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 破云

第34章

严峫的脚步刚踏出审讯室, 门外等候已久的刑警立刻按布置行动了起来。 “严副, ”技侦处的实习警赶上前, 一脸紧张:“我们黄主任通过对比池瑞和王乐的活动半径,发现两人的行动重叠范围是在宋新桥附近,那里有这三家可疑加工模具厂, 这是具体地理信息。” 严峫接过来一看,名单上果真是三座厂家的名字、位置和内部结构示意图。 “宋新桥,”严峫若有所思地重复道, “——行, 帮我谢谢你们黄主任。” 随即他劈手把名单塞给刑警,食指重重地往纸面上一戳, 下令:“散出先头部队分别往这三个地点开,十公里外关闭警笛, 等候后续指令。立刻去!” 刑警立刻飞一般走了。 严峫整整衣领,紧了紧蓝牙耳麦, 深吸一口气。这时门被咚咚敲了两下,随即传来马翔的声音:“严哥!你在里面吗?秦副支队让我们把刁勇提过来见你!” “开始了老高,”严峫对着耳麦低声道。 审讯室里, 高盼青遥遥做了个OK的手势。 丁家旺看不见单面玻璃外的情景, 不由莫名其妙。 门把咔哒一声,马翔和几名警察押着刁勇推门而入,只见严峫背对着他们,连头都没顾得上回,正冲着审讯室的单面玻璃大声嚷嚷:“让姓丁的交代利索点, 除了刁勇还有哪几个同伙?池瑞?池瑞是干嘛的先记下来!还有监控里那个戴着手套开车的司机叫什么名字,丁家旺说他是化工厂的内部电工?” 刁勇:“?!” 刁勇猝不及防听见同伙的名字,霎时愣住了。 “严哥,”马翔小心翼翼道,“秦副让我们提人,喏,人来了。” “叫王乐是吧,行,我立刻让人去化工厂配电部门查那个叫王乐的孙子。”严峫回过头瞅了刁勇一眼,不耐烦地问马翔:“你们把他带来干什么呀,丁家旺都开始交代了!再给他几分钟他能把自己八岁那年尿床的事儿都跟咱们抖落出来!” “……!”刁勇望向审讯室内的丁家旺,脸色霎时大变。 “嗨我说严哥,”马翔嬉皮笑脸道:“秦副支队这不也是担心吗,姓丁的一个人一张嘴,要是交待得不干净怎么办?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哈。” 严峫却不跟他开玩笑:“老秦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不知道咱们刑侦支队的规矩吗?这主动配合警方侦查换取减刑的机会只有一次,不能每个人都有,不然你当检察院是我家开的?” “弄回去弄回去!”说着严峫不分青红皂白,冲着刁勇一个劲摆手:“这儿没他的事了,把他给我弄回去关起来,等着移诉检察院吧!” 马翔没辙了,叹了口气回头道:“得嘞兄弟们,咱们再跑一趟……” “——不!”刁勇情急之下喊道:“等等,等等!” “……你们在搞什么把戏?”丁家旺瞪着眼前这名自称姓高的中年警察。 高盼青听着耳机内传来的喧杂,仿佛丝毫不受影响,满脸公事公办的扑克表情: “所以你们的同伙包括非法制枪持枪的池瑞,化工厂电工王乐,然后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制毒师傅对吧。窝藏据点在乌海工业区的哪里?” 丁家旺狠狠道:“我不知道什么制毒师傅!我也不知道什么窝藏据点!你们警方到底还去不去找我的女儿?!” 高盼青:“严哥你听见了没有,他刚才交代制毒窝点在乌海工业区……” 审讯室外。 “乌海工业区?”严峫对着麦克风大声重复,“——乌海区大着呢,你跟丁家旺说要交代索性就彻底一点,具体地点是什么?” 刁勇惊疑不定地望着丁家旺,手足无措。 “宋新桥那边的包装加工模具工厂是吧,行,我这就让人去查。”严峫向边上的刑警打了个手势,手下立刻会意,佯装急急忙忙地奔了出去,“哎对了老高,你跟丁家旺说:只要成功救出人质,他在这个犯罪团伙中的参与程度以及最后法院判他几年,这个警方都是可以尽力帮他的。啊,行,我先不跟你多说了,他们把刁勇给我弄来了,真伤脑筋。” 严峫再次转过身,裹挟满身怒气,似乎恨不得一脚把刁勇给踹出门: “这姓刁的还在我这干什么!我跟你们说,他就是个保安,他知道个屁!