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 破云

第137章

秦川紧紧盯着眼前那支注射器, 金边镜片都挡不住瞳孔明显的颤栗。周围似乎有一阵接着一阵的议论声, 但他耳朵里嗡嗡作响, 除了自己剧烈的心跳之外什么也听不清。 “……”他喘息着看向身侧,只见江停脸色如雪一样的白,也是死死盯着那个托盘。 窒息般的僵持不知持续了多久, 黑桃K终于含蓄地咳了一声,转向秦川:“要不你先来吧?” 秦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不好意思,”黑桃K似乎有点抱歉地解释道:“江停在我这里是有特权的, 所以还是你先来吧。” 一名保镖走上前, 从托盘中取出那支注射器,递到了秦川面前。 那保镖一条胳膊得有正常人两个粗, 剃着光头,秦川知道这个人, 以前江湖绰号鬼见愁,身上背着好几起血案, 每起的凶残程度都令案发当地震惊一时。后来这人不知怎么的就到了黑桃K手下,还成了心腹保镖之一,现在想来, 应该是黑桃K天生就像集邮一样喜欢收集这种冷血凶残、具有极端人格的罪犯。 秦川脑子里转去无数个念头, 就像千万道电流通过了神经中枢,但表面上他只滑动了一下喉结: “……那个医生的指证漏洞百出,根本无法自圆其说……这你是知道的对吧。” “我知道。” “那你还——” 闻劭打断他道:“但那不重要。” ——那不重要。 对黑桃K这个天生的极端反社会人格来说,前因后果和来龙去脉都不重要,他完全随心所欲地凭借自己的喜好做事, 很多看似出人意料的决策其实背后逻辑严密,而另一些看似有道理的行为,其实只源于他恶劣的兴趣和天性的残忍而已。 秦川后槽牙密密咬合在一起,伸手拿起那只注射器,仿佛空手拎起了一条剧毒蛇。 胸腔在急速起伏,但吸不进氧气,心脏疯狂回缩全身血液,大脑一阵阵眩晕。 “……” 所有人都注视着他,突然只见秦川握着针管的拳头一紧,劈手将海洛因远远扔了出去! 啪嚓! “对不起,做不到。”秦川在众人纷纷侧目中冷冰冰道:“我跟你混是为了升官发财一夜暴富,不是为了这个。如果你不相信我,直接杀了我就行,不用那么麻烦,我不是你的试验品。” 闻劭叹了口气,果真也没再说什么,一摆手:“带下去。” 不用他说第二遍,那个“鬼见愁”上去就把秦川抓住推了出去。后者一路都在踉跄,跨过门槛时趔趄差点绊倒,随即消失在了屋外。 闻劭没有在意,含笑看向江停:“你呢?” 江停直挺挺站着,脸色比冰还僵冷。 “海洛因根据其纯度通常被分为鸦片,单乙酰吗啡,‘三号’低纯度海洛因盐酸盐,以及‘四号’高纯海洛因盐酸盐。通常来说市面上98%含量的海洛因就已经达到白粉状态了,但非常罕见,所谓的高纯度产品基本都是黄沙色的;至于近来流传的99.9%以上‘五号’净纯海洛因根本没有人见过。” 闻劭揽住江停的肩,指着那个托盘,说:“它呢,现在就在你面前。” 江停沙哑地道:“……那你真舍得。” “我舍得一辈子都给你用这种实验室级别的净纯二乙酰吗啡。怎么样,还犹豫么?” 所有目光都集中在这里,所有无形的手都在把他往最寒冷的深渊里推。 江停张开口,却什么都没有说,无声的喘息一下下把气压碾回身体,就像来回刮动的刀尖将肺部绞成血泥。 “……好。”他终于吐出一个字,嘶哑地道:“那么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江停伸手拿起注射器,拔出塑料管,直接将针头扎进手臂,一股脑全部肌注了进去! 寂静。 空气凝固,世界静止,连时间都被拉长成无限的一瞬—— 针管啪嗒掉在地上,江停发着抖抬起头,望向黑桃K,血色瞬间冲上脸颊。 “……哈哈哈,”闻劭笑起来,随即就像止不住似的放声大笑,扶着江停的肩,笑得把脸埋在他颈窝里。 “这是什么?”江停尾调破了音:“这是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 闻劭笑得说不出话来,半晌终于抬起头,笑意未尽地看着江停,戏谑道:“高蛋白营养剂。” 江停僵立在原地,好像连眨眼都忘了。 “开个玩笑而已,你太瘦了,要多补充点营养。”