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 破云

第112章

“你喝我的药酒?”严峫的第一反应是, “怎么什么锅都能推给我的药酒?!” 周围只有江停神情微变, 而杨媚和齐思浩都一头雾水, 连药酒是指什么都不知道。 方正弘短促地笑了声,神情中似乎有种破釜沉舟的狠意:“严峫,本来吕局就是站在你那边的, 我又跟踪你被发现,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楚了。况且这里都是你的人,自然是你想怎么否认就能怎么否认, 哪怕说出花来这帮人都只会相信你而不相信我——既然这样还用得着跟我装糊涂吗?档次也太低了吧?” “……”严峫此刻真实实在在感受到了无辜市民被拎到刑侦支队审问的冤枉:“可是我真不知道啊, 你啥时候喝了我的药酒?!” 方正弘怒道:“不是你送到我家来的吗?!” 严峫:“我犯贱吗,我送你东西干嘛?!” 这两人简直天生属猫狗, 见了面就要吵起来。所幸江停咳了一声,问:“到底怎么回事, 方队慢慢说。” 方正弘对江停始终抱着一丝诡异又勉强的信任,闻言狠狠地呼了口气, “那是一年半前我受伤的时候,市局各个科室都往我家送了慰问品,当时我对这姓严的小子还没那么——没那么——” 没那么横挑鼻子竖挑眼, 两人还保持着面子上和谐平静的工作关系。 “啊, 对。”严峫终于想起来了:“当时吕局吩咐让大家都表示下慰问,当做那个季度的团队建设。我怕我随便选的礼物价格太高,别的部门脸上不好看,就随口吩咐了马翔还是谁去准备点便宜营养品啥的……” “送到我家的是两盒营养品加两小瓶药酒,”方正弘没好气道, “药酒上还挂着你严峫的手写慰问卡。” 严峫闻言立马炸毛了:“我手写东西送给你?你脑子没出问题吧老方,从警校毕业后我就再没写过自己名字以外的汉字,连江停都没收到过我手写的情书!” 江停:“……” 方正弘:“……” 江停揉了揉太阳穴,“然后呢?” “我本来对中药其实一般,但受伤后确实筋骨不如以前了,再加上也受了身边人的影响,知道药酒对活血风湿还是很管用的。”方正弘顿了顿,有点不情愿地承认:“严峫这小子虽然轻浮,但送人的都是好东西,所以我看到是他送来的,就……” “你就一点不剩地全喝了,”江停确认。 方正弘悻悻地点点头。 江停和严峫对视一眼,后者满脸写着“WTF”式的冤枉。 “然后你就立刻中毒了?”江停又问。 “我每天喝一小盅,开始也没觉得哪里不对,但过阵子之后就感觉心脏不太舒服,经常早搏。我以为这种情况是劳累所致,于是渐渐减少了上班时间,也不再所有工作都事必躬亲,以为过阵子就能恢复;但病情却发展得越来越严重,去医院也没检查出个所以然来。” 方正弘吸了口气,摇头道:“就这么好好坏坏地拖了几个月,直到我太太学中医的老熟人来家探望,才提出我可能是摄入了中药材毒素,我立刻就想起了那两瓶药酒。那时第二瓶只剩个底子了,熟人拿去一化验,果然发现了极其痕量、不足以致死的乌头碱。” 乌头碱! 严峫和江停同时站直了身体。 “所以你怀疑是我故意投毒?”严峫不可思议地问,“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说?” 方正弘又气又恼:“我说了!我立刻就把物证拿给吕局要求彻查,但你知道吕局是如何反应的吗?!” 一年前,建宁市局—— “他对我的工作一直非常不配合,有很大的个人成见!这就是他的作案动机!”局长办公室里,方正弘把大办公桌拍得砰砰响,气得脸色通红:“严峫这样轻浮高调的富家子弟,因为平时受过我几次训斥而怀恨在心,进而蓄意报复,这是可以说通的!否则怎么解释这化验单上明明白白的乌头碱?!” 吕局坐在办公桌后,圆脸上面无表情,直到方正弘咆哮完、发泄完,才缓缓地开口道:“你没有证据,老方。” “这怎么不叫证据?这明明——” “川乌、草乌如果不经过程序严格的正规炮制,残留痕量乌头碱是常事,这个剂量的生物碱毒素换作身体健康的正常人,不会有你这么大的疾病反应,因此很难证明严峫是故意投毒。” 方正弘火冒三丈:“您这分明是包庇他,您分明……” “我没有。”吕局静静地道,“我只是在阐述事实,事实是你根本无法证明这瓶药酒是严峫所赠,而不是你自己配出来的。” “……”方正弘难以置信地盯着吕局,仿佛今天第一次认识他。 “老方,”吕局仿佛意识到自己话说重了,换了个更加和缓的语气:“虽然你跟严峫有矛盾,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我了解你,知道你不至于故意诬陷他。