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 破云

第69章

病房。 韩小梅一边心惊胆战搓手, 一边温顺无比地俯耳听护士教训。步薇不断抽泣, 勾着严峫的脖子, 被他弯腰放到病床上。 那瞬间她晶莹剔透的凤眼一抬,目光隔着泪雾,与病房门口的江停短暂相碰。 ——那对视比电光石火还快。 紧接着严峫背对门口, 站直身体挡住了她的视线,冲韩小梅招招手:“我去找申晓奇父母聊聊,你留在这照应一下受害人。” “哦, 是!” 严峫转身径直出了病房, 视火冒三丈的护士于无物,连半秒钟都没耽误, 三步并作两步冲过走廊一把抓住了江停的手:“等等!” “哟,这不是严副队吗?”江停还没来得及出声, 杨媚嘶哑着嗓子抢先开口了:“我们今天‘偶尔’来趟医院,‘这么巧’就看见严副队在关心受害人, 可见您平时还真挺日理万机的。既然如此,像我们这样的‘外人’,还是不要打扰您继续跟受害者沟通案情了吧?”说着她盈盈一笑, 抓起江停另一只手就要往前走。 严峫箭步上前, 一把薅回了江停的手:“哟,杨老板这是流感吧,流感可不能到处乱走乱摸啊,万一传染给别人怎么办?” 杨媚个铁姑娘不甘示弱,蹬着她的YSL字母高跟鞋——感冒发烧走不稳穿不上她新买的恨天高——当场把江停左右两只手都薅了回来:“这您就不用担心了, 江哥跟我是什么朝夕相处的关系,我得的是不是流感他心里能没数?” 严峫:“我说你……” 江停硬生生把自己两手给拔了出来,先揉着手腕冲杨媚:“你得的就是流感。”然后在杨媚噘嘴不服气的瞪视中转向严峫:“司机已经给她挂了号,我们先过去了,你忙你的去吧。” 他那永远镇静从容、连肌肉都懒得提一提的脸,愣是把严峫镇得没说出话来。 杨媚就像一只翘起尾巴的大狐狸,神气活现冲严峫飞了个吻,抽着稀里哗啦的鼻子一扭一扭地跟江停走了。 “……”严峫站在原地,半晌才回过神来,匪夷所思道:“我只不过正常接触受害人,他倒陪那姓杨的来医院看病,怎么到头来反而搞得像我不守妇道似的?” “那为什么陆顾问要来这家医院看病呢?” 严峫觅声回头,只见身后一个毛茸茸扎辫子的脑袋——韩小梅不知何时凑了过来,满脸你们直男为何还不懂的表情。 严峫:“你说什么?” “这个医院离市局近,离媚媚姐的不夜宫KTV可不近啊。所以陆顾问为什么舍近而求远,专门跑来这家医院呢?” 两人面面相觑,几秒钟后严峫头顶整齐地冒出一排:“yooooo——”然后回过味来了,嘴角止不住地往上翘。 “嘿我说你这丫头,办案那么不牢靠,这方面倒挺机灵的。”严峫赶紧控制住面部表情,严肃教育:“下次心思要用到正事上去,知道了吗?” 韩小梅嘴角撇得跟姨娘似的,但严峫这时候根本无心留意她大胆的杵逆,教育两句就匆匆忙忙跑了。 半小时后,杨媚拎着一大塑料袋的药,抽着鼻子走出了大夫办公室。 “多喝水,多睡觉,注意开窗通风,别去人多的公共场所。”杨媚苦着脸重复医嘱,“说下周不好再来复查,然后就把我打发出来了。” 江停说:“你也得注意,老大不小的人了。”说着就从走廊上等待区的长椅上站起身。 “哪里有老大不小,我今年也才——” 杨媚猝然停住。 江停那闻名龚州公安系统的大脑没意识到危险迫近,还维持着那个半张着嘴好像要说什么的姿势,莫名其妙盯着她。 两秒钟后,杨媚打了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喷嚏。 “对不起江哥,我真的没反应过来,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杨媚差点没当场哭出来,而江停长长吁了口气,仰着脸拿消毒湿纸巾仔细擦拭下巴、咽喉和脖颈部位,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他真的满面超脱,似乎背景音乐大悲咒一响他就要立地成佛去了。 一张纸巾擦完了,杨媚忙不迭又抽了一张双手奉上。