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 破云

第41章

五零二冻尸案终于初步结束侦破, 进入了审讯过程。 影视剧中刑警的工作是到犯罪嫌疑人成功落网就结束了的, 但实际上, 真正艰难的战役从这时候才开始。 审讯,攻坚,软硬兼施, 十八般武艺七十二种手段,从犯罪分子真假掺杂的供词中甄别有效信息,扣细节扣字句, 反复审问逐个击破, 乃至于全部拿下。 这中间多少你进我退,多少斗智斗勇, 都难以用语言来记叙,唯一能具体展现的只有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加了多少个小时的班, 以及副支队长办公室的灯又亮了多少个通宵。 浴室里水声停止,悉悉索索片刻后, 严峫顶着一头湿漉漉如刺猬般的黑发推门而出,哼着小黄调进了衣帽间,从塞得关不上的抽屉里随手抽出黑T恤, 刚要穿上又顿了顿。 然后他三下五除二把T恤扔了, 赤裸着尚未擦干水珠的结实背肌,打开了一年到头只有相亲时才会临幸的衣橱。 半小时后,严副支队鼻梁上架了副墨镜,头发打蜡做了个造型,穿着cesare attolini定制衬衣西裤, 戴着价格比车还贵的腕表,开了辆价格相当于十个表的车,愉悦地出门了。 又过半小时,严副愉悦的心情受到了严峻的挑战。 “不是,”他随便拉住查房大夫,不满地冲着病房比了个八:“我每天付这个数,就是让他俩天天跟这儿约会的?” 大夫:“……” 杨媚殷勤地舀出第三碗鸡汤:“来,江哥,小刘熬了整整半晚上,咱们再喝一碗!啊——” 江停:“等等,有话好好说,你先放下……” 严峫重重咳了一声,整整衣袖,昂首阔步进了门。 严峫在杨媚心中的形象已经非常复杂了,一方面确实十分感激,另一方面,每当她看到严峫这副“老子就是欠打有本事你来呀”的姿态时,内心感觉都跟恨不得一苍蝇拍把严峫送回火星去的魏局很有共鸣。 “我跟江队有点事商量下,”严峫用看似和蔼实则矜持的语气说,“你先出去一会儿,待会我走了你再进来。” 杨媚:“???” 杨媚刚忍不住要开口反驳,严峫用眼角余光瞟向满脸无辜的江停,加重语气说:“丁当交代了。” “杨媚先回去吧,”江停立刻从善如流:“你有空再来。” “……”杨小姐只能收拾收拾,忿忿不平又忍气吞声地出了病房。 这层住院部走廊尽头,杨媚刚转过走廊拐角,就只见远远走过一个二十出头吊着胳膊的小姑娘,正绕着窗户慢慢地放风散步。杨媚瞅着那身影有点熟悉,皱着眉头想了想,猛然记起这是那天晚上跟江停一起被送进医院的刑侦队实习生,叫什么韩梅梅。 ——韩小梅的伤不能算严重,按正常流程肯定会被送进公立医院。但她蹭了陆顾问昏迷濒危的光,捎带着就进了这家恍若酒店般人人都住单间病房的私立医院,账单自然是寄给她老板的。 她正吊着手,小心翼翼想活动一下僵硬的肩膀,突然只听身后传来一道慵懒而又高高在上的女声:“韩梅梅?” “哎?” 韩小梅一回头,霎时差点被美丽的小姐姐闪瞎24K黄金镶钻狗眼。 杨媚染成深栗色的秀发挽起,雪白脖颈上吊着满钻钥匙项链,穿着深粉红丝绒裙,裸粉系带麂皮高跟鞋,挎着韩小梅半年工资都未必买得起的包,袅袅婷婷走来,绕着韩小梅转了半圈,妆容晕染完美的眼睛带着毫不掩饰的苛刻,从她两块钱的塑料拖鞋一路往上打量到了三天没洗的头。 “你就是那个出事时跟江哥一起坐在车上的实习女警?” 韩小梅诚惶诚恐,终于意识到小姐姐来者何人了: “是,我叫韩小梅,您肯定就是杨——” 杨媚又绕了半圈,步伐优美摇曳生姿,全方位展示了一下自己S型的傲人身材,用两根涂着淡粉指甲油的手指按着韩小梅的腮帮,轻轻撇过去,仔细观察了下皮肤,那眼神跟买驴时检查牙口差不多。 韩小梅这头驴被检查得战战兢兢,只听杨媚懒洋洋道:“那辆被撞毁的车,是我的。”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韩小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条件反射开始道歉。 “你们实习生没其他活儿好干了吗?” “当时真的没注意到……啊?” “整天跟着江哥,没事怎么不上街抓小偷去?” 韩小梅真的是头驴,对暗流汹涌的杀气毫无知觉:“哦,因为严副让我看着江……陆……陆顾问,说有任何异动都第一时间通知他,只要陆顾问离开半步他就立刻杀到,所以……” 杨媚这一吃惊不小:“严峫?为什么?” 韩小梅抻脖子往远处看看,确认周围无人,才小声说:“不知道,可能直男癌春心萌动了也说不定。” 杨媚倒吸一口凉气,险些当场噔噔噔倒退三步,韩小梅还撇着嘴对她做了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然而杨媚不愧是把江停从高速公路车祸现场拖出来,把他送进医院抢救回了一条小命,这么多年来经过了不知多少大风大浪的女人,眨眼功夫就反应过来,几秒钟内迅速制定好了攻防战略和策反对象,一把抓起韩小梅糙得不行的手: “妹妹!” 韩小梅:“???” “看你瘦得这小可怜样,快跟姐姐来。”杨媚笑得就像只刚成精的雌狐狸,亲亲热热道:“姐姐好、好、请你吃顿饭。” · “丁当交代了?”与此同时病房中,江停确认道。 严峫随手拉了把椅子,大马金刀地坐在床侧,手肘搁在两侧扶手上,十指交叉,两条长腿交叉跷起。他这样活像个年轻英俊的总裁,含笑打量江停半晌,才一字一顿如同唱歌似的:“当~然~啦~” 江停说:“我以为她应该是比较难攻克的那一个。” “这主要得看是哪位大神亲自出马去审的。猜猜?” 病房里洒满阳光,床头插着满满一捧百合,散发出阵阵幽香。江停面容素白,乍看与柔软棉白的病号服一个色,双臂抱在胸前,斜倚在宽松的枕头上。 虽然不明显,但他浅红的唇角确实弯起了一道弧度:“这位大神不正坐在我面前么。” 严峫的笑意明显加深了。 “哎,说正经的。”严峫随手从烟盒里抽了根软中华叼在嘴里,把椅子又向前拉了拉:“你怎么知道姓丁那丫头是第四个绑匪的?” 时间倒退回十多天前,严峫站在警车边回过头,车窗缓缓降下,露出江停半侧白皙冷硬的脸颊,说——不是三个绑匪,是四个。 所以当严峫在现场破门而入时,首当其冲就去抓丁当,爆炸发生后也第一时间冲上去冒死夺下了丁当手里的枪,事实证明这个判断挽救了人质的生命。 江停说:“丁当去派出所应该是真的,但不是想自首,而是检举。” 严峫风度翩翩,做了个请继续的手势。 “她想检举丁家旺和池瑞王乐等人,说辞跟她后来告诉楚慈的一样,把策划贩毒以及跟胡伟胜交往的责任全推到她爸身上。这跟张娇的口供不谋而合,也许是在贩毒前两母女就暗自商量过万一东窗事发该怎么说,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绝大多数女性爱孩子比爱老公多。” “所以在刁勇被控制后,丁当发现警方的监视人员,她知道自己已经被怀疑了。这时候她唯一能想到的主意是先声夺人,所以去派出所,打算抛出已经准备好的说辞。”江停吸了口气,说:“但是,可能通过观察交谈或其他途径,池瑞等人抢先察觉到她有了异心,因此先下手为强,把她也绑了回去。” “然后她选择跟绑匪合作,”严峫接口道。 “是的,她不得不。”江停说:“因为你的推测非常正确,五零二案发当晚胡伟胜车里的那名女性帮凶就是丁当,甚至,她很可能是蓄意谋杀冯宇光的。” 严峫叼着那根烟,似笑非笑看了他片刻,终于向后仰靠在椅背里,慢悠悠地重复道:“蓄意谋杀。” 他半晌没说话,像是非常享受这种与江停独处的时刻,然后才开口问:“这你也能猜到,说说看为什么?” “冯宇光一直靠吃阿得拉、莫达非尼等精神活性药物来通过考试,在北京他应该有固定且信任的卖家。但来建宁后,因为违禁药物快递有风险,加之购买需求十分迫切,他接受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丁当作为新供货源。