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 破云

第37章

“报告指挥车, 这里是监控B点。绑匪正从人质身边走开, 目测最近一名绑匪离人质相隔三到四米远, 但碍于角度及玻璃材质等问题无法看清具体情况,请指示。” 指挥车内,荧光映在吕局面沉如水的脸上:“继续监控, 一旦绑匪靠近窗台,康队长立刻空降破窗,严峫开始接应。” 通讯频道中传来两声简洁的:“是!” “是!” 吕局沉思几秒, 突然又问:“各监控点注意, 有办法从室外向人质传递信号吗?” “不行,”沙沙电流声中传来康树强谨慎的回答:“二楼是整面大通窗, 歹徒视线角度不定,很难在隐蔽的前提下把信号传递给人质。万一在引起人质注意的过程中被绑匪发现了, 肯定会引起难以预料的后果。” 吕局点头不语,轻轻叹了口气。 ——就在他们对话的时候, 远处奔驰车内,韩小梅听着步话机中传来的情况,嘴里包着的巧克力都忘了, 细细巧巧的眉头紧拧了起来。 “绑匪从人质身边走开了?”前排驾驶座上传来江停的声音。 “嗯, 但现在还没法行动,不能确定现场的准确状况。” 前排安静片刻,才听江停沉吟道:“局势有所缓和,应该是人质做出了某种妥协。” “什么妥协呢?”韩小梅顺口问。 半天没听到回答,韩小梅向前望去, 只见江停关上手机,一抬头,后视镜中映出他波澜不惊的眼睛: “人质有能力合成‘蓝金’。” · 实验室内。 “这跟她没关系,你们把她放开!”楚慈深吸了口气,似乎没找到合适的词句,于是按捺着情绪重复了一遍:“——把她放开。” 这间不伦不类的“实验室”桌上挂满了各种毒品半成品,墙角的大锅里堆着冰,脏乱的地上凌乱撒着粉红钞票;技师和王乐都嘻嘻哈哈的,向彼此挤眉弄眼,粗暴地把丁当往前推。 少女眼中噙满了泪水,踉踉跄跄向前。 楚慈目光落在她楚楚可怜的脸上,但没停留半秒就移开了,投向墙上那个挂钟。 现在怎么办? 拖延时间等待救援,还是立刻表态同意跟毒贩走,半路再伺机行事? 如果再过几年,楚慈应该能更成熟圆润地处理这种突发状况,面对两难境地时也会更加的游刃有余;但在当时二十出头尚未接触过社会的他,对公安系统的运作方式还很陌生,潜意识中不免有些生涩的忐忑。 ——如果我跟他们走了,警察会不会真把我当同伙处理,以后上法庭会不会很难说清楚? 持续十多个小时的高热和缺水让他虚脱得厉害。楚慈用力闭上眼睛,继而睁开,正要开口说什么,突然视线余光瞥见某处,喉咙一顿。 厂房远端角落的玻璃窗外,夜色中倏而有什么东西急速划了过去,似乎是一根绳子。 绳子…… 救生绳? 特警?! 楚慈脑子嗡嗡作响,看不见丁当的含泪注视也听不见绑匪的揶揄取笑。他抬手去扶身后的桌沿,第一下落了空,随即第二下抓住了玻璃大试管,痉挛握紧。 “别等刁勇那傻逼了,咱们先走再说。”池瑞一边捡起地上散落的钞票一边吩咐其余两名嘻嘻哈哈的同伙:“待会王乐去把货车开来,该搬的都搬走,至于那小子——”他向楚慈那边示意:“把他跟丁家丫头绑一起,你们明白的。” 王乐会意:“行,我去拿车钥匙。” “那是飞蛾在撞玻璃?”池瑞突然眯起眼道。 他起身望向离他们最远的那扇窗户,窗外黑夜深沉广袤,没有任何动静。好半天后,王乐莫名其妙问:“什么飞蛾?” 池瑞待在原地一琢磨,觉得天黑以后亮着灯不太安全,虽然几处主要透光的窗户都是毛玻璃,但毕竟大晚上聚会制毒心里还是有点发虚,便让王乐关掉几盏明晃晃的白炽灯,自己抬脚去检查窗框插销。 “——报告指挥车!一名歹徒正靠近东角窗台,无法确定是否配备枪械火力!” 无法确定是否携枪? 数道目光同时投向指挥车中央,短短刹那间空气仿佛凝固住了,随即只见吕局从牙缝中迸出几个字: “一组,下!” 仿佛扣动了某个开关,方方面面的所有变故都在此刻发生—— 康树强眼一闭牙一咬,腰间吊着救生绳,双脚用力一蹬墙面,整个人在半空中荡出半圆,借着惯性冲向玻璃; 窗户内侧,池瑞猛然望见毛玻璃外影影绰绰映出一道人影,刹那间急速逼近,不由霎时瞳孔紧缩; 远处居民楼顶,瞄准镜后的阿杰面无表情,扣下了扳机。 5.8毫米机枪弹划过夜空,穿越数百米距离,击中了康树强的后背。 特警队长犹如断了线的风筝,在巨响中扑碎整面玻璃,带着鲜血砸进了室内! 哗啦—— 楼道处传来连串模糊的声响,严峫眼皮重重一跳,对耳麦轻声问:“老康?” 指挥车中,吕局脸色剧变。 “我艹!”池瑞狂吼出声:“警察!” 啪一声脆响,楚慈劈手打碎玻璃试管,握住了尖头! 池瑞、王乐和技师三人转身就向人质扑去,与此同时,魂飞魄散的丁当下意识选择了最安全的方向,也尖叫着冲向楚慈身后。 这时楚慈的表现简直是行云流水毫无迟疑,一手接过丁当,却不是推到自己背后,而是以迅猛到极点的速度掐住她脖子硬生生拖到了自己身前,同时尖锐的玻璃碎片直直顶在了她细白的颈侧大动脉上! “别过来!”楚慈厉声道:“不然我杀了她!” 三名毒贩同时止住! “……你干什么?”少女娇弱的身体颤若颠筛,惊惧交织道:“是我啊,楚慈,你看清楚是我,为什么——” 她似乎已恐惧到了极点,但楚慈却没有施舍她半个眼神:“因为你才是这帮人的主谋。” 犹如一声晴天霹雳,刹那间丁当僵住了,视线与三名毒贩相接。 ——哗啦啦! 又是两扇玻璃完全粉碎,所有人同时转身! 只见另两名特警几乎是抱着赴死的心态破窗而入,甚至顾不得去查看倒在血泊中的队长,落地瞬间打滚起身,举枪吼道:“举起手来!放下武器!不然开枪了!” “报告指挥车,康队长背后中弹!伤势不明!重复一遍康队长背后中弹!伤势不明!!” 话音落地,四座皆惊,吕局霍然起身:“严峫!” “是!” “突入!!” 严峫就像头瞬间发动的猎豹,从黑暗中冲了出去,抬脚踹开大门,当头迎面就只见半空中池瑞双臂大张,孤注一掷地扑向楚慈,试图劫持他为人质。 砰! 严峫二话不说,抬手一枪正中大腿,池瑞痛叫着翻滚在地! 就这短短眨眼间,两侧要道潜伏已久的警察倾囊出动,霎时手枪纷纷抬起,指向了厂房正中面面相觑的三名毒贩。 “举起手来!警察!” 局势一触即发,枪口森然林立。 “……”毒贩们你看我我看你,池瑞不断在地上抽搐的动静异常刺耳。几秒钟后王乐第一个反应过来,啪嗒把枪扔在地上,颤抖着举起了手。 “去查看老康,”严峫低声命令手下警员,同时将枪口指向丁当,示意楚慈退后。 丁当早已面无人色,发着抖拼命向后躲:“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别信他的……” “这话留着去公安局说吧,”严峫冷酷道,伸手就去揪她。 然而,就在他指尖快碰到丁当的时候,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那一瞬间,突然毫无预兆地——砰! 台面试管爆裂! 砰! 化学品储存柜爆裂! 砰! 整排反应釜一溜炸开了! “蹲下!”