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 破云

第51章

“您在看什么呢?” 严峫的声音堪称轻柔, 但话音刚落, 汪兴业的表情就像偷东西现场被抓似的, 堪称仓惶地收回了目光。 “没有没有,我看错了,瞧我这眼神……” “看错了?” “是是是。”汪兴业双手紧握严峫的手:“你们刚才说, 我侄女儿被绑架了?我怎么听着那么糊涂呢?” 严峫笑起来,拍拍他的肩,略微使力, 这姓汪的胖子就不得不跟着他往早餐厅东侧的边门走去。 本来这生意冷清的民宿就没多少住客, 隔着一条小小的转角过道,是已经被警察清空了的厨房。严峫随便拉了把椅子坐下, 示意汪兴业也坐,然后摸出烟盒抽了根软中华递了过去。 汪兴业忧心忡忡:“严支队, 您看我侄女儿的事……” “您刚才看错什么了?” 汪兴业一愣。 严峫笔直浓密的剑眉下,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慢慢地问:“您刚才把咱们警方的顾问,看成是谁了?” 汪兴业那张胖脸上的肉止不住哆嗦起来,面色忽而青, 忽而红, 豆大的汗珠又顺着脸滑了下来。 “没事,这里只有你跟我。”严峫微微地笑着,每个字却都咬得极其清晰:“有什么说什么,没关系,我们警察可是什么都查得出来的。” “……”汪兴业反复揉搓手里那根软中华, 张开口又闭上,张开口又闭上。他就这么反复了好几次,才颤颤巍巍地扯出了个比哭还难堪的笑容:“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这事儿……都过去好几年了……” 严峫微笑不变,眼底却沉了下来。 “我这不是做画廊中介生意吗,以前手里有俩钱,有点关系资源,认识的那些个女画家就——”汪兴业满脸涨得通红,哆哆嗦嗦道:“酒店长期包了个房,谁知道那阵子扫黄打非,警察直接踹门就往里冲……” 严峫面色微僵。 “严支队您也是男人,您懂的。关键时刻受了惊吓,那情景简直这辈子都……”汪兴业满脸欲言又止。 严峫沉默半晌,突然问:“你是在哪嫖娼被抓的?” “嗨,广东!”汪兴业一拍大腿:“当然不可能是同一个警察,但刚才打眼看去,还真有几分像,所以我才跟见了鬼似的!” 有这么巧的事? 严峫微微眯起眼睛,不带任何情绪地打量眼前这个胖子。汪兴业看起来余悸未消,把那根被揉得不成样子的软中华叼在嘴里,手抖了半天才点上火,立刻迫不及待地深深吸了一口。 “……”严峫按下思绪,也点了根烟。 禁毒口副处级的一线刑警,照片是不会到处公布的,更遑论随便抛头露面了。即便牺牲后,也不是随便谁都能登陆公安内网去查照片查资料,得是有相当级别的职权才行。 也就是说江停的身份没那么容易泄露,更别提还有昏迷三年后容貌、体型和周身气场上的明显变化了。 “——您别介意,我们是刑侦支队,嫖娼扫黄这事儿都不管。”严峫突然一笑,转变了话题:“您侄女的事,您都知道了?” 胖子对嫖娼这事终于揭过而松了口气:“是是是,我昨天还在南边跑一个画廊展……” “步薇是您的亲侄女?” “哎,既然您是警察,我也就直说了——那孩子还真不是,我只是在她学校挂个监护人的名儿而已。” 不是? 一个美貌绝伦的少女,和没有血缘关系的男性“监护人”,其中令人浮想联翩的空间让严峫不由挑起了眉梢。 “不是,不是,不是您想的那样。”汪兴业夹着烟连连摆手:“我实话说了吧,她爸是我早年在道上混的拜把子兄弟,跟他老婆一块出意外死了,大概也就三四年前的事情。这小姑娘呢一方面是她爸曾经跟我有些金钱上的牵扯,在我危难的时候给过钱;另一方面是我看她可怜,怕她走上歪路,所以出钱供她上学。反正九年制义务教育,学费生活费花不了多少,毕业后随便上个不用高价择校的高中,我就算仁至义尽了……” “哟,”严峫弹了弹烟灰,漫不经心道:“您还真是个好人。” “哎您这话说得,好人算不上,对得起良心就行。” “我刚才在外面听了一耳朵,您没接到绑匪的勒索电话?” 汪兴业说:“别提勒索电话啦,连她被绑架我都不知道,早上接到公安局电话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诈骗呢!” “怎么,您平时跟侄女儿联系不多?” “这个倒确实不多……” “为什么?”严峫来了兴趣:“您这当叔叔的,难道只光出钱,平时不关心一下?” 汪兴业抽了几口烟,似乎有点推心置腹的意思,叹了口气说:“您这个话吧,叫我怎么接呢。” 严峫并不搭腔,半笑不笑的打量着他。 “步薇她爹娘刚出事的时候,她也就十二三岁大,这个年纪真是太麻烦了。要是再小点,好说也能当半个女儿,以后给我养老送终;要是再大点,哪怕十八九岁呢,说不定哄骗着以后能给我当小媳妇。”