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 破云

第45章

两辆交警摩托在前鸣笛开道, S450随后风驰电掣, 以F1赛车的气势连闯十余个红灯, 一路引发路人拍照无数。 “开稳点!”江停在沿途无数闪光灯中喝道,“两亿赎金,不太像绑架, 别那么着急!” 严峫嗖一声穿过闹市区紧急避让出的十字路口:“不能慢!万一就是有那傻逼真敢要两亿呢?!” 引擎轰鸣就像野兽低吼,喇叭里滋啦滋啦全是路况广播。江停起身凑在严峫耳边,一字一句大声道:“那也不会拿动物血来吓人, 不可能!” 刺啦——S450蹿进市局缓缓拉开的安全门, 恍若化身蓝色闪电,紧接着在刑侦大楼前唰然静止。 江停上半身向前猛冲, 所幸在死于安全带生勒之前就被严峫伸手拦住了。 “你光看图就知道是动物血?”严峫紧紧盯着他。 狭小的驾驶室内,两人几乎脸贴着脸, 严峫有力的手还虚搂在江停身前,但后者没太注意这些细节。 “……”江停总算缓出了那口气, 说:“只是行为逻辑推测,暂时没有实据。” 严峫从副驾杂物匣里抽出帽子,反手扣江停头上, 又打开一袋防霾口罩, 亲手给他罩在脸上,两边耳朵分别挂好。 “你,去我办公室等着,零食点心在左边最下层那个抽屉里。”严峫低声警告:“没事别往外跑,万一被人看见, 我可救不了你。” 说完严峫转身下车,干净利落甩上车门。 嘭! “……”江停喃喃道:“就不能让我回去么?” · “严队好!”“严哥!” 严峫大步穿过走廊,马翔迎面飞奔而来,脚步还没停稳,嘴里就跟连珠炮似的哒哒哒上了:“报警人是一对夫妇,男,申德,四十三岁;女,印金蝶,四十一岁。失踪者是两人独子申晓奇,今年十五岁初中毕业,刚中考完跟同学出去郊游,昨晚最后一次跟父母联系。今天上午十二点,申家夫妇接到绑匪匿名电话,称申晓奇在他手里,索要两亿赎金。” 马翔也是临时赶来市局的,穿着涂鸦T恤、破洞牛仔裤,脖子上还叠带着几个发黑的银制骷髅头十字架。严峫边走边忍不住瞥他,问:“你这是要去干嘛?” “虽然你不知道我要去干嘛,但我却知道你刚才干了什么。”马翔呵呵一笑:“恭喜集齐第一百零八张我只把你当哥哥卡,严哥,今晚你就可以召唤神龙了。” “别开玩笑!”严峫低声呵斥,“手机号码定位了吗?” “甭提了,网络拨号,黄主任正亲自带人追查IP定位服务器呢。” “有没有绑匪电话录音?” “按失踪者父母的原话说,接到绑匪电话时还以为是诈骗,事后回过神来差点当场心肌梗塞,谁能想起来录音呐。” 这倒也是人之常情,严峫语气微微发沉:“——确定不是有人跟失踪者父母恶作剧,或是什么新的诈骗集团?” “诈骗不诈骗的,这个太难说了。”马翔撇着嘴摇头:“根据申德的说法,接到勒索电话后他立刻打给了儿子,但申晓奇的手机一直关机,到现在都没消息。” “——两个亿。”严峫低声道,不知是在对马翔说还是自言自语:“绑匪来电话,恰好失踪者关机。” “严队!严队——!”一名技侦警察从远处狂奔而至,气喘吁吁道:“黄主任的结果出来了,失踪者申晓奇手机呈开机使用状态!正在通话!” 严峫脚步一顿。 “啊?”马翔脱口而出,“正在通话?” · “刚才没电了,什么没电了,为什么不带充电器?!你知道爸爸妈妈多着急吗?你知道这年头的人有多坏吗?啊?!……” 刑侦支队,临时匆忙赶来的各位刑警面面相觑,大会议室紧闭的门都挡不住申家父亲声嘶力竭的怒吼。 