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 破云

第128章

“不容易啊。”黑桃K活动了一下自己的颈椎, 似乎有点感慨, 笑道:“就为了从他嘴里听到这句话, 三年前我们差点搞出一场火并来……早痛快点承认不就好了。” 严峫张开口,但只有胸腔起伏发出颤抖的喘息,咽喉像堵着酸涩的硬块。过了好一会, 他才用尽全身力气挤出声音来: “……你对我说过的那么多话里,只有这句我希望是在撒谎。” “一派胡言!”这时终于被松开嘴的波叔怒吼起来:“一派胡言,你们只是商量好了要给吴吞泼脏水!闻劭!你现在羽翼丰满了, 想搞死我们这些老头子, 又怕抢先动手被人议论,所以就是想找借口对吴吞发难!你这个不孝子!” 黑桃K眉目不动:“噢, 是吗?” “吴吞什么时候对你下过杀手?他对你这个儿子还不够好?!我们这些老人迟早有一天是要让位的,现在不敢放权, 无非也只是不放心家族的安危罢了!我们其实——” “吴吞就是想杀他。” 波叔的苦口婆心被打断了,表情一时非常滑稽, 直直瞪向江停。 但江停却没有看他,也没有看任何人。他乌黑的眼睫低垂着,视线落在眼前鲜血干涸的草地上, 面色疏离冷淡, 继续道:“1009行动虽然不是吴吞直接策划的,但他确实对我下达了弄死黑桃K的指示。整个塑料厂缉毒案,都是我为了执行他的命令,而针对黑桃K进行的一场谋杀。” 波叔猛地上前半步,因为缺少手下的搀扶, 险些在草地上踉跄绊倒:“你给我住口!你忘了当年是谁把你从孤儿院领养出来的了?你忘了自己本来是怎样像狗一样摇尾乞食的了?!吴吞把你养大,你就这么合着外人算计污蔑他?!” 江停闭上眼睛抽了口气,抿住了微微发颤的唇角。 黑桃K嘲道:“说话归说话,你说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老头还要痛斥,江停却已经控制好了情绪,说:“我明白,但我说的一切都是事实,你可以选择不信。” 波叔大怒:“事实?三年前当众对质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严峫耳膜嗡嗡作响,下意识将目光投向江停。 但江停却没有任何破绽,甚至没露出丝毫的焦躁或不安。他还是很从容地,说:“那是因为我怕承认之后被你们灭口。” 老头一愣。 “只要我咬死不供出吴吞,你们就会尝试把我从黑桃K那边救过来,这就是我的目的。至于1009行动和吴吞之间的关系,真要查也能查出蛛丝马迹。” 说着江停顿了顿,那双乌黑沉静的眼睛望向严峫:“我本来不想当着你的面承认的,因为我希望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能在你心里留一个稍微不那么坏的形象。不过现在看来这应该是奢望了,谁也没想到你竟然会出现在元龙峡,所以这应该是天意吧。” 严峫怔怔看着他,那瞬间心里甚至闪过一个卑微的念头:那就别说出来—— 只要你哪怕别说出来—— 但那一丝怯懦刚冒头就被他硬生生摁死了,严峫直直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回视江停那张平静的脸。 “1009行动准备的每一步,都通过加密邮件向吴吞报备过。”江停在波叔陡然剧变的目光中淡淡道,“这应该能证明吴吞是支持这场谋杀的了。” “……你胡说,这不可能……”老头气得面孔都紫涨了,怒吼:“根本不可能!” 江停没有理睬他语无伦次的咆哮:“几年前黑桃K从美国回来,带回了最新的芬太尼化合物配方。那时吴吞的身体还没那么差,所以当他发现黑桃K开始摆脱老人们的控制并发展独立市场时,他感觉到了威胁,命令我予以严密监视。我顺着蓝金这条线查了一两年,终于查到恭州边缘的某个地下制毒工厂,但不幸行踪暴露遭遇了黑桃K。” 说着他话锋一转:“严峫,这件事我是跟你提过,应该还记得吧?” ——幽暗的地下工厂被暴雨所冲刷,无数价值连城的“蓝金”就这么随便堆在地上。这些为瘾君子们带来尘世至高喜悦的毒品将途径元龙峡,通过云南边境,销往东南亚以至于北美;仅这一间厂房的利润,就将为黑桃K带来六个亿。 江停面对着地狱般满眼闪烁的暗蓝幽光,终于嘶哑地开了口:“……所以你现在要杀了我么?” “你是我唯一的兄弟,十多年来从没变过,所有财富与权柄都可以与我平分。”黑桃K带着笑意回答,温和的语气与枪口形成了极其讽刺的对比:“别为吴吞卖命了,红心Q,我这里永远有你的位置。” “但当时黑桃K并没有在父子相争中占据上风,因此我也没有彻底斩断和草花A之间的联系。