让他滚回去准备把牢底坐穿吧!” 马翔等几个人应声称是,推着刁勇就往外走。而刁勇内心极其惊惧,下意识脱口而出:“等等,警察同志,等等!”同时拼命拽住了门框。 丁家旺确实都说了吗?他要交代多少?减刑是否真有其事? 警察到底是真的都知道了,还是做戏讹我的口供呢? 短短转瞬间,无数个念头从刁勇脑海里滑过,但现实中他只能紧抓着门框不松手,同时竭力向审讯室的方向抻长脖子。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所有的反应都落在了严峫眼里,连最细微的心理变化都无所遁形。 所有人都能看出他的防线已危如累卵。 只需最后一根稻草,便能全线溃堤。 “让姓丁的仔细交代跟胡伟胜相关的所有细节,怎么认识的,具体贩毒渠道,除了三春花事之外还有哪些下线。”严峫冲着麦克风道,“哦,对,尤其是那包蓝色的新型毒品,让丁家旺重点交代!” 如同闷雷打在刁勇耳边,他整个人都懵了。 紧接着,审讯室内的情景让他在初夏时节掉进了冰窟—— 高盼青从证物箱中取出一只透明塑料密封袋,甩手扔在了丁家旺面前,袋里赫然是闪烁着幽光的蓝色毒品粉末。 警察连这个都拿到手了!他们真的什么都知道! “……这是氢氧化铜吧?”丁家旺警惕道。 高盼青微微一笑。 “我说!我说!让我说!”审讯室外,刁勇嚎啕出声,满脸滚滚而下的热汗让他表情看起来堪称狰狞:“姓丁的才是什么都不知道,老胡跟我关系最好!警察同志你们让我来说!” 所有人吊在喉咙里的那口气都瞬间出去了。 马翔如释重负的表情几乎难以掩饰,所幸反应快,立刻把脸藏进了湿乎乎的掌心里。 “……你还想说什么?”严峫转过身,拧起眉头盯着刁勇,冷冷道:“你一个看门站岗的,还想跟丁家旺比么,你能知道多少?” 刁勇全身都要瘫软下去了,没注意自己什么时候被几个警察扶到桌子后,咔擦两下铐在了座椅扶手上。 “丁、姓丁的他不老实,你们别信他的,千万别给他减刑。”刁勇生怕自己交代得慢了,发着抖急急忙忙道:“宋新桥那边有三家加工厂,你们过去以后肯定找不到是哪家,他就存心想拖延警察的时间!我、我都告诉你们,宋新桥靠近东苑路的那一带,那片仓库从后门绕进去,最里面有个叫佳兴的五金模具、加工包装,就是那!” 严峫压紧的瞳孔深处闪烁着寒光,死死钉在刁勇仓惶的脸上。 小房间内没人出声,除了刁勇粗重的呼吸外,连空气都寸寸凝结住了。 “……”足足过去了十多秒,严峫缓缓抬手,向马翔打了个命令的手势。 马翔抽身奔出房门,在走廊上抄起了步话机:“喂喂,指挥中心指挥中心,通知先头探组改道,人质在宋新桥与东苑路交叉口集装箱仓库后门佳兴五金模具加工厂!侦查一组出发,防暴特警跟上!……” · “老高,把丁家旺带回去。”严峫缓缓道,抬手关掉麦克风,拉开椅子坐在了刁勇对面。 刁勇全然没了当初在医院里的嚣张和硬气,眼泪鼻涕一股脑地下来,狼狈犹如丧家之犬:“我愿意配合,我什么都说。那个姓丁的不值当你们给他减刑,我才是上有老下有小,我愿意重新做人……” 严峫问:“胡伟胜跟你关系最好?” 刁勇慌忙点头。 “为什么?” “老胡说姓丁的脑子不清楚,指望他研究那个药,根、根本就不靠谱。正好我们都爱喝两盅,喝多了互相唠嗑,一来二去就……” “所以你们是真的想复制新型毒品?”严峫打断道。 刁勇破罐子破摔了,吸着鼻子痛快承认:“是,但这是丁家旺的主意。他又想赚那个钱,又没那个本事,被抓了能怪谁?” 严峫把玩着自己的手机,打开微信输入了几个字,似乎想发出某段信息,但迟疑片刻后却又删了。 “丁家旺刚才交代说,那种新型毒品能通过皮肤接触吸收,而且一丁点就能上瘾。”严峫抬头问:“是不是真的?” 刁勇又一个劲点头:“是是是……” “你们怎么知道?” “啊?” “你们怎么知道它的效果,难道你们卖过?” 刁勇想拍大腿,手一动,金属链条就哗哗直响:“哎呀,这怎么可能呢,老胡手里也就那一包,卖了我们还研究什么?但姓丁的拿样品分析后说应该是真的,而且老胡之前在他老板手下办事的时候,看见他们把这种蓝粉运出境,运到东南亚那边——说国外很多人都是拿水化了,贴在胳膊上肚子上吸收的……” 严峫声音有些控制不住:“这种毒品已经在境外泛滥了?” “也、也不能说泛滥吧,”刁勇迟疑道,“老胡说卖得可贵了,也就有钱人抽得起。” 