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 破云

第68章

严峫攥着手机, 大步走出法医室, 少顷接到了他电话的马翔果然从楼下刑侦支队匆匆赶上来:“怎么了严哥, 你说什么痣?” “绑匪并不是随机选择女孩子当行刑者,而是有筛选机制的。”严峫往自己右肩下靠近手臂的地方点了点,面色异常阴鹫:“李雨欣和步薇右肩窝处都有一颗红痣, 这是她们的共同点。而这个位置不论穿吊带还是一字领都很难露出来,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也不见得会穿裸肩礼服,也就是说能知道她们这个位置有红痣的, 排除更衣室及公共浴室等偶然情况, 只有父母姐妹、同寝女生、有亲密关系的男朋友,此外基本不会有别人了。” 马翔听得目瞪口呆, 不过他已经算很有经验的刑警了,很快就镇定下来:“步薇和李雨欣都不住校, 两人处女膜都完整,根据步薇同学的口供也基本能排除其他边缘性行为的情况。难道最大的可能性是父母?” 严峫突然脚步一顿:“步薇的父母是怎么死的?” 马翔立刻:“我们这就去查!” “步薇和李雨欣的父母, 姐妹,女性亲戚,来往密切的闺蜜同学及邻居……一个都不要放过, 立刻开始筛查摸排。红痣没那么常见, 这两个女孩子一定有某些我们还不知道的联系!” 严峫再次举步向前,没人能透过他冷静的脸看出他的大脑此刻仿佛被分裂成两半,一半有条不紊地向马翔吩咐各种摸排指令,另一半却反复闪现出江停那柔软浴衣内温热瘦削的肩膀。 各种错乱的猜忌,疑问, 惊惧和不真实感,在那半边大脑里横冲直撞。 那不是错觉,步薇从下往上抬头的那一瞬间神似根本就不是错觉,是刻意被筛选过后的结果。 而黑桃K心中真正的行刑者,从最开始就是江停! “韩小梅还在医院里看着步薇?”严峫突然问。 马翔正飞快记下严峫吩咐的各项摸排先后顺序,闻言头也不抬:“是啊,哪敢放着她不管,怎么着?” “通知韩小梅,让医生立刻去检查一下步薇脸上是否有任何整形过的痕迹。”严峫顿了顿,又沉声道:“我要亲自过去一趟。” ` 步薇的情况竟然真的比昨天好多了。 住院部楼下的花园里,韩小梅推着轮椅散步,穿着棉白睡裙的步薇静静坐在上面,细白双手交叠在大腿上,油亮的长发被编成麻花,柔婉秀气地垂在身侧。 那头发很显然是韩小梅闲来无事给编的,这些女孩子间的情趣可能把步薇脆弱敏感的神经给安抚住了,她再次见到严峫的时候,只明显向韩小梅身边瑟缩了一下,并没有像昨天在病房里那样立刻丧失理智尖叫起来。 “你还认识我吗?”严峫站在轮椅前俯视着她问。 “……” 步薇垂着头,只露出乌黑的发顶,半晌才一点点抬起脸,极其细微地:“……警察。” 严峫裤袋里的手一把掐住掌心——是的,就是这个四十五度斜侧脸颊、从上往下望过去的角度,眉骨与眼尾简直跟江停一模一样! 但严峫沉静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是的。你还记得申晓奇吗?” 步薇紧紧拉着韩小梅的胳膊,就像随时准备拉着这根救命稻草逃之夭夭似的。这种战战兢兢的模样在一般人身上出现都不会很可爱,但在少女那张浑然天成的脸上,竟然有种让人不敢正视的风韵。 严峫没有错开目光,紧紧盯着她,许久才听她挤出三个字: “申晓奇……” 紧接着她纤长的眼睫一扑,桃红色如颜料般晕染开来,泪水顺着脸颊毫无预兆地滚滚而下。 “哎,怎么哭了?”韩小梅当即大惊,连忙掏纸巾给她拭泪:“没事没事,申晓奇他会好的,都过去了!……” 严峫一把抓住韩小梅的手,纸巾僵在了半空。 “申晓奇不会好了,一切也都没过去。”严峫俯身盯着步薇楚楚动人的泪眼,一字一顿道。 步薇瞳孔刷然收紧。 “申晓奇已经昏迷了快两周,医生说脑死亡或变成植物人的可能性非常大,也就是说那个给你送花的男孩子从此就是一具只会呼吸的尸体,他再也不会醒来了。” “当然,这还是比你的前辈们要好点的。”严峫目光锐利得几乎要穿透那泪雾,直刺进她眼窝甚至脑髓里去:“毕竟那个叫贺良的少年,也就是你们在天纵山上看见的尸体,已经烂得连他亲妈都认不出来了。还有李雨欣,跟你一样在绑匪胁迫下杀死了贺良的‘行刑者’,你以为她回来后就逃过一劫了吗?不,她的尸体现在正躺在离这里半小时车程的市局法医解剖台上,她曾经像你一样天真的以为只要什么都不说,杀戮便会成为只有死人和她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相比之下是不是成为植物人倒还好一点,嗯?” 严峫注视着拼命摇头挣扎、试图捂住耳朵的少女,低沉的声音极具穿透力,那听起来简直都有点冷酷了:“但你未必有申晓奇那份好运,能平平稳稳的当个植物人在床上躺一辈子。你更有可能的下场是像李雨欣一样,蝼蚁般死在未来某天,然后为我们警察那摞厚厚的陈年旧案增加微不足道的一页——你看着我步薇!你不想为申晓奇报仇吗?啊?!哭有什么用?!” 韩小梅简直连牙关都在发颤:“严、严队!……”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步薇哭得喘不过来气,抖得全身骨头都支离作响,屈起膝盖用力蜷缩成一团。