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 破云

第5章

连夜摸排新型毒品来源,风尘仆仆奔波了一整晚的秦川,听闻刑侦那边锁定尸源了,立刻马不停蹄赶回市局,然后刚推门而入就被一发天雷劈在了原地: “可……可他是活的啊?” 马翔一手扶额:“我们探组的工作还不到位……” 严峫抱着双臂站在审讯室外,冷冷道:“要不你先进去把他弄死?” 秦川嘴角抽搐,眼神里写着惹不起,惹不起。 一个年纪二十出头,浅灰衬衣、外套白大褂的男生坐在审讯室内,大概自己也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一大清早前脚刚进实验室,后脚就被警察破门而入带进了公安局,所以神情十分谨慎防备,双手放在桌面上,十指紧紧交叉,手背上连青筋都有点凸起。 “你就是楚慈?” “是。” “多大年纪,哪里人?” “二十一,贵州。” “做什么的?” “在北京读研,化学专业。” “那来建宁做什么?” “快毕业了,导师牵线到这边一家化工企业做实习。” 刑警一一记录下来,又问:“哪家企业?北京哪个大学?导师叫什么名字?” 出乎所有人意料,眼前这个男生开口就报出了建宁一家特别有名的化工私企和一所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大学名字,系主任、导师、班级等全部和盘托出,有条有理完善清晰,接着解释道:“我的学生证在包里,导师在业界也颇有盛名,您尽管去核实。不好意思还没来得及问,我到底犯了什么事?我最近一直守在实验室里做一个甲醇钠催化相关的实验,你们应该可以调取监控录像来证明……” 严峫抬手按住了蓝牙耳麦,轻声道:“问他知不知道那个包。” “四月十六日下午两点,你去金融中心买了个包,是干什么的?” 审讯室里,楚慈明显顿了一下,然后回答:“我不知道什么包。” “撒谎了,”严峫低声道。 秦川不解其意,严峫也没解释,对着耳麦吩咐:“给他看死者买包的监控图像。” 刑警打开文件夹,抽出了国际金融中心专卖店内的高清监控图像,死者正面对收银台,一个巨大的包装盒已经被SA包扎好了,正放在手边上。 警察的问话很有压迫性:“——你还想怎么解释?” “……”楚慈一动不动盯着照片。 尽管只是短短几秒,但他的表情发生了极其微妙的变化,严峫和秦川立刻对视了一眼。 “他是我的室友。”楚慈用两根手指将照片贴着桌面推还给刑警,说:“他叫冯宇光,怎么?他犯什么事了?” “这俩室友关系够呛啊,”严峫抚摸着下巴道。 秦川用“这你也能知道”的目光瞅着他,严峫却没回答,吩咐马翔:“让经文保处打个电话给他们学校和实习公司核实一下。” 马翔应声而去,秦川用手肘捣了他一下:“别卖关子,有屁直接放。” “你他妈才放屁呢,老子就算放屁也是醍醐灌顶香飘百里的那种,懂否?” 秦川:“…………行吧,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严峫的马屁被拍好了,学着刚才楚慈把照片还给警察的姿势,用中指和无名指的尖端指甲盖部分推着纸张边缘,示意秦川看:“瞧见没?这个动作的潜台词是:‘这家伙老子连边都不愿意沾,你们给我有多远拿多远。’——而且作为室友,一天两夜没见着面,第一反应不是他出什么事了,而是他犯什么事了,难道这个冯宇光在他眼里是个经常犯事的主儿?” “冯宇光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跟他关系如何?”审讯室里警察不答反问。 楚慈吸了口气,缓缓向后靠坐在椅背里。 ——二十一岁,知名学府研究生快毕业,显而易见是个跳了很多级的高智商人才,也是刑警最不喜欢打交道的那种人。 “我们的关系比较一般。”楚慈靠在椅子里,用这句话做了开场白:“我们完全是两个世界里的人。” 刑警皱起了眉:“这话怎么说?” “冯宇光是北京本地人,家境非常富裕,在学校交游广阔,但学术专业上不是那么的,”楚慈沉默两秒,含蓄地道:“有天资。” 严峫在耳机里说:“我给大家翻译一下:他是学渣,我是学霸,我要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终极鄙视,耶!” 刑警:“……” “虽然室友当了一年多,但我跟他不熟。我平时大多数时间在实验室和图书馆,每周做四次家教,回宿舍的时间比较少。尤其最近争取保博,论文任务繁重,基本就睡在实验室了。” 刑警疑道:“但你们一起来建宁做实习?” “我们在同一位导师门下。”楚慈解释道,“虽说实习,但我其实是来拿几个关键数据回北京去做保博论文的。” “那冯宇光呢,他也要保博?” 楚慈的表情有点一言难尽,“……他应该是来打酱油的。” 刑警向前倾身:“打酱油?