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 破云

第35章

市公安局大楼前, 严峫疾步冲下台阶, 一头钻进大切诺基, 马翔等人押着刁勇随后跟上。 车门刚重重关闭,红蓝警灯就一路尖啸,向东南方向风驰电掣而去。 “我们还要四十分钟, 特警已经快到地方了。”高盼青熟练地打方向盘切进车流,说:“吕局正从省厅往目标地点赶,刚才来电说在他赶到前, 这次行动全权交由严哥你现场指挥。” 严峫脸色沉沉的, 看不出任何激动或兴奋。 “没事,严哥。”马翔以为他紧张, 从副驾驶上回过头笑道:“制毒贩毒、绑架杀人,这可是大案子, 咱们能在短短几天之内破获已经算很牛逼的了。等今晚抓着那几个小毛贼,咱们都回去好好睡一觉, 明儿下午再……” “老高,”突然严峫开口道,“关警笛。” 几个人同时一愣。 “……哎, ”高盼青疑惑地照他的吩咐做了。 严峫取出包在证物袋里的手机, 在刁勇面前晃了晃:“你不是想减刑么?” 刁勇的眼珠子左右随着那手机转:“是是是,我上有老下有小,给我个机会重新做人……” “但要是他们杀了楚慈,牵涉到命案的话,就不可能给任何人减刑了。” “——啊?”刁勇满把鼻涕眼泪登时凝固在了脸上。 “如果你还想活命, 就按我说的。”严峫食指点了点手机屏幕,语气冷淡而意味深长:“打个电话。” · “老池你别冲动,冷静点,警察没那么容易就——” “你他妈还做什么春秋大梦!”池瑞暴怒咆哮:“刁勇那孙子从昨天下午住院就没再跟咱们联系过,丁家旺也没消息了!这要不是已经被警察抓了还能是什么?” 厂房前的空地上,几名毒贩之间争执不下,技师说:“是有可能,但……” “你们以为这两人能撑多久,指不定已经把咱们卖得干干净净了,还不跑路是想等死吗!有命赚钱还得有命去花懂不懂?退一万步说这小子真能配出‘蓝金’来,只要我们跑了,中国那么大,哪里不能再找个跟他一样学化学的?!” 这话说得其实很有道理,技师的态度也迟疑起来,看了同样犹豫的王乐一眼: “唉,话是这么说……” 楚慈面色苍白,紧抿着唇角一言不发。 “你们不敢动手,我来!”池瑞一脚踹飞了石头,就去夺王乐的枪:“孬种,给我!” 王乐握着枪柄不敢给他:“老池你这是干啥呢,有话不能好好说吗,哎你先放手……” “再好好说指不定警车都已经在路上了,你们不想活命我还想活!” “行行行,但你先冷静点,要不我们先让这小子——” 手机响了。 突如其来的铃声和震动让所有人都一愣,紧接着王乐反应了过来:“呃……老池,是你的。” 池瑞满头雾水地掏出手机。 “……刁勇?”王乐看见屏幕上那串未存号码的同时脱口而出。 情况突然变得特别扑朔,三个毒贩子你看我我看你,都忘了该作何反应。 “接,接啊,”王乐赶紧捣捣池瑞。 池瑞脑子里乱糟糟的,拇指悬空在接听和挂断键之间,想按断又没下得了手。重复大概好几次之后他终于咬紧牙关,用力摁下了接听,直勾勾盯着屏幕。 “喂?”国产手机那边背景喧杂,传来刁勇粗哑不满的声音:“怎么了不接电话?点子还好吧?喂?” 几个人互相对视,惊疑不定。 “……你怎么一直没消息?”池瑞谨慎地道。 “艹他娘的你去问丁家旺!老子被捅的那一刀,险些就进了ICU!医院说什么正好刺中了胃管,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总之再偏点儿老子就完蛋了!你们说姓丁的是不是存心的?!……” 王乐指指楚慈,向池瑞使了个眼色,后者赶忙捂着手机向远处走去。 “你没被条子抓住?”池瑞压低声音问。 · 车厢微微晃动,所有人屏声静气,严峫紧紧盯着刁勇。 “抓我干嘛呀,我是见义勇为,不仅没抓还被采访了呢。哎我说,要不是厂里给垫付那这回医药费可赔大发了,姓丁那臭丫头……” “情况不大好,”池瑞打断了刁勇无休无止的抱怨,“那丫头说她跟她爹妈都被监视起来了,不知道是条子的正常流程还是已经被怀疑上了,你确定你那边安全?” 刁勇有点磕巴,望向严峫。 严峫飞快地在自己手机上打出几个字,反手亮给他看—— 警方已对楚慈发出协查通告。 “啊,什么?条子怀疑丁家旺?”刁勇对着手机诧异道,“你们没看电视吗?公安局对丁家旺的实习生,就是那个被我逮到姓楚的,已经发了协查通告要抓他了,说涉嫌偷盗易制毒管制化学品。你们不知道吗?” 电话那边陷入了沉寂。 