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 破云

第150章

恭州市公安局。 “什么, 车里有炸弹?!”副市长霍然起身, 手里的听筒猛然拉扯电话线, 电话机在光滑的会议桌上发出刺耳摩擦声。 周围一片哗然,紧接着议论纷纷。 会议室窗外正值午夜,黑暗浓墨般化不开;日光灯却明晃晃照着从正厅到副处等各级领导, 乍看上去每张脸都挂着相同的凝重,仔细观察却可以发现每个人眼神深处都闪烁着各异的光。 “好。”只听副市长胸膛迅速起伏几下,才咬牙回答:“我们随时等待S省及建宁市兄弟单位的回复, 一旦需要任何信息情报协助, 请随时联络!” 副市长放下听筒,颓然坐进椅子里, 长长叹了口气。 会议室里嗡嗡不断,没人注意到副市长左手边, 某个穿深蓝制服白衬衣、胸前警号零零三的中年人目光飘忽不定。少顷他抓起手机,对书记员低声招呼:“我回办公室拿趟东西。”紧接着快步走出了门。 下楼右拐尽头, 零零三推开自己办公室门,紧接着反手关上。直到这时他才终于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惊悸和恐惧,大口喘息好几下后, 再次打开了邮箱—— 【如果有一天组织出事, 你立刻代我通知各个渠道,确保各上下线立刻隐藏。】 【否则跟你相关的所有证据将于24小时内自动曝光。】 零零三闭上眼睛,浓烈的悔恨涌上脑海,如万蚁噬心。如果那个总是带着魔鬼般笑容的黑桃K此时出现在他面前的话,也许他会丧失理智地扑上去, 恨不能与对方同归于尽——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他不能同归于尽。 他还有仕途,有家庭,有本该光明灿烂的一切。 一根烟工夫过后,零零三终于鼓起勇气,颤抖着手打开附件,开始按邮件内容向指定人员发送逐条指令…… 会议室里,一名其貌不扬的书记员突然起身,穿过人群走到副市长身后,附耳轻声说了几句。 “……果然。”副市长眼底浮现出一丝冷笑:“监视了他这么久,果然在今晚露出狐狸尾巴了。技侦已经准备拦截了吧?” 书记员点点头,小声问:“现在怎么办?” 副市长咳了声,站起身。满会议室大大小小的领导们纷纷望来,却只见他面色阴沉肃穆,丢下一句:“我有点事处理,去去就来。”紧接着带书记员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眼尖的人可以看到,在大门关闭的那一瞬间,走廊上赫然有几名荷枪实弹的刑警紧紧跟了上去。 【消息开始发送,1/13】 黑暗的办公室里,手机屏幕映着零零三苍白的脸。不知是无法面对自己即将传出的机密消息,还是他已经连这点光亮都不敢直视了,零零三连忙反手掩住手机屏幕。 黑桃K通过一个简单的技术手段,设置了对他的监督程序。只要按指令发出机密,他便会收到程序发来的验证码,通过验证码登陆秘密服务器,他便能进入黑桃K的数据库,将自己的各项违纪证据彻底删除。 最后一次了,他想。 ——尽管每次屈服在对方胁迫下时他都会这么跟自己说,但每一次他都坚信,这就是最后一次了。 零零三颤抖着吐了口炙热的气,就在这时—— 砰! 大门突然撞开,光亮轰然射入。零零三本能地伸手捂眼,随即疯了似的抬起手机按删除,但已经迟了;副市长亲自带着十来个人冲进来,刑警一把按住他的手,不顾他发疯挣扎,强行夺下了手机! “不!!还给我,还给我,我来解释——” “把这十三个号码交给技侦跟踪定位,立刻上报公安部,通知S省公安厅准备抓人。” 