你给我们详细形容一下,怎么个打法?他平常都干些什么,是不是完全不学习?” “倒也不是,”楚慈如是说,“但学习时间基本都少于八个小时吧,跟没学一样。” 审讯室陷入了短暂的静寂。 “……死学霸,”严峫喃喃道。 刑警用尽全身涵养才没当场翻出一个白眼来,把笔录翻了一页纸,又问:“除学习外你室友平时有什么爱好或特别的生活习惯,你能跟我们说说吗?” 楚慈想了想,似乎感觉有点棘手。 “想到什么说什么,越详细越好。” “……” 楚慈沉默了片刻,然后才开口回答:“冯宇光参加了一些社团活动,朋友很多,经常聚会晚归。平时爱打游戏,具体打什么我没注意过,或者注意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不太爱去实验室,所有课程都是低空飞过,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及格的。跟几位女生关系比较密切,经常在宿舍里视频,电话打到很晚都不挂。其他的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了。” 刑警立刻吩咐:“你把那几个女生的名字提供给我们一下。” “我都不认识。”楚慈无奈道:“你看我像是认识女生的样子吗?” 刑警抬头打量了他几眼。即便是以男性眼光来看,楚慈都是个堪称长相非常好的人,跟传统意义上秃顶大脑门戴眼镜的死板学霸完全不同。 不过学霸就是学霸,一个每天学习不满八小时等于没学的人,你能跟他们说什么呢。 刑警用笔敲了敲桌面,问了一个试探性的问题:“你室友平时服药么?” 楚慈说:“不知道,服什么药?” “维生素,感冒药,什么都行。你见过他服药吗?” “没有。” 审讯室外,严峫和秦川眼睛紧紧盯在他脸上,似乎想从这简单的两个字里摸出任何异常的蛛丝马迹。但紧接着楚慈又确定地重复了一遍:“完全没有。” 严峫按住耳麦:“问他最后一次见死者是什么时候。” 刑警问:“你最后一次见到冯宇光是什么时候?” “前天中午我回宿舍拿书,冯宇光问我这两天晚上为什么不回宿舍睡觉,我说反应进行到关键阶段了,实验室不能离人。” “只是这样?” “只是这样。我跟他关系平常,即便一起从北京来建宁,互相也都没什么话说,不论他干了什么,我都不想知道也没兴趣参与。” 楚慈上半身前倾,俯在桌沿问:“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什么时候能走?甲醇钠催化实验很重要,真的不能轻易离开人。” “严哥!”门被推开了,马翔匆匆走进来:“经文保处打电话核实过了,死者冯宇光和室友楚慈的身份都能确认!” 严峫一点头,却只听马翔连珠炮似的:“我们联系了这两人的实习经理、学校系主任、专业导师,基本确认了笔录的大部分真实性。但不是还有那个包吗,如果这两人真是关系平常的话那么死者用现金和室友的名字买奢侈品包这一点根本没法解释,所以我又联系了他们的班级辅导员——您猜怎么着?” 严峫眉梢一挑:“有情况?” 马翔胸有成竹地翻开速记本,刷地一亮:“很大情况。” 一分钟后,审讯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了,楚慈抬起头。 五位数人民币不是白花的,严峫身上那件因为熬夜没换而皱巴巴的白衬衣仍然十分有型有款,光是一手插兜、一手拉开椅子坐下这么个简单的动作,就带出了跟整个刑侦队都完全迥异的画风,仿佛国产连续剧《派出所的故事》里突然插播进了一段美剧犯罪现场调查。 刑警连忙招呼:“严副。” 严峫点点头,没吭声,接过笔录翻了几页,没人知道他在看什么,只见他饶有兴致地摩挲着下巴,突然头也不抬地问:“你跟你的室友不熟。” 楚慈说:“是。” “井水不犯河水?” “可以这么说。” 严峫问:“那你从年初到四月间为什么打了几次报告想申请换宿舍呢?” 楚慈一顿。 “四月十号你最后一次提出申请,辅导员以研究生宿舍调换不开为由拒绝之后,给了你实验楼门禁卡,告诉你如果真不想回宿舍的话晚上可以睡在实验室。四月十二号,另外几个研究生要通宵做水热反应实验,你为了继续睡实验室,还帮他们烧了个反应釜。” 楚慈说:“实验室晚上不断电而且有空调……” “四月十五号,你和冯宇光两人从北京来到建宁,十六号下午,冯宇光去国际金融中心商场,以你的名字买了个一万八的奢侈品背包。” 审讯室里安静异常,楚慈一声不吭。 严峫手肘撑在桌沿上,淡淡道:“如果是我用其他人的名字来买东西,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我想把这件东西送给他,担心他如果不喜欢,回头还可以自己拿去店里换。” “——不过你最后也没要那个包。”顿了顿严峫又微挑起眉:“想必你跟冯宇光的矛盾确实挺大,也很不待见这个人吧。” 