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 破云

第43章

闹铃在第十八次响起时, 终于被鸭绒被里伸出的一只结实有力、骨骼分明的手, 啪地狠狠拍断了。 上午十点半, 严峫从大床上翻身坐起,揉按着宿醉后晕晕沉沉的头,足足过了十分钟才恍惚回忆起昨晚市局庆功会上的片段: 五零二冻尸案移诉检察院, 省厅拟定对不明狙击手进行追查,新型芬太尼化合物被上报至公安部,特警大队长康树强成功脱离危险期…… 在欢声雷动的掌声中, 魏副局宣布这次行动人员每人可轮休三天, 所有警察都乐疯了,秦川苟利那俩狗东西逮着他就往死里灌。在昏昏沉沉被架回去的路上, 他好像接到了他妈的电话,提醒他别忘了今天要…… 今天要…… 严峫醍醐灌顶, 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抓起手机打开微信。 “儿子, 今天中午十二点在咱家的天顶花园西餐厅,跟房地产集团老总闺女见面,记得捯饬得漂亮点!敷个面膜!你妈。” “……”严峫放下手机, 转过头, 镜子里映出一张头顶鸟窝胡渣巴拉的脸。 “又到了出台卖身的日子,”他喃喃道。 严峫的变身过程总是像美少女战士一样神奇。半小时后,他洗完澡,刮好胡子,自己拿剪刀对着头顶咔擦咔擦, 喷上啫喱水定好型;又随便找了支男士香水呲呲两下,对镜左右观察片刻,俨然又是一张下海挂牌五万起的脸了。 然后他肩上搭着条毛巾,赤身裸体走出浴室,刚准备去衣帽间琢磨一下今天以怎样的姿态和造型去收人生中第一百零八张“你是个好人”、“我们可以当朋友”、“我还太小妈妈不让我谈恋爱”卡;突然又改变了主意,想去泡壶茶解解宿醉后的口渴。 于是严副支队风吹唧唧好凉爽,坦坦蛋蛋地走出卧室,穿过客厅,一推茶水间门。 严峫:“……” 江停:“……” 空气突然陷入安静,江停维持着那个打开茶叶盒的动作,与严峫面面相觑,彼此表情都十分空白。 “你……怎么……” 严峫的第一反应是你怎么在这里,随即反应过来是自己把房门钥匙强塞给人家的;第二个反应是你竟然被真的肯来,话没出口又被硬生生咽了回去。他的眼珠在江停悬在半空的手和打开的茶叶盒之间逡巡了几个来回,猛地恍然大悟,仿佛当场抓到了小毛贼: “——你又喝我家媳妇茶!” 江停双手背到身后:“没有。” “水都烧好了!” “真的没有。” “上次带去现场说是特意给我泡的实际你全喝了!” “误会。” 严峫箭步上前,抽出紫檀木盒下层,理直气壮把那仿佛被狗啃了似的半块茶饼伸到江停鼻子前:“那你说这是谁喝的?!” 江停:“韩小梅。” 严峫一寸寸缓缓逼近,江停不得不向后仰身。 “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次,”两人鼻端相距不过咫尺,严峫紧紧盯着江停的眼睛,声音低沉充满压力:“到底是谁喝的,韩小梅,还是你?” “……”江停抬起手,往下指了指,冷静到几乎漠然的面具终于裂开了一丝细缝: “你能先把裤子穿起来么?” 严峫低头一看,正常男性早晨及沐浴后的器官充血现象清晰明显,一览无余,再往前点就要顶到警花了。 “……你嫌弃什么,”严峫脸有点不易察觉的红,嚣张道:“这叫雄性资本,明白不?!” 江停满脸欲语还休,严峫重重哼了声,宛如得胜的将军般转身出门,一脱离江停的视线,立刻前后捂着溜回了卧室。 · 分针再次走过大半圈,严峫犹如一名出身富豪的年轻精英般穿着高定衬衣长裤,普通人要排队等半年才能拿一双的定制皮鞋,顶级腕表,低调奢华有内涵地开了辆跟表差不多价格的车,对着侧视镜审视了下自己,果然跟早上那个刚起床的遛鸟侠判若两人了。 严峫微微得意地瞟向副驾:“怎么样?” 江停捧着《红书》,翻过一页。 “问你话呢?” 江停置若罔闻。 严峫一把抽出书:“你就看得懂吗,在那儿装大尾巴狼?”说着不满地把书扔向后座。 “……”江停扶额长长叹了口气:“看不懂。” 然后他望向严峫,终于说了实话: “但我需要借助一些哲学方面的东西来强行清空记忆,尤其是有关你的某个画面。” 严峫:“……” 江停坦诚道:“冲击力挺大的。” 绿灯亮起,车流缓缓前移,车厢内一片安静。 “不是。”几分钟后,严峫终于忍不住想找场子了:“我说那啥难道就那么让你不爽?