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 破云

第141章

山脚下, 临时指挥部。 一排村落平房和几辆依维柯特警车组成了瑶山特大缉毒行动的指挥中枢, 警察一律便衣伪装, 所有人都行色匆匆,法医将两具蒙着白布的尸体从车上抬下来,再抬进临时设立的简陋解剖室里。 从贴了单面可视膜的车窗向外望去, 村长一家子和头破血流的贡阿驰被荷枪实弹的刑警押解,正踉踉跄跄地穿过空地。 “哎严队?” “严队!” 严峫点点头,摆手示意守在车门两侧的警察让开, 然后上了中巴车。 江停裹着毛毯倚靠在最后一排座位角落, 头靠在车窗边,脸色苍白双眼紧闭, 看不出清醒还是睡着了。两名便衣警惕地看守着这个危险而又立场不明的嫌疑人,见严峫上车, 顿时都站了起来:“严队?有什么吩咐吗?” “吕局让我来看看,你们先下去吧。” 严峫在这里的级别非常高, 那两人不疑有他,齐齐应声离开了。 嘭! 车门关闭那声响仿佛直接重击在心头上,严峫箭步上前掀开毛毯, 只见江停修长的双腕上赫然铐着一副手铐, 那铮亮的反光触目刺心。严峫拿早就准备好的钥匙咔擦一声解下手铐,嘶哑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江停不答。 他似乎不知道严峫在这里,就闭着眼睛不看,不听,也不吭声。 他脖颈上的掐痕已经显出青紫淤血, 光从那狰狞的形状上就能感受到当时气管所受的压迫。那是真正的生死一线,可能只要再迟几秒,弯曲到极限的颈骨就要折断了。 严峫手指微微发颤,半晌才轻微地触碰上去,像是小心翼翼触摸一件已经出现裂纹、随时有可能粉身碎骨的珍宝,许久后才终于挤出一句话来: “……你是有多恨我,江停?” 江停紧闭的眼睫颤动着,那频率几不可见,随即微微别过脸,这个小动作几乎在顷刻间就把严峫激怒了。 “你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我每天每夜里悬着心,最后一边想着你一边把自己活活折磨死了,对吗?!” 江停慢慢蜷缩起身体,屈起膝盖,把脸埋在发着抖的臂弯与车窗狭小的缝隙间。从严峫俯视的角度只能看见满头黑发和一小段眉梢,反衬出臂弯中露出的那一小片侧脸白得惊人;他伸手用力去扳江停的脸,仿佛想把他生生拽出那坚硬的保护壳,终于压不住音量地怒吼起来:“你给我说话!江停!抬头来看我!” 咚咚咚! 车门从外面被敲了两下,传来手下忐忑的声音:“怎么了严队?没事吧?” “……”严峫喘着粗气,过了好几秒才扬声道:“没事!” 手下犹豫片刻,才走开了。 江停蜷缩得更紧了,他十指交错,双手垂落,挡住了臂弯遮不住的那一小块脸颊和耳梢。那姿态仿佛双腕还被一道无形的镣铐束缚着,毒贩早已凝固的血迹从他掌心蜿蜒到手臂内侧,灰尘泥土之下,隐约露出他自己在殊死搏斗中留下的一道道擦伤血痕。 严峫粗暴地抓住他的手,强行分开,抓着头发令他仰起脸:“我什么都知道了!已经知道了!你还想要我怎么办,啊?!” 他忍无可忍的低吼倏然一顿,就在那瞬间他看见了什么—— 江停眼睫湿润,眼眶布满了血丝。 仿佛被一根烧红的钢针狠狠刺进肉里,严峫的心脏突然痉挛成一团,连呼吸都忘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扳着江停的下巴,对准那抿紧的、冰冷的嘴唇亲吻了下去。 那开始只是个没有任何亲昵意味,急躁、粗鲁、带着痛楚的吻,江停被迫把头顶在车窗上仰起脸,严峫站在座位边,上半身几乎把自己伤痕累累的爱人完全笼罩住了。 上次他们的唇齿这样紧密贴合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山呼海啸般的愤怒渐渐褪去,克制不住的思念和爱意再次冒出了头,酸苦又带着甜意,淹没了每一寸味蕾和感官,倒灌进咽喉。 “江停,”严峫喃喃地一遍遍呼唤,“江停,江停,江停……” 他结实滚烫的手臂环绕江停脖颈,五指插进后脑乌黑柔亮的头发里,一边念着令自己心醉神迷的魔咒,一边不断加深这个亲吻。江停抗拒紧绷的身体崩溃般软了下来,他双肩和嘴唇都在不断发着抖,严峫从他湿润的唇角吻到鼻翼,继而眼皮,终于听见他沙哑的声音慢慢渗透出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尾音虚脱得连质问都缺少力度。 严峫向后拉开一点距离,用力摩挲他凌乱的鬓发,迫使他迎接自己的注视:“我为什么不能在?” 江停摇着头,神经质地一言不发。 “你以为我会认为‘哦,江停背叛我了,原来他一直都是骗我的’然后就安安心心待在家里什么都不干了?你拿枪一指我的头,我心里就能干干脆脆一刀两断,从此再不想你了?”严峫更逼近了,两人连鼻尖都几乎贴在一起:“你爱我,死活拖着挣扎着往前爬想保护我,难道我就不想保护你吗?!” “我想跟你一起从战场上手拉手凯旋,再不济肩并肩马革裹尸,你不明白吗江停?我曾经有把你撇在身后过吗?我曾经因为犯罪分子太凶狠、案情太复杂,就故意不告诉你线索,让你在后方为了等我而焦虑难眠食不下咽过吗?!” 江停咽喉里仿佛堵着苦涩的硬块,让喉骨更加剧痛难言,他抬起一只满是血迹的手,指尖发抖又冰冷僵硬,用力抚摸严峫的脸颊,然后拉着他的脸凑向自己,印上了一个急促的亲吻。 严峫低下头,把他完全按在椅背上,完全拥进自己怀里。 江停接吻的时候眼睛从来都微微睁着,从睫毛下望着严峫肌理分明的脖颈和臂膀,仿佛能凭借目光一遍遍描画,将严峫的体貌、肤色、气息,鼻梁挺直的角度,甚至衣领在侧颈翻开时细微的皱褶都烙印下来,永远刻在心里。 但他说不出来,他的语言功能仿佛天生被限定在了跟凶案相关的事情上,其他温柔的词句都被烧化在了内心深处,与七窍感知融合在一起,无法组织成语言单独表达出口。 “没关系,没关系……”严峫贴在他耳边低声安抚,“都过去了,可以回家了,可以回家了……” 江停虚脱般靠在椅背上,摇了摇头。 严峫走到车门边打开了一条缝,向蹲在不远处拔草玩的韩小梅要了条热毛巾,又关上车门,回来坐在江停身边,拉着他的手慢慢擦拭。直到整条热毛巾都被染成黑红,江停满手的血才被擦干净,露出了手臂上的斑驳刮擦和青紫。 那都是格斗中撞击和钳制留下的,相较于被一刀封喉和活活勒死的两名毒贩来说,他这已经算身手非常利落干净的了。 严峫抱着他的双手揣进怀里:“疼么?” 江停视线涣散地望着空气,开始没有回答,许久才茫然地问出来一句: “……为什么你在这里?” 这句话跟刚才简直一模一样,严峫耐着性子刚要劝说,只听他又喃喃道:“你在这里我会分心,会束手束脚,万一遇到危急关头,我的第一本能很可能就不是孤注一掷……但现在这个局势,只要稍微分神就必定会失败。” 严峫愣住了。 “我不是为了保护你才出现在这里的,”江停慢慢地说,“不是为了你。” 他长呼一口气,把脸埋在掌心里搓了搓。 那其实是非常隐蔽的无可奈何,但严峫竟然在瞬间就懂了,伸手把他上半身揽进怀里,用力亲了亲他头顶的黑发,低声说:“我明白。我来到这里也不完全是为了你,但至少可以让你知道,最后不论你做任何决定,我都是支持的。” 江停苦笑一声,刚想说什么,突然前方的单面可视车窗被“砰砰砰!”拍了好几下:“严峫!严峫你给我开门,快!” ——那竟然是魏副局。 “快点来不及了!严峫!” 两人同时怔住,对视了一眼,严峫立刻起身打开中巴车门,果然外面是魏副局带着黄兴。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出了什么事这么着急,紧接着就明白了着急上火的原因——黄兴手里那个包着物证袋的手机在响。 