楚慈用指关节揉了揉眉心,抬手的时候两个刑警都注意到他小指和无名指上包着创可贴。 “是的。”几秒钟后他终于放下手,看着严峫承认道:“我跟室友之间确实存在一些矛盾。” 严峫冷冷道:“只是一些?” 楚慈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盯着严峫。一般人被警察这么逼问多少都会有点狼狈或气急,但这个年轻高材生的涵养却比大多数人好一些,至少表面上看不出多少不愉快的表示,只清清楚楚又重复了一遍:“只是一些。” 严峫眼神微微闪动,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行吧。”半晌后,严峫向后靠在椅子里,无所谓地一耸肩:“那跟我们说说都是什么矛盾,还有他为什么要送你一万八的包?恕我冒昧,奢侈品这种东西我平生只在当年初恋的时候送过,但送了也不管鸟用,只给个十分钟好脸儿就没下文了,都是肉包子那啥有去无回……” “他太吵了。” “嗯?” “我的室友,”楚慈语气很平淡,“一周有五天晚上视频到两点,追剧打游戏到五点,整夜整夜开着灯。还有两天在外聚会到三四点才回,一进门就开灯大声洗漱,不论睡得多熟都能被吵醒,我已经不记得上次一觉睡到天亮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我是个特困生,每年不拿最高奖学金就等于犯罪的那种。平常还能忍忍,每到考试期真的忍不下去,而且白天做实验精神也很难集中。你知道化学有些实验是有危险性的,好几次我差点就出了事故……” 严峫突然打断了:“你神经衰弱?” 楚慈没有回答。 “你刚才两次提到开灯,是因为你睡眠时,对光线很敏感对吧?” “……”楚慈终于叹了口气,疲惫道:“上个室友在时,我是没有神经衰弱的。” 审讯室外,秦川轻轻地“靠”了一声:“这小子作案动机很完备啊。” 严峫问:“那既然你们矛盾已经这么大了,为什么他不搬出去,相反还买礼物作为——不好意思,我只能想到挽留这个词——他想让你回北京以后从实验室搬回宿舍来住,是不是?” 楚慈说:“这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猜,他的毕业论文应该是写不下去了吧。” 严峫抬起头,居高临下打量审讯桌对面阴影里的楚慈,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审视和冷冰冰的怀疑。 “警官,”楚慈似乎有点无奈:“每个人都多多少少有些室友矛盾,但这不是我莫名其妙被按在这里审问半天的理由吧。能冒昧问一句吗,冯宇光是出什么事了?如果是的话,你们要不要先去调一下我在实验室这两天以来的监控记录?” 审讯室外马翔的手机响了,他向秦川打了个“抱歉”的手势,匆匆走去门外接起了电话。 十秒钟后他推门而入,秦川回过头,用眼神询问怎么了? “……秦哥,严哥。”马翔吞了口唾沫,脸色不是很好看:“实习公司那边……出了点小情况。” 严峫松开耳麦,抬头看向楚慈,诚恳道:“我很抱歉。” 楚慈:“?” “你们实习公司刚来反馈说,不久前实验室监控坏了一段时间,直到昨天才修好。也就是说五月二号你最后一次回宿舍见到冯宇光的那天是没有监控记录的。” 楚慈:“……” “而你也许有所不知,五月二号同时也是你跟冯宇光最后一次交谈,几个小时后他背着那个被你拒绝的双肩背包,死在了富阳区KTV后门口的——”严峫将笔录反手按在桌上:“那一天。” 楚慈一直很稳当的表情终于变了: “……你说什么?” 严峫的声音不算冷硬,但一字字却包含着更具威胁的力量,在审讯室内回响。 “你最好老实告诉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时冯宇光到底对你说了什么,同学。被害者化学中毒而死,而你有充分的动机,有制毒能力,还没有不在场证据。如果你到现在还试图隐瞒的话,那你就是本案到现在为止唯一的嫌疑人。” 严峫双手交叠,上半身向后靠,淡淡道:“你应该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极度的安静充斥了空气,楚慈仿佛僵在了阴影里,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怎么可能……” 没有人回答,所有目光都盯在他脸上。 不知过了多久,楚慈终于在几道灼灼视线中开了口,声音很轻也很沙哑,说:“那天中午我回去拿东西的时候……” “冯宇光正在宿舍里看书,看见我进来,突然非要跟我打一个赌。”

上一篇   第4章

下一篇   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