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破云

第19章

“你利用伪造的阿得拉引诱学生吸毒, 在你出租屋房顶上发现的制毒器具上提取出了大量指纹, 人赃俱获, 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警官,那些东西都是我捡来的废品,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制毒器具。” “别负隅顽抗了, 老实交代还能争取个宽大处理,再嘴硬的话谁都救不了你!” “哈哈,警官你们是要拿我冲季末业绩吗?制毒贩毒那可是死罪一条, 你们这是想诱骗我认罪吧?” …… 审讯室单面玻璃外, 严峫戴着蓝牙耳机,背对着身后的讯问场景。 他在哗哗作响的水流中解开手上绷带, 将皮开肉绽的手指伸到水龙头下,凝固的鲜血立刻化作红水顺着指尖流走了。 冰冷的刺痛像千万根细针扎进骨髓, 但他却像毫无感觉,连眉峰都没动一下, 聚精会神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对话: “如果你坦白交代五零二案发当晚车后座的同伙,对我们警方办案提供重大线索的话,法院未必不会从轻判处!” “什么同伙?那是打顺风车的, 我根本不认识。” “那你现在告诉我这个搭顺风车的是男是女, 多大岁数,有什么体貌特征,以什么形式付的款?” “忘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 “我艹,这死鸭子嘴真硬。”马翔悻悻道:“从昨晚到现在疲劳审讯八个多小时了, 不是不知道就是他忘了,老子真想——” 严峫眼皮都没抬:“你想干什么? 马翔咽了口唾沫,看小屋子里只有秦川一个外人,便偷偷摸摸冲严峫使了个眼色:“我让实习生把监控断了,严哥,咱们上点手段吧?” 秦川在玻璃倒映里抬头笑道:“哟,我可什么都没听见。” “手段,”严峫哼笑一声,拿雪白的毛巾慢悠悠擦手,问:“什么手段?” “啧,拿枕头垫着打肚子啊!反手铐椅背腾空过夜啊!我听说一点伤痕都看不出来,保证他不过一晚上就……” 严峫打断他:“这就叫手段了?” 马翔眨巴着他无辜的大眼睛。 “我告诉你什么叫手段。”严峫说,“满把头发剪碎了混在奶茶里逼他喝,高光对着眼睛照让他三天不睡觉,烧过的针专往腋下膝弯里扎,看不出伤口还折磨人。要是这还不过瘾的话,拿两只大瓦数电灯泡同时烤他左右太阳穴,或者拿出美国佬对付基地成员的手段把嫌疑人按倒了直接上水刑,曾经有人这样实施过,后来……” 马翔整个脸部肌肉已经僵了,半晌才颤抖道:“……后来……?” 严峫劈手给了他一巴掌,怒道:“后来就是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了!蠢货!” 秦川爆发出肆无忌惮的大笑。 “没事少刷那些垃圾公众号!”严峫对着瑟瑟发抖的马翔斥道:“咱们这不是哪个犄角旮旯派出所,是副省级建制的市公安局,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以为断个监控别人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笑话!” 马翔觉得十分委屈,“那他打死就是不交代怎么办……” “咱们不说上手段逼出来的口供能不能采信,就说在千万分之一的情况下胡伟胜真是无辜的,制毒工具真是他捡回去卖废品的,杀死冯宇光的也另有其人——多少年后冤案翻出来,你给他赔命还是我给他赔命?” 