上大学进澡堂的时候没看过其他男生裸体,还是你进的女澡堂?” 江停含蓄道:“男澡堂里大家都比较正常。” “我不正常?!” 看起来江停是很想点头的,但他忍住了,用一种比较有涵养的方式反问:“你出门相亲非叫我去,是需要我在女方面前旁敲侧击的暗示一下你的生理功能比较……吗?” “……啊?” “如果你确实需要的话,我也可以试试。” 严峫biu一声换线超车,周遭顿时响起无数抗议,此起彼伏的喇叭声中响起他的怒吼:“老子不需要暗示这个——!老子凭脸就能征服女人——!” 江停象征性地鼓了鼓掌,“去征服一个。” “……”严峫不说话了。 前方红灯亮起,S450随着缓缓停止的车流减速,后视镜中映出严峫阴云密布的脸。大概是感觉到车内空气太沉重,不像去相亲反倒像去参加葬礼,江停终于清了清嗓子,决定缓和一下僵硬的气氛,说: “有个问题我一直比较好奇,既然现在没有别人,那我就问了,你别介意。” 严峫眼底顿时闪过一丝杀气。 根据他自己的谈话风格,“我很好奇你别介意”后面跟的通常都是不太友好的问题,比方说:“案发当晚你的不在场证明有假,解释一下?”或“被害人身上验出了DNA,要不你先给我们抽几滴血比对比对?” 果然江停问:“为什么你相亲总是不成功呢?” 严峫:“………………” “虽然确实职业方面不占优势,但毕竟你非常有钱,综合衡量的话……” “我的相亲对象基本来自两种渠道,”严峫冷冷道,“父母给介绍,以及同事帮忙牵线。” 江停认真颔首示意他继续。 “前者通常来自差不多的家境,又分两种情况:第一种名校海归独立自强,各方面都非常优秀,会要求我辞职继承家业好好赚钱,所以基本没戏;第二种刁蛮霸道性格娇气,本身就不可能跟我相处得起来,所以也没戏。” 江停无声地:“哦——” 严峫视线余光忍不住往副驾驶上瞟,加强语气补充:“我最讨厌娇气的人了!” 江停:“嗯嗯。” 然后严峫亲眼看见江停把手伸向车门内侧杂物匣,拿出他出门时就准备好的一瓶新鲜牛奶,开始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他那总是自然下落、极少扬起弧度的嘴角,带着浅浅的奶沫,似乎连浅红色都比平常时稍微深了些。喝几口后他稍微停下了,舌头一扫唇角,望向马路前方。 严峫喉咙紧得说不出来话,足足过了很久,才憋出来一句: “你能别这么喝牛奶吗?!” “医生要求每天补钙,其实我不喜欢这玩意。”江停冷漠道,“你继续,同事牵线的相亲又为什么不成?” 严峫的内心此刻没有任何语言能形容,他机械地踩油门,踩刹车,打灯变道,因为紧紧咬着后槽牙,脸颊显出极其紧绷的线条。 “严副队?” “……”严峫从齿缝中道:“同事介绍的要么我对女方没感觉,要么是女方批评我太凶,还有就是要求登记前财产先分一半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别喝了!” 江停正好喝完最后一口,莫名其妙地把空牛奶瓶丢进了杂物匣。 S450拐进停车场,刺啦一声稳稳停住。严峫放下手刹熄了火,人却端坐在方向盘后没有动,吐出几个字:“你先下去。” 江停狐疑地瞅着他,观察了下面部微表情,觉得他大概是相亲前太紧张,于是体贴地下了车关上门。 砰! 严峫像被激活了似的,迅速从后座抓起《红书》,开始认真阅读。 足足三分钟后,严峫终于结束了在知识海洋中的短暂遨游,感觉整个灵魂都得到了净化。他合上书,从心底里发出一声由衷的感叹: “——真不愧是大师啊!” 然后他终于可以毫无异状地整装下车,脚刚触及地面,突然整个人都不对了:“你怎么在这?!” 杨媚穿着香槟色丝绒裙,珍珠耳坠点缀得明眸皓齿,裸色系带红底高跟鞋让她看上去凭空拔高了十厘米,气势足以压倒众生,一个眼神就碾压了目瞪口呆的严峫:“来、吃、饭。” “谁让你来的?!” 江停说:“我。” 严峫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那谁陪我相亲?!” 杨媚给了他一个娇俏妩媚的笑容。 “你控制一下。”江停在他耳边低声说,伸出两根手指:“我欠你这个数。”然后比出一个九:“而你欠她这个数。” 