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 破云

第63章

江停活了三十多年, 第一次被人拉着手坐在床边, 低声说“我很想过来看看你”, 当时就呆住了。 套房隔音效果很好,楼下KTV的动静几乎完全隔绝,只有书桌上那盏台灯散发出晕黄的光, 将身侧的被褥枕头,以及他身上干净的浴袍,都染成了浅淡的奶油色。 严峫定定看着江停, 眼睛里仿佛闪着深邃的微光。 “……你疯了吗?”江停终于挤出来这么一句, “谁给你办的出院?” 严峫说:“我自己办的,都拆线愈合得差不多了, 不信你看。”说着把T恤下摆一撩,结实的腹肌上拆线痕迹还相当明显, 刀口上贴着一块类似透明胶样的东西。 江停嘴角当即一抽,认出了那是目前还比较先进的术后愈合祛疤生物胶带。这种东西在县城医院不容易搞到, 所以严峫肯定是让人从建宁带着医药器材开着车去江阳接他了——什么亲自带伤开了四五个小时的车,纯属扯淡。 “切得漂亮吗?”严峫眼底浮现出戏谑的笑意。 江停并没有接这个话茬,“这里不适合养伤, 你回家去吧。” 但他一起身, 就被严峫拉着手拽回了床边:“可我不想走。” “为什么?” “没看够。”严峫小声道,“还想待在这里看看你。” 江停那张总是肌肉很放松、懒得做表情的脸,这时是真有点难以形容的复杂了。但他没法把手从严峫那火热的掌心里抽出来,也不能一直拢着浴袍维持那个半起不起的姿势,两人僵持了小小一会, 江停忍不住道:“你到底……” 没头没尾的,但严峫却明白他想说什么,当即打断了:“我也说不清楚,就是你想的那样。” 江停说:“你这是案情陷入绝境时对旁人产生的盲目信任和吊桥心理。我建议你了解一下情绪双因素理论,生理唤醒和情绪认知应该是两种不同的作用因素,当这两者错误挂钩时,你大脑会自然产生心动或触电般的错觉……” “不想了解。”严峫眼底的笑意加深了,凑在他耳边轻声问:“处对象吗,江队?” 江停:“……” 这时候门突然被咚咚敲了几下,杨媚的声音传来:“江哥!江哥?” 严峫眼皮一跳,霎时江停把手抽了回去,站起身。 “你睡了吗?” 把手咔哒转了下,似乎是她想推门——紧接着江停扬声道:“别进来!” 杨媚的动作停止了。 气氛微微凝固,严峫看着江停不断使眼色,后者却只当没看见,走过去站在了门后:“什么事?” 杨媚有点期期艾艾地:“你不吃饭吗?” “你自己吃吧,我有些资料要研究。” “那……我让人煮了粥,给你端进去?” 江停说:“行啊。”紧接着伸手就开了门。 严峫没想到他说开就开连招呼都不打的,刹那间在赶紧躲起来避之不见还是大大方方起身打个招呼这两者之间迟疑不定了大概零点五秒,然后条件反射般一躬身,整个人藏在了床铺内侧,随即听见杨媚的叮嘱从门口传来: “小心,烫,趁热吃……” “嗯,你忙你的去吧。” 门咔擦关上了,江停把粥碗放在书桌上,这才问:“人呢?” 严峫猛地站起身:“所以我说你跟她到底是什么想推门就推门的关系……嘶!”头晕目眩瞬间袭来,严峫不由自主地扶住了床头。 江停:“你怎么了?” “……赶着来见你,晚上没吃饭……” 江停好不容易有点紧张起来的面颊肌肉登时就松劲儿了,眼角微微抽动,半晌用勺子叮地敲了下碗沿,说:“那你来把这碗粥喝了吧。” 说是粥,其实非常稠,是杨媚让厨师加了鲜虾、鱼肉、扇贝、蛋黄等细细熬成的。从食材的选择上看杨媚果然秉承着广大劳动人民朴素的养生理念:只选贵的不选对的,越贵越好,越贵越有心理安慰。 谁知严峫只看了一眼,就摇头:“不吃,太掉价了。” 江停:“……” “虾不是蓝龙虾,鱼不是黄唇鱼,贝不是象拔蚌,也就蛋黄看着倒挺新鲜的。我从生下来就没吃过这么寒碜的稀饭,还连个配菜都没有,算了吧就。” 江停冷冷道:“每天晚上蹲在市局吃桶装方便面的人是谁?” 严峫对答如流:“那是我深入基层体察民情。” 两人对视半晌,江停连眼皮都不眨。 “……”然后严峫终于说了实话:“我才不要吃情敌的饭。” 江停把勺子往粥碗里一丢,“你怎么不活活饿死呢?” 五分钟后。 从敞开的窗口向下望去,严峫顺着排水管道哧溜滑到底,起身拍拍裤脚上的土,站在漆黑的后巷里挥手,压低声音呼唤:“江队!别怕江队!我接着你!” 啪一声江停面无表情关上了窗。 “江哥您上哪儿去?”杨媚惊愕地站在电梯门口:“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有什么事儿明天再办吧?” 江停含糊应付了两句,径直往外走,杨媚还不放心地追在身后喊:“要不我让人送你吧!” “没事!”江停匆匆钻出店门,夜色有效遮挡了他逃跑般略显仓促的脚步:“我转转就回来!” 夜市里人流如织,摩肩接踵。大排档明晃晃的灯泡被香辣热汽笼罩着,空气中满是亲切活泼的味道。 “来咯!两碗凉皮四斤小龙虾四斤香辣蟹!啤酒饮料自取,您吃好!” 严峫用随身带的瑞士军刀撬掉啤酒瓶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酒瓶被凭空伸来的一只手抄走了,然后另一罐饮料被啪地放在了他面前。 “你的蓝龙虾、黄唇鱼和象拔蚌。”江停就着玻璃瓶喝了口啤酒,说:“配这杯八二年的拉菲正好。” 严峫看着永和豆浆几个字,眼皮直跳。 这要换作旁人的话这时严峫就已经急了,但江队不愧是江队,严峫眼皮跳了半天,倏而一笑:“你看你,咱俩这对象还没处上呢,就开始关心我的身体了。”说着拧开豆浆瓶盖,就着小龙虾美滋滋地喝了一大口。 香辣蟹用香叶、八角、蚝油、小茴香等炒得汁水淋漓,咸香热辣,用力一掰蟹钳,里面满满全是雪白的肉。严峫自己吃得满手是油,还不忘帮慢吞吞剥虾壳的江停挖几筷子蟹肉,摇头感叹道:“我还是就想着这一口,住院那几天汤汤水水喝得,真是要淡出鸟了。” 江停说:“你最好克制点,小心刀口发炎。” “刀口早愈合了。再说怕什么呀,人生在世能活几十年?如果一个人连口腹之欲都不能满足,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江停心说那你吃吧,多吃点,明天上厕所时菊花自然会教你做人。 严峫看着他,嘴角一勾:“再说了。” 他天生长得有点痞,按理说这种面相多少会给人油滑之感,但这么多年的刑警生涯把那点油滑榨干磋磨,炼成了凶悍硬朗的匪气,他这么不怀好意地笑起来的时候,是非常英俊又吸引人的。 “告子跟孟子辩论,说食色性也,意思是口腹之欲和情色之欲是人活着最本能的追求。我大难不死,回来后有吃有喝,又有江队你这样的美人在座,可谓是人生圆满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这番谬论简直是太可怕了,但江停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放下筷子,慢慢喝了最后一口啤酒,才道:“明天先别去市局了。” “怎么?” “带你去挂个眼科。” 严峫噗嗤笑起来,似乎感到非常有趣,笑着摸出烟盒抽了根软中华,叼在嘴里点燃了,然后才递给江停。 江停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瞥,但脸上任何情绪都看不出来,接过了烟。 “真的,今天你走后我特别后悔,其实我试探你那几句话不是真心的。”严峫自己也点了根烟,说:“但那些疑问在我心里琢磨很久了,所以情急之下就没控制住,也是有点想存心激怒你的意思。” 江停淡淡道:“哪句?” 严峫说:“停云。” 大排档周围,猜拳罚酒的,大声吆喝的,借酒装疯的……戴着粗金链子打赤膊的男人们,聊天八卦哈哈大笑的女人们,尖叫着跑来跑去的小孩,以及油腻腻的地面、堆满剩菜的桌子、门口马路上的喧嚣,折射出建宁市夜晚最热闹最有生气的一面。 没人知道角落里有两名刑警,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市面上最隐秘、最昂贵,也最血腥邪恶的毒品。 “那种新型芬太尼化合物的名字叫蓝金,大部分应该都从走私渠道出口东南亚了,也有相当一部分流到了美国和墨西哥。早年蓝金在国内很少见,主要是因为有相当一部分制毒原材料不在国家管制化学品名单上,如果在境内大肆销售的话,很有可能会引起国家监管局,甚至是国安部的警觉。” 江停吐了口烟,严峫凝视着袅袅白雾中他沉静的脸:“所以你早就知道‘蓝金’的存在?” “这种新型化合物曾经在我经办的一起吸毒者持械抢劫案当中出现过。”江停说,“但理化报告被涂改了,当时的检验员也被调走了。蓝金的存在被某些我也无法探知身份的人掩盖起来,于是我暗中追查了大概一两年时间,查到了恭州周边某个废弃村落的地下制毒基地,中间也牺牲了一些线人。” 严峫眼底微微变色。 ——我暗中追查了一两年,中间牺牲了一些线人。 多少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戮与罪恶,都隐藏在着风淡云轻的两句话里面。 “……然后呢?” “然后被发现了。”江停沙哑道:“那天黑桃K刚好就在制毒基地里。” 严峫瞳孔微缩,只见江停垂下眼睫,将烟灰缓缓一弹。 “我之所以问你有没有看到他的脸,不是因为怕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从而有被灭口的风险。而是因为我想知道他长什么样。” “……什么?” “我没见过他。”