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 破云

第30章

暗夜被光鞭撕裂, 世界在刹那间一片雪白, 随即再次沉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 哗啦一声轻响, 韩小梅把钥匙放进玄关的水晶花盆里,怯生生回过头: “那……陆先生,我给您叫个外卖, 然后我就回现场啦?” 狂风暴雨打在落地玻璃窗上,冰雹似的劈啪作响。客厅角落里亮着一盏橘黄色的立式灯,江停靠在沙发里, 通过严峫的工作电脑看监控记录, 一手拿笔,一手不时摁下暂停键。 “陆先生?” “嗯?”江停这才反应过来, 说:“这么晚了叫什么外卖。雨太大你别出去了,开车不安全。” 韩小梅激烈地挣扎了会儿, “……我还是去吧。” 江停以为她要说失踪者还没被救出来或同事们都冒雨待在现场,谁知她下一句话是:“我的实习报告还一直没来得及让严副签上字呢。” 江停哑然失笑, 头也不抬地冲她挥了挥手。 虽然范四、胡伟胜都被灭口了,那包幽蓝色鬼魅般的毒品也被抢走,连点丝毫踪迹都没给警方留下, 但其实五零二案远远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警方手里有阿综和他的马仔, 有三春花事这个重要的贩毒中转点,还有刁勇这么个大活人被羁押在市局里,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总能撬出点东西来。 但现在楚慈落在毒贩手里生死不明,警方最紧缺的, 就是时间。 江停第无数次点开昨天案发时化工厂的监控录像,陷入了沉思。 凌晨三点零六分,一辆用泥挡住了前后牌照的红色凯美瑞从仓库方向驶出,因为停电监控覆盖的关系不知道这辆车是什么时候开进来的,只知道它经由化工厂南门上了三环大道,继而向东南开走。 车窗贴了单面可视的深色膜,车后窗被人从里用布挡住,即便是高解析画面都很难看清车内的情况;车头行驶方向巧妙地避开了大部分监控镜头,司机似乎戴着口罩或面具一类遮脸,就算不断放大画面,还是很难断定男女。 不过,江停想:考虑到司机对化工厂内部监控位置极其熟悉、开夜车不看后视镜、以及女性绑匪一人很难将楚慈完全控制住等原因,司机为男性同伙的可能性极大。 红色凯美瑞,因为前几年上市后打折力度大的原因,建宁市内不说上万,起码也有上千辆。而且省际高速通向恭州,如果这辆车是从恭州来的,那么筛选范围就要再扩大一倍了。 车海茫茫,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锁定这辆没有牌照的红色凯美瑞。 怎么办呢? 江停不断点击暂停键,几乎是一帧一帧地审视画面,窗外闪电与监控荧光倒映在他瞳孔深处。突然他手指顿了下,只见屏幕上某个一闪即逝的瞬间被固定后,通过路灯和拐弯指示牌的双重反光,可以隐约看见后车牌最后三位的一丁点最下端。 江停的大脑飞速运转——倒数第三位数字是7,最后两位是字母O、C、S、U、G、J,或数字3、5、6、8、9、0,以上十二位随机排序可以达到144种组合。 但不够,车牌除省份及地区代码外还有五位数,前两位未知。单凭这144种可能性无法倒推出来,何况因为可视条件太差的原因不能完全确定倒数第三位确实是7。 江停向后靠进沙发软垫里,用笔一下下敲打掌心。 一定还有其他线索,他想。 这世上很多事情都存在着蛛丝马迹的联系,侦查人员需要凭观察、经验、专业知识甚至是直觉猜测,去抓住这些肉眼难以看见的联系,进而推导出前后线索。 