零零三终于意识到大势已去,绝望瘫软在了椅子里。 “早在去年12月初,被S省安插进吴吞、闻劭特大贩毒集团的卧底‘钉子’就查出了你的身份,并确定了你是毒贩闻劭用来联系上下渠道的关键中枢。”副市长冷冷道,“鉴于这一点,我们始终没有打草惊蛇,就是为了在最后时刻通过你,一举缴获这张贯通上下各级部门的保护网。” 零零三脸色灰白扭曲,死死盯着手铐,终于挤出几个字来: “那个‘钉子’ ,就是当年……当年的江……江……” “对。就是三年前岳广平被害那天,你偷偷派人去现场企图将他灭口,但被他逃了出去,还在抓捕过程中撞上了货车的,”副市长冷冷道:“原恭州禁毒支队长,江停。” 刷拉一声,闪电般的回忆浮现在零零三脑海中—— “赵局,姓岳的他们家门口果然有动静了!”手下指着监视屏中的居民楼,顺着他惊恐的目光望去,只见楼道口正隐约晃动着一道熟悉的背影:“您看这个人是谁,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已经,已经……” 零零三脑子里嗡地一响,那身影竟然是江停。 他不是“死”了吗?他为什么能活着回来? 难道他已经投效了黑桃K?! 如果在谋害黑桃K之后还能全身而退,那么他很可能已经在贩毒集团内部建立了某种关系甚至是合作,这让江停这张嘴的存在变得异常危险。现在他知道多少秘密?他是否已经查到恭州内部曾经为草花A提供保护的人就是自己?他为什么去找岳广平,难道是打算—— 零零三掌心出汗,听见自己的声音嘶哑道:“……干掉他。” “赵局?” “姓江的‘死而复生’,持械拒捕,因为有可能对岳副市长造成极大威胁,被当场击毙。”零零三咬牙切齿道:“弄干净点,别做外勤备案,所以别闹出太大动静。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手下人面露狠色:“是,明白!” …… “……原来我当年根本没必要,”零零三失魂落魄:“原来我当时根本没暴露……” “你后悔的是这个?我还以为你后悔的是从最开始就不该跨越雷池!当年你隐瞒、监视、盯梢岳广平,私下为吴吞提供了多少庇护,1009案发生后又到底动了多少手脚,等到看守所里再慢慢交代吧!” 副市长再也不多看他一眼,厉声道:“带走!” 两名刑警将面如死灰的零零三挟起来,手铐随颤栗而哗啦作响,消失在了门外。 · “嗯,嗯明白,”吕局肃然道,“我知道了。” 吕局挂了电话,魏副局在边上一句“什么事”还没问出口,就只见他抓起手机,面沉如水:“江队!江队你还能听见吗?听我说!” “恭州赵副局长试图向外传递内部机密,刚才已经被抓了,手机密件被技侦全部拦截,我们顺着这些线索也能摸到贩毒集团的老巢,再难我们也会尽全力!” “闻劭的命不比你值钱,你得活着回来!我们自己人的命更重要!” “——我们自己人的命更重要!” 吉普车内,冷汗顺着江停苍白的脸汇聚在下巴颏上,随即滴进衣领,洇出一滴小小的湿迹。 侧视镜内骤然闪现出强光,那是警车不仅没有减速远去,反而开上来了,几乎要紧紧挨着吉普。 “……”江停喘息着拿起手机,贴在嘴边。他的嘴唇在微微发抖,但没有影响语调一贯的冷静和坚决,闻劭从副驾上深深盯着他,只见他鼻梁正反射出挺拔笔直的微光: “告诉严峫……让他把警车停下,离我远点。” · 余队的吼声多少年都没这么尖利过:“清除路障!快!快!!” 这重重关卡原本是为了拦车抓捕黑桃K而设下的,但现在却变成了争分夺秒的修罗场,只要吉普撞上任何一道路障,都有可能在惯性作用下触发炸弹,将所有警车裹成火球炸上天。 