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 破云

第13章

“严副,严副!高哥他们来消息说……” 女实习警闷头冲过来,话音戛然而止,嘴巴十分滑稽地张成了一个“啊”型。 公路护栏与车身的隐蔽夹角间,严峫还保持着把江停顶在车门上的姿势,两人同时扭头望来。 六目相对数秒,严峫捂着嘴咳了声,退后小半步,整了整衣襟问:“怎么了?” 江停迅速开门钻进了严副的私家车里,从头到尾一言不发,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女实习警目瞪口呆,脑子里迅速闪过了无数不可言说的马赛克画面,直到严峫不耐烦地“喂”了一声:“问你话呢!” “哦,嗯嗯。”小姑娘一个激灵立正站好:“报告严副,外勤探组的高哥打电话来,说刚在嫌疑人胡伟胜家里发现了重要物证,几本实验化学方面的期刊和教科书,还有一个被刷过机的最新款iphone,怀疑是被害人包里的东西。” 严峫问:“手机拿去给技侦恢复了么?” “拿了拿了,技侦黄主任说iphone不好搞,秦副队那里还有几台贩毒案相关的电脑数据等着恢复,您当时批准了紧着他们先弄的,所以胡伟胜家里这个手机可能要等今晚或明天才能给消息。” “那行吧,”严峫眯着眼睛看了看天色,扭头大声问:“大狗!” 苟利远远怒吼:“叫苟主任——!” “我苟!”严峫问:“你这边什么时候完事儿?” “早着呢,天黑前能干完就不错了!” 严峫说:“那正好,这几天我身上都馊了,再不回家洗个澡睡个觉,待会老子就要猝死在为人民服务的岗位上了。” 话音未落,边上的小女警心跳快了三个节拍,大睁着圆溜溜的杏眼不停往车里瞅,眼皮扑闪的频率好似两扇装了马达的蜂翅。 看着她那模样,严峫确定她只听见了洗澡和睡觉这两个关键词。 “思想端正点!”严峫低声呵斥了句,在小女警委屈的注视中扬长而去。 严峫曾是公安系统内炙手可热的乘龙快婿人选——那是曾经。他最辉煌的时候,建宁市所有分局里都有对他芳心暗许的女同事,连省厅的领导都亲自打电话来说媒;然而自从严峫赶跑了好几个女实习生,因为一点小错把警花当众骂哭,甚至理直气壮地让女警去现场搬高腐尸体还完全不觉得自己哪里不对之后,他的辉煌就一去东流水,再也不回还了。 严峫,坚信明星都没整过容,网红照都天然无P;资深细腰大长腿控,一个浑然天成的直男癌。 小女警脑海中不可描述之画面的另一主角江停,其实全身上下从头到脚,只有腿长这一点是符合严峫审美观的。 · 这时已经是下班高峰期,三环路上堵得简直水泄不通。严峫好好一辆直行车,被旁边强行变道的摁着长喇叭插进来好几次,整张帅脸都黑了,猛地一按喇叭把头伸出窗外:“插插插!叉你妹去!不让!” “就一破大众横什么横,有本事别来挤马路,买直升机去啊!” 严峫:“老子买不起吗?!” 对面奇瑞QQ车窗里嚣张地伸出一中指,然后骤然加速打灯,硬生生挤进了辉腾车头和前方车尾之间不到半米的空隙里。 这波闪电操作堪称惊险,差点把严峫吓出冷汗来,立刻刹车亮灯让路,后面一片喇叭顿时响成了抗议的海洋。 “我艹你全家!”严峫怒不可遏:“老子开的是……” 江停淡淡道:“你喊大声点,说你开的是辉腾,待会整条马路都会来超你的车,因为你比他们更怕剐蹭。不信就试试。” 严峫:“……” 严峫在奇瑞QQ胜利的尾气中悻悻升上了车窗。 江停的坐姿优雅而舒展,双手交叠放在大腿上,神情完全看不出一丝焦躁。严峫从后视镜里瞟了他好几眼,越看心头越冒火,说:“你就不能坐前排吗?” “为什么?” “坐后边你是把我当嘀嘀司机呢?” 江停说:“不敢劳驾,那麻烦严副在前面路口把我放下就行。” “放下你去哪儿?恭州市公安厅?” 江停目光移向窗外,不说话了。 严峫从鼻腔中哼了声,恰好此时前方车辆移动,一时不察,又让左侧车道的丰田硬生生挤了进来,紧接着就眼睁睁错过了绿灯的尾巴。 “我@#¥*&*……”开惯了警车的严峫简直要被抢道的活生生气死了,索性不再往城里开,眼瞅着前方右拐下高架桥的岔道口有空隙,直接掉头抢道俯冲而下,把一辆宝马吓得差点鸣笛。 三秒钟后,严峫咣咣咣喷着火,改道向远离市中心的方向去了。 · 湖滨小区是建宁在近两年间新开发的高尚住宅区,基础建设和人工景观都非常完善,可想而知房价也是鹤立鸡群。严峫似乎对路线并不熟悉,开着导航绕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处地下停车库入口,停好车后直接从电梯上了十八楼,试了三次才试出正确的开门钥匙。 “怎么了,进来啊。”严峫莫名其妙道,“真是我的房子,不会治你非法入室罪的。” “……” 江停缓缓跨进屋,严峫嘭地把门在他身后关上了。 “沙发,电视,水在冰箱里。”严峫一边解衬衣纽扣一边示意:“我去冲个头发洗个澡,你坐这别动,等我出来咱俩聊聊。要是你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跑了,回头就小心……” 他站住回头,嘴角勾起,露出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江停一挑眉。 “公安内网上,你名字上的那个黑框,就不会再有了。” 严峫双手冲江停比了个心,微笑转身,把衬衣往屋里潇洒一扔,光着结实的背肌,甩着毛巾走进了浴室。 江停早几年第一次注意到严峫这个愣头青,并不是因为他在行动中一马当先手撕毒贩,而是因为他在行动结束论功行赏的时候,那一系列天不怕地不怕的表现,以及谁敢抢我功劳我就让谁坟头血溅三尺的狠劲。 也就是那时候,他隐约听说这个名字挺邪乎的年轻刑警也还是有些背景的,只是背景不在公安系统,应该是家里出奇的有钱。 至于为什么有钱不去开跑车泡嫩模,而是跑来当警察,还是个十八条命都不够用的外勤刑警,这个江停没有细问。 那几年他要思考和筹谋的太多,脑子里整天运转着各种各样的程序,能分出一丝空闲来记起严峫这么个人,其实已经是很出奇的事情了。 严峫湿漉漉的黑发东一撮西一撮,显得格外嚣张。他自个对着镜子刷刷剪了几刀,左看右看都觉得长度差不多了,就一边拿着毛巾呼噜头发一边走回客厅,只见江停不出意料地安稳待着,坐在沙发上翻看他不知从哪翻出来的书,面前泡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 “你说你这人,”严峫顺口道,“怎么乱翻我书房呢?” “卡尔·荣格,《红书》。”江停合上封面,将精装书往茶几上轻轻一丢,问:“你看得懂?” 严峫瞟了眼血红血红的封面,实在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买的了,大概是当当网打折时批量买来装修书房用的,毕竟那九十多万的实木书架光秃秃的看上去确实有点没面子。 “当然不……”严峫一顿,余光触及江停那似笑非笑的眼神,顿时拐了个音:“当然看得懂,瞧不起人咋地?” 江停微微一笑。 严峫把擦头发的毛巾甩上椅背,拉开座椅,大马金刀坐在了江停对面,跷着腿上下打量他。 江停年纪比严峫略大,但外表完全看不出来。他应该属于那种年轻时就尽量注重自律和养生的人,气势也比严峫含蓄得多,眉目间还有种外勤刑警少有的文秀和儒雅。 “你为什么当警察?”严峫突然问。 这个问题堪称无厘头,江停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你为什么当警察?” “少壮读书不努力,老大警队做兄弟。”严峫的笑容里充满了不加掩饰的揶揄:“江队,你懂的。” 这是他第一次喊江队。 “不懂。”江停说,“我滑档才上的公大。” 