红色丰田凯美瑞。 凯美瑞…… “陆先生。” 江停无意识地抬起头,只见韩小梅竟然还没走。这姑娘也是死心眼,严峫叫她烧点热水,她就真的烧了热水,将一杯刚泡好的红茶轻轻放在他面前,直起身拘谨道:“您喝点热的吧,早点休息,我走啦。” 江停突然说:“等等。” 韩小梅脚步停住,只听他问:“这种颜色不偏酒红而是正红色的轿车,还是女性购买比较多是吧?” “啊?应该吧,我车也是正红色啊。” 江停直直盯着韩小梅。 江停面相是真的很年轻,五官天生异常标致,这样看人的时候,虽然他自己神情生冷没什么情绪,但往往给人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韩小梅一开口就听见自己嗓子细细地发着抖:“那那那个陆陆陆先生……” 江停置若罔闻,喃喃道:“胡伟胜开的也是辆凯美瑞,套牌,车牌号是——” “建A6U799!”涉及案情的信息韩小梅总是记得特别牢。 江停点点头,突然问:“你们女生,是不是都挺看重仪式感的?” 韩小梅:“……啊?” · 暴雨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远处黑夜的高速公路上,车辆掀起水花,呼啸而去,只留下遥远飘渺的黄色尾灯。 “吓死我了!刚在后坡那边捡到几根骨头!”马翔踩着泥水走来,没好气地嚷道,“老高非诓我说是人胳膊!” 高盼青提着手电,把不住往下滴水的头发掠到头顶去,大笑道:“你自己业务不过关,哪个人胳膊长那样的?那分明就是条狗!” 刑警们苦中作乐,在荒地里分散搜寻每寸土地,全身湿透地开着彼此的玩笑。只有严峫闷不吭声,独自远离人群之外,在高速公路护栏附近用手电扫射泥泞的地面。 “老严,”黄兴拖着湿透的胶鞋走来,沙哑道:“脚印提取出来了。” 严峫没抬头:“嗯哼?” “雨水把现场破坏非常厉害,建模很困难,具体情况要回局里再做分析。目前初步分析,现场有三到四组不同的脚印,确定没有女性,但一时也无法分辨出有没有楚慈的。” 严峫说:“也就是说在最好的情况下,除了刁勇和女人,还至少有两名绑匪?” 黄兴点了点头。 严峫没吭声,拿着手电继续向前走去。黄兴跟在他身后,只见他全身连背上都溅满了泥点,未几才听他沉沉的声音传来:“……大案呐。” “你也歇会去吧,”不知怎么黄兴突然有点不忍,“喏,我让老张他们几个买夜宵去了,待会回来你也吃点,喘口气。” 严峫不置可否。 严峫的个头太高于平均值了,穿上警队雨衣后一截脚脖子还露在外面,满鞋满裤脚灌得全是泥,每一步都发出咯吱咯吱的踩水声。他就这么穿过积水的草坡来到高速公路护栏外,目光落在远处随大雨不断摇摆的黑影上——那是片郁郁葱葱的灌木丛。 不知为何他心中微微一动,握着手电往前走去。 黄兴:“?” 黄主任不明所以,就跟在严峫后面,越来越远离搜索范围,直到两人站在了灌木丛边。 “怎么了老严,我让人搜搜?” “……” 严峫眯起眼睛,他的瞳孔几乎压成了一线,看起来有些近乎阴沉的锐利。 “你看南面的灌木丛,”突然他开口道:“是不是反而比北边的还矮一点?” ——朝阳面的植物生长不可能比背阴面还低矮稀疏,黄兴猛地一怔! “痕检!过来几个痕检!”黄兴失声道:“快,把这片草丛圈起来!!” · “有了!黄主任!”半个小时后,跪在灌木丛间的刑警抬起头,在周遭无数期待的视线中兴奋喊道:“灌木枝呈现大片不正常压倒和折断,有树叶呈碾碎状,碎片向四周扩散并提取出了半个脚印,确定被人踩踏过,应该是发生了争斗!” 很多人提到喉咙口的心脏瞬间摔回了胸腔,严峫厉声喝问:“鲁米诺反应呢?!” 