每分每秒都异常难熬,警车里压抑的呼吸此起彼伏。 “……你注意多打探风声,叫丁家旺跟你通个消息。”手机里终于再次传出了池瑞凶狠低沉的声音:“那姓楚的小子会‘配药’,不能放他走,我们在‘小厂’里。” 车厢里众人神情纷纷一松,严峫向周遭比了个大拇指。 “行,行,我叫姓丁的给我打个电话,实在不行我去找他!”刁勇满口应承不止,只听对面咔哒挂断了通讯。 工厂空地上,池瑞把手机放回口袋,转身走回同伙身边,眯起眼睛上下打量楚慈。 夕阳渐渐下沉,暮色四起,灰黄苍茫。楚慈垂下眼睫一声不吭,直直站在那里任他审视,面上毫无任何情绪波动。 突然池瑞一拳挥了上去——啪! 楚慈捂着额角踉跄数步,手指骨节青白,指缝间缓缓渗出了鲜血来。 “带他去‘实验室’,”池瑞冷冰冰道。 · 警车后座。 随着电话挂断,屏幕暗下去,所有人同时长松了口气。 “看来学霸还活着,”马翔心有余悸地揉着胸口:“妈呀,再来几次我这颗年轻的心非得提早退休不可……严哥我们还有二十分钟,指挥中心刚才来消息说特警已经到了。” 严峫点点头,劈手把刁勇的手机夺了回来,扔进证物箱。 “我还能做什么?啊警察同志?”刁勇仿佛水的人拼命想抓住救命稻草,“您说,只要您说,我全都配合!” 严峫看都不看他:“祈祷吧。” “……啥?祈祷啥?” “我管你祈祷什么!要不要我现停车给你买本金刚经?!” 刁勇立刻缩在后座上,吓得不敢言语了。 严峫余怒未消,抄起步话机准备说点布置安排。然而他还没组织好语句,突然手机叮咚一声,来了条消息。 ——姓陆的。 严峫几乎立刻权衡出了轻重缓急,抄起手机向后一仰,在没人能看到屏幕的角度里滑开了手机锁。 紧接着他双眼一凸。 姓陆的:“我在你身后。” 严峫嗖地回过头一看,车厢后空空如也,并没有出现任何灵异现象。 紧接着,透过单面可视的车后窗,一辆银色大奔从车流出横切出来,驾驶座上赫然是面无表情的江停,闪电般追上了警车的尾巴,紧接着在红灯路口被甩掉了。 “……”严峫眼皮一个劲地跳,飞快打出几个字:“你是怎么知道?”然后又删了,重新打出回复消息:“你是怎么做到一边超速一边发短信的?!” 姓陆的没有回答。 严峫十分想追问,都按出几个字又删了,重复数遍后他吸了口气,提起步话机:“我是严峫,东苑路现场特警大队康队长回话!” 步话机中滋啦声响,康队长回道:“是我严副,我们已经抵达目标地,正包围仓库及厂房,准备研究地形安排狙击手就位。有什么指示?” “我们再过五分钟抵达现场,有辆银灰色奔驰车牌号建A8Z668可能稍后抵达,是刑侦支队的人,到时候你们别拦,把他放进来!” “明白!” 严峫想骂人却又骂不出声来,满脸没好气的表情,把毒贩的窝藏地址具体用短信发给“姓陆的”,旋即狠狠把手机往真皮座椅上一摔。 嘭! 急速行驶的车厢里非常安静,半晌马翔才虚弱地打了个圆场: “车牌号挺吉利哈,呵呵呵呵。” 严峫满腔怒火终于顺理成章地找到了发泄口:“什么?吉利?我把你送去隔壁交警大队天天抄吉利的车牌号怎么样?!” 马翔:“……” 接下来没人说话,除了行驶的颠簸之外鸦雀无声,低气压几乎活生生地凝固了。 直到足足几分钟后,后座上才突然传来悉悉索索,马翔从后视镜里偷窥过去,只见严峫捡起了被他自己摔掉的手机,按着语音键搁在嘴边,悻悻道: “别超速了,开车小心。” 所有人:“………………” · 乌海工业区东苑路佳兴加工厂。 特警大队的依维柯分散停在仓库外,远处大切飞驰而来,随即在刺耳的刹车声中戛然而止。众人目光注视的焦点中,严峫裹挟一身戾气钻出车门,问:“情况怎么样了?” 特警大队队长康树强——公安系统内人称康师傅——正拿着厂区空中俯览图跟手下交待什么,闻言连忙小跑上前,还没来得及开口,就险些被传说中的富二代刑侦支队闪瞎了24K钛合金狗眼。 “我……我们看了下厂区平面图,觉得潜入是很有把握的,所以目前的策略是不打草惊蛇,想办法先把我们的人弄进去再说。”康树强顿了顿,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不住道出了大家的心声: “……老哥,你这是来出现场还是来走秀的,要不你先把表放车里锁起来?” “你懂什么,”严峫一边解表带随手扔进车窗,一边不耐烦道:“我这身都五天没换了,要是揣个鸡蛋在兜里现在都能孵出小鸡来了——你当我们刑侦跟你们特警似的天天换衣服啊?” 