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 破云

第120章

黑桃K的父亲? 严峫脱口而出:“草花A?” 吕局明显愣了一下:“什么A?” 两人面面相觑, 吕局老花镜后射来怀疑的目光, 刹那间严峫意识到——吕局不知道黑桃K父亲的这个绰号。 换言之, 公安系统内部对黑桃K的了解少得可怜,甚至到了连这一细节都不知道的地步! 那一刻严峫耳边响起了那天在高荣县招待所里,江停随口对齐思浩所说的话: “黑桃K的家族是个犯罪集团, 他的父辈甚至祖父辈都不干净……他早年在西南边境被人叫黑桃K,是因为他父亲曾经称作草花A,由此而演变过来的……” “怎么了?”吕局问, “你怎么知道他父亲的代号, 听江停说的?” 严峫的失态只出现了短短一瞬,紧接着恢复正常, 仿佛刚才的凝滞只是错觉:“哦,这倒不是。只是我看他们那集团有个黑桃K, 有个方片J,再往上出个梅花A也很正常, 所以乱猜的。” 吕局眯起了原本就不大的眼睛,视线更加犀利聚光,直直盯在严峫脸上。 但后者英挺硬朗的面部轮廓没有丝毫触动, 很沉稳地回视吕局。 “……”终于吕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缓缓道:“我们对黑桃K贩毒集团的内幕知之甚少,一方面因为他们的老巢根据地在缅甸,属于境外的跨国毒品组织;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三年前的塑料厂爆炸案,令我们失去了很多的资深警察和优秀卧底,是非常令人痛心的损失……” 严峫沉默着揉了揉鼻端。 “所以, 如果江停曾经对你提起过任何跟黑桃K有关的事情,请你一定要立刻反映给我们局里,因为那都是非常重要的情报和线索,可能除了他之外就不会再有人知道了。”吕局顿了顿,意味深长地问:“明白了吗?” 严峫眼睛一抬,直视着吕局。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撞、交激,但彼此脸上都稳得不见一丝波澜。几秒钟后严峫一点头,说:“我明白,吕局。” 吕局叹了口气,向后靠在椅背里,摘下老花镜慢慢地擦拭。 “公安部下达的这个消息,我只跟老魏、你余队以及有数的几个副局长政委说了,你出去后也要注意保密纪律。另外,你是公安系统里唯一一个与方片J正面交手两次,却能生还至今的警察,他们可能会非常想要你的命。自己当心。” 吕局挥了挥手,掌心向内,那是示意他可以出去了的意思。 严峫站起身,却没有立刻离开。他嘴唇动了动,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吕局——” “什么?” “您相信江停么?” 吕局思忖良久,终于戴上老花镜,认真地看着他。 “你问我这个没有用,严峫。我还是那句话:我们搞刑侦的不相信别人,甚至不相信自己。警察警察,警在先察在后,我们只看证据。” 严峫默然无语,半晌一颔首,转身离开了局长办公室。 · 周会刚刚才散,马翔趁着这会儿空隙飞奔下楼去买了几个包子,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赶回刑侦支队大办公室,刚转过走廊就迎面撞上了正低头发短信的严峫,砰地趔趄两步:“哟,严哥!” 严峫一抬头:“哦对了,我今天临时要出个外勤,下午不来了,你帮我跟队里说一声啊。” 他边说边抽身就要下楼,谁料马翔飞扑而上,不要命地拉着他:“什么外勤?为什么现在出外勤老不带我?上次跟上上次你带的都是韩小梅,我哪儿比不上那丫头了?我还是你的贴心小棉袄呢吗严哥?!” 正巧韩小梅一边吃包子一边从电梯出来,迎面刚好撞见,吓得蹬蹬蹬连退三步,手忙脚乱把包子藏到身后。 “去去去,不要那么给,小心陆顾问上门来揍你。”严峫连忙把马翔推开,又招呼韩小梅:“把他给我拎回支队去,我下午不来了,有事电话联系哈。” 马翔悲悲戚戚:“严哥——别抛弃我呀严哥——” 马翔踉踉跄跄地追随在北风中,两道宽面条泪在身后挥舞飘飞,严峫忙不迭下楼跑了。直到他那件深灰色风衣下摆消失在楼道口,马翔才蓦然收住泪水,面无表情一转身:“我下午也不来了。” 韩小梅:“嗯?!你干什么去?” “跟隔壁禁毒支队联合执行任务。”马翔淡定道,在韩小梅双眼圆瞪的注视中一口咬掉半个包子,鼓着嘴钻进了刑侦支队的大办公室门。 · 嘀嘀——嘀嘀—— “喂,”手机那边传来江停平稳的声音,还带着不明显的沙哑,问:“怎么了?” 