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 破云

第67章

霎时严峫表情一片空白, 似乎都忘了如何反应, 只能直勾勾地盯着屏幕, 电脑外放中浪荡不堪的声音格外清晰刺耳。 江停打量他仿佛惊呆了的表情,少顷,几不可闻地出了口气。 说不上来这口气是松出去的, 还是一声难以听闻的叹息。他舌根有点发苦,便把刚才那咬剩下来的半个饺子吃了,所有复杂难以名状的感慨都随着那半个饺子咽了回去, 随即轻轻放下了碗筷。 人呐——他心里突然冒出这么个念头。 随即严峫的声音响起来:“这男的身材不错啊。” 江停:“?” 严峫摸着下巴, 笑吟吟道:“但下面这个演员专业素质不太行,皮肤也不是很好, 表情有点矫揉造作,脸跟你比的话就更差远了。总体来说摄像和后期都还凑合, 总分一百的话可以打到七十五,这个打分的作品放到我们扫黄大队也就是搁仓库里落灰的命, 绝不会被全市局人人争相传看的。” 空气凝固半晌,江停终于问:“……你说什么?” 严峫反问:“你没下过派出所吧?” “……” “你要是像我一样在派出所干过四年,那真是什么样的奇葩事情都能见识到, 俩嫌疑人关所里大半夜干柴烈火搞起来的都有。更别提扫黄打非那阵子连锅端过多少叫鸡的, 叫鸭的,男女鸡鸭一块儿叫的,警察踹门冲进去一屋子男男女女光着屁股开轰趴的……后来到了市局,那更不得了,最丰富最高清的网络资源全在隔壁扫黄大队, 偶尔发现剧情好或者主角特别漂亮的,大家都拿着硬盘去拷,比你这重口味的我都早不当回事儿了。” 说着严峫一笑,那弧度说不出的戏谑: “倒是你,江队——你这么熟练就能搜出男男小电影来,是不是该解释点什么啊?” “……”江停在越来越激烈的外放中一言不发。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没表情,但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额角线条有点紧,似乎在强行压制自己抽动的眼角。 严峫笑意更加深了,慢条斯理地把电脑屏幕转向他,同时凑到近前,几乎贴着江停的脸颊,含笑问: “——我的阅片感想说完了,你的呢?” 江停终于伸出手,似乎想重重关上笔记本。 但他指尖刚沾上显示器,还没来得及用力,手就被严峫一把抓住了。江停边挣脱边向后仰去,严峫也随之向前倾身,沙发让两人都失去了平衡,同时倒在了柔软的靠垫中。 啪一声电脑合拢,那令人坐如针毡的激情声响终于戛然而止,客厅重新恢复了安静。 江停面朝上仰躺,严峫半压在他身上,两人仅隔着几寸距离,彼此对视着。 这安静似乎比刚才嗯嗯啊啊一通乱叫的声响更让人尴尬,但严峫不觉得。他左右手肘分别抵在江停耳边,把江停热烘烘地压在沙发深处,用目光一点点描绘他的头发、额角、眼睫、鼻梁乃至嘴唇,良久后才低下头去,两人的嘴唇几乎要相贴了,他却问:“我能亲你一下吗?” 江停一动都不动,全身肌肉绷得很紧。 他能感觉到严峫的肌肉渐渐发硬,带来不容忽视的热度和压力。 “就亲一下,”严峫轻声道,抓起江停的手向下探,绅士地停在了腹部,指引他隔着那层薄薄的布料,触碰自己腹肌上仍然还很鲜明狰狞的刀口。 江停指尖就像触电似的一抖。 “或者你亲我也行,”严峫尾音里含着笑意,说:“如果你不介意老坛酸菜味儿的话。” 