严峫抢过来一看,屏幕显示着一串陌生号码。 紧接着铃声戛然而止。 “……”空气猝然安静,三人面面相觑。黄兴紧张地搓着手,一副简直要心肌梗塞的表情:“这手机是从嫌疑人贡阿驰身上搜出来的,我刚要做数据解析呢就突然响了,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打回去?” 魏副局反问:“你知道这号码是谁啊,就这么打回去,万一是黑桃K 呢?!” “我我我这就去查!” 黄兴也是被惊傻了,立刻掉头往回跑。魏副局赶紧一把拉住他,简直哭笑不得:“查什么查,还来得及吗,我看你也是脑壳有包……” 正混乱间,一只手自身后伸来,从严峫手中抽走了物证袋。 严峫一回头,只见江停不知何时下了车,隔着透明塑料纸在手机键盘上按了几下,就顺利解了密码锁。 江停专注的侧脸被屏幕微光幽幽映着,似乎对周遭诡异的气氛毫无觉察,翻开未接来电后只看了两眼,就抬头说:“不是黑桃K,是金杰。” 魏副局眉头一皱,就在这时手机又叮咚一声来了条短信: 【为什么不接?】 刑警在办案过程中,对缴获手机收到的同伙消息需要格外谨慎地处理,否则不仅无法引蛇出洞,反而还会打草惊蛇。魏副局刚要接过手机,突然就只见江停略一沉吟,点开短信打出了两行字: 【杰哥,姓江的又惹事,难搞。不方便说话。】 魏副局张开嘴又忍住了,眼睁睁看着江停点击发送,想了想又加上一条: 【稍后打回去。】 信息发送成功。 几个人的眼睛都紧紧盯着屏幕,然而手机就此陷入了安静。空气中仿佛有根弦越绷越紧,不知道过了几分钟,正当连魏副局都开始忍不住心惊肉跳的时候,屏幕再次一亮! 阿杰的回复终于姗姗来迟地到了,魏副局抢过来打眼一看,瞬间松了口气,只见屏幕上只映出两个字: 【抓紧。】 五分钟后。 审讯室的门被砰地推开了,寒风呼啸卷入,贡阿驰全身一个哆嗦抬起头,只见魏副局大步流星地走进屋,啪!把手机拍在他面前。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贡阿驰嘴巴跟蚌壳似的闭紧,刚恨恨转过头,就只听魏副局冰冷严厉地吐出了几个字: “现在有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贡阿驰瞳孔不由缩紧了。 “电话是你自己打,还是我拿去隔壁屋给你的同伙?” · “去外面守着,除了你们魏副局、余支队和技侦队黄主任这三个人之外,不准任何人靠近这间屋子,明白了吗?” 已经换回正常便装的韩小梅马翔齐齐应是,吕局关上了门。 平房主屋已经被改装成了临时指挥所办公室,墙上挂着大地图,桌上堆满案卷材料,卫星通讯和定位仪器全部垒放在地面上。江停坐在大办公桌后的沙发椅里,面孔完全苍白,衬衣扣到最上面都挡不住咽喉处可怕的勒痕,严峫站在他身边紧握着他的手。 吕局转过身看着他俩,神情极度严肃,但并没有立刻开口问话,而是先亲手泡了杯热腾腾的枸杞茶放在他面前,才沉声道:“江队受委屈了。不过人多眼杂口杂,明面上还是得把你铐回来,请多多见谅。” 江停摆手示意没事,嗓音沙哑却开门见山:“明天买家王鹏飞要带人上山,途径棋局峰,秦川会带人在云中寨接应他们。” 吕局和严峫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眼底看见了难以遮掩的凝重。 “可靠吗?”吕局问。 江停点点头。 “你这段时间以来都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云中寨的毒贩火力装备有多少?具体位置在哪里?” 江停不答反问:“你们省委的内线查出是谁了么?” 吕局不吱声,随手撕了张纸,用铅笔写下一串数字,笔尖点了点:“这是他的警号。” 