车灯转瞬即至,刚设置好的最后一道路障也被刑警飞身推到了路边。下一秒,吉普车呼啸而来,惊险至极地穿过关卡,在十多辆警车的注视下冲进了夜幕! 呲——尾随吉普的那辆警车却戛然而止,尚未停稳便只见严峫跳下车门、扑向后座,头也不回吼道:“来个人帮我开车!快!” 离车门最近的韩小梅一激灵,条件反射:“哎!”然后一躬身灵活地钻进了驾驶室。 嘭嘭两扇车门关闭的撞击同时响起,没人来得及阻止,警车已经嗖地冲了出去。 “胡闹!”余队骂了句,也低头坐进副驾,扣上安全带,对步话机沉声道:“所有人准备增援,注意保持安全距离,追!” 从高处向下俯览,吉普疾速冲向黑夜,一辆警用越野跟在后面咬着车尾。再隔两三百米距离,八九辆深蓝警车正鸣笛亮灯,浩浩荡荡紧追而去! · “怎么是你?”严峫扒着驾驶座后背,冲韩小梅的耳朵大吼:“你他妈能行吗?跟上!跟上!别发呆了发什么呆!” 韩小梅欲哭无泪:“谁谁谁说女子不如男,这种时候就不要挑三拣四了……这不跟着呢吗?” 呼呼两声转弯风啸,吉普和警车几乎同时开进了发夹弯入口。江停第无数次瞥向侧视镜,他的脸好似冻住了般,但紧抓着方向盘的双手却十指关节泛白。 “想跳车?”闻劭仿佛看穿了他在想什么,“没用的,从现在到下山一路车左侧都靠悬崖,这个速度跳车,你只会直接摔到崖底里去。” 江停不答。 闻劭看着他僵冷的侧脸,换了个诱劝的语气:“我以为你曾经很想跟我同归于尽。” “……不。” “哦?” “我曾经是这么想的,如果能带你一道下地狱,那么死亡对我来说简直求之不得,但那已经是过去的想法了。后来我才发现,其实我更希望能眼睁睁看着你下地狱,我希望能欣赏你像那些被你害死的人一样,满心遗憾又不甘愿地去死。” 闻劭神情微动。 “人一死就什么都没了,活着却能抓捕跟你做过生意的拆家,能支撑那些死难者的家属,能做完三年前牺牲在爆炸里的人没来得及做完的事情……”江停沙哑道:“活着比死更需要勇气。” 闻劭默然良久,冷冷道:“但现在再想活已经没用了。” “是,的确没用了。但至少可以让你知道……” 吉普甩尾进入弯道,前方遥遥只见一片红蓝警灯,那是先前警方设下的拦路卡。冲卡的三辆防弹车已经接连炸毁,火光兀自燃烧,指挥车边吕局等人正焦急地翘首以盼。 江停望向闻劭,眼底闪烁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如果时间回到二十年前,我会毫不犹豫抓住那根绳子,一脚把你给踹下去!” · “前面是警方最后一道关卡!后面就是峡口了!”韩小梅尖叫:“怎么办严队!快告诉我怎么办!” “右边!” “什么?!” “插进右道,挤他内侧!”严峫探身拔出韩小梅的枪:“对对,领先他半个车身,保持相同车速千万别超过去!” 韩小梅还以为他要拿枪顶自己的脑袋,登时充满了恐惧:“我我我啥都听你的!别冲动!” 警车骤然加速,硬生生挤进了吉普车右侧与山壁的空隙间,只听咣一下,警车右边侧视镜被岩石撞飞,霎时消失在了黑暗里。 这时两车齐头并进,严峫一偏头,透过车窗,正正对上了吉普车上闻劭森冷的注视。 “记住保持相同车速,尽量开稳,你们女司机证明自己实力的时候到了。”严峫把枪插进自己的枪套,用力紧紧登山靴鞋带,沉声道:“待会你要是让我摔下去,韩小梅,就等着老子半夜三更去找你吧!” “啊?!” 韩小梅一看后视镜,登时吓得三魂掉了七魄——严峫在疾驰中打开后车门,刺骨寒风顿时灌进了车厢! “……”江停望向副驾车窗,不出声地骂了句脏话。只见严峫半边身体都探出了警车,几乎悬吊在半空中,似乎正要往吉普车上攀。 