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 破云

第59章

天纵山。 虚空中无形的分针渐渐指向整点, 夕阳在林间缓缓下沉, 飘渺的血红透过眼皮涂抹在视野里。 申晓奇的手猛一抽搐, 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他想叫步薇,但干裂的嘴唇动了动,却没发出声音。过了好半天意识渐渐清晰, 他突然发现自己躺在山坡顶的空地上,头顶密密覆盖着火红的凤凰树,在最后一抹余晖的照耀下就像是要烧起来一般。 怎么会到山顶上来了呢? 申晓奇没有多想, 他的注意力被不远处一样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东西完全吸引住了——那竟然被是一瓶水。 一瓶端端正正放在地面上的矿泉水! 有好几秒的时间申晓奇以为自己在绝境中出现了幻觉, 但还求生本能完全盖住了理智,等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 他已经竭尽全力爬上了陡坡,紧紧抓住了那瓶水, 拧开瓶盖时因为过分颤抖甚至洒了几滴出来。 这里怎么可能有水?是谁放的?会不会有毒? 申晓奇已经什么都想不到了。他的全部神智、全部感官都集中于喉咙里甘甜到极致的液体,除此之外根本想不到其他, 足足把整瓶水全部灌进了肚子才停下,恍若做梦地呆在原地,看着手里空荡荡的水瓶。 紧接着, 电光石火间他想起了什么, 脑子里嗡地一炸—— 步薇! 申晓奇猝然扭头,还没看清不远处昏倒在地的少女,所有变故就次发生。 嘭一声泥土溅起,他猛然失重,身下地面塌陷, 整个人伴随着无数枯草浮灰摔进了土坑里! · “二探组没有进展!” “一探组没发现目标!” “六探组正在向周边扩大搜索范围!” 步话机中通报声此起彼伏,无数穿着制服的警察牵着警犬在复杂的原始山林间跋涉,突然汪汪吠叫此起彼伏响了起来。 秦川举起步话机:“这里是四探组!有发现!” 警犬在林间狂奔,刑警与搜救人员紧随其后,不多时只听犬吠从土坡后的荆棘丛传来。刹那间所有人喜上眉梢,秦川顾不得自己差点踩在坑坑洼洼的泥土中崴了脚,简直是手脚并用地冲到最前,顺手抽出搜救队员配备的弯刀,嚓嚓几下狠狠劈开荆棘丛。 “汪汪!”“汪汪汪!” 搜救队员激动失声:“肯定找到了!” 秦川把砍刀一扔,情急之下顾不得其他,用力撇开了带刺的灌木丛—— · “咳咳咳……” 土坑里烟尘弥漫,这一跤整整摔了起码两米深,差点把申晓奇的肺从喉咙里摔出来。 他骨折的左臂已经完全没法动了,幸亏被草木落叶垫着才没出更大的事。过了不知多久,申晓奇才终于止住了带血的咳嗽,用没断的那条手臂勉强支撑着自己,从身下湿漉漉的泥土中爬起来,突然感觉手下触感不对。 他定睛一看,眼前正对着的竟然是半张腐烂的脸,浑浊成灰球的眼珠直勾勾瞪视着自己。 申晓奇大脑完全空白,全身通电似的打颤,想爬开却手脚无力。 “啊……啊……”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浑不似人的尖叫才终于从他拉开到极致的喉咙中爆发出来:“啊啊啊——!!” 恍惚间那尸体变成了裂开大嘴怪笑的脸,白骨喀拉喀拉抬起,带着血腥禁锢住了他的双手。申晓奇发了疯似的连滚带爬后退,边惨叫边蹬腿,那声调简直是难以形容的瘆人,直到他后脑咚地一声狠狠撞上了土坑边缘的石块,终于眼前一黑。 在失去意识前,他恍惚听见头顶传来声音,似乎有人终于赶了过来,停在了土坑边缘。 “……警察追来了,正在搜山……” “来不及了……” 申晓奇耳朵嗡嗡震响,什么都听不真切,伴随着神智的急速流失而瘫倒在地上。 直到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刻,他手里还紧紧握着那个空空的矿泉水瓶。 · 哗!荆棘丛被徒手拨开,秦川一撑身体跃了上去,加紧上前几步,突然顿住了。 民警们纷纷跟上来,霎时也纷纷愣在了那里。 