严峫:“……” 严峫决定不自取其辱,等以后有机会了自己去查这人当年第一志愿报的是什么。 他端起江停泡好的红茶,也不嫌弃,就着喝了一口,说:“你倒挺有眼光的,这茶我没记错的话千儿八百一两,要是我随便找个立顿红茶包将就着就喝了。” 江停平淡道:“没想趁机占你的便宜,这已经是我从你家茶盒里找到最便宜的一种了,那块老同兴的茶饼我都没敢碰。” 严峫说:“嗨,你喝了呗,茶叶不就是让人喝的么?这房子要不是今儿堵车,一年半载的我都不会来,再放几年指不定就给耗子啃了。实不相瞒,这小区就是我家开发的,这套房子装修还挺次的,让你见笑了。” 江停似乎觉得很有意思,他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微笑道:“不,不敢见笑。” “不敢?那我换个更见笑的。你知道我为什么当警察么?” 江停没搭他话茬,严峫也不介意,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小时候不爱念书,三天两头逃学出去跟人混,光打架就不知道进了多少次派出所。我家里做点煤矿的小生意,好歹有俩钱,虽然每次都能花钱把我捞出来,但架不住岁数一年年往上长,眼见就要满十八岁承担刑事责任了。后来管那片的派出所所长就找到我爸,说你家小子这种经常吃住派出所的以后只有两条路,要么被光荣的人民民主专政,要么就是光荣地参加人民民主专政。” 江停说:“要么进监狱,要么当警察。” “对。”严峫似乎还有点骄傲,说:“于是我就考了警校,以侦查系第三百三十六名的成绩顺利毕业,成了一名光荣的片儿警——顺便说,我们那一届侦查系共招收了三百八十多名学员。” 看他的表情,江停知道他其实只是想澄清自己不是倒数第一。 “我在派出所帮忙登记电信诈骗,抓公共汽车上摸女孩子屁股的变态,调解隔壁小区打架闹矛盾的夫妻,帮三天两头忘带钥匙的大爷大妈爬窗户开门。那几年我办过最大的案子是追着一个抢包的小流氓跑了整整四条街,摁倒他的时候从身上搜出了一小包白粉。那包白粉让我从警四年第一次被通报表扬,我整个人都飘上了天。不久后,我向上级申请轮岗,想加入辖区禁毒大队,成为一名缉毒警察。” 严峫喝了口茶,慢悠悠道:“但禁毒大队没要我。” 江停不置可否。 禁毒口不肯要严峫,究竟是因为他十八岁前的“战绩”太彪炳,还是在警校时成绩太烂,抑或只是因为他这么个本地超级富二代万一哪天成了烈士,家属怕是要发狂,现在都很难再说清了。 “我特别想去禁毒口,但人家又不肯要。那几年恭州的禁毒工作搞得特别好,每年都全国公安系统点名表扬,看得人十分眼热,干脆我就打了报告申请调任去恭州。” 严峫停了停,语气有一丝玩味: “然后你猜怎么着?” “你干刑侦确实比缉毒好,不算入错了行。” 江停平静地说。 严峫没理他这个茬。 “——报告上去第三天,当年从市局下沉到基层锻炼的魏尧副局长,也就是亲手抓了我十多回、叫我爸勒令我报考警校的那位派出所长来了。他让我撤回调任申请,绝对不准去恭州,立刻跟他上市局去干刑侦口。你知道他是怎么说的吗?” 江停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严峫向前倾身,十指交叉,手肘搁在大腿上,要笑不笑地看着他: “他说,恭州的水非常深,外人进去了很容易被淹死。尤其像我这样的,别以为家里有钱就能硬着脖子蹚进去,哪怕我家有钱到把整个建宁都买下来,进了恭州,都未必能留下个全乎人儿。” “算算时间,他说这话的那年你应该是禁毒大队长,在‘留不下个全乎人儿’的地方干得如鱼得水——那么现在回想当初,你是什么感受,能让我采访一下吗江队?”

上一篇   第12章

下一篇   第1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