他没想到的是,丁当其实是想杀他。” “案发当晚冯宇光的倒数第二个电话是打给丁当的,我猜丁当接到电话后,给了他另一个无实名注册的手机号用来联系,这同时也是她迷惑后续侦查的一种手段。冯宇光拨通那个无实名注册手机号后,根据指示上了胡伟胜的车,剩下的事情和你之前推测的应该别无二致。” 江停顿了顿,把头向后靠在软枕上,下意识摩挲自己的咽喉。 严峫已经发现这是江停思考时的习惯动作,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突然感觉喉咙有点发紧,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好像那只手正轻轻摩挲在自己的脖颈上一样。 “那为什么你怀疑她是蓄意谋杀?”似乎是为了伪装自己的异状,严峫硬生生别开目光,笑着问:“或许她纯粹就是想勾引冯宇光吸毒,只是拿错了货而已。” 江停却摇了摇头。 “冯宇光服下的药是丁家旺仿造出来的失败品,应该早就被销毁了。即便有余量,也不会像甲基苯丙胺那样随意堆在锅里,‘顺手拿错了货’的可能性不大。再者,丁当要杀冯宇光的事可能连胡伟胜都不知道,否则他不会去动冯宇光的包,第二天还卖给二手奢侈品店,给自己留下了那么明显的线索——而胡伟胜为了保护丁当,那种死硬不交代的态度非常坚决。面对这样一个忠心赤胆的男朋友,如果丁当要杀冯宇光这件事连胡伟胜都瞒着的话,其中的杀人动机,应该是比较微妙的。” 说到这里江停话锋一转,微笑道:“不过我也说了这都是猜测,故意杀人量刑不同,丁当应该不会承认才对。” 严峫啧了声,食指隔空向江停一点:“她承认了。” 连江停都有些意外,“哦?” “区区不才在下我,亲自带人奋战半天,字面意义上的把丁家小院掘土三尺,果然不负众望找到了证据。你猜是什么?” 这次是江停做了个请说的手势。 “尸体。” 严峫在对面诧异的目光中怡然自得,说:“十多只被毒死的流浪猫狗尸体,死亡日期非常接近,好几只爪尖验出了丁当的DNA。” 江停轻轻抽了口气,明白过来:“试验致死剂量。” “——蓄意投毒,铁证如山。”严峫啪地一鼓掌:“那丫头当场就崩溃了,哈哈哈!” 人证、物证、口供案卷全部对应,形成严丝合缝的证据链,彻底钉死了这个持枪制毒杀人团伙。 严峫这一仗打得,简直能用漂亮来形容。 “那胡伟胜真是丁家旺介绍给他女儿的?”江停问。 严峫一摆手:“嗨,你听那丫头鬼扯。三春花事KTV那个竹竿成精似的老板都交代了,丁当老早以前就是他们那出名的交际花,可能胡伟胜老请她喝酒,一来二去两人勾搭上了,然后丁家旺才被拉下水开始制毒,从头到尾都没有逼良为娼的那回事。” 江停似乎有些感慨,叹道:“这姑娘。” “这年头的年轻人呐,啧啧啧……” 江停轻轻捏着自己的下巴,摇了摇头,没有附和。 “你想什么呢?”严峫敏感地追问。 “……我在想。”江停慢慢道,“丁当是这帮人开始制毒的源头,是将胡伟胜贩毒渠道牵线给丁家旺的枢纽,同时对胡伟胜或更多男人来说,她就像毒品一样诱惑、致命、令人成瘾……” 他似乎在思索适当的形容,未几终于开口道:“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特质让我很不舒服。” 严峫注意到他用的词不是厌恶、嫌憎,甚至不是反感。 是不舒服。 ——一个人对某种特质感到不舒服可能是因为三观相悖,也可能,是因为从中看到了不愿正视自己的那一面。 “你管她呢,一个死刑犯怎么可能让人舒服得起来。”严峫面无异状,非常自然地松了松颈椎,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哎对了,胡伟胜的尸检结果出来了。” 江停抬起眼睛。 “花生粉过敏。” “……?” “弄死他的那支二乙酰吗啡,之前被警犬大队申请走作训练用,送回来的时候里面掺了葡萄糖和花生粉。