几只警犬焦躁吠叫,来回嗅着什么,而覆盖着荒草的土坡背面却空无一人,别说申晓奇和步薇了,除了这群警察之外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秦川喘息着抬手看表,赫然已是八点零五分——这场生死拔河只剩下最后四分钟了! “四探组通报情况!”“怎么样秦川?”“四探组,快通报你们的情况!”…… 步话机中此起彼伏全是吼声,但现场却凝重而紧绷,没有人回答甚至没人出声,一张张面面相觑的脸上全是青白交错。一名森林搜救队员忍不住几乎要哭出来了,不停念叨:“怎么办啊秦副队,明明什么也没有,狗怎么就叫了呢……” 突然秦川手一扬止住了他,走上前蹲在草丛中细细搜索半晌,指尖从枯枝上仔细勾出了什么。 “这是……” “衣服。”秦川紧盯着指甲缝里那几缕旁人根本看不出来的布料线头:“这个染色可能是申晓奇穿的迷彩裤。” 众人登时赶上前,还没来得及细看,就在这个当口,突然远处若隐若现地响起了什么动静,仿佛是一声不清晰的惊叫,紧接着树梢上鸟雀扑棱棱地飞了起来,引得人们纷纷抬头。 “汪汪汪!!” 警犬争先恐后向动静响起的方向奔去,秦川霍然起身,天纵山各个角落的所有步话机频道中同时响起了他的嘶吼:“跟上!” 转过荒野和树丛,几经树林覆盖,眼前猛地豁然开朗,一大片凤凰树林从高处轰然烧了下来。那猝不及防的景象令所有人怔住,随即只见警犬刨着地,疯了般往山坡背阴某处跑去。 “四探组已找到目标凤凰树林,警犬有发现,我们正在跟进!”秦川把步话机往右肩一插,三步并作两步跟上去。 搜救队员在多少年都没经过人的丛林中跌跌撞撞,隐藏在腐殖层下的气生根纵横虬结,让他们走两步就要摔一跤。但在这个时候没人顾得上叫疼,很多人都是凭着意志力爬起来再摔、摔了再爬起来,顶着满头满身的泥土落叶跟着大部队往前,仓惶中只听步话机里不断传出各种喧杂的嘶吼: “八点零七!” “八点零七四十秒!” “秦川,” 步话机中传来吕局沉稳的声音,说:“只剩不到一分钟了。” 神经在所有人脑海中越绷越紧,几乎要频临极限,冥冥中无形的引线渐渐燃到了尽头—— 秦川后槽牙一咬,拔枪向天砰砰两声,暮色中无数鸟雀裹着落叶鸣叫惊飞! 这是向附近可能存在的绑匪进行震慑,跟警车鸣笛是同一个道理,但没人知道对这种丧心病狂的变态绑匪有没有可能奏效。秦川身后的警察们纷纷停下了脚步,对着已经暗下来的天空茫然眺望,除了山谷间鸣枪的回响之外周遭陷入了绝望的死寂。 搜救时间明明那么短暂仓促,此刻每秒却漫长得永无尽头。 滴答—— 八点零九分整,被脚步激起的浮尘缓缓落回到泥土上。 明明没有声音,却仿佛一记重锤将虚空中看不见的炸弹轰然敲碎,前方响起了警犬的狂吠! “找到了!” “在那!在那!!” 吼叫撕裂所有人的耳膜,山谷间各个搜救探组的人同时抬头,半山指挥车上,吕局霍然起身。 “找到了!”秦川向前方几十米远处正聚在一起的几只警犬奔去,连滚带爬摔了多少跤都没发现,尾音尖利怪异得变了调:“呼叫急救小队!救护车开上来!快!!——” 从高处向下望去,步薇与申晓奇静静趴在山坡最底下的草丛间,身体看不出任何呼吸起伏。 树冠中漏下的一线天空从苍黄变为深青,黑夜拉开了它恢弘的帷幕。天地间只有少年少女身下汩汩洇出的鲜血,成了最后一抹深红刺目的色彩。 · 江阳县医院,抢救室外。 红灯倏而熄灭,随即门被推开了,同一刹那江停猛地站起身,只见医生边摘口罩边走了出来。 “子弹已经挖出来了,手术非常成功,可以说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虽然没有伤到内脏和主要血管,但怎么会失血那么多?未来一段时间还需要好好静养,小年轻可千万别不知轻重……” 周围天旋地转,医生的声音越来越远,渐渐化作虚无。 “哎你怎么回事——护士!护士!” 江停眼前发黑,神志恍惚,仿佛感觉到自己被人七手八脚的扶住了。足足好几秒后他才恢复意识,被医护人员架到长椅上坐下,周遭乱哄哄的都是人声。 “我没事,没事……谢谢。”江停冰块般的双手不住发抖,接过护士匆忙端来的热蜂蜜水,放在唇边喝了一口。 “警察同志,”护士长从人群中挤出来,递上不断震响的手机:“您的电话。” 江停的手机已经到底没熬住,还是出了毛病,只光响铃却不亮屏,也看不到来电显示。他瞟了眼屏幕,接起来放到耳边问:“喂?” “喂,陆顾问,是我啊小马!” 