在组织内部,各种利益之争极其错综复杂,稍微走错半步就可能粉身碎骨,这种危险的平衡一直延续到三四年前,吴吞终于决定彻底除掉他的继承人,欠缺的只是一个时机。” 波叔忍不住破口大骂:“根本没这回事!我们这些老人都只是为了家族好,吴吞从没有那种想法!” 老头激烈的反驳声极其尖利,甚至惊飞了不远处的林间鸟雀,但江停的叙述没有被影响:“三年半前,吴吞决定将库存的几百公斤大货弄走,我负责协调和安排工作,黑桃K将亲自参与这笔交易。我意识到这是谋杀黑桃K的最佳机会,于是同步构思出了1009行动。” “那一两年中,黑桃K在恭州的渗透越来越深,消息也越来越灵通。为了防止1009计划被他的内线泄露出去,我特意做了好几步安排。首先,‘红心Q’通过‘铆钉’等几名卧底向警方传达了这样一条情报:毒贩将采取人、钱、货三方分离的方式,火力武装及几百公斤毒品的交易地点在恭州郊区某处生态园,买卖双方则待在塑料厂;因此作为应对,恭州市局应该将绝大多数精锐火力派去生态园进行攻坚,而小部分警力分散去塑料厂,抓捕包括‘黑桃K’本人在内的买卖双方。” “所以在1009行动当天,除了我和岳广平之外,整个恭州市局都以为我本人乘坐指挥车带着大批特警缉毒警奔向了生态园。我的这个安排,就是为了确保在警方内部有人被黑桃K渗透的情况下,仍然保持整个计划的机密性。” 是的,严峫脑海中最后那点理智告诉自己,江停可以做到这一点。 他既是1009行动的策划人,也是贩毒集团内部的红心Q;他精确地知道组织内部哪些人是警方卧底,因此可以通过这些卧底,轻而易举向恭州市局传递假情报。 “同时在组织内部,我必须确保交易顺利进行,所以做了相反的安排。”江停咽了口唾沫,但没有缓解沙哑的声音,继续道:“我告诉他们在1009当天,我会带着大批精锐警力前去生态园,所以买卖双方、火力武装和几百公斤大货都确定在塑料厂,生态园那里只留一部分散碎大麻当幌子。当然这个信息只有极少数参与行动的高层知道,‘铆钉’这样的中低层人员是不会接触到的,因此,即便黑桃K通过他在恭州市局里埋的内线去打探消息,也只能探听到警方明面上围剿生态园的行动部署,所以他理应不怀疑我对这次交易的安排。” “……只有岳广平知道真实的行动计划,”严峫听见自己的声音缓缓说,“岳广平配合你,赶在行动前一刻,把精锐警力都调到了塑料厂……” “对,我最终的目标只是弄死黑桃K。就算1009行动成功,警方缴获大批毒品和买卖双方,这点损失跟除掉黑桃K相比也不算什么。1009行动准备的每一步都通过加密邮件向吴吞报备过,他当时也表示……咳咳咳……” 可能是因为落过水的缘故,说这二字的时候江停咳嗽起来。黑桃K转过身,只见江停勉强止住咳嗽,抬头盯着严峫:“……他表示了谅解。” 严峫耳朵发蒙,直勾勾看着他。 江停毫无表情与他对视。 几次呼吸间隙后,他才收回目光转向黑桃K,苍白的唇角微弯,露出一丝讥诮: “这场谋杀唯一的破绽,就是没想到被谋杀的对象,早就亲自跑去当了自己手下的卧底。” 黑桃K微笑着一颔首:“好说。如果不是岳广平,1009行动是会成功的。阴差阳错罢了。” “可你当初不是这么说的!”只见波叔跌跌撞撞地冲上前几步,保镖警惕地挡在他身前防止任何异动,老头手指隔空冲着江停一点一点,唾沫星子几乎要喷到他冰封般的侧脸上去:“当年闻劭让你当堂对质的时候,如果不是我们几个老头子开口施救,你能被放走?!如果事实真像你说的那样,吴吞想下手杀他亲生儿子,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干脆按闻劭的意思拖吴吞下水,而是要等到现在?!” 波叔虽然急躁,但这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 黑桃K想要一个理由跟他父亲翻脸,这个口供只能由江停来给。但黑桃K并不是那种只要乖乖按他的意思办事,就一定会给对手留活路的人——如果他是的话,三年前江停就可以把事实真相和盘托出了。 那么在三年后,江停突然反口把吴吞这一派的人拖下水,可信度自然就打了无数个折扣。 “你真的相信他?闻劭,经过这么多事情你还看不出来,他值得人信几分?!”波叔指着江停,恨铁不成钢地冲着黑桃K:“他现在好像老老实实回来投靠你了,但如果真没诈的话,为什么他三年前死活都要跑出去!” 黑桃K开口想说什么,然而江停打断了他:“因为那个时候岳广平没死。” 