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 破云

第110章

十分钟后, 严峫拎着俩热气腾腾的塑料袋, 从月光下的石板路上一溜小跑地回来了。 “干嘛呢!”严峫一开副驾驶车门, 颐指气使地冲杨媚扬了扬下巴:“去,坐后面去,前座是我的!” “……”杨媚看看严峫近一米九的个头, 忍气吞声上后座去了。 严峫立刻钻进车里,把那个散发出浓郁香气的塑料袋往江停膝上一放,得意洋洋地翘着尾巴说:“看老公特地……不是, 在拿打火机之余顺道给你带什么来了?” 江停眼底止不住的笑意, 打开塑料袋一看。 昏黄的车灯映出两盒油汪汪红通通的辣椒炒腊肉,以及几个香喷喷刚出锅的农家自制手工馒头。 本来说上县城吃饭去的, 现在也不用了,几个人坐在车里开着暖气吃馒头夹腊肉, 吃得车窗上蒙起了一层白雾。 “再吃两口,你身体不好, 不用怕油。”严峫拿着湿纸巾仔细擦干净江停沾上油的嘴角,江停眼角一瞥后座,只见杨媚低头吃得呼呼地, 于是突然偏头迅速在严峫硬朗的手腕内侧点了一个亲吻。 那只是个嘴唇与皮肤短暂的接触, 但严峫的心却突然酥酥麻麻,仿佛无数细小的电流裹挟着烟花绽放开来,忍不住把手伸向江停衣襟。 “你们在干什么?”后座杨媚一抬头,立刻警惕地竖起了翎毛。 严峫手一顿,从容不迫地解释道:“给你做现场教学。看, 找男朋友就得找像我一样懂事大度心疼人、成熟稳重会来事的,明白吗?学着点。” “……”杨媚咬牙切齿,然而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心说我忍了,继续低头吃饭。 严峫尤嫌不足,继续拿腔作调地刺激她,甜蜜地劝江停:“再多吃两块肉,别嫌肥,你太瘦了应该多摄入点动物蛋白,反正咱们这盒肉多。来,张嘴,啊——” 杨媚敏锐地听见肉多两字,蓦然再次抬头,登时醍醐灌顶。 “等等,为什么你们那盒肉那么多?”杨媚手中的筷子在颤抖,发出了直指心灵的质问:“肉本来就该那么多的吗,为什么我这盒基本全是辣椒?!” 江停:“……” 杨媚:“……” 严峫手忙脚乱把她推回后座:“媚媚乖,你是个大姑娘了,连人都没嫁,保持身材很重要,爸爸其实也是为你的体重着想……” 媚媚拒绝了爸爸的好意并表示自己对体重不care,在江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掩护下,拨拉了几筷子腊肉过来自己碗里,馋涎欲滴地缩回了车后座。对此严峫痛心疾首,连连喟叹这大闺女是嫁不出去了,估计要砸手里,将来可怎么办呐? 杨媚嗦着筷子让他别担心,反正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嫁不出去正好黏糊江哥一辈子。 “……”严峫瞪着她半晌,悻悻冒出来一句:“等回建宁我就托人给你招上门女婿!” 杨媚神气活现地塞着馒头,半边脸鼓鼓囊囊,跟仓鼠似的梗着脖子硬咽下去,然后抽了张纸巾说要解手,就拎着手电筒从后车门下去了——杨老板上哪都跟全副武装的女战士一样穿着高跟鞋,刚下车就一个趔趄,险些大脸朝下栽出个人形坑来。 “你小心点!”严峫冲外面喊了一嗓子:“大姑娘家家的这么不矜持,幕天席地的说上厕所就上厕所?!” 杨媚头也不回地高声发嗲:“江哥来帮我望风呗?!” 