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 破云

第113章

半小时后, 建恭两地高速公路。 严峫车里开着蓝牙外放, 后视镜中映出他烦躁拧起的乌黑眉头:“我说老方, 你这人怎么越活越回去了?大家现在是绑在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不管你想到了什么线索,至少先跟我们打声招呼, 也防着万一你出了什么事导致线索中断,你说是不是?” 下一刻蓝牙中响起了方正弘的怒吼:“你才是蚂蚱呢!秋后的蚂蚱!” “啧,行行行, 我是还不行吗?”严峫无奈地说, “你那句可能想到了线索到底是什么意思?” 方正弘支支吾吾的,明显不肯细说, 逼急了开口就骂:“谁跟你坐在同一条船上,谁知道你私底下又有什么勾当!不跟你说了, 我现正打着长途车,到建宁再联系吧!” 严峫提高声音:“哟, 还敢叫网约车!实时行程分享一个呗,虽然你不是大姑娘而是个糟老头,但安全还是……” 方正弘愤怒地挂了电话。 “你们说他甲亢八成是有问题吧, 成天着急上火的。”严峫摇头叹了口气:“我这片好心白白给当成了驴肝肺——就算他一没钱二没貌, 不像你俩坐网约车风险那么高,但也要有点起码的安全意识啊。” 后排的杨媚和齐思浩面面相觑。 “你是说齐队有钱,我有貌么?”终于杨媚不确定地问。 “哦没有,我是说你跟你江哥。”严峫一手扶方向盘一手向后指指杨媚:“你有钱。”然后指向江停:“他有貌。” 杨媚:“……” “方正弘暂时还不能确定你是完全无辜的。”副驾上的江停似乎完全没听见一般,还是那么八风不动, 说:“很多老警察都有疑神疑鬼的毛病,加之他这个人格外敏感、多疑,对你抱有多年的成见是很正常的,所以在完全排除你的嫌疑之前,估计他不会轻易分享线索。” “得了,跟紧他吧!”严峫习惯性从口袋里摸出根烟,还没叼进嘴里,突然又想起什么,遗憾地丢回了杂物匣,说:“操。” 齐思浩殷勤地摸出打火机:“严队没火?我这里……” 江停和杨媚同时脱口而出:“不要!” 他俩制止得太晚了。 “不不不,不要火,”严峫欣喜万分地拒绝了齐思浩的打火机,但下一刻他接过了对方递来的舞台、灯光和话筒: “来来来,你们看,找男朋友就该找像我这样的——” 江停深吸一口气靠上椅背,杨媚惨不忍听地捂上了耳朵。 “作为一个成熟懂事会疼人的男朋友,重要的不是你为伴侣做了什么,而是你愿意为伴侣不做什么。比方说你们江哥身体不好,最好别抽太多烟,像我这样优秀的男友就会自觉自愿把二手烟的危险性掐灭在摇篮里;再比如说我会限制他吃甜食,逼迫他多吃肉和米饭,这全都是出于对他的健康考虑,只有我这样成熟理性的男人才是你们江哥对配偶的最佳选择……懂了吗?为什么说我是男朋友这个词的最佳诠释和模板?学着点你俩,都学着点!” 江停:“……” 杨媚:“……” 齐思浩脸上一片空白的表情。 严峫得意洋洋,汽车呼啸着向建宁高速公路收费站驶去。 · 咣当一声重响,方正弘急冲冲闯进家门,把他正准备做饭的老伴吓了一跳:“哟!你不是出差去了吗?” “我前阵子天还没冷的时候穿的那条裤子,深蓝色剪裤脚的,你还没送去干洗吧?” “当然没啊,不是说不穿了吗。”老伴抄着洗菜篮指指外间:“我正想收着占地方,扔了又可惜,要不等楼下旺财生了,剪一剪给它的崽子做个窝……” 方正弘二话没说,直扑外间,置老伴一叠声的询问于不顾,打开五斗橱开始翻那堆杂物,少顷终于瞥见了熟悉的深蓝色布料,连忙把它抽了出来。 “你这是干嘛呀,吓死人了!哎呀你这个人,晚上在不在家吃饭,啊?” 方正弘没顾上回答,从书房里翻出密封袋,把那条裤子塞进去封好。 “晚上不用等我吃饭了!”方正弘头也不回地吆喝了声,掉头就冲出了门,只留下老伴莫名其妙地站在原地。 