胖子不尴不尬地一笑:“但十二三岁,两头不靠,眼见着又要进入叛逆期了;我多关心她不要紧,万一别人以为我是个喜欢小女孩的变态,这可怎么解释?” 严峫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况且这姑娘住校,而我平时在外地搭关系跑画展,想关心也没处下手啊,一两个星期打个电话已经算不错了。”汪兴业两手一摊说:“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他这个解释倒确实合情合理。 严峫问:“那您知道步薇这次是跟一个男生同时失踪的么?” “那个叫申晓奇的是吧?我刚在外面见到那对夫妻了,哭得是挺惨的。不过说实话……” 汪兴业顿了顿,严峫打了个“请说”的手势:“没关系,这里除了你我没别人,有什么疑虑您尽管跟我们警察提。” 汪兴业胖脸上那种不尴不尬的神情又浮现了出来:“这话我当着那对夫妻的面不想提,但对您我就直说了。勒索两个亿的电话绑匪只打给了他,说明目标本来就是他家儿子,跟我侄女完全没关系对吧?” “……” “也就是说,我侄女从最开始就是个陪绑的,要不是当时跟他儿子在一起,现在根本就不会出事对不对?” 严峫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不吱声。 “虽然不是我亲侄女,好歹也养了她三四年,万一小姑娘出了什么事,他家儿子起码得算半个杀人凶手!就这样他夫妻俩刚才还好意思拉着我借钱,想叫我一块凑钱付赎金?他们是怎么想的?!” 汪兴业说着说着激动起来,严峫赶紧熄了烟,息事宁人地拍拍他的肩:“知道这年头赚钱不容易,请相信我们警察……” “您说做人怎么能那样?别说两个亿了,我能掏二十万出来都难!而且我凭什么帮他家凑赎金,谁知道他家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才会招来绑匪,还连累了我侄女?!……” 胖子大概也是精神紧张到了一定程度,那骂人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止不住了。严峫边客套安慰,边摸出手机想看看市局有没有传来最新情况,突然只听门被轻轻叩了两下。 他一抬头,只见江停正站在了门框边,单手插在裤袋里,脸上带着口罩,只露出一双乌黑冷静的眼睛: “绑匪来电话了,指名要警方来接。” 严峫微愣,随即立刻反应过来,三言两语摆脱了正准备破口大骂的汪兴业,喝令民警过来照顾好被绑者家属的情绪,随即起身冲出了厨房。 · “我苦命的晓奇啊——!妈妈怎么办,怎么办啊——!……” 老远就只听指挥车边传来申父绝望的咆哮和申母声嘶力竭的痛哭,谭爽他们几个学生缩在农家乐大院门口,也嘤嘤嘤地抱着哭成了一团。 “谁让他们都挤在这的?”严峫一见这场景就邪火上头,拽了个刑警低声呵斥:“把未成年人带走!指挥车附近别让那么多人围着!”紧接着大步冲上了指挥车。 市局紧急调派过来的技侦和谈判专家正戴着耳麦坐在车上,各个面色如临大敌。高盼青早就凉透了的盒饭刚吃两口,电话一响就全泼在了指挥车座位上,但此时也顾不得了,凝重地拿着手机:“队长,找你的。” 他刻意没叫出严峫的姓。 严峫接来一看,这是申父的手机,屏幕赫然显示着通话中。 ——这个手机早已被市公安局技侦处实时同步,上百公里之外,黄兴他们正争分夺秒地尝试各种方法进行破解和定位,在茫茫数据海洋中竭尽所能,试图寻找那一丝渺茫的希望。 谈判专家对严峫无声地做了个几个口型:拖延时间—— 严峫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随即打开扬声器,沉声道: “我是市公安局刑侦副支队长严峫,你想干什么?” 他就这么直接报名字了! 话音未落高盼青就无声地狠狠“操!”了一声,用口型怒道:你他妈想死?! 严峫抬手止住了他,那是个极其果断甚至严厉的手势。 “两个亿。”扬声器中那边传来呆板无情的电子音,问:“准备得怎么样了?” 严峫望向谈判专家,老教授边分神盯着技侦,边对他点了点头。 “钱不是问题,但我要先知道人质的安危。”严峫顿了顿,口气非常强硬:“两个亿的赎金人质家属根本掏不起,即便要凑也肯定是省里甚至部里报批。要是你已经把人质撕票了,国家白出两个亿,到时候即便你们跑到天涯海角,公安部的天罗地网都不会放过你!” 申母发出一声尖锐的吸气。 几名刑警立刻拥上,什么都顾不了了,把眼见要开始发疯的家属捂着嘴强行拖了下去。 电子音轻轻一声,似乎是个嘲弄的轻笑,说:“我就在这,来抓啊,我等你。” “抓了你还怎么拿钱?” “拿不到钱,你们就别想要这个小孩的命了!” ——这个小孩。 