她那样真是惊人的楚楚可怜,连铁石心肠的人都会不忍:“求求你,求求你,我真的害怕,呜呜呜……” 哭泣一声声回荡在严峫耳边,与江停的面容渐渐重合,以至于恍惚间是江停在他面前绝望饮泣。 ——那瞬间她终于刺中了严峫心中唯一的软肋。 严峫吸了口气,缓缓站起身。 “再给她几天时间,医生说她正在恢复。”韩小梅压低声音恳求道:“毕竟谁也不知道她在天纵山上遭遇了什么,如果在这种状态下强行逼问的话,可能她对绑匪的描述也不会很准确……” 严峫抬手制止了她,旋即走开几步,示意她跟过来。 “医生怎么说?” 韩小梅:“啊?” 严峫不耐烦:“我让马翔通知你叫医生检查这小姑娘脸上有没有动过刀子!医生怎么说?” 韩小梅缩缩脖子:“大……大夫说初步可以排除假体填充,但要是检查骨头的话,得先拍个片子。” 严峫似乎在琢磨什么,韩小梅期期艾艾地:“削骨的恢复期可长了,那她岂不是十三四岁就得去做整容,可能性也太小了吧……” 严峫不置可否,原本就锋利的眉眼更紧压成了一条线,半晌轻轻冷笑了一声:“果然纯天然的值钱。” 韩小梅:“???” 严峫没有解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话锋一转问:“申晓奇怎么样了?” “申晓奇——”韩小梅没明说,但摇了摇头:“昨天高哥亲自跟院长约谈了一次,说醒来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就算醒来也有各种不可预测的脑损伤,比方说失忆、痴呆或偏瘫等等。在提供绑匪线索这方面,估计够呛能记住什么,而且就算记住也很难让检察院采信,毕竟人已经这样了。” 严峫摸出烟盒,点了根软中华,呼地喷出一口白雾。 韩小梅隐蔽地撇了撇嘴,趁他不注意,小碎步向后挪了二十厘米。 严峫说:“上星期我在江阳,没顾得上这头。回来后我跟你陆顾问上次住的那家医院打了个招呼,让他们把从德国借来的那套设备暂缓两天再还,然后想办法再进口一个疗程的配套药物,待会你去跟申晓奇他爹妈聊聊,问他们愿不愿意让孩子去试试。” 韩小梅眼前一亮! “死马当作活马医。”严峫沙哑道,“费用方面,设备费就别跟他们算了,算也付不起。但私立医院的住院费和那套药物的费用是要他们承担的,叫申家父母考虑好。” “嗯!嗯!”韩小梅开心点头。 严峫夹着烟看了她一眼:“你那么高兴干嘛,对申晓奇不一定有效,症状都不一样。” “毕竟是希望嘛!申晓奇说不定也能得救的,毕竟江……陆顾问当初那样都救回来了。” 韩小梅险些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但出乎意料的是这次严峫没骂她,甚至都没说什么,只用烟头指了指:“外人面前不要说漏嘴。” 韩小梅不敢多问,一气儿点头。 “我上次跟你说陆顾问的事情……” 严峫一句话没说完,突然只听身后——哗啦! “哎,步薇!” 只见步薇刚才试图站起来,但她整个人太哆嗦,不知怎么竟然把轮椅翻倒了,自己也被绊得摔倒在地。韩小梅立刻上前想扶,但她也不是力气很大身手很好的姑娘,加之步薇在精神恍惚之际,不住抽泣发抖,瑟瑟抓住韩小梅的手,一时半刻竟然很难扶起来。 严峫眉头一皱,叼着烟大步上前,弯腰把步薇抱了起来。 严峫长的凶,爱抽烟,个子太高,正常情况下既不讨姑娘喜欢,也不讨小孩喜欢,他家那几个小侄女小外甥女就没一个亲近他的。但步薇可能在混乱之际把他当做新的救命稻草了,一边哭一边死死勾着严峫的脖子,抽抽噎噎地把脸埋在他颈窝里,含混不清道:“对、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 少女柔软的身体像条小蛇,简直不要命地整个往严峫怀里贴。 但这个动作的确太不合适了——她毕竟那么好看,哪怕是用最苛刻的眼光来衡量,都有种跟年龄极不相称的巨大吸引力。 此刻换作其他任何一个男人,哪怕是警察,也难免会有点本能的心驰神荡。 严峫得避嫌,用眼神示意韩小梅赶紧把轮椅扶起来,想把她放回轮椅上。但刚一有动作,步薇就像预感到自己要被放弃一般,抽泣着把他脖颈搂得更紧了,哭得就像个小孩:“我错了,我错了好不好?求求你,求求你!……” 严峫眉梢微跳,跟韩小梅对视一眼,两人眼底都有些心照不宣的惊愕:难道她要说出什么来了? “要不您先把她送回病房?”韩小梅小声问。 严峫犹豫片刻,点点头,打横抱着步薇转过身,霎时整个人一僵! ——花园尽头不远处,医院大楼的侧门口台阶上,江停和杨媚正前后站在那里。 江停戴着棒球帽,飞行员太阳镜下露出的小半张脸凛然森白,毫无情绪。他与严峫短暂对视,随即目光转向他怀里背对着自己的步薇,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虽然根本看不出来,但严峫刹那间感觉到,江停一侧眉心微微地蹙紧了。

上一篇   第67章

下一篇   第6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