方正弘咯吱窝底下夹着那个密封袋,行色匆匆走出小区,向停在对面楼下的银色现代伊兰特车走去,一边摸出手机打开通讯录,下意识调出了“技侦老黄”。 “喂?”刚响两声对面就接了,黄兴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意外:“方队,什么事?” “哦,我这儿正有个……”方正弘刚要说下去,突然想起来什么,顿住了。 黄兴:“有什么?喂方队,老方?” 技侦是安全的吗?方正弘站在小区门口,突然冒出来这么个念头。 刚才他脑子里乱哄哄的,还没仔细想清楚,电话就拨了出去。但听到黄兴声音的一刹那他突然意识到一个恐怖的事实:如果自己的猜测不对,那么凶手很有可能就是…… 只要是他,那市局没有任何一个部门、甚至没有任何一个角落可以说是肯定保险的,而那姓严的小子所具备的嫌疑也根本洗不清楚。 “老方你干啥呢,信号不好?喂?” 方正弘病黄病黄的脸上毫无表情,狠狠按下了挂断键。 还能找谁?还有谁是安全的? 方正弘在建宁市局干了大半辈子,临到老了,才发现原来半生筑就的巢穴竟然是危机四伏的陷阱。他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的恐惧、惊慌和懦弱就像一层层蛛网,密密实实缠绕着心脏,连呼吸都找不对频率,手脚更是发软发麻。 还有谁是安全的?还能求助于谁? ——对,那个人! 方正弘眼前一亮,甚至责备起自己刚才的惊慌失措,然后立刻找出对方的号码拨了出去。电话大概响了八九声,对面才传来有些疲惫的:“喂,请问您是……” “您好您好,我是方正弘,市公安局的,您还记得我吗?” 对面听到市公安局,脑子空白了两秒,随即对“方正弘”这个名字反应过来: “啊对对,方警官!好长时间没见我都忙昏头了,哈哈哈——您家里最近都还好吧?有什么事儿吗?” 啪嗒! 方正弘觅声望去。 一道身影背靠在他家的银色伊兰特车门前,两条修长的腿交叠,一手插兜,另一手摘下墨镜,白净的脸上眉梢微剔,隐约露出不赞同的神情。 ——那是江停。 方正弘无可奈何站住脚步,想继续往下说又叹了口气,最终只得对手机匆匆道:“我这边突然来人了,待会见了面再说吧。” 对方一叠声答应,方正弘挂断了电话。 江停低头给严峫发了条短信:【我在小区前门堵住方队了。】 “那姓严的呢?”方正弘走过来,充满戒备地问。 “严峫不知道你具体住哪栋楼,所以我们分头堵你,他大概去了小区后门。”江停收起手机,抬头望着方正弘,敲敲身后伊兰特的车门:“你开着自己家的车跟踪严峫,还寄希望于他不会发现?” “……”方正弘的脸又青又红又黄:“这是我儿子前段时间放假才开回家的,而且我套了线人的车牌……” 江停说:“您对严峫的人品、道德和智商都有很大的怀疑啊。” 方正弘悻悻地不说话。 毕竟是比自己大了二十岁的老警官,看那样子江停也不好再说什么,叹了口气:“您刚才是打电话给谁,要去哪儿?” 方正弘固执地不吭声。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信任我,方队。但严峫有一句话说得没错,如果您不是那个投毒者,也不是建宁市局的内鬼,那我们的确就是一条绳上拴着的蚂蚱。你被挑中来作为替罪羊不是没有原因的,在这个时候瞒着我们,甚至提防着严峫,对您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远处喇叭哔哔两声,只见严峫开着车,从小区后面绕了过来。 “岳广平是在准备将线索告诉我的时候出事的。他已经查到了泄露1009行动情报的内鬼是谁,但直到死,都没机会把那个名字说出来。”江停望着方正弘浑浊的眼睛,每个字都穿过视神经和颅骨,重重敲在他的脑髓里:“我已经没有第二次昏迷三年还能醒来的幸运了,但您想在重重鬼影环伺中,跟三年前的岳广平冒相同的风险吗?” 汽车戛然而止,严峫裹挟着满身冷峻钻出车门。 “……”方正弘沉默良久,终于在他们两人的注视中颓然出了口气,反问:“你不知道我为何觉得你是清白的?” 江停盯着他,只听他问:“你还记得‘猿猴’么,一个长得有点像猴、少了半截小手指的拆家?” 从江停的表情上看,他显然是不记得的。 “‘猿猴’是我最过硬的线人,曾经在一次卧底行动中差点暴露,历经惊险才逃出来。事后他告诉我,自己曾被一名被人称作江队的恭州警官掩护过,否则就已经死了。”方正弘摇摇头:“挺多年前的事,估计你已经不记得了,警察行动中为队友做掩护和殿后是常事,所以我当时也没有其他想法。但关于你这个人的印象和判断一直埋在我心里,直到三年前你‘殉职’的时候,我心里就有点怀疑:怎么那么巧牵头1009行动的人是你,泄露情报导致1009行动失败的人也是你呢?没道理啊。” 江停沉吟片刻,说:“那名线人的事虽然我没印象了,但……” “尽管如此我还是不能完全相信你,也不能立刻信任这个姓严的。”方正弘话锋一转,拍拍咯吱窝下夹着的那个密封袋,冷冷道:“我现在要去研究所找个熟人,不出意外的话,关键性证据现在就落在我手中这个袋子里。如果你们真敢来,就跟我一起来吧,但如果证据出来发现你们不是无辜的,那可就别怪我立刻报警了。” 江停蹙眉望向严峫,后者也正巧看来,两人用眼神无声地商量了几秒。 方正弘已经钻进他那辆伊兰特,砰地关上车门,发动了汽车。 “杨媚跟齐思浩分头去小区侧门了,打电话通知他俩过来,咱们先跟方正弘去那什么研究所看看。”严峫快刀斩乱麻地做了决定:“上车!” 江停一边打电话给杨媚一边上了车,严峫系好安全带,点火发动。就在这半分多钟的时间差里,方正弘的伊兰特已经开出大门,只要顺着小区门前的车道往前开五六十米然后一个急转掉头,就能上繁忙的主马路了。 “喂,江哥?”杨媚在手机那头兴冲冲地问:“我正全副伪装躲在小区楼下树丛里呢,你们堵到那姓方的小老头了吗?” “你跟齐思浩来正门,我们要去……” 轰——!! 巨响从前方传来,江停突然像被抽去了声音,严峫的动作也僵住了。 “江哥?”杨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们那边怎么啦?” 不远处的行人纷纷驻足,回头张望过去,所有人都像是被按住了暂停键—— 一辆银色伊兰特重重撞上车道尽头的电线杆,没有任何减速或转弯的迹象,整个车头在满地碎玻璃片中被撞得凹陷了进去! 过了足足数秒,议论和惊叹才迟钝起响了起来,嗡嗡弥漫向四面八方。 “老方……老方?” 严峫下了车,眼底满是难以置信,突然打了个狠狠的哆嗦,向如梦初醒的路人厉声咆哮:“打120!快来人打120!!” 嘭——凹陷的车门被强行打开,在目睹驾驶室里情况的同时严峫倒抽了口凉气,连江停都脸色铁青。只见方正弘满头满脸都是鲜血,被压在气囊之中,完全看不出是死是活;方向盘仪表盘混乱扭曲,杂物玻璃洒遍全车,引擎盖已经完全扭成了废铁! 这不是三四十公里时速能撞出来的效果,谁对这辆车的制动系统动了手脚?! “老方!醒醒!坚持住!”严峫怒吼:“老方!” 然而方正弘被埋在气囊下,毫无反应。 远处几个行人议论纷纷,不敢靠近,远处急救车声飞驰而至。严峫猛地回头,正对上江停的眼睛,两人眼底都清清楚楚写着难以掩饰的错愕和震惊。 “……那个袋子,”江停嘶哑地挤出声音来:“把那个袋子拿来给我。” 犹如闪电划破天空,严峫猛地反应过来,从毁损严重的副驾驶座位下翻出了那个密封袋,根本来不及看里面那团深蓝色布料是什么东西,便把它匆匆塞给了江停:“快跑。” “那你——” “快跑!”严峫把他一推,动作凌厉果决,压低声音吼道:“别告诉任何人你曾经在事故现场出现过,带着物证快跑!”

上一篇   第112章

下一篇   第11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