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 破云

第36章

佳兴加工包装模具厂, 占地三公顷, 主体厂房建筑两层楼, 周边大多是物流仓库及少数办公建筑。 狙击手可以确认厂房内部已出现的绑匪为三人,挟持人质待在二楼某处,但无法确定具体地点。 为避免引起绑匪的警觉, 特警及刑侦的车全部远离现场,只有伪装成货运公司的通讯车开进了厂房对面街角处,吕局带着省厅的谈判专家亲自坐镇指挥。 “行动人员分两组, 分别从东、南两个方向进入厂区, 具体行动路线已经分别标出。其中一组潜伏目标为厂房楼顶,观察人员确认人质位置后, 发出信号,康队长带特警人员利用绳索实施破窗突袭。” “特警的第一原则是抢出人质, 在可以规避的前提下避免交火。严峫,你的任务是带二组人员分别扼守厂房二楼通向一楼的各个通道, 同时在康队长抢出人质后,立刻予以接应和掩护。” “如果在万分之一的情况下,行动人员暴露被绑匪发现, 并且人质被暴力挟持;那么我命令二组以不激怒歹徒为要务迅速撤离, 同时尽量引诱绑匪,为狙击手创造条件。所有人都明白了吗?” 吕局胖乎乎的圆脸上再无一丝慈眉善目,犹如弥勒佛终于现出了威严的真面。通讯器里同时响起了严峫和康树强两人的声音:“明白!” “二组明白!” “吕局,”省厅那位陈处长这次也跟来了,坐在指挥车里, 忍不住说:“这次行动事关重大,万一出现任何失误,人质……” “老陈呐——”吕局语重心长道。 所有人心中一声咯噔。 “你要对我们的公安干警有信心,对我们的特警人员有信心——啊,我相信,首先呢我们的行动以尽善尽美为目标,用最大的努力,最严格的准备,从战略上轻视敌人,从战术上重视敌人;其次呢建宁市公安局在人质解救这块,从上到下,各级领导,那是高度重视坚持训练,坚决贯彻公安部的相关思想和指导……” 你为什么要招惹这姓吕的开口! 其他几位专家纷纷对陈处怒目而视,陈处欲哭无泪,掩着半边嘴装葫芦去了。 19:45pm 天穹渐暗,路灯亮起。 厂区建筑一楼入口,花坛内侧隐蔽处。 “喂,老严,”耳机另一个频道中传来技侦黄主任压低了的声音,说:“你刚找我干啥,为什么定位你自己的芯片?” 严峫穿着防弹衣,衬衣袖口卷在手肘上,握着枪紧紧贴在墙角,向后瞥了眼分散在各个隐蔽点的同事,按住耳麦轻声道:“让你查你就查,别那么多废话。” 黄兴:“喂你这么凶干嘛,查女朋友出轨吗?哦对你没有女朋友。” 严峫:“……” “哎我早劝过你,要求放低点,差不多包个小网红得了。你看你自己的条件也就那样,还要求人家跟你灵魂知己,谁跟你个脑袋别在裤腰带里的当知己呀?人家姑娘又不瞎?” 严峫:“………………” 前方特警从楼道口外侧伸出手,打了个前进的指示。严峫弓身一马当先冲进楼道,在夜色中仿佛一支无声的利箭,只听耳麦中黄主任兴致勃勃道: “看,不肯放低条件的后果就是一枝红杏出墙来吧。你的芯片移动了移动了——” 严峫险些一脚踏空摔个马趴。 “停了!”黄兴欣喜地汇报:“停在了原坐标二十米外!” “……”严峫冷冷道:“拜托你移动距离不超过五百米就别跟我说话了。”然后抬手拨回了通讯频道,闪身转过楼梯拐角,枪口冲前一扫,左手果断向后打了个“继续推进”的命令。 · 时间倒推三分钟,仓库外。 韩小梅眼睁睁看着江停打开大切诺基的门,跨下车,整整衣袖,头也不回走向自己开来的那辆银灰色奔驰。 “陆……陆陆陆……”奉严副支队之命留在此地当狱卒的韩小梅简直要哭了,想阻止又不敢上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才憋出了完整的三个字:“陆先生……” 江停打开大奔车门:“有事?” 韩小梅被他冰雪般俊秀的脸上黑沉沉的瞳孔一瞅,登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抿着嘴一个劲摇头。 