听到这四个字的瞬间所有人眼皮都一跳,严峫几乎脱口而出:“还有一个女孩子呢?你们勒索的对象是申家,能不能把另一个女孩子还回来?” 电话那边突然陷入了沉默。 严峫和谈判专家四目相对,似乎连后者都没了主意,只能打手势示意他耐心等待。 三秒,五秒,十秒。 严峫感到汗珠随着自己毛刺刺的鬓发往下,划过脸颊,汇聚在下颔,引发一阵微妙的刺痒。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转移目光望向车外,江停正站在车门边,没有看他,也没有看任何人,半闭双眼微侧着头。 刹那间江停的侧影让严峫产生了一种感觉,仿佛他正捕捉空气中某种微渺的震动,或者说扬声器中绑匪那边的声音——某种所有人都没听见,或没注意到的,几乎难以察觉的声波。 不知为何他这种独自隔绝又清醒的姿态,竟然让严峫奇异地升起了一丝安定感。 “那个小崽子运气不好,绑了就绑了。”突然阴森森的电子音再次传来,带着心狠手辣的蛮横:“你们想不花钱就饶回来一个?做梦!” 谈判专家猛打手势,那意思严峫立刻懂了:“准备两亿现金需要时间!我们愿意给你提供交通工具和不连号的钞票,但在明天傍晚八点零九之前不可能做到!你必须把时间放宽到——” 谈判专家连打几个数字,严峫紧紧盯着他的手,对电话吼道:“起码三天后的晚上十二点,我们这边的现金才能……” “距离行刑时间,”手机那边传来的电子音冷冰冰打断了他,不带任何声调起伏:“二十九个小时。” “最早也要三天后的晚上——” 通话结束。 严峫声音戛然而止,所有人同时看向电脑屏幕,右上角的时间正无声无息变成15:09PM。 车厢内一片可怕的安静。 ——行刑时间,明晚8点09分。 “我……”严峫想摔手机,千钧一发之际硬生生克制住了,手背青筋直突地轻轻把手机放回了桌面上。 谈判专家满面凝重地对技侦使了个眼色,技侦会意,立刻打电话给市局黄主任询问定位结果。 严峫吸了口气强行镇定下来,掏出烟来点着,狠狠抽了一大口,呼地全吐了出去。袅袅白雾中他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俊美的面容绷得棱角分明,再睁开时已经恢复成了往日里那个精明强悍,无所畏惧的刑侦副支队长。 “还有时间。”他的声音嘶哑而低沉:“告诉技侦加紧侦查申晓奇的租车公司,抽人去林业局协助追查白尾海雕这条线,另外以‘天纵山’为关键词对人质父母家属、亲戚朋友、学校老师同学、浏览器搜索记录等进行全方位筛查。我不相信这个旅游地点是从天而降掉进申晓奇脑子里的,不论是他还是步薇最先提出要来天纵山的想法,这两个孩子一定被某种信息强烈影响过!” “是!” 高盼青再顾不得吃饭了,跟着一群刑警迅速奔了出去。 严峫三两口抽完了烟,刚掐灭烟头,突然后肩被人轻轻一拍。 “……”他猝然回头,只见江停不知何时钻进了指挥车,正站在他身侧,说:“录音再给我听一遍。” “什么?” “刚才的绑匪电话,技侦应该有录音吧。”江停说,“我刚才突然有个……不成熟的猜测。” 严峫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他知道传说中的江队的刑侦能力,当即跟那位白发苍苍的谈判专家打好招呼,让技侦调取录音,带着江停一起凑到了电脑前。 “两个亿,准备得怎么样了?” “我就在这,来抓啊……拿不到钱你们就别想要这个小孩的命了……想不花钱就饶回来一个?做梦!” “距离行刑时间,二十九个小时。” ——电流沙沙声停止,录音中断了。 “怎么样?”严峫低声问。 江停没回答,点了重播。 “……想不花钱就饶回来一个?做梦!” “距离行刑时间,二十九个小时。” …… “两个亿,准备得怎么样了?” “哈。” …… “非常古怪。”江停突然按下暂停,喃喃道。 严峫瞧着他:“哪里怪?” 两人头贴着头凑在一处,严峫略偏过脸,正巧江停也望过来。两人距离不过咫尺,连彼此的眼睫似乎都紧挨在一起,互相都能看见对方眼底疲倦的红丝。 “绑匪好像是两个人。”江停轻轻道,“或者说,他刻意在警方面前展现出了两种截然相反的人物性格。” 严峫锋利的眉头又拧了起来:“嗯?” “你信任我么?” 江停突然问。 “……” 几秒钟完全的静寂,似乎连空气都不流动了,指挥车外的喧嚣越来越遥远。 “我把你带在身边,不是因为相信你,”严峫低沉道,“是希望能相信我自己。” 江停漂亮的眼珠注视着他,半晌才说:“那你听着,我接下来的分析,可能会动摇市公安局的整个侦查方向。”

上一篇   第50章

下一篇   第5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