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 破云

第119章

缅甸, 小勐拉。 寺庙四面环绕丛林, 白日里泼墨般的浓绿都化作了地狱里爬出的重重鬼影。熊熊燃烧的火把映亮了村庄上空, 响亮的噼啪声伴随着暗夜松涛,风卷着僧人们的嚎哭奔出很远。 五辆开着大灯的悍马车围成一圈,几名手持冲锋枪的缅甸人站在车外, 火光映出他们脸上阴沉的匪气。寺庙前的空地上,黑桃K弯下腰,面对面色如土的住持, 点了点手里那张照片, 用中文问:“他在哪里?” 住持滴泪横流,一个劲摇头抽搐嘟囔, 又要挣脱桎梏磕头求饶。 黑桃K墨镜后的黑眼睛非常平静,看不出丝毫不耐烦, 又用缅甸语重复问了一遍: “他在哪里?” “@#¥*Y*&……”住持狠命摇头哭嚎,身后僧人们更是齐声呜咽起来。 黑桃K无奈地站起身, 吸了口气,停顿了几秒。 然后他突然拔枪对准住持眉心,干脆利落一个点射! 砰! 老住持头上开了个血洞, 双眼圆睁, 扑通倒在了地上。 周遭一静,紧接着有人尖叫有人昏倒,有人挣扎往前爬,被毒贩上前硬生生抓住。黑桃K却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似的,从容走到下一名僧人面前, 问了相同的问题:“他在哪里?” 僧人年纪不大,早已吓得尿了裤子,哆哆嗦嗦盯着照片上那个身穿袈裟的老人,费半天劲才能听见他说的是:“真、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求求你,饶命,饶命啊——” 黑桃K问:“真的不知道?” “真的没见过,不知道,求求你,求求你——” 砰! 枪声久久回响,僧人的尸体溅起尘土,死不瞑目。 空地上悲声大起,仿佛一出活生生的血海修罗场。黑桃K似乎有点厌倦,他闭了闭眼睛,收起枪,随便把照片塞给身后的阿杰,做了个漫不经心的手势。 阿杰会意地上前半步举起照片,向空地周围展示了一圈,用缅甸语厉声喝问:“谁知道这个人的下落?说出来就可以活命!不然你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 他的声音极具穿透力,瞬间将所有悲号都活生生地压了下去。但紧接着,更尖锐绝望的哭泣从空地四面八方响起,甚至引得山林间的野兽都阵阵长嗥,伴随着波涛般的风奔向远方。 黑桃K揉了揉额角,跨过老住持的尸体,向空地外的越野车走去。 缅甸手下疾步迎上:“老板。” “看来是没撒谎。”黑桃K懒洋洋说,顿了顿吩咐:“打扫干净。” 手下立刻应声,与阿杰对了个眼色,几名端着冲锋枪的保镖走上前去。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连珠炮般的冲锋枪声响彻空地,凄厉的哭号瞬间炸响又很快消失了。八九个火把拖着尾焰飞进寺庙,少顷,整栋建筑变成燃烧的火堆,滚滚黑烟飞向浓墨般的夜空。 “大哥。”阿杰钻进悍马车,眼底似乎带着微许不安:“已经是第三座寺庙了,现在怎么办?” 黑桃K靠在后座上,侧脸映着车窗外狰狞的火光,似乎在闭目养神。他这喜怒不惊的模样让所有人都非常忐忑,约莫过了好一会,突然听他开了口:“应该还有一个人知道他在哪。” 阿杰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您是说——” 黑桃K没直接回答,摆了摆手:“去打洛。” 阿杰连忙应声去吩咐司机,悍马车轰鸣启动,车灯连成一线,接连驶向远处伸手不见五指的丛林。 · 建宁。 卧室里关着灯,加厚窗帘挡住了外界,只剩下床上这方炙热眩晕的天地。 