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 破云

第147章

后厂房, 三辆铮亮的防弹越野车并排而立, 安装在车内的监控屏幕如实映出外面走廊上的情景——两支警方行动组正快速向他们这边突入, 很快就要赶到门口了。 同时车载蓝牙中正传来阿杰最后的倒数:“三——二——” “一。” 司机呼吸闭住,身后一片安静。 “……”司机愣住了,不禁问:“老板?” 后视镜中映出黑桃K冷酷的眼睛:“不急, 再等两分钟。” 但这是能等的吗?二号线没按计划爆炸,别说两分钟,就延误那么几秒的时间差, 特警都赶到他们屁股后头了! 司机惊慌失措, 下意识就想请示老板能不能立刻亲自引爆二号线,随即就在这时——砰! 后厂房紧闭的门被踢飞了, 潮水般的特警蜂拥而入:“什么人?”“下车,不准动!”“警察!” “操!”司机破口大骂。 左右两辆车窗降下, 保镖毫不犹豫地拔出了微型冲锋枪。连眨眼的功夫都不到,特警同时开火, 整个后厂房陷入了激烈的枪战! 库房。 “指挥中心!指挥中心!现场后厂房发现三车歹徒持枪拒捕,正在交火!正在交火!!” 哒哒哒哒——冲锋枪急促的射击从频道中传来,康树强沉声喝道:“坚持住!A组立刻赶去支援!” “没、没爆……”与此同时, 他周围的特警发出颤抖声, 紧接着变成了此起彼伏的大吼:“没爆!”“它没爆!!”“快快快来人拆弹!!” 虽然大部分人都认为黑桃K即便要炸,也不至于在买家进入交易现场以后炸,而且一旦引发冬季山林大火他自己也跑不掉;但鉴于他有三年前塑料厂事件的前科,吕局还是坚持让行动组配备了专门的拆弹人员,防止他万一真的丧心病狂, 宁愿拿自己的命冒险也要重演当年的戏码。 几名特警挟着拆弹人员狂奔上前,但还没靠近就只见康树强一手按着耳麦,一手拼命打手势示意他们后退,同时把老蔡也塞给了副队:“共频炸弹来不及的!打个电话就爆!!防爆组跟我上,其余人快撤!!” 一面面防爆盾牌迅速立起,以吴吞背上的炸弹为中心,形成了黑色的防护墙。其余特警按着王鹏飞等毒贩的头大步冲出库房,直到大部队撤出后康树强才稍微放下了一半的心:“走!走!走!防爆组跟上,随时准备灭——” “康、康哥,”他身边那名特警颤抖道。 康树强一回头,眼底映出了炸弹上骤然熄灭的红光。 “……快!”康树强失声:“快撤——” 两秒钟后,轰!! 老毒枭的身体四分五裂,旋即被强光完全吞没。防爆警员像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C4造成的高烈度爆炸掀翻房顶,钢筋碎石直冲天空! 爆炸沿所有走廊急速推进,一路传到后厂房,整片地面在冲击波中剧烈摇撼。 支撑墙壁的铝合金材料纷纷迸裂,那飓风般的气浪甚至将越野车身都推得往前一震。司机险些一头栽上前窗,所幸被保险带死死勒住,惊魂不定之际只听他老板在身后微笑道: “看,这不是炸了吗?” 铺天盖地的PVC篷布轰然倒下,警方根本无法撤退,顷刻间就失去了火力。三辆防弹车再无阻挡,同时发动,嘭地撞碎了厂房外墙,迎着烈风扬长而去! · “报告指挥中心!现场发生爆炸,三辆疑似主目标车队逃出!三辆疑似主目标车队逃出!!” 指挥车卫星监控屏上,滚滚黑烟覆盖天空,强光映出了每个人凝重的面孔。 “我艹他祖宗十八代,这孙子在想什么?!”陈处这辈子都没见过黑桃K这种毒贩,难以置信吼道:“他把买家、厂房、所有毒品都用来当饵?!可他自己不也在现场?!他不怕他自己也被炸死?!” 没人说得出话来——事实证明了他不怕。 警方无法彻底摸透一个冷血、反社会、具备强大火力且彻头彻尾的疯子,尤其当这个疯子连自己的命都不太顾忌,而警方却必须从大局出发、处处求全求稳的时候。 吕局沉声问耳麦:“C11观察点汇报情况,现在主目标车队的进行方向是哪里?” 通讯频道里飞速汇报了一个定位点,众人目光纷纷望向地图——魏副局眉头紧皱,脱口而出:“原来就是这!果然这是他们下山唯一的路,我立刻带人亲自赶去增援!” 