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 破云

第39章

韩小梅双眼大睁, 脑海空白, 但不出意外地, 死亡没有降临。 咔擦咔擦咔擦。 阿杰闹着玩似的扣动扳机,然后随手把空枪扔了:“黄毛丫头,下次唱空城计起码装得像一点。你要是有子弹, 还用自己徒手破窗爬出来?” “——别动!”他陡然提高声音,身后江停止住了去捡匕首的动作。 “你我不想动,这丫头就未必了。”阿杰头也不回道:“虽然本来不在计划中, 但多杀个警察, 对我来说也不算多大事情。” 废弃公路在夜色中广袤绵长,通向尽头起伏的荒野, 以及更远处浓墨般化不开的空虚和黑暗。 江停终于缓缓站直。 他的身体每块骨骼、每寸内脏都在叫嚣着剧痛,各个关节仿佛灌满了酸楚的冷水, 连稍微动一动都会带来极大的痛苦。然而他的身形还是非常笔直,后颈到肩头、蝴蝶骨到后腰, 乃至于修长的双腿到脚,都呈现出紧绷而利落的姿态。 “你到底想干什么?”他问。 阿杰膝盖顶在韩小梅腹部,迫使她以手肘不自然扭曲的姿势倒在地面上, 然后抬头在心里估算了下时间, 说:“接我的人差不多该来了。” 韩小梅强行压抑泪水,但克制不住痛苦的痉挛。 “胡伟胜死了,流落在外的那袋蓝金也销毁了,你们警察这次案子破得相当利索,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我估计回去后老板会很高兴, 不过我还可以让他更高兴一点。”阿杰顿了顿,回头江停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满怀恶意的微笑:“如果我能带去他更想要的东西的话。” 在他身后,远方高速公路尽头,隐约闪现出一星车灯。 江停说:“好。” 他答应得这么利落,多少让阿杰有点意外。 “不过你先放开她。”江停继续道,“如果这个警察死了,至少我可以确保你接下来几年的日子都不会过得太顺心……或者干脆你不会再有接下来几年的日子过了。” 从阿杰的反应来看他大概没把这当回事,韩小梅从用枪指着他脑门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是半个死人了:“我劝你还是先……” 江停说:“我想活不容易,想随便拉个人陪葬倒是挺容易的。不然我试试?” 阿杰的神态终于发生了变化,似乎在掂量他这话有多认真。略一思忖后他耸耸肩,起身放开了韩小梅。 “你没事吧?”江停半跪在韩小梅身侧低声问。 “……陆顾问……” 阿杰边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发什么信息,边走向那辆被撞得车门凹陷的路虎,在副驾驶上翻出那只金属公文箱,又从仪表盘下的杂物匣中掏出一把黑乎乎手枪形状的东西插进了后腰。 “他,他有枪……”韩小梅要哆嗦着爬起来,却被江停拦住了。 “最好还是躺着。” “不行,您——” “刚才那一摔你可能会有点脑震荡,别乱动。” “可是!”韩小梅惶急开口,刚想说什么,突然感觉口袋被人一动。 手铐! 刹那间她反应过来,猛地看向江停,只见他从神态到语调都没有半丝异常,说:“躺在这里等待救援,市局那些人不会花太长时间的。再坚持一会,我去去就来。” “行了吧你俩,再聊下去她就该跟你商量明早手拉手去民政局领证了。”阿杰发完信息,懒洋洋地走上前:“别没完没了的。” 韩小梅只觉口袋里手铐扣的每一点动静都异常清晰,她紧盯着江停身后越来越近的杀手,心脏怦怦直跳,仿佛下一秒就要冲破喉咙,只听江停波澜不惊说:“好。” 阿杰脚步落地,伸手来抓江停胳膊。 刷拉一道光弧紧贴韩小梅的鼻端划过,江停闪电般起身,将金属手铐环狠狠砸在了阿杰太阳穴上! “跑!” 韩小梅连眨眼的功夫都不敢耽误,咬紧牙关爬起来,用尽全身力气拔腿狂奔! “操!”阿杰这次是真有点发火了,猛一甩头摆脱了眩晕,铁钳般抓住铐环远远扔开,旋即抬手拔枪。