然而江停刚伸手去接,刹那间又一声鬼泣狼嚎的:“阿——嚏!!” 杨媚的鼻涕差点冲出来,手忙脚乱用纸巾捂住了鼻子。 “你坐着休息会儿吧,”江停悬空着那只一级污染警报的手,无奈道:“我去卫生间洗洗。” 杨媚眼冒金星,可怜兮兮地坐在长椅上擤鼻子,擤得脸红脖子粗,还要注意别擦掉了鼻孔周围的粉底,真是惨不忍睹。 医院男洗手间,江停仔细揉搓肥皂泡,然后打开了水龙头。 哗啦啦—— 洗手间突然又闪进来一个人,径自贴在他身边,也开始洗手。 江停目光一瞥,竟然是严峫。 严峫衬衣挽在手肘上,剪裁考究的衣料包裹住挺拔结实的身材,在哗哗水声中旁若无人地哼着小调。看他那样子江停眼角就开始微微抽搐,但俊美无俦的严副支队似乎全然没发现,目不斜视地冲着手。 周遭其他人都完全没发现这边的暗流涌动,少顷边上最后一个外人甩甩胳膊走了,卫生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时,严峫那张痞帅痞帅让人恨不能拿鞋底板子照着抽的脸上才浮现出笑影,问: “你干什么呢。” 江停关上水龙头,抽出纸巾擦手:“你干什么呢?” “别送杨媚回去了,待会咱们出去给你吃好吃的。” “案子办完了?” “没办完也不能亏待了咱们江队的嘴啊。” 江停鼻腔里轻轻哼了声,把擦完手的纸巾扔了,冷不防严峫突然凑到近前:“来亲一个亲一个……” “不亲,你……” “亲一个!” 严峫把江停顶在瓷砖墙壁上,后者头向后仰起,用力拉开那几厘米的距离,前者却一个劲不讲道理地往前凑。正当挣扎之际,突然只听跟洗手池隔着半堵墙后传来卫生间门被推开的声音,又有人来上厕所了。 说时迟那时快,严峫一把勾住江停,拽着他闪身躲进隔间,咣当关上了门。 外间小便池那里悉悉索索,然后放水声响了起来。 “?” 江停被结结实实压在隔板上,嘴被严峫的掌心捂住了,稍微一动就会发出声响,无法只得用目光不断使眼色,那意思是咱俩又没在女厕所,干嘛躲进来?! 严峫挑眉一笑,那笑容说不出的邪气,紧接着放开手掌印下一吻。 严副支队的亲吻水平在短短几天内得到了飞跃般的提升,如果说江阳县住院那次是猛兽掠食的话,那么这会儿就变得既甜、又暖、又亲昵而殷切,像含吮一块儿小火滋滋烤化的麦芽糖。江停不得不张开唇齿,一手按在隔板上支撑着自己的平衡,另一手抬起来按在了严峫肩膀前,想推开又怕发出声音。 这个姿势非常微妙,说不好是抗拒还是迎合,狭小隐秘的空间里只有两人呼吸急促,与体温一起紧紧纠缠。 外间的动静格外清晰,只听那人又悉悉索索地穿上裤子,开始放水洗手。 “喂,老婆?” 江停还没松出来的那口气活生生地吊了回去。 “我在医院呢,今天不值晚班,等我回家吃饭……什么,老加班不陪你?嗨呀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院里搞的那个评分考核……不生气啦乖宝,今晚老公好好陪你,老公喂你吃好吃的……” 严峫扑哧一下,险些没笑出声来。 “行行行吃吃吃,非喂你吃个饱。好嘛别生气了嘛老婆……” 江停:“………………” 外面那医生丝毫没注意到隔间里的动静,洗完手挂好电话,高高兴兴出去了。 “哈哈哈——”严峫把江停顶在隔板上,抑制不住闷头大笑,肩膀一耸一耸的差点没喘过气来:“老公喂你好吃的,哈哈哈小医生还挺有生活情趣……” 江停几乎是从齿缝间一字字轻声问:“你笑完了没?” 严峫笑容满面:“生什么气啊江队,这又不是我调戏你,人家那是正常的夫妻耍花枪——哦,还是说你也想吃?想吃就直说啊。” 江停:“……” “噗哈哈哈——” 如果人的心情能具现化的话,此刻江停头顶一定冒出了无数纠缠的黑线,无奈又没法从卫生间隔板和严副支队精悍的怀中挣脱开,只能板着脸站在那里,被严峫一边用力摩挲鬓发和耳朵,一边笑着软声细语哄:“不生气不生气,今晚咱们也不值班,说带你去吃好吃的就带你去吃好吃的,哈哈哈哈哈哈——” 江停躲闪不及,一转脸被严峫亲到耳垂后的侧颈上。 “严峫你能不能稍微……” 江停咬着牙去抓严峫的手腕,但严副支队岂能被他制住,很灵活地解开了他衬衣最上面两个扣子,甚至在挺拔的肩骨上小小咬了一口。 “严峫!” “嘘,嘘,乖,不生气不生气……”严峫利用身高体重的优势把江停摁在隔间角落里,粗糙的拇指腹不住抚摸他肩窝,倏而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咦”了一声。 “你又怎么了?” 严峫嘴角含着笑,贴着江停的耳垂小声问:“你肩窝这里有颗痣是红色的,你知道吗?” 江停沙哑着嗓子:“不知道,谢谢你告诉我!” 江停用力把严峫推开,勉强拽好衣领。如果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其实江队那张万年冰封不动的脸上有点微微发红,但在厕所隔间昏暗的可视条件下并不清晰,被他头一偏就掩饰住了。 他那微侧着脸的姿态,从严峫这么近的距离看去,一根根细密的眼睫和眼梢上挑的弧度都异常清晰,像是最好的狼毫蘸着徽墨,在雪白的宣纸上描绘出来的。 严峫脑子有些乱,用力闭上了眼睛。 他感觉仿佛有两壶水同时对着心底最深处的地方浇,一壶是冰冷刺骨的怀疑,一壶又是浓稠滚烫的情愫,将整个心脏乃至胸腔都刺激得紧紧蜷缩了起来。 “出去,”江停小声斥道。 严峫没动。 “快出去!”江停声音略微急了些,“你不办案子了吗?” “……不想走,”严峫含混不清地说,“想多跟你待会儿。” 江停微怔,严峫上半身前倾而来,把他紧紧抱在了怀里。 严峫身上带着好闻的男士香水味儿,像成熟的森林与大海,随着坚实火热的臂膀拂面而来,几乎要把人淹至没顶。 江停没吭声,似乎也忘了要说什么。他下巴搁在那个男人肌肉坚实的颈窝里,鼻腔满是混合了雄性荷尔蒙气息的芬芳,如果再一开口,那气息就会顺着咽喉浸透五脏六腑,漫过每一寸骨髓,甚至把已经有点晕乎乎的大脑都完全浸醉。 但脑海深处始终有个微弱的声音在提醒他,不行。 就像冰天雪地中一湖热气腾腾的温泉,你可以把快冻僵的手伸进水里去暖一会儿,但如果不顾一切地扑进去,就只会活活溺毙在里面。 江停试探着抬起手,悬空良久,才很轻很轻地放在了严峫背上。 这个再细微不过的动作似乎极大地取悦了严峫,至少江停就感觉他更用力地把自己的头按向怀里,同时无声地笑了起来:“要是能一直这么跟你待着就好了。” “……你没想清楚,”江停低声道。 “想清楚了,不信任也不坦诚的人是你。” 江停没说话。 严峫像暗示什么似的,每个字都在唇齿间意犹未尽地缭绕着:“总想隐瞒的人……是你。” 江停目光一动,但他只能看见对方坚实有力的脊背,无法从微表情上窥得分毫端倪。 “不信任什么?”江停心念电转,开口时是纯粹调侃的语气:“不信任你单独跟那受害人小姑娘讨论案情,嗯?” “哈哈哈——”严峫失声笑起来,戏谑地一拍江停后腰:“得了,吃醋了。” “醋你妹。”江停难得爆了句粗口,终于强行摆脱了刚才着魔般情迷意乱的气氛,使力把严峫推开:“办你的案子去,我还得……” 叮咚! 严峫手机接到了一条新短信。 “我艹,怎么每次破坏气氛的都是老高呢,看不惯咱俩亲热还是怎么着。”严峫划开屏幕锁,立刻哟了声:“好家伙,你看看。” 江停正低头快速整理衣襟袖口,闻言凑过头来,两人在隔间里脸贴着脸,荧光幽幽映在他们眼底,只见短信内容是一张几年前的交通事故鉴定书拍照。 紧接着第二条短信也来了: 【步薇父步自珍、母李萍死于长途车事故,尸检结果显示两人毒驾,二乙酰吗啡阳性。】 江停蓦然抬头与严峫对视,但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短信提示音第三次响了起来: 【李雨欣生母吸毒离异,贺良案发时,李家已是再婚夫妻家庭。】 “——去查步薇父母及李雨欣生母的毒品供应上线,”江停立刻反应过来:“我们有希望找到第一对被害人了!”

上一篇   第68章

下一篇   第7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