康树强:“……” “发给你们的绑匪详细信息都看了吧?”严峫问。 我们天天换衣服是因为训练!出汗!你五天不换是因为懒! 康树强吞了口唾沫,好不容易强行咽下快要溢出喉咙的吐槽欲,瓮声瓮气地说:“看了。鉴于那个池瑞有制枪持枪案底,我们合理推测毒贩的窝藏据点内存在非法枪支子弹,确实给突入造成了一定风险。不过我刚才调出四名狙击手分别守在了不同的狙击点,即便到最后关头,歹徒狗急跳墙劫持人质,我们也有一定的应对措施。” 严峫点点头:“尽量不要发展到那个地步。” 这时包围圈外传来引擎声,严峫敏感地动了动耳朵,抬头看去。 一辆熟悉的银灰色奔驰缓缓停在路边,随即江停戴着墨镜,单手虚拢风衣钻出驾驶室,年轻俊秀、姿态优雅,反手稳稳关上了车门。 严峫表情突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马翔狂奔而来:“严哥严哥!这是狙击手反馈来的最新信息,建筑物内目测有绑匪共三人——”紧接着被严峫突然抬手挡住。 众目睽睽之下,严峫抽身大步走向奔驰,一把薅住江停,然后连拽带搂弄到大切车边,二话不说直接推进后座,自己也钻了进去。 康树强傻眼了。 现场安静片刻,康树强终于哆嗦着指向江停的车,说: “……你们严老大就算了,现在刑侦支队已经是随便谁都能开豪车出现场了吗?说好的一线干警月入半狗的呢?!” 马翔认真道:“呃,那是我们严副的私人顾问——要不你也竞争下这个岗位?但首先你得身高一米八腿长一米二还要长得好看哦。” · 严峫光一只手就把江停死死按在后车座上,整个人覆上去,反手带上车门,深色车膜顿时隔绝了外界所有目光: “你来干什么?” 他们两人挨得极近,彼此注视,几乎连鼻尖都对在了一起。 紧接着江停右手向上略抬了抬,没真触碰到严峫的臂膀,那是个虚挡的手势:“我以为你会问我怎么还盯着你的车。” 严峫的身高和体型,在居高临下时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压迫感,尤其当他专注地盯着什么东西时,眼神犹如十多年刑警生涯打磨出的锋利的刀,能让人从脑髓深处生出寒意来。 “……”江停眯起眼睛。 “这态度不像是感谢一个才提示过你线索的人。”他若有所思问:“发生了什么?难道张娇交代出了对我不利的证词?” 严峫不动声色。 视线死角内,他的手背在身后,扳开自己的手机壳,摸索着扣出了一枚芯片。 “不,以张娇在这个案子中的参与度,即便胡说什么警方也不会采信。”江停抬高下巴回视严峫,问:“难道你撬开了丁家旺的嘴?” 严峫目光闪动,似乎不知道在想什么,与此同时轻轻合上了自己的手机壳。 ——他终于笑了起来。 那表情很像某种大型猛兽在靠近猎物时无声的笑容,但一闪就过去了。随即他总算起身向后,戏谑地搂着江停的肩膀:“——看来你对自己不是特别清白这点还是挺心知肚明的嘛,小警花!” “我清不清白不用他人评判。”江停终于活动了下颈椎,“坐远点。” “行行行,搂一下怎么了,哎你这人真是……” 后座明明很宽大,严峫却搂着江停挺直的肩用力往他身边挤了挤,同时手指一松,那枚微型芯片贴着衬衣布料无声无息滑进了江停胸前口袋:“——怎么啦,你躲什么?” 严峫指着江停的脑袋,无比专横嚣张:“我告诉你,在咱们局警花这种生物属于国家,属于集体,唯独不能属于个人!得了行动要开始了,你在车里等着我吧,一步都别出去啊我告诉你。” 说着他探身去开车门,突然只听背后江停淡淡道: “严峫。” 严峫动作一顿。 他表面毫无异状,但如果此刻拿来仪器测心跳的话,数值应该是非常惊人的。 未知让几秒钟漫长得犹如煎熬,终于他听见身后再次传来江停的声音,说: “不用试探我,我站在你这一边。” 严峫神情有点古怪,旋即回头露出一个非常英俊又不太正经的笑容,亲昵地用手背打了他一下:“知道,别多想,这不保护你呢么?” 江停鼻腔里极其轻淡地哼了声,严峫清清楚楚听出了嘲笑。 “走了!”严峫跳下车,佯装无事发生:“就仨绑匪,争取半小时结束战斗!来来来……” 车窗被敲了两下。 严峫莫名其妙,转身降下玻璃,只见江停手肘靠在车窗边:“提醒你一件事,严副支队。” “……” “不是三个绑匪。”江停缓缓道,“是四个。”

上一篇   第34章

下一篇   第3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