马翔不敢顶嘴了,只悻悻地小声哼哼:“……一小时内拿到口供,反正给魏局立下军令状的人也不是我……” 严峫刚张嘴要骂,突然门被推开了,苟利以与其吨位极不相称的灵活狂奔而进,举着手里的牛皮纸袋:“来了来了!快点!你要的法宝准备好了!” 严峫立刻接过来,目光往纸袋里一扫。 马翔好奇道:“法宝?” 马翔伸长脖子,甚至连秦川都忍不住往这边瞅,却被严峫一手一个搡了回去,哗啦将纸袋抓起来,冲苟利比了个大拇指:“行的我苟,我看这波没问题——那谁来开个门,让我进去。” 苟利谦虚道:“好说啦老魏。” 严峫:“……” 秦川拍拍严峫的肩膀:“快进去吧老魏。” 严峫:“你们……” 马翔:“看好你哟魏哥。” 严峫大怒:“你才是伟哥呢!” 门咔哒一声,胡伟胜抬起头,露出了布满血丝的眼睛。 审问民警起身叫了声严哥,严峫挥挥手示意他们出去,然后拉开铁桌后的折叠椅,一屁股坐了下去,丢了根烟到桌面上: “抽吧。” 胡伟胜动了动,但没接,沙哑笑道:“怎么警官,唱白脸的来了吗?” 胡伟胜数次进宫,对审讯的这些技巧可能比一般民警还熟。严峫知道已经浪费足够多口舌了,也就没再虚与委蛇,直截了当道:“我姓严,市局刑侦副支队长,支队工作这块归我管。” 胡伟胜眯起了眼睛。 这人也才四十多岁,却早早地攒了一堆皱纹,每一根褶皱里都隐藏着愚昧的狡猾和凶狠。 “抽吧,别紧张。”严峫说着自己也啪地点了根烟,深深吸了口,放松地吐出一口气:“不是要害你,这么大个市局,就算想给你下迷药也没人敢动手,放心吧。” 严峫的声线低沉硬朗,带着雄性气息浑厚的磁性,但天生又有种漫不经心的味道,仿佛对什么都不太在意。 胡伟胜浑浊的目光闪动了几下,虽然迟疑,但最终还是把烟拿了起来,颤抖着手点燃了,立刻陶醉地抽了一大口。 “好烟,”他喃喃道,“你们吃公家饭的,都抽这么好的烟吗?” 严峫嗨地一声:“光靠警察那点工资,我发薪水第二天就该饿死了。” ——这话说得实在太引人误会了,胡伟胜还当他真在暗示什么,没想到警察竟敢在审讯室这种有监控有录像的地方肆无忌惮说这种话,不禁流露出一丝意外。 严峫并不解释,吊儿郎当一笑。 “你呢,你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无罪释放,无非是死缓还是吃枪子的问题。老实说吧,冯宇光是吃了你卖的药而死的,现在主要责任就在你跟你同伙两个人身上——只要老实按我说的录口供,我保证你下半辈子在牢里天天都能抽到这么好的烟;但要是继续包庇同伙的话,我就只能亲手送你上刑场了。” “什么同伙?我说了那就是个搭顺风车的!”胡伟胜硬邦邦地道。 严峫夹着烟,无所谓道:“别嘴硬,人我们已经抓住了。” 胡伟胜一愣。 “——你肯定想问,为什么抓住了他,我们却还要死抓着审你?” “……” 严峫叹了口气,似乎有点同情:“因为审他没用,他已经不会开口说话了,看看吧。” 严峫从牛皮纸袋里摸出一张照片轻飘飘地扔过来,胡伟胜一低头,霎时瞳孔紧缩,脱口而出:“怎么可能?!” ——那是法医在高速公路抛尸现场拍的,被碾压了无数遍,已经完全看不出面貌的尸体! “艹,”单面玻璃后的马翔一拍巴掌:“严哥这招高妙啊!” “不可能!这不是……你们,你们……!” 手铐和铁链咣当作响,胡伟胜满脸涨红,挣扎力度让他险些从铁椅里翻出去,外面刑警立刻就要冲进来,但只见严峫一边反手盖住照片,一边用眼神制住了手下的动作。 “这是谁?我根本不认识!”胡伟胜奇异般镇定下来,吼道:“我根本……根本没见过这人!你们警察随便找的交通事故图来恐吓诱供,我要告你们!” 