哭爹喊娘的急了:“不不,大哥,您容我想想,我再想想——对!我想起来了!他外号叫袋子是因为他姓范!” 严峫脚步顿住,回过头:“……范什么?” “我真不知道他本名叫范什么?”小花臂满脸皱着,恨不得举手发誓,说:“您不吓我我都想不起来了,我只无意中听人喊过一次,应该是还有个诨名叫范五,可能是他家在排行老五?” 严峫呼吸停止一瞬,沉黑沉黑的眼珠盯着小花臂,令他本来就形状狭长的眉眼更加冷酷。半晌他在小花臂畏惧的注视中缓缓勾起嘴角,那笑容浮在眼底,映着审讯室中唯一那盏台灯,令人心下悚然。 “范五。”他就带着这样的笑意重复道,仿佛发现了什么很有意思的事情,突然问: “你知道他那个特别牛逼有出息的本家哥哥范四,最后怎么样了吗?” 小花臂被吓得不敢说话。 “被二三十辆卡车碾成肉泥铺在高速公路上,心肝肺全搅烂混在一起,整个人最后只凑出半桶。”严峫古怪的笑容更加深了:“待会把现场照片拿给你欣赏欣赏。” 严峫在小马仔惊恐万状的注视中走了出去。 · “经犯罪嫌疑人交代,我们有充足理由怀疑汪兴业跟持枪袭警的范正元,以及肇事袭警、灭口李雨欣的范五等人有关。马翔你带人去江阳县清风岗调查范家这对兄弟,一摸到范正元的线索立刻通知我。同时再发一轮协查通告追捕范五等袭警团伙。老高你们几个,”严峫大步穿过刑侦支队大办公室,把笔记本塞给高盼青:“这是在汪兴业一处窝藏据点里发现的,这个小姑娘姓滕,十六岁,在两年前的第一起绑架案中被害。你赶紧跟接警中心联系一下,抓紧时间确定受害人身份。” 高盼青差点跳起来:“是!” 严峫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砰一声关上门。 “……” 他维持这个动作,许久才放松了衬衣下没人注意到的,绷紧的肌肉。 办公室隔音效果甚好,将外间的喧嚣忙碌隔离在外,有效营造出了一种短暂虚假、但格外令人安心的寂静。昨晚离开时拉上的窗帘还维持着密密实实的状态,天光从缝隙间穿过整个办公室,投射出笔直倏而曲折的光带,正好穿过严峫面前,让他能清清楚楚看见空气中上下飞舞的浮尘。 严峫终于放开了紧抓门把的手,一步步走到办公桌后坐下,从裤袋里摸出了那张照片。 年轻的一级警督江停在空中盘旋,随即无声无息地落在了他面前。 “他也是听上面吩咐办事,已经一年多没干其他的,光到处去找小姑娘了……” “年龄相貌性别都得对,肩膀那儿得有个痣,还必须长得特别漂亮、性格刚烈强硬……” 刚烈强硬,这就是黑桃K对江停作为一名警察的评价? 严峫向后深深靠进椅背里,眉头紧锁,望着虚空中漂浮的光点。 如果一名毒枭对缉毒警的评价是这四个字,那起码能说明这个警察没有做出背叛自己职责的事情。但如果是这样,为何他要以江停为原型,来一遍遍重演关于背叛和行刑的剧本,尤其江停在他心目中还始终是被背叛的一方? 严峫慢慢摸出一根烟,打火机喀嚓蹿出淡蓝色的火焰。 他突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直到现在警方都认为李雨欣所目睹的两名受害者来自第一起连环绑架,但这其实是毫无依据的。如果那只是一次手段生涩的模仿作案,那么是否可能在之前还有一起不为人知的绑架,而江停是首批两名受害人之一? 如此一来,黑桃K对行刑时间的精确执着,以及充满了致敬和复刻感的仪式,就有顺理成章的解释了! ——不过,谁是另一名受害者? 是铆钉吗? 昏暗空旷的办公室内,烟头红光明明昧昧,烟灰从指间落下,但严峫毫无觉察。记忆就像书页般哗啦啦往前翻,他的视线回到那天深夜废弃公路上,狙击手肆无忌惮地面对着枪口大笑,说:“你不是枪法很好吗?来,对我开枪,就像你杀死铆钉那样!” 铆钉仿佛江停的某个禁语,是他血腥过去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是某种在冥冥中令他再也无法扣下扳机的力量。严峫几乎能想象黑桃K是怎么威胁江停的:“如果不杀了铆钉,你们就要一起死在这里!”或者“手枪里只有一发子弹,你想杀死他还是杀死你自己?”在极端生死的情况下,人做出什么选择都不足为奇。 但——某个奇异的声音从心底缓慢升起,阻止了严峫的思考。 江停没有选择杀死铆钉,那声音说。 没有任何证据,也缺少慎密的推理,所有判断根据都来自于他对江停的日常观察和直觉,除了“我觉得”三个字外,没有丝毫力量足以扭转刑侦人员出于理性的判断。 严峫呼了口气,试图把铆钉放到绑架案的另一名被害人立场上,以此作为基点再次展开思考。 但就在此时他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怪异,无论如何挥之不去。 如果铆钉是另一名被害人,那么他冒死为警方提供的情报是正确的,他背叛江停什么了? 更关键的是,黑桃K的目标自始至终是两名彼此爱慕的少男少女,而铆钉作为警方卧底,有多少可能性以这种暧昧的立场参与到绑架案里? 严峫一手夹着香烟,目光闪烁,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个隐约而骇人的猜测—— 也许在这一年一度固定重演的血腥戏剧中,被行刑的那个背叛者角色,从最开始就不是铆钉。 是黑桃K 他自己。

上一篇   第73章

下一篇   第7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