魏副局也是豁出去了,这种烈度的现场行动,他们这个年纪的领导岗根本都不该亲自上的。 “等等老魏,”余队突然道,“这条道是不是已经被一整支侦查二队包抄了?” “是啊,怎么?” 在几道目光注视下,余队胸口微微起伏,似乎想说什么又迟疑不定,随后将征询的目光投向了吕局。 魏副局性急,但这时候也咂摸出不对来了:“我说到底怎么回事,难道——” “万一,”吕局缓缓道:“我是说万一。” 他粗短的食指在地图那道代表山道的深绿色线条上一寸寸划过,说:“毒贩有没有可能,已经在峡口处设置好了第三波炸药呢?” · 嘶——摩托戛然止住,车头高高扬起,又嘭地砸上地面。 秦川掀开头盔,只见远处烈焰于厂区冲天而起,篷房大片坍塌,全数映在了他压紧的瞳底。 谁引爆的二号线,黑桃K自己? 但怎么可能?! 为了防止王鹏飞与外界通消息,整个厂房已经被屏蔽了手机信号,只有特殊频段的无线电波才能在限定范围内接入。也就是说黑桃K如果要亲自引爆二号线,必须有装着另一个共频系统的无绳电话机,而且得冲出特警的围剿翻墙跑出后厂房,否则是不可能办到的。 那么如果不是黑桃K,引爆二号线的人是谁? 嗖—— 明明只是消音器再轻微不过的动静,秦川却像背后长眼般,瞬间发动摩托又凌空调头,一条长腿撑地止住。子弹贴脚擦地,溅起了闪亮火光! “果然是你,”他一字字道。 暗处山崖上现出一道精悍身影,枪口正散发出袅袅的蓝烟—— 那是阿杰。 “这话由我来说才对吧。”阿杰右手持枪,左手握着手机,盯着秦川笑起来,那表情就像嗅到了血腥的鲨鱼:“或者我应该说,果然是你?” 秦川呼了口气。他肩臂绷紧的肌肉似乎已经放松了,无奈地问:“能告诉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暴露的吗?” 阿杰瞥了眼时间,完全不着急,缓缓吐出一个字:“枪。” 时间倒退至行动开始之前—— “秦川今天那把枪是你给他的?” 听见手机那边问话的阿杰愣了愣,“是,我给了他一支微冲,怎么了?” 黑桃K悠悠道:“可他怀里还有一把九二式。” “九二式?咱们这趟没带这个型号吧。”阿杰稍加思索,紧接着想了起来:“哦对,那应该是恭州岳广平当年丢下的失枪,在缅甸抓草花A的时候有天碰见秦川,他突然问我把这枪要回去……” “这小子可能要反水了。” “什么?!” “你不用去山顶观察哨了,马上回厂区找人拿备用的无线电共频设备,如果秦川临阵跳反,你替他引爆三条线。”黑桃K顿了顿,似乎有些唏嘘:“我就说当年岳广平死后,这小子的一系列表现怎么能把姓吕的老狐狸都骗过去……原来那根本不是伪装,那就是真情流露。如果他今天不带这把枪的话未必能露出破绽,但估计他觉得是背水一战,所以忍不住着了相。” “您是说他要替岳广平报仇?!”阿杰难以置信道。 “不,不完全是。” 阿杰迷惑不解,只听他大哥带着戏谑道:“我更倾向于认为那是替他自己报仇,或者说,是一个聪明人在发泄自己被彻底愚弄的怒火……” “真可惜,我本来还觉得他跟我是同一种人。”黑桃K笑起来,眼底浮现出不加掩饰的遗憾:“果然同类自相残杀是难以避免的事情啊。” · 秦川用力揉按额角,似乎既无可奈何又心服口服,朗声笑道:“所以我就说你们老板干嘛要贩毒,为什么不去当个神棍,既受人尊敬又财源滚滚?真是可惜了玄学界失去一名奇才!” 阿杰明显没有他这种幽默感:“你以为你拿到了投名状,还能回建宁市局去?” 秦川边笑边放下手,搭在了摩托两侧把手上。这个动让阿杰神经敏锐一跳,只见远处熊熊燃烧的烈焰映在他身侧,将他半边身体照得似乎要烧起来一般。 “那段时光值得怀念,但也确实到该结束的时候了。”秦川惋惜道,“你们老板没错,我跟他的确是同一种人——” 话音未落,阿杰拔掉消音器一扔,冷冷道:“我看你整个人生都到该结束的时候了!” 砰! 去除消音器能提高射击精度,那一枪正中秦川右胸,但没血——他穿了防弹衣! 就在那瞬间,摩托轰然发动,闪电般撞来! 赛级摩托强悍的加速度就像流火擦过空气,霎时阿杰不躲不闪,砰!一枪打中秦川肩下,砰!