他习惯性想开保险栓,但拇指刚抬起又克制住了,索性对着江停的头用枪托狠狠一砸,砰! “我早该知道你这个人麻烦——”阿杰一字一顿道,手肘反卡江停咽喉,正琢磨着怎么把他弄晕过去又不至于弄死,突然身后强光大亮,引擎轰鸣声急速逼近。 一辆切诺基从高速出路口飞驰而来,转眼冲到身后。阿杰把江停重重一推,同时就地打滚冲出数米,子弹贴着脚跟飞迸出一溜尘土! 江停厉喝道:“小心他有枪!” 话音刚落,阿杰抬手扣下扳机。切诺基明晃晃的车前灯在夜幕中成了最好的靶子,连瞄准都不需要,整片车前窗应声粉碎! 轮胎刮擦地面发出刺响,大切漂移骤停,稳稳挡在了江停身前:“上来!” 阿杰眉梢挑起,只见一道矫健身影持枪下车,赫然是严峫。 “艹,命真硬。”阿杰喃喃了句,再次就地翻滚躲过了贴身而过的子弹,闪身蹲在路虎车边,劈手打开车门挡住自己。只听“砰!”巨响,紧追而来的子弹击中车门,推力令半个车头剧震! “没事吧江队?”严峫边向路虎推进边吼道。 大切车身后,江停额角的血顺着鬓发汩汩直下,但他的回答听起来异常冷静:“别管我,注意子弹!他的枪是伯莱塔M92!” 严峫:“哎呀我去。” 伯莱塔M92,双排弹匣,容量最高十五发,有效射程五十米;加大的扳机护圈专供戴手套射击,是美国军方、恐怖分子及专业杀手的最爱。 跟市局配发的手枪相比,那简直就是欺负人了。 严峫双手持枪,疾步前进,每次阿杰从车门后冒头时便一枪过去,逼得对方无法射击,弹头将金属车门打得火花迸溅。转瞬子弹打光,严峫已推进到了路虎车后,甩手扔了空枪,纵身直上车顶,干净利落一个打滚。 阿杰二话不说,举枪连发,一梭子弹对着车顶打了上去! 砰砰砰—— M92的9毫米子弹几乎紧咬着严峫的身体擦过,在车顶上留下一道弹痕弧线。硝烟中严峫翻身落地,抓住阿杰持枪的手,电光石火间两人扭打在一起,M92猝然走火! 江停瞳孔倏然落扩张。 远处韩小梅失声吼道:“严副——” 话音刚落,严峫硬生生打飞了M92,军枪旋转出一道弧线后啪嗒落地! “这样才对么,哥们。”严峫死死拧着阿杰,在僵持中一字一顿道:“打架归打架,没事开什么枪,多伤感情?” 阿杰终于发力用身体把他撞开,两人同时撤出数步,紧盯着对方。 “既然是你的话,我也就没必要留手了。”阿杰喀拉一扭脖颈,森冷道:“准备送死吧。” 严峫冷笑起来:“既然是我,谁送死还说不定呢。” 最后一个字落地,阿杰拳风已至眼前,被严峫单手一把挡住,紧接着鞭腿扫上脸颊,两人瞬间扭打在了一起! 其实如果严格比较的话,阿杰才是接受专业化职业化训练的那一个,严峫则是从小在拳馆和“帮派”里混,跟人抄刀打群架,三天两头被押进派出所的野路子,直到十八岁上了警校才把格斗和搏击系统性地学了起来。 但野路子有野路子的优势,打架更蛮、更狠、更匪气。阿杰架住严峫手臂就要给他来个过肩摔,然而在腾空的一刹那,严峫膝弯勾住了阿杰后颈,轰然两声双方同时倒地,双双将路虎车窗撞得粉碎! 哗啦漫天碎玻璃,扑簌簌洒了他们满身满脸。阿杰呸一声吐出满嘴玻璃渣,刚欲爬起身,眼前一黑后脑咕咚,咽喉被巨力锁住了——是严峫躺在后面以腿锁颈,把他硬生生摁回了地面! “妈的……”阿杰骂道,从头颈到上半身根本动不了,便竭力伸手去勾地上的M92。 眼见他手指一寸寸接近了枪柄,严峫岂能让他够着,双脚发力猛蹬,旋即起身就往M92扑去,想抢先把枪握在自己手里。 就在此时,阿杰被蹬得整个人平着滑向路虎车底。但他这人相当悍,霎时抓住千疮百孔的车门,借力起身纵跃,在严峫抓到枪的前一瞬抓住了他,二话没说,一脚就把M92踢了出去! “不是说动枪伤感情么?”阿杰嘲道,抱住严峫发力猛抬,只听轰!巨震传来,把严峫整个人重重砸在了车顶盖上! 剩下那几块原本就岌岌可危的车窗,这下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向四面八方爆成了碎渣。 