严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意识到了之前某个被忽略的问题。 胡伟胜才刚从监狱里放出来不太久,那包毒品应该是他第二次入狱,甚至第一次入狱前就拿到手了的。也就是说,所谓的“新型毒品”其实已经在市面上流传了好几年,只是“出口”不比“内销”,所以暂时没被警方察觉而已。 但,如果胡伟胜已经把那包毒品藏了几年,为何“大老板”一直没追究? 要说是因为没发现,为什么他们刚从天台上搜出毒品,就突然跳出来两个人把它抢走了? 尽管严峫非常不愿意承认,但他知道现在只有两种可能性能解释这件事: 第一,内部有眼线。他上天台前曾给秦川打电话要求增援,秦川必须将行动备案到市局及指挥中心,随后内部有人向外通风报信; 第二,眼线就是江停。 那个华灯初降的夜晚,天台凛冽的大风,生死一瞬的搏斗,擦脚而过的子弹……无数碎片如漩涡般飞速旋转,倏而在严峫眼前定格,构成了一幕挥之不去的画面。 那是他从六楼外爬回天台后,尾随江停奔进楼道口时,于刹那间看见的情景。 ——那个男的是谁?严峫想。 案发当晚除杀手外的另一名持枪者,那个看不清面孔的、随着江停冲下了楼的人,到底是谁? “胡伟胜没跟你提过他以前老板的事?”严峫眯起眼睛,淡淡道。 刁勇畏惧地摇头:“不,老胡极少提起——我看他那样子,兴许是偷了东西心虚,连他老板叫什么名字都不敢说。” “没说名字,就没说说别的?能开发出新型毒品,这人应该不是等闲角色吧。” “……这也不好说,老胡有时候喝多了,嘴里没个遮拦,谁知道他胡咧咧的是不是自个在那吹呢。”刁勇犹豫一会,又道:“但他倒经常说那老板不是寻常人,特别年轻,排场可大了,从来不露面,除了他自己的心腹就没几个人见过——听着就跟电影里的大毒枭似的。” 他一个参与贩毒的,说起大毒枭三字,自己都打了个寒噤,似乎这时才终于意识到这条不归路的可怕。 严峫冷冷地打量他,面沉如水,波澜不兴,令刁勇无法看出丝毫情绪的端倪。 “警官……”刁勇嗫嚅道。 “这种新型毒品这么厉害,胡伟胜或丁家旺有没有跟你说过主要成分或化学式是什么?” 从刁勇的面部表情来看,答案肯定是没有——这也不奇怪,凭刁勇的学历,就算丁家旺说过他也记不住。 严峫站起身,示意刑警上前:“看来你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 “不,等等!”刁勇立刻急了,手铐挣得哗哗作响:“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成分化学式,但我知道它以前叫什么名字!我知道的全都可以告诉你!” 毒品在交易时一般都有很多昵称,比方说二乙酰吗啡又称白粉、软仔、四号,甲基苯丙胺又称冰、shabu等,很多都是根据毒品的外观特征来取名的。根据这个原则,胡伟胜手里那包新型毒品在流通交易时应该叫“蓝仔”,或者文艺点叫“地狱幽灵”之类,就跟当年美国管海洛因叫巅峰杀手一样。 果然刁勇急迫道:“以前从西南边把粉运出境时都叫‘蓝金’,意思是比金子还贵。但老胡说,最开始不是叫这个,刚出来那阵子上边人管它叫——对,叫‘停云’!” 严峫骤然僵住。 “……”严峫站在那里没动,半晌,黑沉沉的眼珠盯着刁勇,问: “你说它叫什么?” “停云。”刁勇生怕他听不清,特地放慢了发着抖道,“据说这东西烧起来的烟一团团跟云雾似的,至于停嘛,是停留的停。” · 与此同时,乌海工业区,加工厂。 “转弯。” “往前。” “看什么看,走!” 楚慈被后脑上的枪口顶得略微踉跄,随即站直身体,继续往前走去。 从机床设备看这应该是一座加工模具相关的私人厂房,但机器很久不用,已经蒙上了薄薄的灰尘。厂内不可忽略的嗡嗡轰鸣表明空气净化系统已经开到了最大,但空气中似有似无的氨味还是无法去除,那是冰毒合成过程中进行了大量还原胺化反应的缘故。 楚慈顺着枪口的力道走出厂房,停在了一片空地上。 