刑警言简意赅:“有血!” 有血就有DNA,有争斗就说明至少在弃车时楚慈还活着! 大半夜的辛苦终于得到了回报,一口气从紧绷的骨缝里松出来,很多人当场就不顾形象地跌坐在了泥地上。 严峫双手插在裤袋里,笔直站在灌木丛边,沉声道:“提取血迹做DNA对比,现在就做!” 裤袋一阵震动,手机响了。 严峫掏出手机看了眼号码,来电显示“姓陆的”——江停。 “这人,怎么鼻子比啥都灵。”严峫哼笑起来,自己都没听出自己语调中的轻快,接起了电话:“喂?我可告诉你,刚才……” 手机里响起江停的声音:“我有个猜测,可能要花你一点时间。” “什么?”严峫话音刚落,手机一震,显示接到了来自“姓陆的”未读短信。 “建A6U789,建A6U766,建A9U766……你发给我这些什么意思?”严峫狐疑道,“建A6U799是胡伟胜套用一辆白色锐志的车牌号,怎么了?” 江停站在落地玻璃窗前,背后是客厅温暖干净的橘光,墨汁似的暗夜隔着一层玻璃,勾勒出他侧脸的轮廓,眉头紧锁出一道深刻的纹路: “套牌一般都是套同厂、同色、同型号的车牌照,为什么胡伟胜开凯美瑞,却要冒着一定程度的风险去套锐志?虽然也是同厂同色且外形相似,但这不符合一个多年贩卖假药和涉嫌贩毒的人的行为习惯。” 严峫稍愣。 “胡伟胜在审讯中抵死不交代他女朋友,可见那名女性绑匪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江停沉沉道:“那么是否有可能,她曾要求胡伟胜跟自己用情侣车号呢?” · 江停挂了电话,站在窗前许久。 韩小梅已经走了,暗夜仍然风雨交加,脚下这座城市闪烁着浩瀚灯海。那千家万户的窗棂间飘散出欢声笑语和热气蒸腾,他们不知道在很多无法被光渗透的角落里,有令人作呕的罪恶正在上演,也有数不清的人正为了阻止犯罪而彻夜奔波。 暴雨疯狂鞭打落地窗,江停抱紧双臂,向后退了一步。 这个动作潜意识里似乎是在向身后这套安静崭新、装修华美的公寓寻求某种虚伪的安全感,然而此地空旷无声,只有一丝丝难以形容的气息萦绕在虚空中,那是这里的主人上次来时匆匆留下的。 刚毅,率直,温暖,甚至有点炽热。 江停微微打了个寒噤,仿佛从某种不切实际的梦境中清醒过来般,猛地上前重新站在了窗前。 手机又响了,江停接起来:“喂,严峫?” “建A9U766!”严峫的声音在雨中异常清晰,可能是在对着手机大声喊:“车主叫柳宛秋,二十七岁,你猜猜她是什么人?!” 江停说:“我猜不到,不过你的人肯定已经在去找她的路上了。” 严峫朗声笑道:“丁家旺他老婆的表外甥女!” 江停不由莞尔。 “我们从现场提取到了至少一名嫌疑人的DNA,联网DNA查询显示此人名叫池瑞,十年前曾因非法制枪入狱,目前不能确定是否跟范正元所持的黑枪是否有联系,我们正赶去实施抓捕的路上。”严峫顿了顿,意有所指地道:“你好好呆在家里,在这个案子结束前,除非我派人去接你,否则都别乱出来了。” 范正元是谁派来的,为什么盯准了江停,是否跟挟持楚慈的人有联系,在案情水落石出之前都无法确定。江停身后隐藏的秘密就像个无底黑洞,不知道还隐藏着多少个“范正元”,正虎视眈眈准备要他的命。 江停挂了电话,长长舒了口气,终于感到了一丝放松。 韩小梅临走前泡的普洱茶已经冷了,江停没在意,端起来喝了一口,刚沾舌头就:“噗——” “咳咳咳!”江停差点没呛得背过气去,惊恐地望着手里那只白瓷杯——可惜严峫无法现场欣赏此刻他脸上几十年都没出现过的表情。紧接着他放下杯子,拔腿钻进厨房,一眼就看见了被韩小梅打开的茶叶匣。 