手机那边传来申晓奇委屈的声音:“你们怎么不去问问我同学啊,我们都在一块儿,什么时候被绑架了?爸,勒索两亿你也能当真,咱家可是连两亿的二十分之一都拿不出来,要绑也绑不到我头上啊!” “你随便关机,还跟我犟嘴?!”申父咆哮道。 申家母亲简直喜极而泣,一边拭泪一边拉着魏副局的手解释:“孩子说中考完了,大家组织郊游,我们就说去呗!我们平时生意忙,跟他同学都不熟悉,只想着赶紧来报警……” “不要紧不要紧,哎——别哭了别哭了。”魏副局穿着沙滩裤人字拖,会议室拐角堆着他的钓具。老魏大概正在内心日第一万头草泥马,但表面上仍然和蔼可亲又不失端庄:“群众信任我们人民公安,第一时间想着报警,这是对我们工作信任的体现!来你们几个,扶这位女士去办公室做个笔录,签个字就没事了……” 两个警察带着余怒未消的申父和不住感谢的申母出去了,门刚关上,所有人都同时松了口气。 “两个亿,未成年,绑架杀人。” 魏副局长叹一口气,不胜唏嘘:“我还以为今年的集体一等功稳了呢。” 气氛活跃起来,众人纷纷放松调侃,互相开着玩笑。只有严峫一手捏着自己的下巴,从踏进市局开始紧皱的眉头就没有放松。 “怎么啦你,”魏副局拍拍他肩膀,显然心情很好:“看这人模狗样花枝招展的?” 严峫说:“我还是觉得不对。” “哪儿不对?” “……说不上来,但感觉处处都透着诡异。你们刚才亲眼看见那个申德给他儿子打电话的?” 魏副局“嘿”的一声:“那还能有假吗?我搞刑侦都那么多年了,这点心机用你这臭小子教我?” 严峫的疑惑似乎并没有减轻,喃喃道:“……两个亿呢。” “我看你长得就跟两个亿似的!”魏副局不跟他啰嗦,挥手示意众人都散了,然后吭哧吭哧去办公室门口抱起他的钓具:“没案子是好事,别那么神经过敏。我老婆说刑警工作就这点不好,办案办长了,走路上见到猫狗打架都要琢磨半天,瞧着谁都像是通缉犯——哦对了,我听老方说你上个月行动那天晚上突然擅自行动,从现场一路狂奔飙车飙了几十公里,还跟犯罪分子短兵相接了?” ——方正弘,隔壁禁毒支队长,秦川的顶头上司。 严峫猛地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有点不满:“方支队怎么老打我小报告,看我不顺眼还是怎么着。” 魏副局没有多解释,随口敷衍骂道:“就你那整天搔首弄姿的样儿,没事还往身上喷个香水,谁看得顺眼!” 他们两人并肩出了大会议室,严峫边走边闻闻左右袖口,对自己蒙受的无端指责感到有点冤枉:“我正准备相亲去呢,市局一个电话打过来,得了,本来聊得好好的房地产老总闺女顺利吹了。您还说我喷香水,我都没抱怨市局毁了我极有可能的脱单机会……” 话音未落,魏副局抬脚一踹,严峫口喷鲜血扑地。 “臭小子,以为你玩得过我们老年人?”魏副局摸出手机,打开微信,往严峫眼前一亮。 逢案必破魏老尧:“弟妹,市局紧急大案,我得把小严叫回来了啊。” 年老貌美曾翠翠:“叫吧!今天相亲的房地产集团大闺女又把他拒了,没用的玩意,我跟老严决定把这废物儿子回馈给社会了!” 逢案必破魏老尧:[赞] [赞] [赞] “——你妈真是亲妈啊,”魏副局由衷地感叹道,背着他心爱的鱼竿拍拍屁股走了。 · 今天轮休的刑警们从四面八方火速奔赴市局,又一窝蜂作鸟兽散,走廊上刚才还如临大敌的紧绷气氛很快就消失了。 严峫满心怀着对社会主义的愤怒,正打算找人一诉衷肠,刚推开办公室的门就愣了下:“嚯!” 