这条情报严峫是早就知道了,江停眉角却不由一剔:那警号序列竟然在前十以内。 在各省厅或直辖市厅局,警号001的都毫无例外是公安厅长,其后从副厅长到各级领导会002、003这样排下来,警号前十的不论在哪都算得上是举足轻重了,其严重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你离开建宁后,我因为刺伤而进了医院,随后果然按我们事先预料的那样,这个人派亲信书记员监听我们的病房,从而露出了狐狸尾巴,被刘厅揪个正着。不过现在这个消息还是高度绝密状态,在没彻底端掉吴吞闻劭贩毒集团之前,我们还需要利用这个内奸来向对方传递虚假消息。” 吕局吸了口气,掏出打火机把那张纸烧成了灰烬,才道:“你放心,不仅是建宁,连恭州市局也一样,等行动结束后我们会立刻对隐藏在内部的蛀虫实施抓捕,将他们一网打尽!” 江停眼底不知闪烁着什么样的情绪,良久才短暂地牵扯了一下唇角,扭过脸去望向地图:“……拿来给我。” 吕局踮脚把地图从墙上拿下来,江停用笔在上面画了个重重的点。 “云中寨就在这个经纬度上,位于瑶山松顶峰,离棋局峰足有三个小时的车程,家家户户都或多或少地参与毒品运输。半个月前闻劭从缅甸来到云中寨后,在当地建立了一个安全堡垒,随后联系了王鹏飞的代理人老蔡……” 办公室内安静无声,只有江停喑哑平稳的叙述。 “……之后的事情差不多就是老蔡传递出来的那样,我们用了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无法确定地下工厂的具体位置,也不知道闻劭会把王鹏飞一行人带到什么地方去进行最后的交易。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疑问没有得到解答,比方说地下工厂内的毒品到底有多少,闻劭将简化合成配方拿到手后藏在了哪里,再有——” 江停声音微顿,严峫不由问:“怎么?” “……闻劭似乎特别急切。”迟疑后江停还是说了出来:“他应该已经对我起了非常大的疑心,也知道警方十有八九盯上了这里,但还是宁愿冒险也要促成这笔交易。这跟毒贩的一般行为模式不符。” 在贩毒制裁最严厉的几个国家里,毒贩绝少主动挑衅警方,整个交易链条都是越低调越好、新鲜事越少越好。因为毒品这种暴利行业的钱是赚不完的,而一旦被抓住可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越大的毒枭越不愿意搞事惹麻烦,敢豁出命去的往往都是拆家。 能让闻劭这个等级的毒枭顶风作案,地下工厂里到底藏着价值多少的蓝金? 几亿?十几亿? 甚至几十个亿? 连吕局都想象不出来,皱眉问:“王鹏飞一人吃得下这么多毒品?” 江停一摇头:“几年前我在恭州抓过王鹏飞手下的拆家,据我观察这种可能性很小。” 吕局吸了口气,老花镜后闪烁着狐疑的神色。 “吕局!吕局!”突然木门被拍得山响,马翔在外面急切道:“严哥!你们还在里面吗?!” 吕局使了个眼色,严峫上前把门开了条缝:“怎么了?” “魏局说服了那个鬼见愁,让他配合给方片J回电话,但拨通后对面是黑桃K!”马翔急赤白脸指着不远处技侦办公室的方向:“他们现正在黄主任那里,黑桃K说要陆……要红心Q接电话!” 吕局和江停同时霍然起身。 技侦处,贡阿驰被铐坐在审讯椅上,魏副局亲手拿着手机贴在他耳边。周遭所有技术人员脸色都不太好看,只听监听仪器中正清清楚楚传来黑桃K不愠不火的声音: “这批要紧的货已经快到了,你把江停叫来,我有话要亲自叮嘱他。”

上一篇   第140章

下一篇   第14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