大半被子早已垂落在地毯上,剩下另外半边在昏暗中大幅度地上下伏动,每一次下沉至底时,被窝成团的毛毯中都会碾出一声急促的喘息,似乎非常痛苦,但又有点说不上来的其他意味。 那声音因为过度沙哑而极其细微,又总听不清晰;仿佛是因此而不满意似的,伏动的频率更迅猛凶狠了,几乎要把那一下下的呻吟活活碾压成片,变为流动的液体渗进空气里。 “……严……严峫……!” 尾音终于被连续不断的高频率撞击给挤压出来,旋即被最后几下爆发顶得脱了音。严峫终于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完成了攻城略地,一边射在江停体内最深处,一边意犹未尽的反复顶弄,用力把江停的手从床单上抠了出来,抓在自己掌心,凑到嘴边亲吻。 江停喘不上气,胸腔一阵阵紧缩,直到漫长的射精过程结束才精疲力尽地沉了下去。他全身狼狈得一塌糊涂,大腿内侧的肌肉都在痉挛,严峫拧亮床头灯,只见他乌黑的眼睫都被打湿了,眉心微微拧着,似乎不太舒服的样子。 严峫俯身用舌尖舔舐他的眉宇,温柔又耐心,直到把那道皱褶舔平,然后起身去热了杯甜牛奶,回来搂着半梦半醒的江停慢慢地喂给他。 “洗个澡……”江停模模糊糊道。 严峫说:“待会。” 他内心怀抱着某种隐秘的期待——待会江停就忘了,却没想到断断续续喝完大半杯温牛奶后,江停的眉角又皱了起来,低声说:“去洗个澡……” 严峫只得把他扛在肩上去浴室,在充满热汽的花洒下,把他摁在墙上断断续续地亲吻和贯穿,足足洗了大半个小时才出来。 江停已经很疲惫了,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几乎已经睡了过去,沾枕头的瞬间他似乎有点清醒,沙哑地拧着眉头:“……你这是吃了药么?” 严峫低低地笑了声,没回答。果不其然几秒钟后江停就陷入了睡眠,刚吹干的黑发落在雪白的枕头上。 严峫俯身用舌尖舔舐他的眉宇,温柔又耐心,直到把那道皱褶舔平,然后起身去热了杯甜牛奶,回来搂着半梦半醒的江停慢慢地喂给他。 “洗个澡……”江停模模糊糊道。 严峫说:“待会。” 他内心怀抱着某种隐秘的期待——待会江停就忘了,却没想到断断续续喝完大半杯温牛奶后,江停的眉角又皱了起来,低声说:“去洗个澡……” 严峫只得把他扛在肩上去浴室,在充满热汽的花洒下,把他摁在墙上断断续续地亲吻,足足洗了大半个小时才出来。 江停已经很疲惫了,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几乎已经睡了过去,沾枕头的瞬间他似乎有点清醒,沙哑地拧着眉头:“……你这是吃了药么?” 严峫低低地笑了声,没回答,几秒钟后江停就陷入了睡眠,刚吹干的黑发落在雪白的枕头上。 严峫把他身上裹着的浴巾抽走,换上干净松软的睡衣,一手撑着额角俯在枕边,仔仔细细观察他在睡梦中沉静的呼吸。晕黄的灯影渲染在他白皙的侧颊上,眉角整齐干净,眼梢又很长;这种长相在男性身上有点过于秀丽,但他鼻梁却出乎意料地直,因此中和了过分柔和的观感,鼻翼投下直角般的阴影,显出微许冷冽的气质。 严峫撩起他额角的头发,盘山公路上被碎玻璃割裂的伤痕虽已愈合,但仍清晰可见。 “……”严峫眸光闪烁,用拇指不断摩挲那伤痕,一丝复杂的情绪渐渐从眼底弥漫上来。片刻后他转身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这两天来的第无数次打开了微信,翻出那个聊天窗口—— 那天傍晚街道上,齐思浩发来的消息每个字都像一把刀,由瞳孔深深刻在严峫心底: 【雅志园,6区A栋905室】 【内网上是这么写的】 ——这是江停出事前在恭州的地址。 在恭州时严峫突如其来地对江停当年的生活产生了好奇,就让齐思浩用警务通查了告诉自己。当时齐思浩还奇怪他为什么不直接问江停,被他打着哈哈岔过去了。 