江停坐在大办公桌后的转椅里,桌面堆满了各种零食,严峫打发人去楼下小卖部采购备用的饼干、话梅、纸杯蛋糕和膨化食品等琳琅满目,可惜基本都没拆袋,只有一包奥利奥草莓夹心饼干被吃了半块,剩下的全搁哪儿了。 “你跟我这儿喝下午茶呢?”严峫顺手把剩下半块草莓饼干塞嘴里,含混不清道,“太挑嘴了吧,看来连建宁市公安局小卖部的最高接客水准都满足不了你,啧啧。” 江停径自刷手机,连头都没抬:“绑架案怎么样了?” “我艹,不知道是哪个傻逼在那装神弄鬼。”严峫把事情经过简单陈述了一遍,没好气道:“案子已经退回分局了,让分局技侦继续追查勒索电话的IP和血衣图片来源,看能不能抓到那孙子,关俩月给大家伙解解恨。” 江停的手指顿了顿,突然道:“这事有点怪异。” 严峫站在办公桌后,看着他乌黑的头发顶,眼底微微有异:“……你跟我说说哪儿怪?” “如果是诈骗,首先赎金太大,其次申晓奇很快就重新和家人联系上了,诈骗手段未免太容易揭穿。但如果只是恶作剧的话,感觉又过分精巧。” 江停终于把手机放到桌面上,向后靠进椅背里:“即便你被绑架,赎金最多也就两千万到顶,再多的话第一很难带走,第二家属肯定会报案。像申晓奇这种自己开公司做生意的家庭,勒索两百万是个比较容易拿到手的数字,只要确保人质安全,他父母选择交付赎金而不是报警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 严峫抱起手臂:“所以你的感觉是?” 江停双手指尖有规律地轻轻碰撞,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两个亿……倒有点像故意引起警方注意似的。” 他刚才的分析都是严峫脑子里已经过了一遍的,只是不想在江停面前把心里的赞同表露出来,因此只哼笑而不语,但最后一句倒真有点意外:“引起警方的注意?为什么?” “心理推测而已,我又不是绑匪。”江停懒洋洋道,从桌上拿起手机。 严峫:“……” 突然严峫鹰隼似的视力捕捉到了什么,一把抓住江停手腕:“等等!你在刷什么?” 江停从来都是自然放松下垂的唇角,突然摆脱了地心引力,显出一丝几乎不可见的微妙上扬:“微博。” “这明明是……” “恭喜,”江停反手将手机屏幕亮给他看,“你红了。” 实时热搜——惊爆!建宁街头交警为豪车开道,闹市飙车,连闯十余红灯! 热点评论:“既不是军牌也不是政府机关,建宁富豪牛逼了。”“这是哪家的小衙内,救火车都没它开得快吧?”“有钱开什么破大奔呐,开个布加迪威龙绕着省政府飙多好!”“说不定车主就是省政府出来的呢?” 严峫:“………………” “别理他们,你的车不破,”江停安慰他,施施然收回手机,打开了他没事就好下两局的线上围棋,突然又想起了什么: “你不会真有布加迪吧?” “……”严峫木然道:“你要吗,可以啊,下聘礼呗。” 江停跳马打车,聚精会神:“把钱留着撤热搜吧。” · “哎,哎,行,行,回头找人给你撤了。这么大的人了做事莽莽撞撞,完全不为自己的安全考虑,生你还不如生一块叉烧……” 严母——年老貌美曾翠翠——挂上电话,赶紧找人托关系,忙乎半天才闲下来,长长叹了口气,万般感慨从心底油然而生: “真不如一块叉烧,叉烧好歹还能切了吃肉,浇上鸡蛋还能做芙蓉饭!” 严家餐桌上,气氛异常沉重,严父推着老花镜合上了面前的小报告,欣慰中又有点不满:“开KTV的……” 严母冷冷道:“按你儿子以前的口味,腮帮削得跟蛇精似的他都能闭着眼说人没整容,腿P成两米他都一口咬定那就是基因,审美眼光天生低,怪你还是怪我?