那筒油皮纸包的茶饼被拆开了,最上面那块被餐刀硬生生撬掉了拇指大的缺口,铁锈色的茶叶渣四散在雪白的大理石流理台上。 “……”江停的右眼皮开始一个劲地跳。 严峫挂了电话,砸了咂嘴,似乎有点意犹未尽,突然抬头问:“韩小梅。” 马翔在前面开车,刚赶回现场的韩小梅坐在副驾驶上:“是,严队!” “你觉不觉得陆顾问这人很麻烦?” 韩小梅:“……” 严峫谆谆善诱:“动不动就要生病似的,还很娇气,十八块一桶的方便面都不肯吃,还不能跟咱们淋雨熬夜,你俩说对吧?” 车厢里一片静寂,只听大雨刷刷拍打车窗和行驶的颠簸声,半晌马翔谨慎地道:“这种事您开心就好。” “嘶,我跟你们说正经的……”严峫刚要说什么,突然韩小梅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陆先生。 “喂,陆先生,我们正赶去抓捕嫌疑人的路上,我——” 江停打断了她,声音压得很低:“严峫家里那筒茶饼是你拆开的?” “?”韩小梅:“是啊。” 从电话那边的响动来揣测江停似乎硬生生咽下去了什么,他问:“为什么偏偏拿这包?” “嗨,谁不知道严副家东西贵,那几盒包装豪华的茶叶我也不敢拆啊。怎么啦陆先生,是发霉了吗?我刚泡的时候也感觉那茶饼怪怪的,破破烂烂好像放了挺久,但闻着味道还挺香的……” 电话那边沉默半晌,江停吩咐道:“把手机给严峫。” 严峫以为江停只是打电话来问韩小梅平安回到现场了没有,他正坐在后面用步话机联系指挥中心,突然看见手机被递到面前,莫名其妙接了起来:“喂,怎么了警花?” “有件事跟你商量。” 严峫:“???” 江停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平静,平静得有点不对劲:“我先假设一个情况。如果有人喝了你家最昂贵的收藏品,导致它现在一分钱都不值了,你打算怎么样?” 严峫大惊:“不可能,汇丰银行保险柜把我家当年拍到的那瓶威士忌弄丢了?!” “……”江停说:“我指的是那块1921年的老同兴茶饼。” “哦那个,”严峫终于放松下来:“那是我妈拍下来的,说等我结婚的时候用它来泡媳妇茶——怎么,谁想喝?哈哈那我可事先说好,谁喝谁就要给我当小媳妇了哦,要给我做饭按摩洗袜子哦,哈哈哈——” 江停:“!” 前排的韩小梅:“!!!” 哈字僵在半空中,严峫终于意识到不对劲:“怎么,真喝了?” 韩小梅整个人抖动如同秋风扫落叶,这个时候她的反应比身经百战的江停慢了不知道多少个次元,只听电话那边当机立断,说:“韩小梅喝的。” 韩小梅:“不不不不是是是是是我我我我我我……” 严峫陷入了古怪的沉默。 马翔小心翼翼地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发现他上司的表情很奇怪:不能说是愤怒或肉痛,好像也没有要暴跳起来找人麻烦的意思;硬要揣测的话,倒有点像隐隐期盼着什么,然而突然落空了的感觉。 “哦,韩小梅的话就算了吧。”严峫慢吞吞道,“下次注意点。” 严峫挂了电话,似乎不是特别满意,抓了抓耳朵,抱着手臂,拿着喧杂的步话机靠在后座上。 韩小梅不敢吱声,马翔也正襟危坐盯着前方的漫漫雨夜。过了好几分钟,才突然听严峫憋出了一句: “做事毛毛躁躁!老高怎么带你的?回去写检查!!” 韩小梅欲哭无泪:“是是是……” 切诺基劈开风浪,缀着几辆红蓝闪烁的警车,沿着635省道向远处的建宁市驶去。

上一篇   第29章

下一篇   第3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