我只想提醒你必须要考虑到两种可能性:第一是你确实对他抱有很深的个人成见,以至于你从感情上偏向于他要害你;第二是……” “你们是站同一边的。”方正弘向后退去,咬牙一字字道,“你们才是站同一边的。” 吕局皱起眉:“老方——” “我明白了。”方正弘脸色一变,愤怒的红潮全数化作了青白,双手在身侧紧紧攥成拳,说:“我会向你证明的。” 吕局起身抬手,仿佛还想分辨什么,但方正弘已经转身夺门而出,回答他的只有“砰!”一声重重摔门声响。 …… “那不是我送的,”宾馆房间里,严峫满脸荒谬地摇头,说:“当时我随口吩咐人去买点补品,但绝对没有让他们送药酒!” 方正弘冷冷地盯着他。 “开什么玩笑,越熟悉药酒的人越知道这东西不能随便乱送,万一药性与病情相冲,反而对病人不利。何况我跟方队关系一般,如果出了什么事说不清,我能不知道吗?哪怕送两瓶脑白金也比送药酒好啊!” 这话倒是实情。 严峫表面大大咧咧,实则心细如发;他确实有些富豪出身的从容和骄纵,但很多敏感的人情世故,他也非常懂。 送来路不明的药酒给自己工作上的对头,太不像严峫会干出来的事了。 江停问:“那是谁送的?” 严峫疾步踱了两圈,突然站定,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马翔?” “哎呀喂我的严哥!严哥你可总算有消息了,我们全队上下都特别特别想念你,陆顾问啥时候孕检需要马仔陪同?你随时打招呼随时吩咐哈……” 严峫打断了他:“去年夏天方正弘受伤,吕局让咱们队送点东西表示慰问,当时礼品谁准备的?” 手机那边马翔明显一愣:“啊?” “谁准备的?!” “你……你叫我准备,我当时忙着不知道干啥,就随便买了两盒脑白金跟两盒更年期口服液……” 所有人的嘴角都微微抽搐,方正弘的脸又气红了。 马翔是不可能存在“忙着不知道干啥”的情况的。他的小本本详细记载着每天干了多少活,加了多少班,国家欠他多少加班费车马费过节费精神损失费心理补偿费——所谓“忙着不知道干啥”,那差不多就是他当时忙着蹭市局wifi打本的意思了。 严峫揉了揉生疼的眉心:“你给方正弘送自制药酒了?!” “什么,不是,药酒?”马翔满口叫冤:“那是能随便送的吗?我是那么不着调的人吗?!” 严峫望向方正弘,后者的脸色也变了。 江停抱臂站在边上,扬了扬下巴:“问马翔准备好的慰问品是怎么送去方正弘家的。” “哎,那是陆顾问吗!”马翔听到了江停的声音,热情洋溢地打招呼:“陆顾问你好呀!我们全队上下都特别特别想念你,严哥有没有不干家务活,有没有惹你生气,如果需要打手随时打招呼随时吩咐哈……” 严峫:“问你话呢!” “哦哦,对对,我淘宝下单以后直接快递到市局然后转总务科了,这种写作慰问读作团建的鸡零狗碎都是总务科派小碎催跑腿的,应该是把各部门的礼品都堆一块儿,然后统一送去姓方的他们家。”马翔反应过来什么,疑惑道:“怎么严哥,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事,姓方的小妖精又来纠缠你啦?” 没人敢回头去看方正弘的表情。 严峫苍白无力地训斥道:“怎么说话呢,对公安前辈要学会尊重——给我通知总务科去查,一年半前负责把慰问品送去方正弘家的人是谁,实在查不出就调方正弘他们家附近的监控。这件事非常重要,立刻去办!不多说了挂了哈。” 马翔还要叨逼叨,严峫逃命般挂断了通话。 室内一片沉寂,良久后只听姓方的小妖精冷冷道: “你们刑侦警察上行下效,果然教育得都不错啊!” 严峫自知理亏,打着哈哈表示小马年轻不懂事,以后一定多多调教。 江停强行转开了这个令人尴尬的话题:“所以方队在看到秦川准备喝药酒的时候,理所当然就感到非常愤怒,觉得严峫有可能以相同的手法再一次害人?” 方正弘对严峫翻了个白眼,转向江停摇了摇头,艰涩道:“其实也不至于,我再怎么糊涂,也不会认为严峫有胆子在市局里光明正大地杀人——他要是偷偷摸摸把药酒送给秦川,估计我就是另一种反应了。” “所以你当时只是嫌恶?”江停向他确认。 “对。从那件事后我有了很大的心理阴影,任何吃进嘴里的东西都绝不假以他人之手,像药酒这类东西更是连牙都不会沾了。” 江停一手抱在胸前,另一手摩挲自己的咽喉,半晌问:“市局有多少人知道你这个心理阴影?” 方正弘明确地回答:“我只告诉过吕局。是几个月前我回来上班,他问我为什么不在食堂吃饭了的时候。” 