闻劭笑道:“下次不准抽烟了,听见没?” 江停完全说不出话来,双膝止不住地发软,双手在身侧微微发抖。闻劭也不计较,亲昵地用拇指把他额角汗湿的碎发揉去鬓后,然后才吩咐保镖去捡地上被秦川扔掉的注射器:“把那个拿起来……给我,小心点。” “这个,”他拿针筒往江停面前一晃,笑道:“这才是实验室级别的海洛因。” 然后他大笑转身走向堂屋的门。 江停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才强迫自己站定在原处,只见保镖纷纷跟上去,却突然闻劭又站住了,回头笑道:“你说了你这辈子都不离开我,以后咱俩生死都是要在一块的——别忘了!” 江停一言不发,闻劭含笑跨出了门槛。 · “大哥,”正巧这时阿杰带着人从后山方向过来,见面立刻快走几步迎前,低声道:“没找到手机残骸,山涧太大了。我准备让人再下去一趟,仔细搜索方圆六百平米之内的草丛和石缝,一定——” 出乎他意料的是黑桃K摆摆手,说:“不用了。” “大哥?” “我们必须立刻动身,再迟会大雪封山,而且买家那边等不得,等到了地方再见机行事。” 阿杰点点头,又忍不住问:“那个……已经试了?” 其实刚才下车时他已经听人汇报了堂屋中发生的“考验”,只见黑桃K向前走去,阿杰立刻疾步跟上。 “跟我之前预料的一样,”黑桃K悠然道,“连反应都差不多。” 阿杰拧起眉头,怀疑道:“难道是我错了?有问题的是秦川?” 他们一行人走向村寨口,远远只见“鬼见愁”站在树下跟秦川解释什么,后者那张仿佛总是戴着面具般的脸竟然也没绷住,青红交错十分精彩。 黑桃K似乎感觉挺有趣,经过时隔老远向秦川挥手打了个招呼。而秦川不愧是个人才,嘴角微微抽搐后竟然也同样笑了开来,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彬彬有礼颔首致意。 “不,恰恰相反。”黑桃K望着前方辽阔灰白的天穹,淡淡道:“想发财、想掌权、想一夜暴富才是正常人性。人有求才有弱点,不肯注射正说明没问题,秦川的行为逻辑是通顺的。” 阿杰一愣:“那江停……” 黑桃K不答,优哉游哉向前走去,一帮人浩浩荡荡地跟在后面。村寨前绿野一望无际,罂粟田在风中发出簌簌的声响,他在田埂前站定脚步,迎风伸了个懒腰,才说:“你知道这世上最难相处的是哪种人吗?” 阿杰想了想,“无欲无求?” “不,是完全不讲物欲,只追求感情。” 阿杰有点疑惑。 “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一旦爱翻转成恶,就十八头牛都拉不回来……情感越刚烈纯粹越容易这样。” 保镖照例跟得不近,稀稀拉拉落在后面。阿杰似乎有些明白了,只见黑桃K转身拍了拍他肩头,说:“从今天起江停身边不要脱人,别让他跟任何人独处。还有——” 阿杰咽了口唾沫。 “别再给他任何碰瓷你的机会了。”黑桃K淡淡道,“去吧。” 阿杰有些讪讪,干净利落应了声是,带人到车队那边做最后的补给和检查去了。 黑桃K独自站在风中,望着无边无际的罂粟田,极目所见是盖得山区贫瘠广袤的丘陵,更远处一星黑点掠过层云,那是在苍穹尽头振翅的飞鸟。 他眯起眼睛,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山洞外的黑夜里回荡着长嗥,忽远忽近,像是野兽来回逡巡。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在饥饿、干渴和眩晕中挣扎了多久,高热让他即便在半昏半醒中都不住抽搐;恍惚间只感觉一股清凉的液体突然涌进嘴里,求生欲让他忍不住吞咽起来,小小好几口后,最后一滴液体才咽进了咽喉。 “……” 兴许是因为焦渴暂时被缓解,他终于费力地睁开眼睛,听见黑暗中传来哭泣,那非常小声又非常压抑,就像小动物在巢穴中警惕地发着抖。 “……你……” 抽泣顿时停止,月光从洞口投进清辉,他看见自己瘦弱的小伙伴蜷缩在身侧,肩头一耸一耸地把脸埋在膝盖里。 “……你在哭吗?” 那个小男孩立刻捂着嘴,直起身来,一个劲用力摇头。 