江停没力气回答,抬眼望向白墙上的挂钟。 “天纵山现场传来消息,找到人质了陆顾问!——凤凰树林!步薇跟申晓奇都活着,都活着!!” 马翔的咆哮背景音极其喧杂,想必他也是刚刚才接到消息。江停收回目光,嗓子眼里吐出的三个字喑哑平淡,听不出任何虚弱的迹象,也没有半点喜怒或激动的情绪,只说:“知道了。” “秦副队正带人封锁天纵山出入口,争取连夜抓住绑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市局刑侦支队下黑手!这次我们连一只苍蝇都他妈不放过,一定要把这帮孙子连根拔出来!……” 江停摁断电话,将手机轻轻丢到身边。 “您没事吧警察同志?”护士长担心地打量他那根本不像活人的脸色:“来你们几个,扶这位警官去病房做个检查,可能有点急性低血压,叫人拿两支葡萄糖上来!” 江停道了谢,被小护士架起来扶着往前走,突然又挣扎着停下了。 “不好意思,”他声音低弱得吓人,要凑得很近才能被人听见,但还是很有礼貌的:“能不能把我安排在里面那个做手术的警察边上,如果不麻烦的话……” 护士长连忙叠声答应,江停这才点点头,转身被人小心搀扶着走了。 晚上九点,结束检查的江停躺在病房里,手上扎着输液针头,身边是刚刚被推进来安置好的严峫。 主任专家亲自带人布置好各种医疗仪器和监护设备,闹哄哄地忙了半天,直到所有机器和软管都井然有序,医生护士们才陆陆续续地退了出去。随着房门关闭,雪白的病房突然安静下来,只有心率仪发出不疾不徐的嘀嘀声,闪着红绿交错的光。 江停扭过头,望向隔壁病床。 严峫带着呼吸面罩,侧脸轮廓被遮住大半,但英挺的眉眼还是在支楞黑发和棱角分明的额头下清晰可见。 “……”江停用力支起身,拔了输液针头。 他手背修长又白,淡青色的血管非常明显,一溜血珠随着针头滋了出来,但他仿佛全然没有感觉,扶着床头柜走到严峫身边坐下,长长吁了口气。 严峫的心跳和生命特征都非常平稳,随着呼吸起伏,氧气罩微微泛起温热的白气。江停抓起他的手紧紧攥住,感觉那只满是细微伤痕又带着枪茧的手硬硬硌着自己的掌心,甚至到了有点发疼的地步。 那微许的疼痛终于让他确认这个男人还活着,还好好躺在眼前。 江停无声地出了口气,抬手抚平严峫即便在昏迷中都不忘严肃紧皱的眉头,然后细细端详这章英俊的脸,眼底渐渐浮现出一丝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温情而悲哀的情绪。 “……白长了一副精明相,”他喃喃道,“傻乎乎的。” 江停疲倦至极,俯身将额头轻轻抵在了严峫结实的手臂上。 · 山林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风穿过树梢,远处山头上隐约传来野兽的嚎叫。几辆警车开着远光灯围在指挥车边,秦川肩窝架着卫星电话,一边“嗯嗯、是是”,一边两手平伸让苟利帮忙包扎伤痕累累的十指。 “老严脱离危险了?行啊我去,吉人天相。……对对,两名受害者应该是从山坡顶上摔下来的,是不是失足倒不好说,我看悬。另外山坡顶上土坑里有一具青少年男性尸体,根据李雨欣的供词应该是贺良,已经已经装好准备跟大苟一起送往市局了……嗨!人都埋快一年了也不差这几个小时!……是,是,知道了,一有情况立刻跟市局联络。” “秦副,秦副!”高盼青一头钻上车:“快来,有发现!” 秦川两手被苟利逮着涂黄药水,挂不了电话,维持着歪头耸肩的姿势原地转身:“怎么啦?” 高盼青提起手上那只物证袋,明晃晃的车灯下,只见那袋里赫然是个空矿泉水瓶:“这是痕检在埋贺良尸骨的土坑底部发现的,瓶底还有极少量液体残留,另外还有个瓶盖已经单独装起来了。” ——矿泉水瓶? 秦川接过证物袋对着光一看,突然“嘶”地吸了口气:“……贺良的尸骨是去年七月被埋葬的吧。” 苟利不解其意:“是啊,都白骨化了啊。” “但这瓶农夫山泉的生产日期……是三个月前。” 车厢突然陷入了安静,秦川、苟利和高盼青面面相觑,一丝丝寒意顺着骨髓慢慢蹿了起来。

上一篇   第58章

下一篇   第6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