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 破云

第11章

江停反手一肘,正中肋骨,把来人撞得退后半步,倒嘶凉气。但这人显然是个对疼痛习以为常的打架老手,江停刚转身,电光石火间对方又扑了上来,把他狠狠顶在围墙边,霎时两人鼻尖距离不过半寸。 这个互相压制的姿态,让他们身体紧紧相贴,对方强健肌体上的热量毫不保留地烘了起来。 江停略微仰起头避开他的鼻息,轻声说:“……严警官。” 严峫嘴角一勾,几乎贴在江停唇边开口问:“怎么着,你睡了哪家的小姑娘,把人老公招来了?” 江停:“………………” 这时只听树丛后砰!一声动静,棒球帽跳过围墙追了上来。 江停一动,被严峫更快更狠地镇压了回去,两人面对面僵持半秒,江停无可奈何,只得向树丛外扬了扬下巴,挑眉做出一个“请吧”的口型。 严峫得偿所愿了。 “待着别动。”严峫一拍他肩膀,声音带着笑意,紧接着转身从树丛里钻了出去。 哗啦啦—— 树丛随着严峫的脚步晃动,棒球帽觅声回头,一句“什么人”还没落音,就被当胸一踹险些飞了起来,哐当!巨响中撞倒了半塌的花坛。 棒球帽骤然被偷袭,登时惊怒交加,忍着剧痛踉跄起身:“兄弟哪条道上的,为什么要挡我的路?!” 严峫不答,拔腿飞身而上,只见对方“草!”地骂了声,嗖地摸出匕首,雪亮寒光当头就刺了过来! 这下就是动真格的了,棒球帽明显练过,唰唰几道刀光几乎贴着严峫的脸削了过去。幸亏严峫闪得快,从警十多年来揍小偷、揍劫匪、揍毒贩乃至于揍同事练就的强悍身手完全没丢,抽身一记扫堂腿把棒球帽撂了个踉跄,趁隙从坍塌的花坛边抄起半块板砖,呼地狠狠冲头砸了下去。 棒球帽扭脸闪躲,砖头贴着他头皮在地上砸了个粉碎。千钧一发之际,棒球帽一咬牙,刀尖往上狠狠刺向严峫咽喉,啪!一声亮响被严峫抓住手腕,顺势拧脱臼,夺下匕首,咣当远远扔出了数米。 棒球帽从齿缝间逼出几个字:“你是哪个道上的,知道你挡的是谁的生意?!” 严峫谦虚一笑,哗啦啦摸出手铐:“好说,在下正是传说中光荣的人民警察。” 谁知棒球帽愣了愣,没有露出怯意,脸上反而闪过了一丝狠色。严峫下意识便觉不好,但当时确实太快了——只见棒球帽一手伸进夹克内袋里,紧接着摸出了枪! 砰! · 枪声久久回荡在小巷中。 远处一辆黑色SUV驾驶室里,一个穿皮夹克、满帮短靴,被墨镜挡住了大半张脸的年轻男子收回望远镜,轻声说:“他们打起来了,目标藏在现场树丛后。现在怎么办?” 蓝牙耳机中只有信号沙沙流动,足足过了数秒,才传出一道悠悠的男声: “做干净些。” 年轻男子说:“我明白,大哥。”随即拉起了手刹。 严峫在枪声响起的前百分之一秒间贴地打滚,迅速起身。这反应几乎是神级的,他刚一抬头,面前烟尘袅袅,子弹在土地上打出了一个两指宽的深坑。 棒球帽一声不吭,爬起来就跑。 “我艹!”严峫拔枪就追,吼道:“再不站住开枪了!” 棒球帽置若罔闻,飞一般冲出巷口。严峫紧随其后不舍,两人一前一后追逐了数百米,眼看就要冲出这片曲折的巷区时,前方交叉马路上突然嗖——冲出一辆SUV,几乎贴着严峫的脚尖,瞬间把他逼退了回去。 “走路不看#@¥……”司机的叫骂渐渐远去。 就这么几秒钟的耽搁,棒球帽已经消失在前方,眼见没法追了。 “操!”严峫大骂一句,摸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喂马翔,三毛街南巷靠近中正路52号发现可疑分子持枪袭警,通知交警协管治安大队,目标身高一米八五体重九十公斤,白汗衫、黑帽子,速度带人封锁区域,立刻开始排查!” 