江停坐进大奔驾驶室,砰地关上了门。 那一刻无数抗战先烈的英姿在韩小梅眼前闪现,从英勇炸碉堡到舍身堵枪口,从“同志们跟我上”到“无产阶级站起来了”;鲜红的五星红旗在神州大地上高高飘扬,革命的热血在韩小梅心中久久鼓荡! 江停从杂物匣中翻出自己的数据线,开始给手机充电,然后一抬头。 车头前,韩小梅张开双臂,神情坚毅,大字型拦在路中间,一副你敢走就先夸过我尸体的壮烈表情。 “……”两人对视半晌。 江停顺手摸了两个巧克力,从车窗中探出头,狐疑道:“……你要不上来休息会,吃个糖?” 韩小梅:“……哦。” 韩小梅瘪着嘴,上前接过江停的糖,钻进了车后座。 · 19:50pm 工厂建筑二楼的某个房间内亮起了灯光,隔着百米夜空,狙击镜中隐约可见室内有人影晃动。 “报告指挥车,这里是监控A点。建筑物二楼东角有目标活动,无法分清是绑匪或人质,狙击角度不佳。完毕。” “知道了,继续监控。”指挥车内,吕局在几位专家忧心忡忡的目光中顿了顿,“——小康你听见了吗?” 黑夜中的楼房顶上,训练有素的特警完美隐蔽在夜色里,康树强抓紧吊绳匍匐在地面:“是,一组这就往目标方向前进。” “严峫?”吕局转而问。 “——明白。”厂房二楼的某处楼道拐角,严峫持枪半跪在地,黑暗中唯有眼角的寒光微微发亮:“二组已分头堵住三处要道,随时准备接应。” 吕局点点头,长长呼了口气。 “现在怎么办,老吕?”一名省厅专家低声问。 吕局貌似圆胖无害的脸上神情不动,淡淡道:“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这静止到凝固的局势里,绑匪在急切地等待毒品合成,人质在拖延时间等待救援,埋伏在各个藏身点的特警在等待突入时机,狙击手在高处与周遭夜色融为一体;没有人敢轻举妄动,打破危如累卵的平衡。 牵一发而动全身。 “实验室”墙壁被日光灯映得惨白,挂钟上,时针渐渐指向八点整。 楚慈关了仪器,摘下护目镜,抬头是险些撞上近距离指在后脑上的枪口 三名毒贩目光炯炯盯着他,王乐迫不及待地拿枪指着他问:“可以弄?” “……有些难度。”楚慈声音极其嘶哑,“但实现量产是可能的,成本较传统吗啡类药物来说相对低。” 池瑞瞟了眼技师,后者点点头予以证实。 “那快弄啊!”王乐喜形于色。 楚慈喉结轻微滑动,像是艰难地咽下了什么——其实他已经很久没有喝水,说话时连咽喉都非常干涩了。 “缺少设备。”他垂着眼睫随意向周遭示意,说:“你们这实验室,连制作甲基苯丙胺都不规范,竟然是烹制合成双线并行。万一运气不好在烹制过程中发生爆炸,混合的伪麻黄碱和红磷加热会产生大量有毒磷化氢气体,到时候大家一个都跑不掉,全都会死。如果要合成这种市面上少见的新型芬太尼化合物,很多专业设备是少不了的。” 几个毒贩互相对视,片刻后在沉默中达成了某个共识,池瑞揣着枪出去了。 技师则咳嗽了声,走到楚慈面前,递给他一瓶水。 “谢谢,”楚慈礼貌回答,“我不渴。” 他怕水里掺了成瘾性物质。 技师也没计较,拉了张板凳坐在他面前,问:“你多大了,后生仔?” 楚慈说:“二十一。” “二十一岁的后生。”技师点头道,他自己是个黑黑瘦瘦的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看上去竟有几分推心置腹的模样:“——我听丁家旺说你家里很困难,但学习成绩很好是不是?” 楚慈没有否认。 “你个学生没出过社会,大概不知道咱们化学专业的人,就算名校毕业出去了,每月能拿八九千都算祖坟上冒了青烟——你在北京那种地方,八九千能干得了什么?买房还是娶媳妇,够把爹娘老子从小破旮旯接上京吗?” “你看看我,我也是念化学的,就混成这个鬼样子。”技师双手一摊,又向外指了指:“丁家旺你知道吧,大公司工程师,是不是挺牛逼的?实话告诉你他到手也就一万多,要不是做了我们这行,他拿什么去供他老婆女儿,拿什么还房贷车贷?