江停道,“那天晚上在制毒工厂里,我跟这个人最近的接触是他拿枪从后面指着我的头,说我眼前的这些芬太尼化合物总价值六个亿。” “六个亿,你看,”黑桃K亲昵的呓语仿佛还清晰地在回响在脑后:“尘世的快乐就是如此值钱。” 暴雨冲刷着地下工厂,远处卡车尾灯犹如猩红的眼睛,将厂房深处那无数袋幽幽蓝粉映照得光怪陆离。 “……你想杀了我么?”江停嘶哑地问。 话音未落他就感到身后的热量靠近了,带着笑意紧贴在了耳际:“或者你也可以与我平分财富与权柄……一名优秀又聪明的警官,总比一具尸体重要得多了,是不是?” “所以他没杀我,或者说,其实杀不杀我都无所谓。我的私下追查刚刚涉及到附近地区,行踪就能如此轻易地被暴露,本身就说明了内部的很多问题。”江停顿了顿道:“除此之外,我当时应该是个杀了会比较麻烦,留着会非常有用,而且不需要太担心我会出去乱说的角色。当然,事后据我所知他们很快把那个工厂废弃了,这可能也是我能保住小命的原因之一。” 严峫一口口抽烟,想了会儿问:“那后来呢?塑料厂爆炸后你失去了行踪,那段时间也没见过黑桃K真人?” 江停今晚出奇的配合,但面对这个问题却沉默了很久。直到严峫以为他不会再回答这个问题了,才只见他突兀地开口道:“我昏睡了三年……那些细节已经非常混乱了。” “我不知道自己那段时间身在何处,也想不起气候、温度、地理特征等有价值的线索。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那段记忆始终是黑暗的,说明我的眼睛一直被蒙着。” 他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 “后来我试图在大脑里构建黑桃K的面孔模型,但都失败了。人脑毕竟不是电脑,强烈的负面感情会影响感官,这是连我也无可奈何的事。” 江停两根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又撬了瓶啤酒,金属瓶盖叮当一声掉在满是小龙虾壳的桌子上。 “……所以你后来想抓他的时候,他会觉得你背叛了这个利益联盟。”严峫问:“是不是?” 这其实是非常体面且为他人考虑的说法,基本杜绝了任何让江停难堪的可能,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江停摇了摇头:“不,从他的思维方式来看,应该是我背叛了他这个人。” “怎么说?” “连环绑架是个非常私人化的表达方式,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十五六岁感情最纯真的时候,绝境之下的彼此扶持,所有意象都具有强烈的指向性。如果觉得我破坏了权钱利益关系的话,没必要设计出这么复杂又离奇的连环绑架来进行自我表达,否则个人情绪流露得太多了,像黑桃K那种兼具犯罪天分和经验的人,肯定知道感情联系在犯罪过程中越明显,可供分析的线索和破绽就越多。” 严峫微微颔首不语。 ——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甚至想得还更深入一些。只是经过下午的矛盾之后,他不想趁这会儿跟江停说出来。 “厨房熄火啦!点单最后一波!香辣蟹小龙虾烧烤烫串点单最后一波!” 大排档老板的吆喝响起,严峫看看表,温和道:“走吧,明天咱俩去天纵山现场看看,也许能找到一些线索。” 江停点点头,把只剩个底儿的啤酒瓶举到嘴边,突然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顿了顿,说:“这个连环绑架案,等受害人醒来后肯定能抓住几个人,但未必能锁定黑桃K。” 这一点严峫早有预料,倒不是很意外。 现在国内抓住的大毒枭还是以经销商为多,即便有制造商,也多是制造甲基苯丙胺之类的入门级违禁药物。能投入大量资金来自主研制新型化合物并实现工厂量产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能惊动国安部的级别,潜伏十几年甚至二三十年的都有。 简而言之,在将其爪牙彻底斩除之前,要想一举扳倒正主的难度非常大。 江停脸半侧着,垂着眼帘,这个角度让昏黄的灯光从侧面打来,从额角到鼻梁仿佛铺着一条光带,显得格外棱角分明。 “你也许还心存疑虑,但这个世界上最想置黑桃K于死地的人确实是我,严峫。以一个刑侦人员的专业素养而言,你可以对其他任何事抱有疑点,但这一点毋庸置疑。” 说完他仰头喝了最后几口啤酒,把玻璃瓶搁在桌上,起身道:“走吧。”

上一篇   第62章

下一篇   第6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