他勉强支着胳膊,但抬不起上半身,用力几次后放弃了,躺在地上伸出手。 小男孩立刻把他冰凉的手捧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紧紧贴着它。 他的手柔嫩白净,虽然因为在荒野中挣扎求生数天而沾满了灰泥,但一看就知道从小接受着精心的照顾。小男孩的双手则布满了各种冻疮、伤疤和血痕,胳膊有着不合年龄的清瘦,手肘支愣着明显的骨头。 对比是那么清晰,然而当两个孩子的手交握在一起时,又出乎意料地和谐。 仿佛他们生来就该这样紧紧牵着彼此。 “你在害怕吗?” 小男孩犹豫一会,才小小声地:“嗯。” “怕死?” 月光与阴影交界处,那双清澈的大眼睛里再度浮现出碎光,半晌摇摇头。 他笑起来:“骗人。告诉我,怕死吗?” “……”小男孩终于轻轻说:“我怕你死……” 他怔住了。 “只要你活下来……只要你能活下来……”抽泣再度响起,这次就像崩溃般再难忍住,小男孩把全身蜷缩在伙伴身侧,含混绝望的哭泣一遍遍重复:“我、我可以死,我没关系的,只要你能活下来——” “只要你能活下来——” 小男孩已经很长时间滴水未进了,他趁晚上太阳不烈的时候出去找水,用凹陷的石头小心翼翼舀起水来,生怕弄洒了哪怕一滴,回来喂给山洞中发高烧的朋友。他自己的嘴唇则干裂得不成样子,血在嘴角凝固成紫黑,哭泣时一牵动,再次涌出因为极度缺水而格外浓稠的血珠。 但皮肤撕裂的疼痛,与他声音中所包含的强烈乞求相比,却好像完全不值一提。 人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情感?九岁的闻劭听着哭泣声想。 为什么宁愿自己死去,也要燃尽最后一点力量,祈求自己所爱的同伴活下来? 他伸出另一只手,想要去触碰小男孩在月光下乌黑的头发,然而岁月犹如漩涡般急剧旋转、褪散,二十多年后黑桃K的手眼睁睁从空气中滑了过去,指尖只碰到眼前摇曳的罂粟花。 黑桃K闭上了眼睛。 “我希望记住一个至死不渝的爱人……” “我爱你,严峫,我希望你也成为那个不可超越的胜利者。” “严峫!!” “那你开枪啊,”江停咬牙切齿的声音从面前再度响起,他说:“开枪,别怂。” …… 山洞中那个为他哭泣的小男孩长大了。他站起身,仿佛听见什么似的,敏捷地转身跑出山洞,任凭身后传来声声呼唤也不曾回头;他奔跑着穿过时光与空间的洪流,来到元龙峡冬季灰白的山涧中,抱住那个狼狈不堪的警察,眼底闪烁着欣喜、痛苦和爱意。 然后他退后调转半步,义无反顾将自己的头颅暴露在了远程狙击枪红点下。 黑桃K牙关咬得那么紧,以至于脸颊都僵冷得有点怪异,远处手下上前半步又胆怯地顿住了。许久后他终于仰起头,睁开眼睛深深吸了口气,手插进裤袋里攥住了一包粉末。 身后传来声音:“大哥。” “……” 黑桃K一回头,阿杰谨慎地低着头:“车队已经准备好,可以出发了。” 准备越境的越野车队整装待发,远处空地上,一道在他心底无比熟悉的削瘦身影正被保镖紧密关注着,低头钻进了车后座。 黑桃K一动不动。 “……大哥?” 过了好几分钟,开始有点忐忑的阿杰终于听见这么一声:“好。” 他奇怪地一抬头,却只见黑桃K从口袋里拿出一袋东西,远远扔进了远处的罂粟田。 “那是……” “没什么,”黑桃K平淡地道,没让他再问下去:“走吧,去瑶山。” 车队缓缓开动,穿过群山,向北而去。 经过硝烟未散的贵概,烟瘴丛生的南疆,自古以来埋葬着无数流亡学生和玉石贩子尸骨的边境丛林;穿过风光壮丽的西双版纳和连绵起伏的天堑蜀道,天穹阴云之下,巨大的瑶山群脉静静矗立在平原之巅。 无数警车披星戴月,闪烁着红蓝光芒,从平原中开进了这森严的崇山峻岭。 瑶山脚下。 几辆警车停在县派出所门口,当地领导纷纷迎上前。只见为首那辆吉普尚未停稳,一名黑衣便装的刑警已经跃下车,身手极其利落,一手摘了墨镜,抬头向远处眺望而去—— 他个头极高,眉宇深邃,有一张风刀霜剑雕凿出的硬朗的面孔。 笼罩在雪云中若隐若现的大山穹顶,全数倒映在了他瞳孔深处。

上一篇   第136章

下一篇   第13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