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 破云

第26章

厂房仓库前门大开, 已经围满了警戒绳, 几辆警车围成了隔离圈, 工人们被警察挡在圈外,隔着老远的距离议论纷纷。 “昨晚两点,保管处仓库突发停电, 照明及监控中断。值班员年博文正要出门查看情况时突然遭到攻击,有人徒手击打了他后颈枕骨,致使他昏迷不醒, 随后仓库门卡被偷走。” “两点半至两点四十之间, 保安主管刁勇经过管制化学品仓库,发现成排的储藏罐中间有手电筒的光束在摇晃。开始他以为是值班员年博文, 便开口询问,但对方却在听到声音的同时立刻关掉了手电;刁勇发现不对, 再次上前时,在黑暗中遭到了对方的攻击, 被利器刺中右胸肋,头部遭受击打昏迷。” 严峫匆匆穿过人群,一名警察在前头为他开路, 韩小梅小碎步跟着, 边上气不接下气地汇报案情,边不住偷觑严副队身后那个戴防霾口罩的年轻男子。 大概察觉到她的目光,男子用拳头抵着嘴,含蓄地咳了声。 “别靠近他,他感冒。”严峫头也不回吩咐。 韩小梅只得强行压抑自己快要溢出屏幕的内心戏, “哦”了一声。 “那个保安主管刁勇伤势如何?”严峫问。 “挺严重的,在仓库里昏迷了三个多小时才被人发现,幸亏刺伤不深。今早凌晨六点他被人送去医院抢救,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也能开口说话了,在病床上跟辖区派出所民警做了个简单笔录,指认袭击他的人就是公司实验室新来的实习生,也就是冯宇光的室友楚慈。” 警察拉起警戒线,严峫头一低钻了进去,皱眉道:“今早凌晨六点就发现伤者了,怎么过了几个小时才报案?” 韩小梅:“呃……” 他们走到仓库门前,站住了脚步。 成排灰绿相间的储藏罐矗立在厂房中,几种不同颜色的管道交错排列,井然有序。 痕检人员已经提取完脚印和指纹,陆续撤走了勘察板。失窃现场情况远远称不上混乱,甚至出乎意料的整洁,如果不是地面上几只被打碎了的器皿和一小滩血,几乎看不出太多搏斗的痕迹。 “受伤的保安主管体型如何?”严峫问。 韩小梅急急忙忙翻笔录:“哎……那个……健壮结实,曾经是健身教练。” 严峫竖起大拇指,冲现场晃了晃,感到十分匪夷所思: “可这现场战况是一击KO啊,你可别告诉我,那化学系高材生还是个武林高手?” 身后传来一个苦笑的声音:“他还真是。” 严峫回过头,只见一名西服革履、略微发福的中年男子在高盼青的带领下走来,眼底乌青显而易见,满脸难以掩饰的憔悴,殷勤地伸手来握:“严支队您好,您好,久仰久仰。” “你是……” 高盼青说:“化工厂工程师,死者冯宇光和嫌疑人楚慈的带教主任,丁家旺。上次来市局接受问询来着,但是您不在,小马接待的。” 严峫无声地:“哦——” 丁家旺看江停站在严峫身后,以为他也是市局高层,便自然而然地伸手去握,没想到手刚伸到一半,被严峫凌空架住了:“他感冒,剧毒,你小心被传染。” 江停戴着棒球帽和口罩,双手插在裤袋里,没有丝毫伸出来的表示。 “……”丁家旺哭笑不得:“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严峫一把勾住丁家旺的肩,强行让他转向现场:“丁主任是吧,您刚才说那个失踪的楚慈还真是,真是什么?” 韩小梅眼睁睁看着刚才那一幕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内心已瞬间脑补出了一系列的狗血爱恨,从“我的人只有我能碰”到“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现场我为你承包了”;其走向之离奇,情节之曲折,感情之浓烈,足以写出一本几万字的中篇小说。 “你在想什么?”江停帽檐下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冷冰冰注视着她。 韩小梅一哆嗦,下意识抬手擦嘴角那并不存在的口水:“没,没什么。” 严峫听到江停的声音,耳朵一动,就像头嗅觉敏锐的狼犬突然间闻到了小猫的气味,警醒地回过头来:“说什么呢你俩,案发现场搞什么卿卿我我的?来,你过来,你到我这边来。”说着抓住江停手臂,硬把他拉到自己身边站好,然后冲丁家旺挥了挥手:“不关你的事,你继续说。” 丁家旺尴尬地笑了笑。 “就是……就是这么回事,后来我们才发现这个学生不仅聪明,智商非常高,而且身手也不错。你别看他平时一个人独来独往,特别安静沉默,但真打起来连冯宇光那么壮实的小伙子都不是对手,一脚就从屋里踹到屋外去了,那架势就算不是专业的,也起码学过练过。” 严峫十分诧异:“他俩打过架?” “打过啊,”丁家旺肯定道:“就在冯宇光出事前一个……一个多星期以前吧。” 严峫和江停对视了一眼,转头吼道:“这个情况怎么没人反应?马翔!把马翔给我拎过来!” “不怪警察同志,不怪警察同志,”丁家旺慌忙拦在头里:“是我上次没反映这件事。哎,是我的错,我想大小伙子之间打架是正常的,况且离冯宇光被害也有段时间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任何细节、任何事件、任何跟案情相关的,不管你认为有没有价值,都必须如实详细地跟警方反映!”严峫毫不客气道:“假设我们上次得知这个情况后,认为楚慈的作案嫌疑非常大,就会采取相应的监视或监听措施,那么昨天晚上的事件就有可能不会发生,你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 严峫这番训斥堪称是严厉了,还当着所有人的面,简直把丁家旺训得跟孙子似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现在……” 严峫还要骂,被江停抬手挡住了。 “他们为什么打起来?”江停问。 “这事说起来也是一摊烂账啊,警察同志。”丁家旺非常难堪,苦笑道:“他两个吧,刚从北京过来的时候就有矛盾,楚慈不想跟冯宇光住一间宿舍。但我们公司的实习生宿舍是有限的,升级单间就得加钱,也不多,五六百,楚慈同学说实话也掏不起……” 严峫疑道:“他困难到这个地步?” “真挺困难的,贵州人,在北京读研,年年的最高奖学金都寄回老家了。” “那冯宇光呢?他家在北京不是做生意的吗?” 丁家旺叫苦不迭:“嗨,可不是,但人家不想加这个钱你有什么办法?打架那事过后我们也找他谈过,问他愿不愿意搬出来单住,但他就觉得住双人宿舍挺好的!我哪儿懂这年头的小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呀!” 严峫摸着下巴,向江停征求性地看了一眼。 “人际关系递增原理中以潜意识期待为驱动的多看效应。”江停低声道。 严峫没听懂:“什么玩意?” “就是心理年龄还停留在幼儿园阶段,以简单粗暴的方式不断为自己刷存在感的意思。”江停不再多解释,转向丁家旺:“那打架的直接诱因是什么呢?” “……两个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听那个意思,好像是冯宇光晚上回宿舍,有个东西找不到了,硬说是楚慈拿的,争了几句就动手了。”丁家旺比划了下距离,说:“就这么远,一脚从门里踹到门外,吓得宿管差点打120……说平时看楚慈文文静静的,谁也没想到动起手来那么利索。” 严峫问:“所以冯宇光到底丢了什么东西?” “谁都不知道,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最后逼急了就说他后来想起来是自己丢在实验室了。”丁家旺两手一摊:“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啊!” 严峫招手叫来高盼青,贴着耳朵低声道:“去查姓丁的刚才那些话属实不属实,然后把整个厂区所有进出口监控录像全部调出来。” 高盼青点头去了。 “这楚慈跟死者的矛盾比他自己交代得要大啊,”严峫用肩膀撞了江停一下,问:“元芳,你怎么看?” 江停意义不明地瞥了他一眼,向前走去,在地上那摊已经凝固了的血迹边蹲下身。 严峫跟着走上前,头对头地蹲在他跟前,只听他问:“血清氯渗透检测做了么?” “理化初步测定,血泊形成时间在今天凌晨两点半到三点之间,基本符合伤者的口述案发经过。” 江停指指血泊:“怎么只有一处啊。” “保安主管被刺伤后,跪倒在地,随即被手电筒自上而下的击中太阳穴上方,造成了昏迷。”严峫从韩小梅手里一把拿过笔录,翻看了两页,用手指着示意江停:“你看,出血量倒不大,昏迷后血流在身下形成了血泊。