年轻人,你学习那么好,念化学就是入错了行啊!” “还好吧,”楚慈淡淡道,“我是奥赛拿奖直接保送的化学专业。” 技师:“……” 技师心里大概狠狠骂了句什么,但表面上克制住了。 “是,你现在是觉得还好,但等你以后工作出了社会,就知道这世道是多么不公平了。那些当官的、做生意的,哪个不贪,哪个不违法?多少杀人放火的都逍遥在外,咱们凭自己的本事做点药卖点钱,只要不出人命,你以为警察真会逮着我们不放?” 楚慈默然良久,脸上显出一丝动摇之色。 技师看他不那么固执,心中微喜,又拉着板凳往前凑了凑:“学生仔我跟你交个底。咱们接下来肯定是要跑路的,你乖乖跟我们合作呢,以后咱们往南边找个小地方待下来,等建起了你要的实验设备,赚多少钱不是先紧着你分?真做出了‘蓝金’,你就是个活的财神爷,谁不好好地供着你?” 技师回头冲王乐抛了个眼色。 “哎呀你这人,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王乐故意粗声粗气道,去墙角化学品保存柜下层拖出一个破旧旅行袋,唰地扔在往楚慈面前,几摞人民币顿时从袋口震了出来。 “整点有用的,高材生,这些都是你的了!” 楚慈眼睁睁盯着那一摞摞厚厚的粉红现金,半天才转开目光,似乎内心正做着激烈的挣扎。 有戏!两名毒贩喜形于色。 “哎,老王你干啥呢,这不侮辱人吗?等以后咱们把蓝金做出来,这点钱还不够打发乞丐的!”技师边说边凑得更近了点,拍拍楚慈的肩,刻意压低了声音:“话说回来,学生仔,还没谈过恋爱吧?” 楚慈没说话,似是默认。 技师说:“我看丁家那不老实的丫头似乎挺喜欢你的,喏,你好好跟我们配合,大哥今天就做主把她许给你了,怎么样?” 楚慈眉心一跳,只见门开了,刚才出去的池瑞站在门口,赫然拿枪顶着丁当的头! 丁当通红的脸颊似乎是又被打了几巴掌,想哭却不敢,瑟瑟发抖地站在那里,向他投来崩溃般求救的目光。 · ——同一时刻,数百米外的某处待拆居民楼前。 “全都要了,都给我包起来。” 板车上最后剩的那些个苹果梨子不是皮皱了就是有虫点,附近也好半天没人经过了。本来小贩都放弃了希望,打算再过半小时还卖不掉,他就收拾收拾带回家,自个凑合当晚饭吃掉;没成想正发着呆,突然来了个包圆的主顾,别说讨价还价,连找零都没要。 小贩喜上眉梢,生怕客人后悔,赶紧拿塑料袋收拾包好,连那几两零头都抹了,喜笑颜开地递上前。 客人伸手接过塑料袋。 ——嗯?小贩心下有点注意。 五月初的天气,怎么这人还戴着皮手套呢? 他这么想着,边收拾板车准备走人,边下意识抬头向客人瞅了眼。 路灯背面看不清模样,但那主顾貌似还挺年轻,从头到脚穿着几乎融进夜色的黑衣黑皮鞋,左手拎着一只挺大的公文包,看着像是刚下班的办公室白领,但侧脸恍惚又挺眼生,仿佛没在附近见过。 小贩正琢磨着,突然那客人似有所感,转过脸来。 “……!” 目光相对的刹那间,小贩心底骤然升起一丝寒意,好像被老鹰盯住的兔子或被蛇盯上的青蛙,本能中的胆小怕事顺着脊椎骨爬遍了全身神经,让他在初夏的晚上愣生生打了个颤。 紧接着客人扬了扬下巴,说:“怎么,钱不够?” ——态度竟然十分随意。 “没,没,”小贩连忙摆手,心说我好奇那么多事干啥,也就不欲再多打量,推着板车急匆匆回家去了。 直到卖水果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路尽头,阿杰才微微笑了下,掏出一只苹果擦了擦,咔擦咬了一口,剩下的连着塑料袋随手扔了,转身向居民楼走去。 20:00pm 夜风从天际呼啸而来,居民楼天顶。 阿杰遥遥望向远处的加工模具厂,放下那只“公文包”,打开,开始有条不紊地组装狙击枪。

上一篇   第35章

下一篇   第3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