马翔说:“卧槽这孙子还挺机灵,怎么办?” “别慌,”秦川双手抱臂,镜片后闪烁着奇异的光:“你们严哥还有后招。” “恐吓你?没必要。”严峫微笑道:“猜猜他是被谁灭口的?” “……”胡伟胜胸口起伏,仿佛一只警惕到了极点的老狐狸。 严峫向后轻轻靠在椅背上,下颔略微抬起,双腿自然分开。他知道这个姿势让自己看上去非常的惬意和舒展,这种姿态传递给外界的,是一丝丝无形的气势,和压倒一切、无懈可击的自信。 ——这是他从江停那里学来的。 唯一不同是江停有底气支撑他这种随意的态度,那是信息不对称形成的心理优势。严峫知道自己没有,但他必须让胡伟胜觉得自己有。 “灭口……”胡伟胜下意识道。 “是的,”严峫说,“虽然现在缺少证据,但警方已经初步确定,凶手杀人的目的跟它有关。” 胡伟胜的目光不由自主望向严峫伸进牛皮纸袋的手,下一秒,他看见严峫缓缓拎出一包密封着淡蓝色粉状物体的证物袋。 “那是啥,毒品?”马翔奇道:“物证不是已经被犯罪分子持枪劫走了吗?” 苟利迎风而立,面色肃杀:“氢氧化铜。” 马翔:“……” 秦川扶额道:“你们也是够缺德的……” “你把这袋毒品小心翼翼地藏在楼房顶上,应该不止是为了提防警察吧。”严峫在胡伟胜死死的注视中提起物证袋,晃了晃,语气缓和平淡:“老胡,你以为警察没抓你个贩毒现行,就能像当年在恭州那样随便咬死个其他罪名完事了?如果我是你,我更宁愿麻溜把同伙都供出来,然后判个无期在监狱里舒舒服服待上二十年,也好过刚走出看守所的门,就被二三十辆货车排着队撞成肉酱,你说呢?” 胡伟胜在那袋关键证物出现的同时就已经僵掉了,脸色变得异常苍白。 香烟静静燃烧,燃烧的烟蒂轻轻掉在了他手上。 如果说刚才胜负还勉强算五五分的话,这个时候严峫知道,自己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但还不够。 要彻底摧毁一个人的心理防线,威胁是不够的。法律是道德的最后底线,能下手违法犯罪的人首先心理上已经跟普通人不一样了,单纯恐吓可能暂时有效,但一旦对方回过味来,就会变得更亡命,更“皮实”。 严峫缓缓向前倾身,注视着胡伟胜的瞳孔。 “我们警方办案也是很累的,你这种案子上头催得紧,实际又没什么好处,搁哪个分局办起来都不情愿。”严峫停了下,盯着胡伟胜每一丝的表情变化,轻声说:“不过好在你的同谋已经死了,死人呢,总比活人容易搞多了——识相点的你乖乖录口供,别让我教了,该怎么录你自己心里都清楚。” 秦川用食指关节敲了敲审讯室玻璃,轻声吩咐马翔:“待会去监控室告诉技术,说是我的话,让他们把这一段录像掐了。” 马翔压低声音问:“为什么?是人都知道严哥只是跟他玩心理战术……” 秦川一个凌厉的眼神打断了他:“照我说的去做!。” 马翔立刻抬头挺胸:“是!” 胡伟胜目光剧烈躲闪,光从坐姿上就能看出他此刻复杂到极点的心理斗争。但严峫没有再行催逼,相反他再次向后靠,拉开了一段距离,就像个经验丰富老道的,冷酷的猎手。 “我不信……”胡伟胜嘴唇微微发抖,说:“你们讹我,警察都想讹我……” “你要是不肯乖乖配合呢,也没关系。刘雪那个案子还记得吧?” 胡伟胜脸色一变:“你想——” 严峫说:“刘雪在我手里。” 严峫就像个手持猎枪靠近捕兽夹的老手,从高处俯视着自己无处可逃的,一点点趋于绝望,却还在濒死挣扎的猎物。 “你想怎么样?那个小丫头的案子已经定了。”胡伟胜终于从干裂的嘴唇中挤出字来,声音微微不稳:“是,我是色胆包天,但我都跟恭州警察交代清楚了,而且我已经坐牢付出代价了!你还想怎么样?啊?