周遭安静异常,众人都似懂非懂,只有严峫猛地想到了什么,蓦然看向江停。 江停颔首不语,随即问出了最后一个关键的问题: “那你的副队秦川知道么?” 方正弘脸色变了,刷地从床上站起来:“秦川?不,不可能——不可能是秦川!” “我只是猜测。”江停的态度非常平静,那永远不会绷紧的面部肌肉还维持着放松状态:“药酒投毒事件没有监控,没有目击,没有证据,刑侦人员只能以自身代入的思维方式去尝试摸清凶手的想法。如果我是秦川,跟刑侦支队大多数人的关系都很好,可以随意进出刑侦支队大办公室而不惹人怀疑,那就具备了充分的投毒时间和条件……” “可如果不是我阻止,秦川已经把毒酒喝下去了啊!”方正弘激烈地反对:“而且他可不是装腔作势地喝一点儿,他准备喝进嘴的药酒,那可是绝对的致死量!” 对,的确说不通。 如果秦川是投毒者,在明知道药酒有毒的情况下,即便以苦肉计洗脱自己的嫌疑,也不会虎到把满满一杯毒药往嘴里灌,否则那简直就是拿命在犯罪,根本没有必要。 齐思浩作为刑侦人员——虽然确实比较水——在旁边听了半晌,终于忍不住犹犹豫豫地举手发言:“那个……你们刚才不是说方队有心理阴影来着,万一那个秦川就是利用了这一点……” “不,太牵强了。”话音刚落就只听严峫摇头否定:“万一方正弘偏偏没阻止呢?万一方正弘甚至凑上来说给我也喝点呢?在不确定因素太大的情况下,拿致死剂量的毒酒来赌博是不可能的。” 齐思浩有点讪讪:“我只是觉得,既然你们说的秦川是副支队,那方队出事后明显是他得利最多,嫌疑也最大……” 严峫随口说:“那这倒未必。副支队暂代正职的时候很多权力都是受限制的,就像我的日常工作要向魏副局汇报一样,秦川也有很多工作要向吕局汇报。这么说来如果方队不在了,禁毒支队的很多具体决策反而是吕局……吕局。” 他的话音蓦然而止,与江停面面相觑,两人的脸色都变得不太好看。 半夜三更被岳广平打电话哭诉自己罪过的那名“老吕”是谁? 在最后一刻登门造访,与毫不设防的岳广平私下对话,并杀死了他的人是谁? 假设在万一的情况下,江停的存在早已暴露,那么一直不动声色予以掩护的吕局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 ——某种莫名其妙的职业良心,还是干脆源于黑桃K的指示? 明明窗外阳光明媚,森冷幽深的寒意却从他们心底缓缓弥漫上来,冻僵了每个人的喉头。 “不会是这样,怎么会这样?……”方正弘抱住脑袋不住喃喃。他本来就比常人更加多疑和固执,现在更是神经质地不断抓挠自己的头发,“想害我的人竟然不是严峫,难道是……难道是……” 这要是在平常,严峫肯定会翻个白眼损他两句,但现在也没什么心思了。 “不行,我要回去再看一遍,现在就回去。”方正弘霍然起身,狠狠咬牙凸眼,掉头就往外扑:“这事肯定有办法验证,不可能就这么死无对证了,绝不可能!” 没人来得及阻止他,严峫三步并作两步愕然上前:“你他妈上哪去?” 方正弘已经冲出了宾馆房间,在铺着红地毯的走廊上急冲冲往前走,闻言回头怒吼:“我想到什么地方可能还有线索了,我这就去找!” 这姓方的老小子眼见一副马上心脏病就要发作的样子,甚至连刑侦人员的基本职业素质都忘了,直接在走廊上就这么吆喝起来。严峫只觉画美不看,徒劳地跟在后面劝阻:“你先等等,我们收拾收拾跟你一块回建宁……” “我没有想害你,枪手出事那天晚上我有不在场证明!”方正弘大步往电梯方向后退,挥舞着右手咬牙切齿赌咒发誓:“姓严的,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害你!等我电话!” 严峫一张嘴,还没来得及喊,就只见方正弘怒气勃勃一转身,差点把路过的服务员撞个趔趄。 严峫:“……” 方正弘犹如脱了缰的野驴,在小女服务员惊恐的注视中冲进了电梯。 严峫真是把这辈子涵养都用尽了,才把那句“你神经病啊”硬生生憋回嗓子眼里,回头冲着满房间人:“你们看看他,就他这样,还整天骂我们刑侦支队做事不牢靠?!……” 江停皱眉道:“他刚才说他想到什么地方还有线索了?” 严峫莫名其妙一耸肩。 几个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见江停抓起外套和车钥匙,当机立断:“他想到的凶手也能想到。别让方正弘单独行动,我们跟上去。”

上一篇   第111章

下一篇   第11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