江停在严峫锐利的注视中咳了一声,装作什么都没听见,老老实实坐在驾驶座上。 杨媚悉悉索索地走进土路边的树林,只见手电筒光在某处停下了。严峫正打算就前情敌狂放的画风进行一下抨击,突然眼角余光只见手电猛晃,紧接着杨媚像是突然提裤子蹿向远处,树林间一片哗啦啦的脚步声。 “她怎么了这是?” 严峫的疑问刚冒头,只听杨媚歇斯底里的尖叫响了起来:“啊啊啊啊啊—有人偷窥!” “……”两人面面相觑,严峫怀疑道:“她这是……故意的吧。” 下一刻杨媚直上云霄的咆哮回答了他的疑问:“打死你个变态!别跑!!” 严峫和江停对视一眼,同时推门下车狂奔。 黑暗的树林非常崎岖,没跑多远就只见手电光在前方一晃一晃,严峫三步并作两步奔过去,果然只见杨媚气急败坏地拎着高跟鞋:“在那!就在那!冲那个方向跑了!” 严峫劈手夺过手电,冲江停使了个眼色,让他留在原地跟杨媚待在一起,然后撒丫子就追了上去。 江停迅速上下扫视杨媚一眼:“你没事吧?” “没,没事,”杨媚满脸通红气喘吁吁:“我刚蹲下就听见那边有人,好像是踩着树枝往远处走,我就立刻追了过去,一定是偷窥的。呼、呼,看见老娘还敢跑,吓死老娘了……” 江停发现偷窥后第一反应不是呼救而是追上去打人的,你也算独一份了,受惊吓的是你还是偷窥贼还真不好说…… “别跑!”严峫怒吼:“站住!” 手电颠簸照耀,前方的猎物匆忙奔逃,只能映出他黑色的兜帽衫和长裤。不知怎么的严峫感觉那身影有点眼熟,尤其是奔跑时的姿势,都莫名其妙让他想起了不久前相似的场景,那是从建宁去恭州前一天晚上的小区楼下—— 那个跟踪者! 他竟然一路跟到了这里?! “别跑!”严峫灵机一动破口大骂:“我认出你了!就是你!”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跟踪者明显有反应了,脚下一个错乱,险些被灌木丛绊倒。 严峫飞身直扑过去,一把抱住跟踪者,黑暗中只觉天地旋转,两人抱团从山坡上滚了下去,无数碎石树枝抽得严峫眼冒金星。 砰——几秒后他们轰然落地,严峫还没来得及从眩晕中回过神来,就只感觉腹部被狠狠重击,跟踪者把他踹开,爬起来就想跑! “我艹你妈!”严峫凶性大发,伸腿直接把那人绊了个嘴啃泥,扑上去把对手拦腰坐在地上,左右开弓几拳下去,犹如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一边打一边怒吼:“敢偷袭你爸爸!敢偷袭你爸爸!!” “……”那人捂着脸拼命挣扎,唔唔地发出声音。 “严峫!”江停赶到了,踉踉跄跄地从山坡上下来:“你没事吧?” 严峫头也不回:“没事,抓住这孙子了,你小心点别摔!”紧接着一拳重重砸在跟踪者太阳穴上,甚至发出了皮肉挤压的轻微声响,随即狠狠拎起对方衣襟:“我艹你祖宗十八代,那天开车跟踪的也是你对吧?我家小区楼下的也是你对吧?!” 江停怕他打出人命来,疾步上前拦住:“好了差不多行了,手电呢?” 严峫伸手在周围一摸索,抓起手电,啪地拧亮。 这时候跟踪者已经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捂着脸在地上哼哼了,面对骤然刺到脸上的手电光,立刻呻吟着扭过脸,不清不楚地狠狠骂了几句。 “我艹你还——”严峫一把拽掉那人捂脸的手,待看清那张青青紫紫的脸时,突然难以置信地愣住了: “……方正弘?!” 