你们公家办案都是这么随便冤枉人的吗?!” “——定了。”严峫微笑起来,揶揄道:“定了的案子,就不能翻了么?” 严峫要是不做警察了,凭他娘给的这张好脸,家里随便投个资,当歌手或当演员都没问题。但他想红起来也难,主要是从长相到气场都太有攻击性,哪怕是笑着的时候,都像一头刚茹毛饮血完正懒洋洋舔爪子的雄狼,太刚硬锐利,让人无法心生喜爱。 胡伟胜已经不再抽烟了,胸口不断起伏,湿润的额角暴起青筋,凭严峫的办案经验甚至能从呼吸频率中一眼推测出他现在的心跳。 “我犯了什么罪,都交代给恭州警察了,你休想威胁我。我是无辜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主办警察能证明我没真的强奸那小姑娘……” 严峫说:“主办警察?是指江停吗?” 胡伟胜的表情就像被枪管抵住了脑门一般。 “江停死了。”严峫似乎觉得很开心,嘴角弧度慢悠悠拉大。他中指关节一敲桌面上那张现场图,咚地轻响,仿佛对猎物射出了最后那枚致命的子弹: “——也是这么死的,高速公路上,被碾了二十多遍呢。” “江停是谁,严哥说他是被谁杀的?”马翔紧紧盯着审讯室,一肚子的疑问:“还有刘雪是谁?严哥在揭这姓胡的以前的案底?” 秦川脸色有些奇怪,但没回答。 “小马啊,”苟利拍拍马翔的肩,唏嘘道:“要不你别干刑侦了,来法医处打杂吧,挺好的……” 审讯室温度不高,但胡伟胜的汗却不停地下,不一会儿就湿透了后背。 严峫体贴地递过香烟和打火机,问:“再来一根?” 胡伟胜久久凝视那根烟,像是随波逐流的人注视着眼前唯一一根稻草。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动了动,仿佛在极端混乱的情况下做出了某种决定似的,抬手把烟接了过来。 火苗蹿升而起,胡伟胜长长吐出一口烟雾。 “……如果恭州那个案子再被翻出来,我得被人弄死在看守所里吧,”胡伟胜喉咙里发出一声模糊的笑声,听不出是苦涩还是讽刺。 “我做事情,其实算厚道的了。那小女孩子都那样了,我也没弄她,还送她去诊所——要我把她随便丢哪一埋,哪个王八羔子能抓住我?” 这话最后几个字透出一股深深的愚蠢和蛮横,但严峫恍若未闻,甚至还赞了声:“就是这个道理。” “嘿,”胡伟胜又笑了声:“严警官,怪道你官儿做比姓江的大,你办事确实比他讲究多了。” 严峫没告诉他江停最后做到了支队一把手:“噢,怎么说?” “姓江的玩手段,那就跟个女人似的,阴狠。他不打你,也不骂你,就喜欢用低高温折磨人——大冬天他把空调压缩机搞坏,制冷剂抽走,交换管搞结冰,出风口劈头盖脸冲你喷冰碴子,人在审讯椅上被喷得连气都喘不上来……每次一见是他审,再铁硬的犯人都怕。” “你要是什么都肯说呢,他心情就好点,像对狗似的丢你根骨头啃。心情不好的时候那可就有花样了,也是对狗似的,想怎么弄就怎么弄。”胡伟胜抬头瞅了眼空调,眯了眯眼睛,突然问:“他死了?有照片没?” 严峫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你能被判强奸未遂是江停出了大力的,他在帮你,为什么还要折磨你?” 胡伟胜脱口而出:“屁!想让我吃枪子的人就是他!要不是他兄弟——” 紧接着胡伟胜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兄弟?”严峫眼皮微微一跳:“江停有个兄弟?”

上一篇   第18章

下一篇   第2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