那一点点低哑让严峫心头微微发热,但他没表露出来,穿过建宁市局停车场,打开辉腾车门坐了进去,问:“你在家干嘛呢?” 从那边的动静来听,江停应该是伸了个长长的懒腰:“睡觉。” “睡觉好,上次复查医生不说你应该多静养么,对大脑里的淤血有好处。今天锻炼没?” 江停昏迷太久,肌肉没有萎缩已经很难得了,力量和敏捷度都大大不如以前。医生的建议是慢慢复健、不要心急,切忌疲劳和剧烈运动,这辈子基本没可能恢复到昏迷以前的水准了;但江停总想跟严峫一道去健身房集中突击,严峫每次只能找借口不带他去。 在争执了好几次后,严峫干脆买了几台健身机器放在家里,声称要以分分钟几万块上下的身价来亲自当江停的私教。 “没。”江停言简意赅,“没精神。” “怎么没精神啊,是因为私教不在家的原因吗?”严峫发动了汽车,眼底不自觉地浮现出了笑意:“要不你下床去趟茶水间,我在那放了个好东西给你。” “……”江停在电话那边无声地挑起眉梢,穿着居家拖鞋走进茶水间:“什么东西?” “打开柜子看看。” 江停依言打开橱柜,愣了愣:“你怎么——” 辉腾车缓缓开出市局,后视镜中映出严峫上翘的嘴角。 茶盒里的第二块老同兴茶饼已经被拆了,方方正正躺在油纸上,仿佛生怕得不到宠幸似的,还被严峫用餐刀撬了两小块下来,散落在周围的每一粒残茶都在清清楚楚表明这一点:就算给重新包上,也完全没有任何收藏价值了。 “那天想煮茶叶蛋来着,一不小心就把这包给拆了。”严峫含笑解释,“拆了就拆了吧,茶就是让人喝的,不喝哪来的价值?成天塞在柜子里指望着它下小茶饼不成?” 手机那边静默片刻,才传来江停一声哭笑不得的叹息:“你这人真是……” 严峫也笑起来。 他们谁都没有说话,通话两端只听见彼此的呼吸,半晌严峫“哎”了嗯一声:“江停。” “嗯?” “以后别回恭州了,来建宁呗?” “……” “挂个职在警察学院,没事帮市局看看现场,跑跑腿啥的。异地婚姻难以维系,建宁工资高物价低,温暖湿润空气好,你说是不是?” 江停低声说:“是。” “抽空再去国外办个婚宴,把我们家里人都请上,你说怎么样?” 江停笑起来:“你今天怎么这么多话。” 严峫却很坚持:“行不行,嗯?问你话呢?” “行行行……办个满汉全席,随便你。” “那你可算答应了,我记住了啊。” “嗯嗯,我答应了。”然后江停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猝然补充:“——但那茶饼你不能再拆第三个了!就留着让它们下小茶饼吧,我真的不喝这玩意了!” 严峫失笑道:“就你事多。” 转向灯发出轻微的滴答声响,严峫双手扶着方向盘,眼底映出前方排队驶向高架桥的车龙。更远处天幕苍灰,云雾浩渺,风吹着哨子从车窗缝隙中灌进车厢。 “你这是上哪儿去?”江停问。 “去个现场,离市区有点远。今晚可能回不来了。” “……” “可能要忙到明天上午,唉,也确实烦。”严峫顿了顿,咽了口唾沫,又说:“——好好吃饭,晚上再给你打电话,啊?” 江停无声地点了点头,轻声说:“好。” 转向灯还在滴答,严峫挂了电话,眼底那连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笑意尚未完全褪去,内心就涌起一丝丝带着酸痛的冰凉,仿佛整个人被吊在悬崖半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只有风呼呼地从脚底渗进四肢百骸。 车窗外的喇叭声、喧哗声、引擎启动和刹车的声响突然都变得非常遥远,侧视镜中映出严峫晦暗不明的侧脸。半晌他终于打开车载蓝牙通讯录,轻轻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喂喂,严队?喂?” “老齐。”严峫眸光沉郁,说:“我正在去恭州的路上,到了以后通知你,雅志园小区门口见。” · 建宁市看守所。 铁镣声从阴冷的长廊尽头远远传来,翘首以盼的马翔跟其余几个禁毒支队刑警同时上前几步,被看守为难地拦住了:“那个……” “明白明白,”马翔摸了根烟塞过去,对方冲他丢了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市局三天两头送人提人,但凡稍微有资历的刑警,案子多的时候每个星期都要来回跑几次,深夜或凌晨紧急提审算是家常便饭,跟看守所的狱警都是老相识了。 但眼下这种情况却跟以往不同,按纪律他们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看守所向上反映,秦川有重要线索想交代,经上级研究后,决定今天转移去省厅。 