天色已是傍晚,余晖将对面楼顶染成金红色,刺得他双眼微微眯了起来。 两个绑匪站在不远处,其中一名满脸凶相,额头贴着纱布——他认得这块纱布,就是被自己硬撞进灌木丛去留下血迹的那个绑匪,而站在旁边另外一名戴眼镜的应该是制毒技师。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池瑞抽了口烟,冷笑道:“高材生,你最后还有什么话想说,说出来给哥几个听听?” 楚慈的眼镜已经不知道遗失在哪里了,白大褂上沾满了灰尘和血迹,有些是绑匪的,有些是自己的。肋骨骨裂以及高烧造成的巨大体力消耗让他很难站立,但他还是尽量舒展地站直,强忍着火辣辣的疼痛,深深吸了口气。 “……你们没必要这么做,绑架判不了死刑,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的那一步。”楚慈干涩地咽了口唾沫,目光平视对面那两名绑匪的眼睛,沙哑道:“只要我活着,就算警察真找上门来也判不了死刑,最多二十年,减减刑十年也就出来了。但要是我送了命,现在建宁市要求命案必破,警察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工资都会上天入地不停搜捕,你们自己想想何必呢?” 池瑞鼻腔中哼地一声,紧接着化作了大笑:“果然是高材生,就是会说话啊,哈哈哈——” 楚慈微微抬起头。 “但你别搞错了。”突然池瑞笑声一停,咬着牙凶狠道:“哥几个犯了这么大的案子,为什么还要在建宁待着?赶明我们卷铺盖跑路,是带着你这么个大活人方便,还是带着你的一捧骨灰方便?!” 他旁边那个制毒技师开了开口,似乎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 池瑞用力抽了最后一口烟,烟屁股随手往地上一扔,抬脚狠狠碾灭了,远远向王乐使了个眼色: “动手吧!” “……!”楚慈的瞳孔紧压成一线,只觉得后脑枪口使力,就要迫使他跪下。 ——那是行刑式枪决的姿势! 生死的恐惧并没有令他大脑空白,相反在短短百分之一秒都不到的时间里,楚慈的大脑运转到了极致,甚至从来没有这么迅速、这么清晰过。 噗通一声,单膝被迫落地,脑后传来了保险栓的咔哒声响。 “……芬太尼,”突然楚慈颤抖道。 王乐扣动扳机的手指一顿。 “那包毒品可通过皮肤吸收上瘾,不需要植物原料,说明它的主要成分是一种新型芬太尼化合物,可能是将吗啡哌啶环中氮原子上的甲基换成了其他东西,使芬太尼的致死性大大减轻,并提高了成瘾性。至于丁工程师合成的仿制品总是失败,是因为他实验中缺少了几个步骤,没能去除芬太尼化合物本身的毒性,所以才无法达到胡伟胜手中那袋样本的效果。” 话音落地的同时,楚慈闭上了眼睛。 一秒,两秒,十秒过去了。 枪声并没有响。 王乐食指还按在扳机上,征询地望向两位同伙。 制毒技师双眼发亮,按住了池瑞,一个劲摆手示意王乐把枪拿开。 “干什么?”池瑞怒道,“我们不是已经商量好了吗?!” 技师没理他:“高材生,那按你的主意,要怎么做?” 生死关头走了一趟。 楚慈睁开双眼,这才感觉到鬓发微微发凉。 ——那是被冷汗浸湿了的缘故。 “如果你们给我点样本,让我用立体异构体做个系统构象搜寻,再用可能活性构象研究一下配基受体互相作用,也许我能合成出一模一样的东西。”楚慈抬起头,虽然嗓音极其嘶哑但听起来却不卑不亢:“只是需要一点设备和时间。” 技师似乎斟酌了片刻,冲王乐点点头。 “你别听这小子胡扯!”池瑞登时暴跳起来:“老丁都做不到的事情,他个半大小子能办到?就这么神?我不相信!” 技师不耐烦道:“甭管怎么说总得试试……” “他就是在拖延时间,好等条子追来!你们信不信刁勇那小子已经落警察手里了,说不定什么都交代了!咱们再不动手小心待会被警车包饺子!” 池瑞用力甩开技师,按着额头上那块纱布,怒气冲冲吼道:“别啰嗦了,快动手!杀了他!”

上一篇   第33章

下一篇   第3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