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破云

第17章

“——别动。” 就像故事中的芝麻开门, 咒语落地瞬间, 江停所有动作就顿住了。 甚至他的思维都像被冻住一般, 出现了刹那间短暂的空白。 ——紧接着,栏杆整排向外翻倒,严峫摔下了六楼! “……!” 所有事情都在同一秒内发生, 阿杰在失去重心的同时一把抓住栏杆顶端,打了个滑,发力爬了上来;而严峫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整个人就滑了出去。 都说人死前潜意识会走马观花般重复这辈子所有重要的场景, 但那一刻其实严峫大脑放空,什么都没有, 也什么都来不及想。 出于本能,在失重时他双手拼命乱抓, 右手指尖按住了天台水泥地面的边缘,但根本撑不住整个身体的重量;这一抓只稍微让坠势打了个顿, 就那稍纵即逝的时间里,他右手抓住正在倾斜的栏杆,铿锵! 六楼天台, 离地近二十米。 空心铁杆撞在水泥地上, 弯成一个危险的弧度,把单手悬挂的严峫吊在了半空中。 严峫的叫声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全身上下毛孔全部张开,冷汗唰地就涌了出来——这一刻他终于知道冷汗并不只是个形容词了。 “我艹……” 濒死还生的所有感情都凝聚成了这短短两个字,严峫另一只手也摸索着抓住铁杆, 正想引体向上往天台爬,突然十指碾压般剧痛,差点让他松手掉下去—— 有人在往死里踩他! 那个职业杀手! “几年不见,最近好吗?” 江停僵立在原地,枪口从他后脑渐渐移到耳后,沿着耳廓划了个半圆,从下颔骨顺着脸颊,就像情人的手指描绘肌肤般,顶上了太阳穴。 那声音靠近了,在耳边悄声道:“怕不怕死?” 江停的鬓发一丝丝浸透,汗顺着脸颊汇聚到下巴颏。 而那恶魔般的蛊惑还在继续,问:“怕不怕那个警察摔死?” 不远处天台边缘,阿杰鞋底狠狠踩踏严峫的手指,然后走开几步找了片刻,弯腰捡起一块锋利的石头。 “他本来不用死的。如果不是你,故事从很多年前就会换一场开局……” 江停往前一动,但只听枪口咔哒一声,子弹推上了膛! “我说了不准动,”那声音的主人戏谑道。 ——就在这个时候,夜幕远方送来模糊的警笛声,在风中逐渐清晰,增援到了! “……那你开枪啊,”江停冷冷道,胸腔不断起伏,呼出灼热血腥的气体。他一寸寸抬起手指抓住了枪口,一字一顿道:“开枪,别怂。” 紧接着他把枪口狠狠推开,冲了出去! 枪声也许响了,也许没响,但在混乱的须臾间没人注意到。阿杰举起石块向严峫血肉模糊的手指狠狠砸下去,下一刻,身后风声来到,他整个人被江停纵身扑了出去! 以专业杀手的正常水平而言,他应该根本不会被后面的人沾上身。但阿杰没想到江停会扑过来,一时之间措手不及,两人翻滚着撞上了几步以外的楼道门,生锈的锁根本挡不住那么大冲势,咣当一声铁门被弹开了,江停按着阿杰径直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严峫从悬空的六楼外咬牙爬回天台,一边疯了般拼命揉眼,一边踉跄起身往前追,刚迈出两步就只听——砰! 子弹溅起一溜碎石,紧贴着他脚边打进了地面! 严峫回过头,夜幕中,一道身影站在数米以外,手里赫然举着枪。 枪口正准确地对着他。 “……!”翻滚间隙中阿杰骂了句什么,但完全听不清。他就像个沙袋般被拖着滚下楼道,仓惶中只来得及伸手抵住江停后脑,轰!一声巨响,在拐角处重重撞上了水泥墙。 水泥碎块瓢泼而下,撒得一身一地都是。 警笛越来越响,人耳可辨地正急速靠近。然而江停什么都听不见了,他耳朵仿佛被深水蒙住,左手肘以一个不正常的角度倾斜着,喉咙里一下呛出了几口血沫。 恍惚间地面在震动,那是有人正疾步靠近。 ——是谁? 江停想看清楚,他竭力睁开眼睛,但昏暗的楼道里所有景物都在视线中剧烈摇晃。他发着抖大口喘息,意识越来越模糊,就像无形的巨手裹挟灵魂堕入深渊。 他的手缓缓低垂,最终在看清来人之前,坠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 …… 仲夏傍晚,苍穹如烧。 小男孩穿过金黄旷野,余晖涂抹在剧院高大的桃木门上。华丽吊灯晦暗,大红帷幔半垂,空荡荡的座位层叠延伸向视线尽头;他小心裹紧破旧的外套,蹲在二楼包厢栏杆后,透过缝隙望向舞台。 帷幕后勾勒出提琴手笔直的侧影,那是个与小偷窥者同样年纪的男孩。 I’ve seen the world, done it well Had my cake now Diamonds, brilliant And Bel Air now …… 提琴手的燕尾服和牛皮鞋在灯影下熠熠生光,倏然他抬头望向二楼,准确对上他的小偷窥者,随即展颜露出了一个微笑。 旋律在剧院上空盘旋缭绕,向远方岁月迤逦而去。 小男孩穿过金黄旷野,麦穗如摩西之杖分开的大海向后两侧倾倒。风呼呼刮过耳畔,长庚星闪现出明亮的光晕;他那同龄的伙伴站在山崖尽头,迎风伸出右臂,抱住他奔来的身躯,在乌黑发顶印下亲吻。 夕阳从他们一触即分的身影中间投下余晖,将层叠山峦融成金水。 