严峫失声吼道:“是狙击弹!” 玻璃碎片瓢泼而降,整锅冰毒漫天撒花,数不清多少种化学原料整袋蓬开,反应釜中炸出的试剂被火星点燃,发出了第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 · 远处奔驰车内,江停敏感地抬头望去。 “报告指挥车,报告指挥车!”步话机中的嘶吼从后座传来:“东角窗外有人远程狙击,现场化学品被点燃,发生了爆炸!重复一遍,东角窗外有人远程狙击,现场发生了化学品爆炸!!” “怎么会这样……”韩小梅难以置信:“怎么、怎么可能……” 远处夜幕中,爆炸的光芒映在江停眼底,随即滚滚浓烟火焰从厂房窗口中喷射而出,翻腾着升上了墨汁般的夜空。 ——缉毒,爆炸,队友陷于火海,多么熟悉的情景。 犹如重复千百次的梦魇凝视着他,从深渊中缓缓展现出狰狞的笑容。 江停极深地吸了口气,随即颤抖着全数吐出。在韩小梅看不见的地方,他握方向盘的手指紧到骨节微微变色,然而再开口时声音却听不出丝毫异常:“特警大队长是从东角破窗而入时背后遭到狙击的?” “啊?是!” 在这种可视条件下,即便那名最杰出的杀手亲自出马,结合内部装备和目标中弹情况而言,射程也不会超过限定范围。再加上锁死了的射击角度,附近的建筑大多是…… “以目标窗口为锐角起点左右各辐射十五度向后延伸六百米有哪些超过五层以上的建筑?” 韩小梅发着抖快速回答:“大……大多是平层仓库和停车场,有物流集散中心办公楼,还有居民楼,不过应该快拆掉建高架桥了……啊!!” 她话音未落,江停就一脚踩下了油门,惯性作用力让韩小梅差点狠狠撞上副驾驶背。 “系上安全带。”江停头也不回道,迅速打方向盘,从切诺基和特警依维柯两辆大车之间的空隙中穿了过去,一个漂亮至极的甩尾直接冲上了马路。 韩小梅:“陆陆陆先生你你你想干什么啊啊啊——” 江停没有回答,侧面线条紧绷而冷峻。 狙击手的目标不难推测,他想。 但,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惊天动地的手段呢? · “咳咳咳……” 爆炸现场浓烟滚滚,剧烈呛咳让楚慈根本没精力去看周遭的情景。在排山倒海般的眩晕中,突然一丝来自直觉的不祥从他心底升起,楚慈掐着地面勉强止住咳嗽。 ——臭鸡蛋味。 硫化氢! 楚慈挣扎起身,还没站稳就被人狠狠推回了地面。只见丁当不知什么时候抓起了王乐丢在地上的枪,双手紧握,枪口死死顶着他眉心,清纯无辜的模样已经荡然无存:“你怎么知道的?!” 楚慈不回答,竭力屏住呼吸,但眼前还是阵阵发黑。 “为什么偏偏是你发现,为什么……”丁当布满血丝的眼底浮起几分疯狂之态,终于狠狠一咬牙:“去死吧!” 砰!砰!砰! 数下枪响几乎连成一声,楚慈一睁眼,只见那是严峫从斜里飞扑上前,在丁当扣动扳机的前一瞬间,不要命地抓住枪口用力抬高—— 霎时子弹走火而出,在天花板上打出了一串弹孔! 丁当愤怒尖叫挣扎,那声音浑不似人,随即被严峫摁在地上反手夺枪,远远扔了开去。 紧接着特警冲上前来,最前面那个摘下自己的防毒面具,劈手扣在楚慈脸上,两名特警一左一右迅速把楚慈架出门,接应刑警立刻接手往楼下送。 厂房已经断电了,楼道里非常黑。楚慈昏昏沉沉感觉自己脚不点地,好像腾云驾雾般往前跑。