金属撞击声越来越近,长廊远端的窗口前突然闪现出晃动的人影,秦川被两名狱警押着,缓缓向门口走来。 “是秦队……” “秦哥!” 秦川似乎也没想到有人会来,一时倒愣了下,但脚步没停。 马翔坦荡迎着他打量的目光,舌根泛起一阵阵苦涩,但他强迫自己咽了回去。身旁禁毒支队的兄弟们都强忍着粗重的呼吸,只有一个前不久刚被秦川亲手转正的小警察忍不住,不顾看守阻拦,冲动地向前迈了半步:“秦队,你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你说话呀!” 他这话一出,又有人按捺不住了:“是啊秦队,我不相信你会干出这种事!” “你一定是被冤枉的,是不是?!” “你快告诉我们是不是啊!” …… 秦川收回目光,从这几个人的包围中穿了过去,不远处看守所门口,一辆涂着“建宁市看守所”几个白底蓝字的面包车停在台阶下,另外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察正等在敞开的后车门前。 马翔终于忍不住沙哑道:“秦哥……” 秦川脚步略顿了顿,回头微笑道:“不是。” 大家都怔了下。 秦川走下台阶,几个人眼睁睁望着他擦身而过,近了又远。刚才那刚毕业的小兄弟满脸胀得通红,全身都在发抖,马翔伸手一拉没拉住,他突然大步冲下台阶:“你别这样秦队!我不相信!求求你告诉我你就是被冤枉的,我们一定帮你翻案,我们一定——” 几个人呼啦啦就跟着奔下了台阶,这下连狱警都没想到:“快回来!”“怎么搞的你们几个,喂!” “秦哥!” “回去!”秦川突然回头厉喝。 飒飒寒风掠过沙地,几名缉毒警执拗而绝望。秦川凝视他们片刻,终于摇着头呼了口气,说:“没有任何冤情,事情都是我做的,只是时候到了被揪出来了而已。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老子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你们这一张张傻脸,明白吗?都是为了钱!没别的!滚回去吧!” “可是……” “要不要我现在把口供再给你们复述一遍?!” 狱警一个劲做手势,连拉带拽把他们往后推,但还是有两三个人噙着泪光不愿走开。 “说了不想看见你们!”秦川毫不留情且不耐烦:“走开!滚远点!” 几个人终于三三两两被拽回了台阶上,小警察痛哭失声,被马翔死死按着肩膀,低哑的声音每个字都酸涩难言:“听我的,你要真想为秦哥好,就劝他多多配合交代,尽量立功,也好……也好……” 也好争取免死。 小警察的嚎哭声充斥耳膜,淹没了最后那半句说不出口的话。 秦川冷漠地回过头,再没向后瞥一眼,弯腰钻进警车后厢。倒是两名狱警望着不远处几个悲痛难抑的缉毒警,面上带着不忍之色,瞧着秦川的时候都带着隐约的怒气。 哐当!车门关上,缓缓发动。 “喂,”秦川扫了左右狱警一眼,似乎还觉得挺有意思似的。 狱警牙关紧咬,没人理他。 “你们这管理也太松了吧,他们几个想进来就进来了?” 还是没人答话。 “问你们话呢,押送流程规范都做到了吗?喏,你,”秦川向坐在自己右手边的狱警扬了扬下巴:“防弹衣穿好了没?” 被他点名的狱警比较年轻,终于忍不住了:“你他妈瞎吗?问那么多干嘛?” 秦川毫不在意:“提醒你而已。” 他活动了下颈椎和肩膀,似乎非常悠闲。然而安静不到半分钟,突然他又来事了:“哎,真不好意思。能不能帮我个忙?” 年轻狱警要发作,被年纪稍大的那个制住了,不卑不亢地问:“你想要干什么?” “帮我把眼镜摘了。”秦川嘴角含着笑,诚恳地道:“老戴着不太舒服。” 警车在看守所大楼前发动,轮胎碾压沙地上发出噼啪声响,那几个来送行的缉毒警都不约而同抬起头,各个眼眶通红,车尾在他们痛苦的目送中驶向马路。 不远处道路两侧,槐树投下茂密的树荫,几辆普通轿车停在路边。 就在这时,马翔眼皮倏然一跳—— 世界仿佛静止了半秒。 轰——!! 根本没有丝毫预兆,几辆轿车同时爆炸,气浪瞬间将整辆警车重重掀翻! 台阶上几个人飞冲出去撞上了墙,警报声、喊叫声、玻璃碎裂声如同沸腾的热汤,霎时泼满了整个世界。有好几秒钟的时间马翔什么都听不见,他眼前阵阵发黑,连从地上爬起来这个动作都手脚发软,紧接着条件反射摸后腰。 ——没带枪。 “……艹!!”马翔嘶哑地挤出一句,突然听见飞速由远而近的引擎声,下意识一抬头—— 他的瞳孔瞬间缩紧,失声嘶吼:“秦哥!!别!!”

上一篇   第119章

下一篇   第12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