又一枪紧挨脖颈而过,弹壳叮当落地—— 一切都发生在闪电间,钢铁巨兽凌空跃起,阴影已近在阿杰眼前! 任何正常人的反应都是转身逃跑,但那是根本跑不掉的,机车加车手产生的惯性作用力重达上吨,足以将猎物瞬间碾成血泥。 阿杰向后仰身,整个人被当空而下的阴影完全笼罩住了。 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连炽热的空气、扭曲的火光、车胎疾速空转扫出的碎石,都在半空中变成了慢动作。就在那凝固般的静寂里,阿杰双手持枪向上,枪口对准了机车某处—— 砰砰砰砰砰!! 数发子弹倾泻而出,机车“嘭!”地爆出了一团大火! 秦川双脚猛蹬,半空脱离,就地打滚起身拔枪。哪怕再慢百分之一秒都来不及,高速旋转的机车一头撞向山壁,爆成了惊天动地的火光! 阿杰甩手扔了空枪,箭步上前一肘把秦川顶在岩石上,然后就去抓他手里那把九二式。但秦川凌空跃起双脚前蹬,那一踹的分量非同小可,当场把阿杰踢得飞退了两米。 “呸!”阿杰闪避至山岩后,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刚要起身,头顶就被子弹打出了数道岩屑! 这姓秦的确实有两下子,差点把他头盖骨给掀了。阿杰拔出匕首,凭借夜色的掩护从岩石后贴地而出,果不其然秦川再次扣动扳机,子弹紧追而来! “不自量力,”阿杰阴冷地迸出四个字,甩手掷出匕首。 呼—— 刀身在半空打旋,下一秒秦川手掌溅血,九二式被生生打飞! 当啷! 匕首与手枪同时落地,秦川飞身去夺,阿杰却像能预知对手动向那般已到近前,一把扭住了他。两个身高都超过一米八、体重加起来超过三百斤的成年男子,扭打中就像两头拼死搏斗的雄兽,顺着满地刀尖碎石滚下陡坡,重重撞上了一棵横伸出来的枝杈! 那一撞简直太可怕了,碗口粗的树枝簌簌折断,劈头盖脸砸在了他们两人身上,秦川半边身体登时被抽出了无数血印。 嘭!秦川一偏头,铁拳贴脸砸在地上,劲风震得耳膜发痛。下一秒他手掌接住阿杰的拳头,咔擦一扭,脱臼声清脆响起。 阿杰嘶地吸气,随即被秦川屈膝猛踹了出去,连退数步才趔趄站稳! “谁不自量力?”秦川起身擦去嘴角的血迹,喘息笑道。 从坡顶到坡下,黑夜中满地石块,都沾着他们滚下来时的斑斑血迹,乍一望去触目惊心。 但职业杀手的身体素质简直像怪物似的,阿杰根本不感到痛,自己把自己的手腕复了位,眯起眼睛盯着秦川,瞳孔深处闪烁出了血色的寒光。 “岳广平死的时候,”他慢慢勾起嘴角,问:“你喊他爸了吗?” 秦川面容不动,但眉心霎时一抽。 “你说他喝了儿子亲手递来的毒药,临死前是什么心情,愧疚?后悔?震惊难以置信?” 阿杰紧盯着秦川的每一丝细微表情,缓缓地活动颈肩,肌肉寸寸暴起,强悍的筋骨发出了爆裂声: “还是……恨呢?” 最后一字没落地,他已提脚冲了出去。 秦川恍然回神,但到底迟了半秒——阿杰冷酷的面孔已到眼前,一拳足以裂金碎石,将他打得向后倒去! 秦川吐出半颗碎牙,幸亏出于格斗本能挡了下脸,否则此刻下半边脸都要碎了。但饶是如此,他耳膜还是嗡地充满了血,在这丧失反抗能力的短短数秒间,阿杰抓住他就是屈膝一顶,钢铸般的膝盖足以令人内脏挤压破裂! “噗——” 秦川喷出满口血,随即当胸一记重踹,身体飞出去砸上了山壁! “我说了,”阿杰冷冰冰道,“你整个人生都到该结束的时候了。” 阿杰一步步走来,抓起秦川的头发就掐向他咽喉——以他可怖的掌力,掐断人喉骨跟掐断鸡脖子都没什么区别。 不过他没想到秦川比想象中耐打,竟然还没失去意识,一下抬手捏住了他腕骨,手背青筋赫然暴起。 “就凭你?”阿杰嘲道。 秦川牙关紧咬。 无声的角力持续片刻,阿杰手指一点点往前,指尖已触碰到了对手的脖颈—— 突然远处厂区,黑夜中打出了雪亮的信号灯。 那是黑桃K车队撤退的方向。 · 嗡—— 大灯将周遭夜幕映得亮如白昼,隔老远都清晰可见,缅甸司机精神一振:“老板来了!” 叮当!金属碰撞声从后座响起,似乎是什么东西解了锁。 