江停稍微向沙发靠背那一侧扭过头,但因为很挤的原因,这个动作还没完成就被严峫强行捕捉到了,低头亲吻在了那平日里总是很冷淡抿着的嘴唇上。 “……” 跟江阳县医院里那个带着狠劲的吻不同,这次的亲吻缠绵温暖,就像唇舌在心平气和地互相嬉戏,充分享受彼此的温度。 严峫搁在沙发上的手伸进江停后脑,随着那个吻加深的幅度,手指一点点摩挲他刚洗完吹净、还非常干燥柔软的黑发,仿佛通过这个小动作传递出了一种隐忍而耐心的,深切的情愫。 时光在缱绻中旋转上升,和着灯光轻盈舞蹈,穿过五光十色的玻璃窗,向更远处浩瀚安静的夜空飞去。 “江停……”严峫低声唤道。 “……” “你就是挺喜欢我的对吧?当初在KTV见到的时候,你一眼就认出我了对吧?” 江停还是不吱声,面颊绷得很紧。 好像只要稍微放松,情绪就会像开闸般倾泻出来似的。 严峫无声地笑起来,脸一偏就亲到了他冰凉的下巴,嘴唇贴合着颔骨线条向脖颈延伸,亲亲密密地落到侧颈甚至咽喉。在亲吻到锁骨深凹部位的时候,他终于感觉到江停猛地抽出手,指腹出乎意料地热,有点仓促地贴在了他的嘴唇上。 这么互相紧贴的姿态,推拒又不像推拒,迎合也不是迎合,倒给人一种互相纠缠、难以分割的错觉。 “你在想什么呢?”严峫笑着含混地问。 “……”江停终于开了口,嘴唇被亲得发红,声音细微略哑:“你生日快到了吧,要不送你个东西?” “哦?送我什么?” “充气娃娃,大号的。” 严峫把头埋在他颈窝里,失声而笑。 江停发力想推开他,严峫却不愿意起身。两下挣扎间,严峫背心都掀了起来,堆积在江停肩膀上的雪白浴衣褶子也滑了下去,暖融融的皮肤互相摩擦,同时从他们两人的神经末梢传递到心底更深的地方去。 “再亲一个嘛。” “不。” “就亲一个。” “不。” “我平时办案子真的特别辛苦……” “辛苦就早点休息。” “那一起休息呗……” 江停想下沙发,但严峫老推他搡他。小小的打闹在有限的空间里持续了好半天,严峫终于不乏遗憾地妥协了:“那你起码——” 江停终于逮到空隙,使力把严峫推得半起,自己也从桎梏中撑起了上半身。 严峫的位置比江停高,这时候恰好低着头,突然顺着他滑落下去的衣襟瞥见了什么,视线倏而一凝! “没有起码,”江停吃力地坐起来:“快去睡,晚安。” 刹那间严峫发不出声来,大脑像是冻住了,五脏六腑被沉重冰块坠得急剧下坠。就在那不超过两秒钟的僵持中,江停已经一手撑在茶几边缘,把自己跟拔萝卜似的费劲拔了出去,险些撞翻那台烫手山芋一样的电脑,赶紧趔趄着避开,然后绕过沙发,仓惶钻进了自己的客卧。 咔哒。 房门关闭的声音传来,仿佛某个开关,严峫猛地一个激灵回过神。 “……呼,呼……” 他都没发现自己在喘气,慢慢翻身坐在了沙发上,猛烈搏动的心脏终于从喉咙口落回胸腔。他不由自主地想:“我刚才没表现出异样吧?” ——应该没有,或者说就算有,那种状态下注意力不集中的江停也难以发现。 严峫闭上眼睛,却无法压抑住急促起伏的胸膛,短短几分钟前的画面犹如情景回放般重新闪现在大脑中——那是江停顺着手臂滑落的衣襟,乃至一寸寸线条分明的肩窝。 深陷处有个因为太小而很容易忽略,但确实非常清晰的红点。 那是一颗痣。 · 建宁市公安局。 “谁让你出院的?谁批准你回建宁的?三十多年过得太顺皮太痒了对吧?江阳县公安领导没人能挡得住你这么个王八羔子是不是?!……” 吕局捧着他的本体——白瓷大茶缸,笑呵呵地走在最前,对身后的狂轰滥炸充耳不闻。