严峫:“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而且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 “她那辆车彻底修不了了。” 严峫仿佛被瞬间一键静音。 “我请她吃顿饭,你俩的帐平了,市局再从办案经费中拿点做补偿。”江停双手交叉一划,那是拳击台上裁判示意回合终止的手势:“有问题?” 杨媚微笑:“我没问题。” 严峫额角biu地爆出青筋:“我也……没问题。” “很好。”江停有些欣慰:“现在我们可以离开停车场了。” 这座集酒店、商场和花园餐厅的大厦有两座观光电梯直通顶层,叮一声两扇门同时打开,江停在严峫“?!”的目光中耸肩表示了一下祝你好运,然后跟着杨媚进了另一扇门。 电梯疾速上升,江停目视前方,脚下的街道和车辆越来越远,倏而只听杨媚在身边试探性地咳了一声:“江哥……” “你为什么总跟严峫过不去?” 杨媚稍愣,旋即立刻撇清:“这个真没有,主要是严副队这个人在某些观念上比较……” “直男癌。”江停接口道,“那实习生背后是这么骂的。” 杨媚心说是是是,韩小梅用词太精准了,姓严的这辈子想婚姻幸福的话只能去越南花钱买个媳妇! “他有时确实比较严厉,但其实不是那种人。”江停似乎看透了杨媚的想法,说:“你跟严峫年纪都不小了,有什么话应该摊开来说,直接了当面对自己的内心,回避和绕圈子只是在耽误你们彼此的时间。” 杨媚:“啊……嗯?”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江停顿了顿,抬手示意杨媚不要打断:“很难说你会不会被牵扯进某些人的报复里,那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严峫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杨媚:“嗯?!” 电梯升到顶层,缓缓打开,江停整整衣襟走出了门。 他没看见的是在自己身后,杨媚双眼圆瞪,险些把那个相当于韩小梅半年实习工资的包给砸到地上去。 · 天顶餐厅整层旋转,设有观景露台、悬浮泳池和高空花园。玻璃穹顶下的室内呈现出现代豪华设计风,以吧台为中心,向四面八方铺陈扩散。 严峫躬身藏在吧台后,神情肃厉眉宇紧锁,要是手里握把枪就是活生生的警方埋伏行动了。餐厅总经理站在他身后,满脸欲哭无泪,几次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忍不住提醒: “少东家,你到底想怎么着?第一百零八号未来少东太太已经在那边等你半天了,再抵触相亲你也不能躲在吧台底下不出去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勇敢点!” “嘘——”严峫一拽总经理,指着餐厅入口处走进来的两个人:“就他俩,给我看好了。” 总经理:“???” 顺着严峫的食指看去,江停在侍应生的引导下进入座位,顺手帮杨媚拉开了座椅。 “这俩要是敢在我家餐厅里亲嘴摸手伤风败俗,你就立刻赶来告诉我。还有,待会他俩付账的时候只收一个人的钱,切记收一个人的!” 总经理隐隐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为什么?” “因为另一个我不想请,”严峫冷冷道,转身拂袖而去。 总经理满心震撼站在原地,用难以言喻的目光望着杨媚,脑内瞬间演绎出了五百集“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系列韩剧。随即他又看向杨媚对面那个神情冷淡、俊秀苍白的年轻男子,横竖打量了整整五分钟,同仇敌忾的愤怒以及对少东家的怜爱从内心油然而生。 “经理?”领班小声问,“经理你干啥呢?” 总经理踮脚张望了下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向美貌千金大小姐走去的严峫,又唰地转过身,阴恻恻瞅着江停,含恨道:“我要给老板娘打小报告。” 作者有话要说: 相亲女:你个基佬别过来!惊恐.jpg

上一篇   第42章

下一篇   第4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