他不要命了吗?! 江停一脚踩下油门,吉普嗖地蹿出了大半个车身。严峫一手抓空,怒道:“韩小梅!!” 韩小梅委屈的吼声回荡在狂风里:“江队加速也怪我啊?!” “告诉严峫让他停车!回去!”吉普车内,江停拿着手机厉声道:“太危险了,我自己想办法!” 扬声器里传来吕局沉重的声音:“你能想什么办法?” 江停眼珠微微发抖,短短几秒无言被拉得无比漫长。通话两端一片沉寂,终于江停长长吸了口气,平静地回答:“这是我自愿的,我不后悔。” 顿了顿之后,他轻轻地道:“……告诉严峫我爱他。” 闻劭在副驾上,仔细看的话他脸颊线条紧绷,似乎牙缝正咬得非常紧。 江停把手机丢去了后座。 “前面就是指挥车了你行不行啊严队!”韩小梅简直要哭出来了,突然车身碾过碎石,猛地一震:“啊卧槽!你抓紧!” “贴近点!再近点!”严峫一手死死抓着警车打开的门,另一手去够吉普车顶棚上的搭载架,然而始终就差那么点距离够不着:“加油!别怕!” “不行严队!江队车上有炸弹你跳上去又怎样,要不再考虑考虑?!啊?!” 警车逆风而行,酷烈寒风打得人连口都很难开,严峫一头探回车里:“我他妈知道!” “……” 韩小梅心惊胆战望着后视镜,镜中正映出严峫的面孔。他头发被吹得乱七八糟,浓密眉头拧得仿佛打了结,暴戾中却又有种难以言喻的张力: “但江停只有我,什么都没有只有我!我不救他还有谁救?难道我放他一个人去死吗?!” 韩小梅想说什么,但什么都说不出来。 “跟上江停!”严峫吼道:“我要跳了!” 吉普与警车并驾齐驱,同时冲进警车群中,将警戒线砰然撞断。 两车都没有任何要减速的迹象,在众目睽睽中穿过了关卡。所有人、所有车都在四下避让,只有魏副局望着半吊在警车外的身影,失控地往前冲了两步:“严峫!” 吕局一把拽住他,同时吉普呼地冲来,贴着魏副局肩膀飞驰而过。 “你个老东西也不要命了!”吕局呵斥。 魏副局面色灰白,跟平时严肃暴躁不苟言笑的他判若两人:“可是,可是……” 周围突然响起惊呼,打断了他的嗫嚅。吕局跟魏副局同时扭头望去,只见无数人亲眼见到,严峫凌空跃起,扑向吉普车顶—— 那比眨眼还快,但时间却仿佛在此刻静止了。严峫的头发、衣领、外套下摆当风扬起,从脊背后腰乃至两腿都呈现出极度紧绷的肌肉线条,警灯为那侧影镀上了红蓝交错的光晕。 紧接着,他把自己整个砸在吉普车顶上,嘭!! 魏副局失声:“小心!” 吉普车身大震,江停瞳孔压紧,抬头向车顶看去。 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严峫抓紧了吉普车顶架,手臂肌肉绷住暴起;随后他单手引体向上,一条长腿先跨上车顶,全身翻了上去。 他紧紧俯在两根铝合金架之间,一手“咣!咣!”重敲了两下车窗,然后从上往下探出头。 车窗降下,露出了江停苍白的面孔。 他们在这生死时速中互相凝望,狂风如无数利刃,将彼此注视的目光撕扯成碎片。 “……开慢点,”终于严峫干裂的嘴角一勾,温柔道:“你对象来接你回家。” 咔哒。 副驾传来金属敲响,只见闻劭左手拇指根部扭曲到常人难以做到的地步,在几乎掰断骨骼的极限中,生生把手抽出了铐环! 刺啦一下他手背皮肉翻起,鲜血淋漓。但他仿佛完全没感觉,打开门探出车外,冷漠地眯起眼睛盯着严峫。 “行啊,”在剑拔弩张的空气中,他每个字都充满了寒意:“我这就先送你下去。”

上一篇   第149章

下一篇   第15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