他尝试了好几次才抬起手,颤抖着摘下防毒面具,急促道:“……硫化氢……” 马翔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竟然捕捉到了他的声音,一边架着他狂奔一边大声问:“什么?你说什么?” “硫化氢浓度高于0.01%就会麻痹嗅觉,人闻不到,以为毒气会散出去,其实……”楚慈爆发出呛咳,口腔里满是铁锈味,挣扎着咽了回去:“其实已经浓得要二次爆炸了,快,快去告诉……咳咳咳——!” 马翔一个眼色,示意刑警继续保护楚慈去楼下救护车,自己则原地急转,头也不回往爆炸现场冲去! ——就在他踏上二楼走廊的同一秒钟,远方传来了急速逼近的鸣笛。 消防车赶到了。 · 居民楼顶。 阿杰将狙击枪部件分门别类拆解、收好,最后从公文箱中取出一样东西。 那是件虽然旧得发黄,但仔细叠得方方正正,看得出一直被精心保管的圆领白T恤。背后的布料上印着已经褪色的淡红图案,半个圆盖在横线上,圆圈外伸展着几道射线——应该是太阳升起的简笔画;从T恤大小看应该属于七八岁的孩子。 阿杰弯腰将T恤放在地上,捡了块砖头防止它被吹跑,然后拎着“公文箱”,单手插在兜里,转身悠然走下楼顶。 风呼啸而过,砖头下小小的T恤不住摆动,露出了多年前陈旧斑驳的血迹。 此时楼下空地周围已经一个人都没了,路灯坏了大半,硕果仅存的几盏灯散发出昏黄暗淡的光。阿杰站在路虎车门前,正想摘下皮手套,突然敏锐地听见不远处传来引擎声。 有车正开过来。 道路尽头车灯闪现,在看清车型的同时,阿杰意外地挑起了眉——这么快? “那边有个人!”韩小梅的尖叫震耳欲聋:“陆先生!前面!” 不用她多说,江停已经一脚油门撞了过去! “……”阿杰无声地骂了句,打开车门冲上驾驶座,点火发动一气呵成。经过专业改装的路虎终于发挥了它的性能,发动几秒内速度攀至巅峰,利箭离弦般刺向远处。 但江停毫不迟疑,甚至没有丝毫减速。银灰色CLS400紧紧咬着纯黑色路虎的尾巴,跟着它冲上了公路! · 乌海工业区地处偏远,入夜后通行车辆很少,路况非常空旷。两辆车一前一后,就像彼此追逐的流星,劈裂浓雾般的重重夜色,转眼就将道路上有限的几辆车远远抛开了。 “呵,”阿杰瞟向后视镜,只见CLS400的前车灯始终离自己不过二三十米距离,不由轻轻哼笑了声。 缉毒现场,工厂爆炸,高速惨烈追尾撞车;一连串事故顺着时间顺序精确地发展下来,犹如噩梦重演,对一个几乎可以确定的PTSD患者来说不啻于毁灭性的精神重压。 你还能追多久?他带着嘲弄想道。 你那双手已经快握不住方向盘了吧? “东苑路以南方向发现嫌疑人一名,疑似狙击手,请求救援!重复一遍请求救援!!——啊!!”韩小梅的头在急转中撞上车窗,步话机脱手,滑进了副驾驶座位底部。 前排,江停连眉梢都没动一下,紧擦着几辆大货车变线换道,在此起彼伏的车喇叭声中紧贴着路虎拐上了高速。 “陆先生小心!”韩小梅声嘶力竭尖叫。 江停面容冷静,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车窗前向后飞退的景物正急速旋转,构成排山倒海般的漩涡,轰然吞没了他的每一寸感官。 相似的公路追逐,超速,与突然冲出的货车相撞…… 江停握在方向盘边的手微微颤栗,在韩小梅看不见的地方,他的犬齿深深切进唇角,鲜血顺着唇缝溢了出来。

上一篇   第36章

下一篇   第3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