犹如晴天霹雳当空劈下,严峫被劈了个外焦里嫩,连江停都一呆。 距离建宁数百公里的乡村山坡下,刑侦副支队长摁着禁毒支队长大骂暴打,旁边还有个恭州的前支队长目瞪口呆围观,这场景突然变得特别可笑。 “¥%¥@#……”方正弘也不知道是怒火冲天、尴尬难堪、还是纯粹被打得没力气说话,嘴里嘟嘟囔囔骂着只有他自己能懂的话,咬牙把眼一瞪:“就是我,怎么啦?!你自己做的亏心事——” 突然他就像突然被点了静音键,整个人消了音。 严峫想拦,但已经拦不住了。 方正弘直勾勾盯着江停,张大了嘴,惊怒涨红的面孔上表情突然变得非常滑稽。他的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终于吐出几个字: “你……你是江停?!” 江停挑起眉梢,与严峫对视一眼。 “你,你,”方正弘急促喘息着,语无伦次,胸腔就像呼哧呼哧的破风箱:“你还活着?!” · 清晨,县招待所。 天刚蒙蒙亮,窗外树梢上鸟叫声响成一片,宾馆楼下摆摊卖早点的吆喝混杂着电动车自行车的叮当铃声,在寒冷的初冬晨风中穿梭大街小巷,活跃富有生气。 杨媚梳洗完毕,坐在床边对着镜子画眼线,一边瞪眼张嘴作扭曲状,一边开始了从昨晚到今早的第十八遍叨叨: “你说你好好一个支队长,为什么就养成了偷窥女人上厕所这种恶习呢?!” 方正弘:“……” 方正弘被绑在双人间的另一床头,嘴里塞着杨媚的皮手套,从他面部狰狞蠕动的动作来看,估计真的很想把手套吐出来怒吼一句我不是,我没有! “他没有,”房间门被推开了,严峫拎着几袋热气腾腾的早点,和江停前后走进了屋里,“他的目标是我。” 油条、肉包子、鸡蛋香肠灌饼、豆浆……杨媚幸福地挑了一袋格外丰富实在、沉甸甸香喷喷的灌饼,刚要伸手去拿,严峫却突然把塑料袋提过头顶,戏谑道:“想要吃的?叫爸爸!” 杨媚踮着脚气得干瞪眼,随即眼珠一转,硬挤出一个甜蜜到令人打寒噤的笑容:“爸爸太老了,怎么能称呼风华正茂的严副支队您呢,明明应该是哥才对呀。” 哥这个称呼叫得严峫心满意足,正要说什么,只听杨媚千回百转地喊了句:“是不是,情——哥——哥?” “……”严峫满脸下一刻就要忍不住吐出来的表情,手忙脚乱把鸡蛋香肠灌饼塞给杨媚,转身立刻翻了个惊天大白眼。 杨媚喜滋滋一扭。 从江停进屋开始方正弘就一直忍不住打量他,江停淡淡回瞥了一眼,坐下拿起个肉包子慢慢地吃。 “怎么样,吃不?”严峫拎着一袋早餐晃了晃,斜睨方正弘:“想吃就点点头。” 方正弘立马哼地一声,狠狠地扭过了头。 杨媚语重心长说:“哟,还犟上了。你说你好好的一个支队长,半夜潜伏在树林里,就算不是为了偷窥我上厕所,而是为了严峫,可偷窥人家严副上厕所也是不对的呀——大家说是不是?” 从方正弘双眼凸出的表情来看,可能他马上就要吐血了。 “得了别逗他了,再逗待会心脏病犯了怎么办。”严峫一屁股坐到方正弘对面,盯着他青筋暴突满是血红的眼眶,神情若有所思。 突然他说:“你的嫌疑没洗清,现在按规定应该是约束行动,不能离开建宁的对吧。” 方正弘面无表情。 “吕局没管束你,为什么?” 方正弘还是不吭声。 严峫放慢语调:“因为他确信你是无辜的,还是说,你俩是共犯?” “@#¥%*&(……” 果然话音刚落,方正弘立刻脸红脖子粗地闷吼起来,严峫一把扯掉手套,下一刻响起了他愤怒的咆哮,只是咆哮的内容让所有人大出所料: “别给我装了,你俩才是站在一边的!” 