韩小梅的叫喊尖利变调:“——严副!!” 阿杰满嘴被玻璃割出来的血,他毫不在意地抹了把,抬眼只见不远处站在大切车前的江停。 目光对视刹那,阿杰眼底浮现出一丝笑意,带着揶揄和纯雄性的炫耀,用口型无声地吐出两个字:“看着。” 旋即他随意扭了扭手腕,刚准备转身给予致命一击,突然咣!一声,整个人被苍天而降的剪刀脚死死绞住砸进了车窗里! “跟一个死刑犯讲什么感情,”严峫从车顶盖上爬了起来:“你不看看你配吗?” 严峫裹挟着满身戾气跳下车,抓起阿杰后衣领,在无数碎玻璃片的哗啦声中把他的头从车窗中提出来,紧接着又是悍然一撞! 咣! 咣! 咣!! 阿杰一声不吭满头是血,反抱住严峫往后推,连续七八步,又狠又重地撞上了高速公路护栏! 两人加起来足有三百多斤重,惯性加速度造成的可怕撞击力,让金属护栏都产生了肉眼可见的凹陷。霎时严峫整个后背剧痛,仿佛连后肋骨都断了,奋力闪身避开,阿杰一记腿击在他原来的位置上,几百公斤重的腿力当场把金属护栏撞出了个坑! 严峫咬牙扭住阿杰,连表情都有点狰狞,发狠地连续肘击他颈椎,骨骼顿时传来恐怖的咯咯声。 两个平均身高接近一米九、结实强悍且势均力敌的男人往死里打的时候,就像两头不死不休的猛虎,地面被贴耳直下的拳头打出土坑,路虎车灯被踢得粉碎,碎玻璃碎石块漫天瓢泼。阿杰猛地弯腰躲过了严峫重若千钧的旋踢,起身抓住路虎早已被砸得倾斜的顶盖,单手撑起纵跃,转眼间落到另一侧副驾驶,从车窗中抓出黑色狙击枪盒,把严峫的脸重重扫偏! “呸!”严峫当场吐出带着牙齿碎片的血沫,旋即接住金属枪盒,发狠远远扔开,当胸一脚把阿杰踹得口吐鲜血,飞出数米! 铿锵! 阿杰撞在护栏上,公路边的散碎尘土砖石哗啦撒了满身。 “……”阿杰以手撑地,慢慢爬起身,喀拉活动了下肩周,直勾勾盯着严峫。 他眉骨和鼻梁长得高,因为额角和眼眶周围满是血迹,因此目光显得格外森寒桀骜,慢慢道:“看来确实应该杀了你。” 严峫也一样喘息着,鼻腔中满是带着铁锈味炙热的气,闻言勾起半边嘴角。 那笑容冷酷铁血,他就带着这样的表情,抬手勾了勾食指。 “找死,”阿杰骂了句,刚抬脚上前,突然—— 砰! 巨响撼动夜幕,所有人同时觅声看去。 “站住。” 江停直指天空的枪口转向阿杰,M92尚自散发着袅袅硝烟:“再动一步我就开枪了。” 刚才这把枪被严峫一脚踢飞,摔进了护栏后的荒野,黑暗中谁也没注意到江停是什么时候捡起它的,也没有人注意到他握枪的手并不稳。 只有阿杰。 场面僵持不定,他眯起眼睛,死死盯着江停冷硬而又毫无血色的脸,仿佛刺穿了那张冰封住的俊秀面孔,看见了更深处隐秘痛苦又不为人知的东西。 “开枪啊,”阿杰眼睛一眨,笑了起来:“你枪法不是很好么?来,对我开枪,就像你杀死‘铆钉’那样。” ——铆钉。 严峫眼皮重重一跳,瞥向江停。 如同某个禁咒破开冰层,江停直直站在那里,灵魂却仿佛轰然跌进了冰冷刺骨的水底。 暗流裹挟着满怀恶意的回忆汹涌袭来,裹住全身,继而绕到身后,恶魔般在耳边呢喃:“你想出去吗?” 阴暗不见天日的牢房。 “想恢复自由么?” 窗缝中那缕光照在墙角的人影上。 “那个人就是代号铆钉的警方卧底……” 他竭力挣扎后退,但有人从身后钳制着他,强行把枪塞到他手中 “枪膛里只有一发子弹,卧底或者你自己。”噩梦中那声音微笑着说:“你必须做出正确的选择。” 江停胸腔起伏,但他分不清自己嘶哑的喘息来自于梦境还是现实。 ——我必须活下去,恍惚间他想。 我的兄弟们死了,我得活着才能为他们复仇;所有人都认为我是内线,我得活着才能洗刷污名……我不能死。 但是。 但是—— 江停直挺挺站在荒野中,冷汗浸透鬓发,顺着脸颊缓缓汇聚在下颔尖。他看见自己握枪的手抬了起来,但用尽全身力气也无法回避噩梦中已经发生过的事实,只能发着抖闭上双眼,下一刻食指扣动—— 砰!

上一篇   第38章

下一篇   第4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