司机回头:“你……” 话音刚落,他就看见那原本懦弱胆小的年轻人探向前座,一张俊秀的脸毫无表情,指关节间似乎夹着根锋利的尖针—— 旋即他太阳穴一凉,“尖针”被江停一拇指活生生推进了颅脑。 “……咯咯……咯……” 司机双眼暴凸,喉咙里发出机械收缩冒血的声响,几秒钟后瘫倒在了驾座上。 至死他都不知道,要走自己性命的凶器竟然是一根磨尖了的发夹。 江停下了车,把司机的尸体拉出来摔在地上,搜出枪和手机,又三下五除二扒了对方的外套给自己穿上,嘭地关门发动了吉普车。 前方山路越来越亮,发出信号灯的车队正向他驶来。 江停不住咳嗽,手微微发抖,毕竟他已经不是个健康强壮的人了。但他神智异常清醒,连黑桃K劈在后颈的那记手刀也只是让大脑深处隐约作痛,影响不了思考和决策的速度。 他打开车载无线电,车队杂乱的消息顿时响了起来: “杰哥回话,准备爆破……” “三号线预备,三号线预备……” 咔擦,江停关了无线电,摸出那司机的手机按下了一串号码。 一定要接,一定要接……江停心中喃喃默念,果然几秒钟后电话被接了起来。通话对面背景杂乱,似乎有人正喊:“线接了没!开始定位!” 那是建宁技术队姓黄的秃头主任。 这种紧急关头,江停发现自己竟然还能分神,而且还能从只字片语中认出对方来。 旋即一名老人沉声道:“喂?” “……吕局,”江停嘶哑道:“我暴露了。” “!!”吕局立刻问:“你在哪里!迅速定位!不要怕我们已经派人去救你了,坚持住!” “闻劭在撤退的路上设置了炸弹,是‘三号线’。”江停尾音奇怪地发抖,说:“你们立刻让技侦定位这个号码,沿途撤离所有警车,他们马上就要爆了,动作要快……一定要快!” “你在哪里?你要去干什么?待在那里等待救援,江队!江队!” 江停摁断手机,丢在副驾座上。 随即他踩下油门,吉普车缓缓启动,向前方越来越亮的山路驶去。 · 同时,石崖边。 信号灯映在阿杰眼底,顿时他像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一摸口袋空的,再回头时果然看见十多米外的石缝中,有什么东西正闪着亮光。 “……”他吐了口气,转向秦川,凶狠而又有点不甘心: “算你小子今天走运,让你多活两年。” 旋即他蓦然抽手,竟然毫不恋战,拔腿就往回走。 “咳咳咳——!” 新鲜氧气灌进肺部,秦川呛出满口血沫,剧烈咳嗽起来。刚才在生死之际几乎空白的大脑回过神,同时冒出好几个念头:什么意思?让我离开?他要去干什么? 这时他眼角余光石缝中发亮的东西,突然明白了: 那是个手机。 阿杰抽身离开,是因为他要立刻去拨打三号线,好触发峡口的炸弹! 秦川猛然回头,眼底映出了远方夜幕中成片闪烁的警灯。 赶紧跑路吧,大脑中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 他已经暴露了,就算弄死阿杰,也失去了狙击黑桃K唯一的时机。现在最关键的是赶紧逃命,只要能顺利脱身,早几年他就已经为自己留好了后路,以后还是有机会能卷土重来的。 阿杰走到石缝边弯下腰。 他已经不属于那些人了,他已经永远离开那个队伍了。即便活着被抓住,下半辈子也注定要在铁窗中度过,直到离开这个世界,那样的结果还不如直接去死。 是的,他告诉自己,还不如直接去死。 但同时又有另一个声音从脑海深处渐渐冒出来: 这世上还有比死更让人不愿接受的事情。 手机明灭几下,随即被阿杰捡起来,屏幕照亮了杀手桀骜的脸。 红蓝光芒映着秦川的眼角,他转过身。 其实即便今天他死在这里,也没有人会知道他因何而死吧。 零、零、三。阿杰依次按下分机号,大拇指移向#键—— 就在这个时候。 凌厉风声劈向后脑,阿杰条件反射偏头,手机被远远打飞! “我艹!”阿杰一句大骂没出口,被秦川手肘从后勒住了脖颈。那力道简直钢筋铁骨,丝毫也无法撼动,恐怖的惯性让两人同时以身砸地,满地锐石瞬间切进皮肉,紧接着他们翻滚着冲向了崖底!

上一篇   第146章

下一篇   第14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