严峫一愣。 江停的动作也停住了。 短暂的安静过后,严峫立刻追问:“你说什么?” 方正弘蜡黄的脸上泛着病态的红晕,很难想象这么一个满市局闻名的病痨是怎么跟踪严峫了那么长时间,又如何不辞辛苦跨越省市,一路数百公里跟到岳家村的。 该是多么丰厚的利益,才能诱惑他这么做? 严峫眯起了形状锋利的眼睛,目光简直要透过方正弘气哼哼的面皮,刮到他的骨头里去。令人窒息的僵持持续了好几分钟,他才缓缓道:“毒贩给你许诺了什么,让你来要我的命?” 方正弘发出一声响亮的冷笑。 严峫也不在意,说:“方队,盗窃警枪的刑期是十年起步的,你应该明白吧。” 方正弘冷冰冰:“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那我说给你听。三年前1009塑料厂爆炸案后恭州成立了专案调查组,1月10号当天,岳广平领导的行动组来到现场准备营救江支队长和卧底‘铆钉’,行动结束后岳广平发现自己的配枪丢失了,但整个恭州范围内都没查到警枪丢在了哪。”严峫上前倾身,近距离盯着方正弘,一字一顿道:“吕局告诉过我,那次营救是恭州和建宁联合行动的,建宁方面的带队领导是你。” 方正弘一张嘴。 “岳广平身为副市长,可不是随便谁都能近身的,而作为领队的你不仅有机会近距离接触他,同时在丢枪发生后,因为你建宁领导的身份,不太会遭到岳广平的怀疑。天时地利人和齐备,连作案动机都有,你是不是该向我们解释一下?” 方正弘怒道:“胡说八道!我为什么要——” “因为三年后这把枪出现在了江阳县袭警现场,”严峫轻快犀利地打断了他,说:“枪手尾随跟踪警车,并用这把枪中射出的子弹打穿了我。” 方正弘就像被扼住了脖子的公鸡。 半晌他挤出一句话:“你被枪击那天我明明在市局……” “没人说枪手就是你,但枪手被灭口那天晚上,本该来值班的你却失踪了。”严峫稍微拉远距离,嘴角浮现出冷酷、凶狠、咄咄逼人的笑意,就像高空中的鹰隼盯住了地上的肉: “现在你可以对长期跟踪尾随我的事做出解释了么,方支队?” 方正弘胸脯快速鼓动、落下,鼓动、落下,重复了约莫十多遍后,他混乱如同泥浆般的思绪终于找到了一根线头,猛地转向江停:“那你是不是也该解释一下?” 江停抬起眼睛。 “你跟严峫一道出现在这里,是不是说明你也是毒贩的人?!” 只要稍有刑侦逻辑思维的人,都会立刻感觉这话极其古怪。屋里除了一无所知的杨媚,江停和严峫的眼神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这话说得,好像他本来就知道江停不是“毒贩的人”一样。 江停沉思片刻,缓缓回答:“……不,我只是随行家属。” 方正弘:“?” 江停刚要说什么,突然手机响了。 “齐。”他一看来电,对严峫简短道,随即起身接起电话:“怎么了?” 手机对面传来齐思浩仓惶的喘息和汽车行驶时特有的打灯滴答声,他似乎非常激动,已经有点说不出话来了,但关键时刻竟然还保留着立刻联系前领导的本能,可想而知当年江停留给他的心理阴影有多大。 宾馆房间一片静寂,大概等待了好几秒,几个人才突然听见他尖利到变调的声音:“有人——有人——” 江停眉头一蹙。 “——有人要杀我!”

上一篇   第109章

下一篇   第11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