这句话声音不高,但很清晰,把老头堵得发哽:“那又能说明什……” “岳广平活着,就代表我在市局那里的退路没有断绝。只要摆脱黑桃K,我就能顺利回到警方的阵营里。”江停眼神闪动,不加掩饰的自嘲更明显了:“而现在岳广平死了,恭州方面认为我是杀害‘铆钉’的凶手;建宁那边的吕局知道我是红心Q;至于严峫——” 他视线流转,看向严峫,就像羽毛随风掠过般悄无声息。 严峫却闭上了眼睛。 “我不认为我在严队那里还有任何可信度。”江停轻轻地道,“也就是说,现在所有事实都能证明我是个叛徒,除了黑桃K之外,我再也没有了任何退路。” 黑桃K双手交叠在身前,眼底浮现出他惯常的那种笑意,三年前他也是带着也同样的神情说出那个赌约的—— “哪怕你这条如簧巧舌编出再完美的言辞,也没有人会信任,没有人愿意听,因为所有事实都已经证明了你是个叛徒。” “只要还有一个警察愿意相信你——哪怕只有一个,都算我输掉了这场赌局。” “还需要我说更多么?”江停终于侧过脸来,讥诮地盯着老头:“我还以为这么简单的逻辑根本不用解释呢。” 波叔脸上的表情真是非常精彩,如果没人拦着他的话,估计他现在已经冲上去把江停活撕了。 但那凶神恶煞的神情并没有把江停镇住。他的体力和精神都已经透支到了一个极限,似乎真的已经没有力气、也完全放弃挣扎了,慵懒又嘲讽地摇头笑了起来: “当年你们想从黑桃K手上把我捞出来,打的不也是送我回市局的主意么,波叔?您几位老人对我那不叫‘开口施救’,那只是利用,你我都非常清楚。” 那是1009爆炸案之后几个月内,发生在贩毒集团内部的事情—— 严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思考。他的灵魂就像是在寒冰地狱中渐渐溺毙,同时又在沸腾油锅里受尽煎熬;但偏偏他的大脑不肯就范,仍然在不受控制地高速运转。 属于刑侦人员的那部分思维仿佛脱出了肉体,剥离了感情,悬浮在半空中,冰冷机械地将所有线索在大脑深处抽丝剥茧,一条一缕分离解析,全然不管心脏正经历着撕裂般的绝望和痛苦。 江停沙哑的声音正从不远处清清楚楚响起: “如果您年纪大了,要不我再把三年前的场景给您复述一遍,权当是提醒您想起来?” 老头浑黄的瞳孔在眼眶里发抖,面皮不住抽动。他意识到这个年轻人说得没错,不论是吴吞当初把他送去从警,还是后来把他从黑桃K手里捞出来,那其实都只是因为江停这个人的利用价值还在。 而现在吴吞势力衰微,江停站到黑桃K那边去反戈一击,从很大程度上来说代表了他们这些老人终于大势已去—— 或者说,灭顶之灾就要到来了。 三年前,一月九号。 中缅边境,小勐拉。 巨大的酒店套房厅堂中摆着一张长桌,两旁泾渭分明坐满了人,粗略数不下二十来个。其中左侧多为老者,年纪最大的须发皆白,稍轻一些的也已过知天命之年;右侧则大多是青壮年,各个衣着整齐低声交谈,相当一部分长相都带着典型的东南亚血统特征。 被等候的人久久不至,议论声渐渐响了起来。就在有人按捺不住想开口询问的时候,门把突然咔哒转动,紧接着被推开了。 刹那间所有声音奇异地一静。 阿杰推门扫视屋内,干练地抽身颔首,示意没有异常,随即往后退了半步。 就在那安静到窒息般的气氛里,黑桃K走进门,自己随手拉开长桌尽头那张扶手椅,在所有视线聚焦处坐了下去。 “老板……”长桌右侧有人想起身问候,还没来得及开口,黑桃K随便把手往下一压: “今天来就是为了把话说清楚,不用费事了。” 那几个人小心翼翼坐回去,只见黑桃K手向门外一招:“带进来吧。” 阿杰听令而去,少顷他亲自押着一名年轻人,在灼灼瞪视中出现在了大厅中。 不管是谁看到那年轻人,都会在第一眼立刻发现他脸色极差,非常虚弱,不论身体还是精神状况已经削弱到了最低点。更异常的是他眼睛上蒙着黑布,不知道多久没摘下来过了,反衬得脸色更加灰白,乍看甚至有点形销骨立的感觉。 “对质就对质,干什么把他的眼睛蒙上?”长桌左侧一名老人不满地开了口:“你这样有必要吗?” 年轻人被阿杰押进屋里,拉了张扶手椅坐下。蒙眼布相当黑暗密实,而他那张脸上的表情似乎是空白的,直直面对着长桌上的众人。 黑桃K没吭声,直到他坐定后,才转向那名率先发难的老人:“当然有必要。” “你……” “感官剥夺是我能想出的最柔和的讯问方式,否则其他手段会比较激烈。”黑桃K望着左侧那些老人,慢慢微笑起来:“——也就不至于到今天才让他交代出真相了。”

上一篇   第127章

下一篇   第12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