Hot summer nights, mid July When you and I were forever wild The crazy days, city lights The way you\'d play with me like a child …… “说你永远不背叛我,我就带你走。” “我永远不背叛你!” 晚风将誓言飞卷带走,暮色笼罩天空,乌云飞速流转,金红被天青和苍蓝渐渐取代,巨大的城市在地平线尽头一寸寸亮起灯海。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梦境中江停身量变高,长大成人,他张开双臂穿过爆炸的硝烟,任凭身体向大地自由坠落。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山崖上那道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微渺。江停看见他向自己坠落的方向伸出了手,但天地间呼啸的风从指间刮过,背景是被烈火照亮的广袤天幕。 旋律婉转悠长,而岁月短暂如烟云一瞬。江停凝视着他,抬起枪口,对准头顶那疾速变小的身影扣动了扳机—— “I know you will——”他听见有人在风中唱道。 ——You will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beautiful. 下一瞬,子弹穿过时光回溯而来,在淋漓鲜血中洞穿了他自己的心脏! “咳咳咳!” “醒了!”“血压正常,呼吸正常。”“快,通知刑侦支队!” 江停不住咳嗽,昏昏沉沉,想起身却被人七手八脚地搀住了。混乱中杨媚尖叫:“江哥你怎么样?”“快别动快来人!”的声响划破喧嚣,清晰得炸耳,直到一双有力的手伸过来把江停按回了病床。 “他没事,”严峫沉声道,“有点轻微脑震荡,别让他起来。” 江停的神智在梦境和现实中翻滚跌宕,大脑被撕扯成两半,一边躺在病床上,一边又同时从高空中坠落山崖,剧烈的高坠眩晕让他几欲呕吐,立刻被护士眼明手快打了一针。 这一针倒相当有效果,药剂迅速把他迷乱的灵魂拉回了现实。好几分钟后,仿佛灵魂终于坠地,江停骤然从胸腔里吐出了这口气,朦朦胧胧睁开了眼睛。 “……不太严重,只是病人身体情况太差了,注意躺在床上好好养几天……” 江停左手一动,疼得钻心,马上被杨媚按住了,只得转而用右手用力掐了掐眉心,籍疼痛勉强从喉咙里挤出一句:“严峫?” 杨媚没想到他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当即一滞。 严峫用手势打断医生,示意自己都明白了,随后立刻走来问:“你怎么样?” 视线慢慢聚焦,江停这才看清自己躺在病房里,外面天色将暗不暗,可能已经是第二天了。 杨媚肯定是三更半夜接到通知赶来的,此刻眼眶微微发红,显见非常担忧,几个在她KTV里帮忙的手下人被拦在病房外。 严峫的眼睛被紧急清洗过了,双手十指缠着绷带,边缘隐约透出血迹来。 “没事。”江停刚说话就忍不住咳了两声,对杨媚微微点头,沙哑道:“你先出去吧。” “可是……” 江停抬手制止了她。 杨媚满腔腹诽却不敢说,只得皱起柳眉狠狠地瞪了严峫一下,起身悻悻告辞。 医生也带着值班小护士离开了,随着门板一声咔哒,病房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江停脱臼的左臂已经被接好吊上了三角绷带,他靠在床头雪白的软枕里,病号服领口松松地,因为过于宽大,显得整个人精神恹恹,又非常的优柔单薄。 严峫问:“你确定不再睡会儿?” 江停半闭着眼睛养了会儿神,摇了摇头。 “得了,这次要不是你,我八成就得交待在那儿了。”严峫顺手拉了张椅子坐在病床边,带着点若无其事的漫不经心,笑着说:“没想到你对犯罪分子企图干扰警方侦查重点的猜测竟然是对的,幸亏咱们抢先一步赶去重勘了胡伟胜的窝点,起获了大批陈旧制毒工具,现在市局正加班加点审问那姓胡的呢。哎,你说咱俩也算是同生共死了一回,没想到……” 江停问:“他跑了?” 严峫眉梢一跳,注意到江停的人称代词是——他。 不是他们。 “可不是跑了。”严峫吁了口气,唏嘘道:“是我轻敌,差点栽那孙子手上。你把他扑倒之后我从天台外爬上来,这才发现嫌疑人还有个同伙,那人还持枪,一梭子打在了我脚边上,真是够险象环生的。” 江停确实病了,精神实在不济,以至于没掩饰住神色间细微的变化:“然后呢?” “然后也没怎么,我跟那同伙大概对峙了半分钟,市局的增援就拉着警笛赶到现场了。那人听见警车过来,倒也不恋战,拿着枪进了你们掉下去的那个楼道。” 严峫的语气毫无任何变化,随即顿了顿,目光直直看向江停: “那个时候你还跟杀手在楼道里对峙,我怕你有什么三长两短,就跟着冲了进去。楼梯间很黑,我往下跑了几步,就看到——” 严峫故意叙述一顿,果不其然,江停立刻开口追问:“你……” 然后严峫出乎意料地发现,江停追问的并不是这个话茬,甚至对当时楼道里发生了什么毫无兴趣。 江停问的是:“你看到他的脸了么?”

上一篇   第16章

下一篇   第1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