其实严峫并没有什么打探的心思,主要是就算江停有什么可疑之处,他家也早被1009专案组搜过不知道多少遍了。他之所以不直接问,纯粹只是因为想打听完之后抽空溜过去一趟,暗中观察江停以前各种小的生活习惯。 他曾经猜测江停家住的小区离恭州市局不太远,但面积朝向都不会太好,毕竟江停的收入水平在这,而且他根本不像那种讲究生活品质的人;也曾经想过江停会不会把家布置成警校宿舍那样,严格、仔细、充满禁欲的整洁感,像他本人一样缺少烟火气息。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江停会住在那里,雅志园。 他去过这个地方,在汪兴业坠楼案发的第二天。 1009塑料厂爆炸前,红心Q对交易地点的确认指令就是从这个小区某栋楼的701室发出来的。 ——红心Q留下的痕迹,与江停从不宣之于众的住址,这两者中总有一个不是巧合。 · 周一,清早。 严峫匆匆捋起衬衣袖口,抓起挂在玄关的风衣披上,一边穿鞋一边对着玻璃随手抓了抓发型:“走了啊!” 身后餐桌边,江停头也不抬:“回来。” “这都九点二十了,早上十点吕局亲自主持周会,待会迟到又要当着全局的面做检查,我说你干嘛呢。”严峫转身快步过去,话音未落就迎面被塞了个鸡蛋吐司三明治,不由“噫”了声,然后只见江停手伸进他风衣里,解开了腹部的衬衣纽扣。 “……”严峫这一惊不小,足足错愕两秒,然后条件反射屏气绷住了腹肌线条:“我说你这身体吃得消么,别闹,来给亲一个亲一个……” 江停说:“对着镜子亲你自己吧。”然后把他扣错的最后两个纽扣重新整理好,衣摆重重塞回了裤腰里。 严峫不无遗憾,抓着江停在额角亲了亲,火速出门上班,房门重重合拢的咣当声久久回荡在空荡荡的客厅里。 几分钟后,他最经常开的那辆辉腾倒出车库,一个漂亮利落的三角掉头,向小区大门飞驰而去。 江停抱臂站在落地窗前,垂着眼睫,玻璃映出他晦暗不清的瞳孔。直到辉腾完全消失在小区笔直的车道尽头,他才收回目光,轻轻吁了口气。 玻璃上几乎不可见的白雾一飘而过。 他拿起身边的手机,换了张sim卡,重新开机后迟疑片刻,终于拨出了一个国际号码。 嘀嘀——嘀嘀—— “喂?” 落地窗映出江停标致清晰、毫无情绪的脸,声音也完全听不出一丝波澜。他说:“您好,我想通过贵办事处对当地寺庙捐赠一笔香火,请问该如何操作?” · 五十分钟后,严峫裹着风冲进会议室,低头弯腰快步穿过人群,尽量不引起注目地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警惕地向周围张望——还好除了最前排的魏副局狠瞪了他一眼之外,没有人注意到严副支队这半年来的第八或者是第九次开会迟到。 严峫松了口气,突然又发现不对:吕局呢? 分针指向十点一刻,大会议室里不断响起细碎的嗡嗡声,最上面吕局的座位却空空如也,连大茶缸都不见。 “甭找了严哥,”坐在他身后的马翔偷偷凑近,小声说:“您今儿走大运,吕局人还没来呢。” “出什么事儿了?” 马翔用笔记本挡着自己的脸:“不知道,刚才第一轮总结是老魏代吕局做的……卧槽严哥,你这周末跟陆顾问打架了么,后脖子给挠出三道来?” 严峫伸手一摸,忙把衬衣后领往上拉了拉:“去去去!小孩子家,看你的后宫漫去!” 马翔撇着嘴想酸他两句,突然会议室门开了,所有人瞬间正襟危坐,却只见局长办公室的张秘书快步走进,俯在魏副局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片刻后老魏点点头。 “这个,”魏副局清了清嗓子,朗声道:“今天吕局不来了,刚下楼的时候把脚崴了,茶缸子摔碎了一地。” 周遭人人诧异,随即发出低低的哄笑声。 “咱们今天的周会就由我来主持,下面还是按惯例各业务部门通报上周的重点工作和项目情况——小苟主任……那什么,苟利主任,你先来吧。” 苟利板着脸站起身,严峫正瞧着好笑,突然视线余光瞥见张秘书弯腰穿过人群,径直来到自己身边:“严副……” “嗯?” 严峫一抬头,只见张秘书轻轻地贴着他耳朵,说:“吕局有急事见你。” · 吕局的大茶缸好端端放在桌面上,泡着他一贯的菊花枸杞红枣冰糖养生茶,热气在半空中盘旋上升。 “什么?”严峫极其意外:“公安部?” 隔音极好的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吕局的身躯把真皮大转椅挤得满满当当——毕竟连喝茶都要加冰糖——正摘下老花镜疲惫地揉眼睛,闻言“唔”地点了点头,把电脑屏幕向他一转: “新型芬太尼化合物‘蓝金’被我们通报上去后,公安部非常重视,在西南地区进行了大规模排查,为此也和缅甸方面进行了数次照会。上周五缅甸军方向我国通报了最新情况,小勐拉周边偏远地区分别有三座寺庙遭到了屠杀和焚毁,一伙被抓获的毒贩指认了黑桃K。” 屏幕上的画面映在严峫瞳孔深处——那明显是一张偷拍。 镜头背景相当破败,应该是在缅甸边境某个村庄供奉的寺庙前,毒辣的太阳炙烤着丛林,令画质非常的不清晰。几名缅甸血统非常明显的男子站在越野车边,各自怀里鼓鼓囊囊,不知道塞了什么武器;一个穿着黑色背心和工装长裤的年轻人正从车上下来,身形非常剽悍,大腿上的武装带里插着一把枪,手里攥着半瓶矿泉水往头上浇。 尽管只是侧脸,但严峫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老熟人,阿杰。 同时车头前不远处,一道身影背对着镜头走向寺庙大门,在这么炎热的情况下竟然还衬衣长裤从头到脚。画面边缘过度曝光的白边吞没了他半边身形,但还是能看出他正不疾不徐地拾级而上,从肢体细微动作到步伐幅度,都有种气定神闲的意味。 严峫的眼神略微发沉:“黑桃K?” 吕局点了点头,敲敲屏幕:“这是半个月以前的图像材料。仅仅半天之后,这座村庄寺庙里仅有的两名僧人被杀,建筑也被焚毁了。” 办公室里安静无声,只有严峫的呼吸,和吕局啜饮茶水的吸溜声。 “……这张照片是怎么来的?”半晌后严峫终于开口问。 “自动照相机。”吕局摇了摇头,咚地一声将大茶缸放回桌面上:“缅甸小勐拉跟我国接壤,是个贩毒、走私、赌博成风的法外之地。近日一伙‘走马帮’在尝试偷渡入境时被我国边防武警抓获,因为咱们跟缅甸有合作协议,暂时就交还给了缅甸军方进行审讯,结果发现这伙马帮所隶属的贩毒组织,差不多能算是黑桃K的对头。缅甸方面加急审讯后,有毒贩交代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说黑桃K最近拿着几张照片,在勐拉附近的寺庙盘查照片上的人。” 严峫额角一跳:“找人?” 吕局以老年人使用鼠标惯常的认真劲儿,对着“下一页”用力地摁了一下。 刷拉—— 屏幕出现一张不知道经过了几次传真、扫描又翻拍的照片,一名约莫六七十岁的老年僧人穿着赤黄色袈裟,眼皮上皱纹层层耷拉下来,光着一条衰老浮肿的胳膊,端坐在佛堂中。 不知是翻拍画质实在低劣,还是刑侦人员疑神疑鬼的心理作用;这名僧人的面相完全没有任何安定或祥和,相反当严峫定睛打量时,甚至隐约感觉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凶恶。 “我只是怀疑。”吕局一手捂着大茶缸,一手指着屏幕,沉声道:“这个人有可能是黑桃K的父亲。”

上一篇   第118章

下一篇   第12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