几个训练员已经被我带人抓起来了。”严峫轻描淡写道:“吕局让老黄彻查违禁品仓库,发现好几支毒品纯度不对,这会儿连带责任正清算着呢。” 江停沉吟着点头,好一会才说:“太巧了。” 确实——太巧了。 即便有几支海洛因掺了杂质,怎么就偏偏是花生粉,怎么就偏偏被拿给了花生过敏的胡伟胜? 胡伟胜死亡当天夜里的每个细节,到底哪些部分是冥冥天意,哪个环节是有心为之? “巧不巧的,一时半刻也查不出来,所幸来日方长。”严峫俯身凑近,用手背一扫江停胸口,戏谑道:“来日方长——还好,你这条小命算是被我给捡回来了。” 江停静静望着他,目光深处似乎闪烁着一些晦涩难辨的情绪。 “好好养着吧江队。”严峫笑道,“这动不动就西子捧心厥过去的体质,以后可不敢随便劳累你这尊大佛了。” 他站起身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咔嘣咔嘣压好每个指关节,突然只听江停唤了声:“严峫。” 这声音不高,乍听没什么异常,严峫看了过去。 江停倚在雪白的病床头,目光沉静如一潭深水,说: “谢谢你,将来我回恭州的那天,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由你来送我上路?” 他们就这么静静对视了片刻,严峫浮出意味不明的笑容,仿佛一颗小石子投进湖面却没有激起应有的涟漪,旋即只见他从裤袋摸出什么,抬手一扔: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杨媚那KTV人多眼杂,出院以后最好去我家。” 江停稳稳接住那道抛物线,只见掌心中赫然是把钥匙,表情微凝。 “走了,”严峫头也不回,挥了挥手,打开病房门走了出去。 雪白的房间重归安静,阳光穿过玻璃窗,百合花瓣缓缓落下一颗晶莹剔透的水珠。 江停把钥匙轻轻丢在床头,无声地呼了口气。 · “哟,严哥,刚相亲回来呐?” 市公安局刑侦大楼门口,严峫健步如飞地跨上台阶,对手下几名刑警嘻嘻哈哈的取笑嗤之以鼻:“相亲是什么,庸俗!——材料整理完了吗?证物单预备好了吗?案卷移诉给检察院了吗?都没有?没有你们在这干什么!回去干活去!” 刑警们夹着烟,一哄而散。 “哎,老严——”技侦主任黄兴站在副支队办公室门口,似乎已经等了很久,觅声立刻回头叫了声。 严峫上下打量他几眼,“怎么啦你,借钱?” 黄兴干巴巴笑了下,但没掩饰住眼底的忧虑和矛盾。 这模样十分不同寻常,严峫不自觉皱起了眉头,果然只见黄兴勉强咳了一声:“行动当天晚上在狙击楼顶发现的那件小孩上衣,上面有些陈年血迹,DNA鉴定结果刚出来了。” 严峫神情微微一凛。 “吕局,”黄兴欲言又止:“吕局让你过去一趟。” “……”严峫笑起来,那张俊脸上神奇地收起了所有情绪,拍拍黄兴的肩:“我这就去。” 他真的转身就走向电梯,连半句话都没有多问。反倒是黄兴赶着追了半步,似乎想解释什么,但最终硬生生忍住了。 · 局长办公室。 咚咚咚! 敲门声刚落,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进来。” 严峫推门而入。 宽大的办公桌后,转椅背对门口,隐约露出一段手臂。桌面上台式电脑屏幕被转了个角度,严峫的目光落在上面,首先认出了窗口背景非常熟悉——公安内网。 半小时前才见过的那张熟悉的脸,正扛着三枚四角星花,向他投来冷漠清晰的目光。 严峫的脚步顿住了。 “向警方行动现场射出四发子弹并逃走的狙击手,离开前用石块在地上压了件儿童T恤,胸腹部衣料残留陈旧血迹。经DNA对比,与三年前某次警方救援行动中提取的血迹相重合。” 扶手椅转了过来,吕局平静地望着严峫: “属于恭州市公安厅,禁毒总队原第二支队长,江停。”

上一篇   第40章

下一篇   第4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