再说开KTV怎么了,人家那叫职业女强人!看看人家的打扮品味,下一代基因改良就靠儿媳妇了!” 严父无法为儿子挽尊,只虚弱地辩解了一句:“餐厅经理说这姑娘名花有主了……” “名花虽有主,我来松松土嘛。”严母伸手拿过小报告,看着服务员偷拍的杨媚,满眼洋溢着慈爱:“一看这姑娘就没削过腮帮骨,打过隆胸针,填过鼻梁根。这儿媳妇真是太让人满意了,咱儿子要是决定去松土,我支持他一把24K镀金铁锹!” “我还是觉得今天他相亲的那个房地产集团姑娘好,知根知底……”严父在老婆的瞪视下声音越来越低。 “老严,”严母冷冰冰道。 严父举手投降:“哎。” “你儿子十八岁时,我觉得他配公主都绰绰有余。二十五岁时,我觉得他找个好人家姑娘差不多就过日子了。到了三十岁时,我可怜的要求已经降到了女的,活的,年纪比我小就行。” 严母从包里掏出一本白皮书,痛心疾首地往严父跟前重重一拍:“现在呢?我已经开始自学《同性恋婚姻法律问题研究》了!我还能要求啥?你说我除了支持他镀金铁锹外,我还能干啥?!” 严父表示:“说得好!”然后啪啪啪为老婆鼓掌。 严母悻悻哼了声,提起白皮书起身去厨房,刚想丢进垃圾箱,突然又顿住了,脑海中浮现出儿子以前在相亲战争中的种种丰功伟绩,犹如上演了一整部可歌可泣的登陆诺曼底。 “……十有八九以后还用得上,”严母如是说。 然后她回到书房,把《同性恋婚姻法律问题研究》小心翼翼塞进了书柜里。 · “一碗甜粥俩奶黄包,拿好——哟,这不严队吗,今儿亲自来啦?” 夕阳西下,市局门口,严峫接过包子店老板手里热气腾腾的塑料袋,从嗓子眼里呵呵了两声。 “您的惯例不是四个肉包两碟小菜吗,怎么今儿口味变了,想尝尝新?还是帮别人带呀?” “……帮别人带。” “哎哟!”包子店老板敏锐嗅到了八卦的味道,贼不兮兮地凑近了点:“谁能劳动严老大你,是女人吧?” 严峫干巴巴地道:“差不多。” “长得好看吗?” 老板一副只要你透露两句包子我就免费送了的表情,可惜下一刻被严峫抽出钞票拍在了胸口,皮笑肉不笑道:“特、别、好看,刑警霸王花。” 老板嘴立刻张成了圆圆的“哦——”形,还没来得及继续追问,严峫已经转身走了。 明明是江停暗恋我,为什么我要被打发出来帮他买吃的? 几年来亲自光临包子铺不超过十次的严副支队长,拎着一袋黏不唧唧的甜粥,两个娘不兮兮的奶黄包,黑着脸进了市局大门,刚要抬脚上台阶,突然身后传来急切的呼唤:“警察同志,警察同志!” 严峫一回头,只见收发室门口站着俩夫妻,赫然是中午才见过的申父申母,申父手里还捧着个小纸箱。 严峫心说送吃的吗?这年头不时兴给警察送锦旗,该送淘宝零食了?那这风气值得好好跟群众提倡提倡。这么想着,他摆手示意门卫不用拦,上前随意扬了扬下巴:“您二位这是……” “警察同志,”不知为何申父脸色异常青白,把纸箱递到严峫面前,声音明显发着抖:“这是,这是有人放在我们公司门口的,我们也不知道……您您您,您看看。” 严峫狐疑地打量夫妻俩几眼,打开了虚掩的纸箱盖,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箱子里方方正正叠着一件浸透了鲜血的T恤。

上一篇   第44章

下一篇   第4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