太阳穴上方的伤情比较严重,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脑震荡,我已经让法医去医院做伤情鉴定了。” 江停颔首不语,起身向那一排排整齐的储存罐走去。 严峫跟着他往前,只见江停走几步,停一停,低头仔细观察每个出料管的端口,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未几,他又回到那滩血泊边,单膝跪地,盯着那块深红的印记。 “现场没看出什么特别可疑的地方。”严峫思忖道,“血迹我也觉得有点怪,但说不上来哪里怪——你怎么想呢元芳?” 江停又皱眉瞥了他一眼,似乎有点欲言又止。 “你怎么啦?” “……”江停向周围看了眼,只见技侦和摄像员已经撤走了,离他们最近的刑警正被化工企业领导们围着,低头做现场笔录,应该听不见这边的动静。 江停向严峫招了招手。 “?” 严峫蹲在他身侧,只听江停轻声问:“元芳是谁?” “……噗!”严峫捂住嘴。 他这才想起来江停什么都不知道——昏迷了三年,基本错过了所有网络潮流和热梗热词,再说就算清醒着江停也明显不像爱上网的人,基本是个刚出土的过时老干部。 “你看,我总不能当着所有人的面叫你江停吧,让人听见多不好,你说是不是江队。”严峫掩着嘴悄悄在耳边跟他解释:“现在我就跟人说你是我朋友,名叫元芳,凑合着弄个假名,啊?乖。” 江停的表情半信半疑,严峫笑着往他身上一拍。 “……这个现场确实没有疑点。”江停终于转向血迹,说:“血泊中间厚,边缘薄,一侧略受衣物遮盖影响,周围没有擦拭或转移状血迹,基本可以确定是第一现场;要说怪的话,也是因为周边太干净了,没有其他打斗痕迹。” “如果嫌疑人对刀具训练有素的话确实可以做到一击得中,”严峫赞同道。 “有可能。我们不能仅凭经验对嫌疑人做太多预先设定,化学研究生也有可能受过管制刀具方面的训练。比方说我见过成年人群体械斗一死八伤,最后查出主要责任人是十二岁男孩的案例,还有……” 江停突然停住了,站起身活动了下肩并,说:“搜查嫌疑人宿舍的怎么还没回来?” 严峫敏锐地嗅到有戏:“还有什么?” “……” “问你呢,喂!” “还有人用酒瓶底一击敲死了持枪毒贩!”江停用力把手腕抽了回来,冷冷道:“充分证明了人的愚勇和运气是没有上限的!” 严峫风度翩翩做了个“谢谢赞美”的口型。 “严副,严副!”韩小梅举着张纸,气喘吁吁狂奔而来,突然瞥见严峫那张俊脸上尚未完全消失的笑容,登时一个急刹,险些踉跄绊倒。 严峫神奇地一秒变脸:“干什么呢,毛毛躁躁的?” “黄——那个黄——” 自从扫黄事件过后,严峫只要听到黄这个字就心跳加速、肾上腺素飙升、连带后腰隐隐作痛:“你这丫头会不会说话,啊?!带教警察呢,老高,老高!” “哎哎哎,技侦黄、黄主任让我把这个,把这个给您。”韩小梅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这是化工企业保管处紧急清点出的,初步的失窃原材料单据,我我我……我还等着跟黄主任交差呢。” 严峫脸色悻悻的,从她手里一把薅走单据,低头看了眼,只见满纸都是化学名词和分子式,便不由分说塞给江停。 “……”韩小梅无声地嘀咕了几句。 严峫敏感问:“你是不是在骂我?” 韩小梅心虚地:“啊?没,没有啊。” “你刚才那个口型,对就是这个,难道不是在骂我?” “我不是,我没有,别乱……” “你俩有完没完,”江停突然冷冷道。 韩小梅蹬蹬蹬连退三步,就像只温顺又惊恐的小老鼠。 江停抽出笔,在纸上圈出两组化学式,说:“这俩能合成甲胺。”又圈出两组:“邻氯苯基环戊酮。”最后圈出一组:“黄樟素。” 直到最后三个字出来,严峫才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表情顿时铁青。 “全是苯丙胺类毒品的制作前体,”江停将那张表轻轻扔还给严峫,叹了口气: “确实高智商,但可惜了。准备发协查通告抓人吧。” “不可能,让我进去看看,我不相信……怎么可能!” 有道女声突然从人群外传来,江停和严峫同时回头望去。只见一名非常美貌的妙龄少女摇摇欲坠,几欲晕厥,丁家旺勉强伸手架着她,满脸的苦涩和无奈。 严峫突然眉头一皱:“我认识这女的。”

上一篇   第25章

下一篇   第2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