中间是脸红脖子粗的魏副局,时不时回头怒骂,好几次险些把咯吱窝底下的文件夹抓起来甩出去。最后的严峫双手插在裤兜里,头向上扬,目光放空,以完全不care的表情迎接唾沫星子一齐乱飞的狂风骤雨。 “无组织无纪律!枉顾自己的生命安全!你还给我这副表情,啊?你以为你现在长大了,我就不敢告诉你爹妈,你爹妈就抄不起皮带打不动你了是不是?!别给我一脸二五八万的!有胆你就给我点反应?!” 话音刚落,严峫突然站定脚步,一捂腹部。 魏副局:“……” “啊!好痛,快来人救命,啊——快叫急救车,我不行了……” 一帮刑警轰隆隆穿过走廊,七手八脚架起满面苍白的严副队:“队长!你怎么了队长!”“坚持住,白色的明天还在等着我们!”“求求你睁开眼睛啊队长!别离开我们!” 严峫颤颤巍巍:“我的党费,枕头底下……二百五十块……” “好的队长!我们一定为你转交给组织,继承你的遗志继续前进!” 魏副局活像生吞了一整个咸鸭蛋,面部表情不断抽搐,眼睁睁看着那帮大小伙子把严峫架起来,飞快地溜了。 “简直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我说老魏啊,”吕局笑眯眯劝他,一脸大彻大悟般的心平气和:“儿孙自有儿孙福,不用去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啦。他们年轻人主意都大得很,越管越有逆反心理,我们这样的老头子还能怎么办吗?再说你讲他们无发无天,你看看我。” 吕局得意地捋了把泛白的头发:“知道我的头发为什么比你多吗?” 魏副局:“………………” “因为这种破事我从来都懒得操心。”吕局语重心长道:“走吧。” 魏副局眼皮一个劲地跳,只得无奈地跟着吕局走了。 严峫被一路簇拥到法医室门口,打发了那帮精力过剩的刑警,正巧碰见苟利穿着白大褂、拎着保温桶,从打开的电梯门里走出来,“——哟,老严?干啥来了,请吃饭?” 走廊外面还有人,严峫不欲说得太清楚,含混地应了声:“还惦记着吃,你妈千里迢迢给送来的爱心午餐还不够你吃的?” 苟主任单身到现在,那纯粹是被他妈给坑了。 当年他毕业考公分配到市局时,好歹也算唇红齿白体型苗条的小帅哥一名,经常收到底下派出所小女警的秋波,连余队都一度坚持认为他比严峫年轻时好看。如果当时苟利踏踏实实找个女朋友的话,指不定现在连孩子都抱上了。 但问题在于,苟利考进市局的那一刻,也就是他爹妈迅速膨胀的开始。 在极端错误的传统思想影响下,他妈犯了严峫他妈曾翠女士曾经犯过的错误——误以为自家儿子连公主都配得上,于是生出了各种挑三拣四不切实际的幻想;加之苟法医工作确实非常辛苦勤奋,他妈就开始变着法子的煲汤狂补,为了做好儿子的后勤,甚至一把年纪还专门跑去学了个厨师。 严峫的幸运在于曾翠女士很快就认识到了自己天大的错误,意识到再多硬件都没法弥补她亲生儿子在软件上的致命缺憾。因此为了在别的方面加分,她狠下心来催逼着严峫一周泡五天健身房,甚至还曾动过叫他去日本整容的心思,可惜后来被严峫坚定的拒绝了。 但苟利他妈没有严峫他妈的这份觉悟。 苟利他妈一天三顿换着花样的狂补,硬生生把他催重了好几个吨位,还天真地拒绝了市局领导好几次做媒,坚信她儿子总有一天能领回个如花似玉前程似锦的儿媳妇进门——全市局上下都一致认为,如果她知道现在苟主任的业余时间都跟秦川马翔等人在一块打游戏看少年漫,估计可能会清醒一点。 “你不请客还跑来干嘛啊,”苟利一边开法医室的门一边不满道,“活儿都堆成山了,好端端弄什么交流学习活动,把我们科好几个人弄基层去指导工作,还见天地把肇事鉴定、伤情鉴定往我们这儿派。那天我还跟魏局说呢,老从我这里调人,是不是琢磨着哪天把我也给派出去讲课啊?再说了,凭什么你们刑侦支队就能有实习生跑腿伺候,一个赛一个的勤快,我们法医处就连烧个水都得自己来?不像话,啥时候也给我们从基层调几个人上来使唤呐,地主家都没余粮了好吗。” 严峫说:“你收个徒弟呗。” “上哪儿收去啊,你知道这年头法医多荒吗。我上学那阵子,省厅招人还要求什么研究生以上学历,嘿,现在连大五都抢着要了,每年校招那阵子我就得亲自出马去抢学生,这还是在咱们建宁跟恭州都有法医系的情况下——要不我看这样,大家亲里亲戚的,一笔写不出两个建宁公安,干脆你们刑侦爸爸友情赞助一下,把马翔调来给我们使唤得了。” 严峫跟着叨叨不止的苟利走进法医室内,随口道:“你饶了马翔吧,他连打太平间门口经过都不敢。” “怕什么,在我这里待半年,保证他连高腐、皂化、巨人观都能下饭吃喽。” 苟利边拉开椅子坐下,边打开保温桶想要吃饭,冷不防被严峫敲了敲桌子:“你等等,找你可不是来唠嗑的。” “干嘛?”苟主任立刻警惕起来。 “李雨欣的尸体已经从江阳县殡仪馆送来了吧?” 李雨欣抢救无效后,尸体被放置在江阳县殡仪馆解剖室,很快魏副局带着黄兴等人去江阳现场接管调查工作,以建宁市局设有全国一流解剖鉴定实验室为由,让当地刑警中队把小姑娘送了过来。 “尸检报告还没出来呢,你想干什么?” 严峫说:“给我看看。” 苟主任拿着勺子,怀疑地上下打量他,严峫不耐烦地加重了语气:“就看一眼!” “我艹,你怎么专挑人午休的时候找事儿呢。”苟利嘀嘀咕咕地起身,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含着勺子,带严峫来到解剖室门口,半天才从白大褂兜里翻出那把系着红线——法医们认为驱邪——的钥匙开了锁。 李雨欣静静地躺在解剖台上,颅骨与腹腔还未完全缝合。正常没解剖完的尸体都不会把白布盖那么严实,但可能因为惋惜这个花季年华的小姑娘,苟利出门前把白布给她拉到了下巴颏儿上,如果忽略青白僵化的脸色的话,她看起来就像是陷入了一场渺远黑甜的长眠。 “喏,多可惜。”苟利叼着勺子说,“我本来早上就能弄完,但想着要不给她缝好看点儿,下午再慢慢弄吧……哎你干什么?” 只见严峫向尸体微微一欠身,紧接着跨上前,二话不说掀起白布。 ——雪白的灯光下,李雨欣右肩窝处,一颗红痣在尸斑中格外清晰刺眼。 严峫没听见苟利在说什么,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他指甲攥进掌心里,牙关紧紧咬着,好像只要一开口,怦怦搏动的心脏便会从咽喉里疯狂地跳出来。 昨天医院里步薇滑落的睡裙肩带,深夜里江停峻峭分明的肩膀,解剖台上李雨欣布满尸斑的上身……三颗几乎完全相同的小小红痣,不断在严峫眼前交错闪现。 李雨欣仿佛活了,她抬起腐烂的手指,抚摸着肩窝那殷红如血的痣,向严峫露出了一个诡秘的微笑。

上一篇   第66章

下一篇   第6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