马翔大惊失色:“卧了个槽,这就到!” 严峫挂了电话,把枪别回后腰枪套,慢慢地往回走。江停站在树荫下打电话,见他过来,挂断电话站在原地,略微抬起下巴,静静地望着他。 江停身量中等,但他习惯于以略微往下的角度看人——不论经历过往和言辞外表伪装得多么好,眼神、动作这类最小的细节,是很难骗人的。 两人隔着两三米的距离对视,彼此都没有吭声,半晌严峫问:“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么?” 江停说:“你问。” 午后的小巷十分安静,远处警笛模糊,越来越近。 严峫认真道:“其实你睡的是人家妈吧,不然会把便宜儿子气得连枪都拿出来?” 江停:“………………” 警车呼啸而至,戛然停在巷口,十多个市局刑警向他们快步奔来。 严峫一哂:“你那是什么表情,我调戏你呢。” 说着他抽出自己衬衣领口上挂着的墨镜,随手向江停扔了过去。 · 棒球帽冲出街角,险些撞倒两个撑着遮阳伞的女生。他连看都来不及看,撒腿就往马路对面跑,把女生“神经病啊”的骂声远远甩在了身后。 警笛似有似无,忽近忽远,一时之间四面八方,仿佛没有哪个方向是安全的。棒球帽扶着膝盖喘了会儿,想打雇主电话,手机里不断传出对方已关机的提示却让他气怒攻心。正无计可施时,突然一辆黑色SUV飞驰而至,车窗降下一条缝,露出一张被墨镜遮去了大半的年轻男子的脸: “范四?” 棒球帽如蒙大赦:“是是是,你是来接应……” 年轻男子言简意赅:“上车。” “报告,报告,中环路与明光路交叉口建设银行正门外有人目击嫌疑人跑过,体型样貌与描述基本相符,马上派车前往该地!” 步话机刺啦一声,马翔喝道:“明白!”随即向前排开车的警察一点头。 警车轰然发动后退,车上的市局刑警们荷枪实弹,严阵以待。 没有人注意到后视镜里,一辆黑色SUV擦着警车,向相反方向飞驰而去。 范四在后座上急促喘气,咕噜噜灌下一大口水:“兄弟怎么称呼?” 年轻男子只顾开车,仿佛全然没听到一般。直到范四又重复问了一遍,他才吐出两个字:“阿杰。” “咱们这是去哪儿啊?” 自称叫阿杰的男子没有立刻回答,“你活儿干完了没?” “妈的,点子忒扎手,中间还跑出个条子!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我看他那样子不太正经,不像是真警察……” 阿杰淡淡道:“你已经被人看见了,老板说送你去恭州避避风头。” 范四十分气愤和沮丧,还在后面含混不清地嘀咕抱怨。阿杰并不搭话,墨镜后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什么表情也没有,只紧紧盯着前方的路,直到出了城中心上了高架桥,才在范四嘟囔的间隙开口道:“还要开四五个小时,你先睡会吧。” 范四自觉无趣,答应了声,就靠在后座闭上了眼睛。 他也没真睡,随着车辆的颠簸时不时把眼皮睁开一条缝,偷觑驾驶座上的动静。 然而叫阿杰的年轻人沉默寡言,似乎对别人的事情半点兴趣也没有,只知道专心开车,甚至没有从后视镜向他瞥上哪怕一眼。 下了高架桥又上省际高速,开了约莫一个小时,突然车辆停在了路边。范四佯装刚睡醒的样子,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只见阿杰拔钥匙下车,头也不回说了声:“放水。” 范四上车时喝了那么一大瓶水,是快憋不住了,就跟着他下去站在草丛里,稀里哗啦一通解放。 “兄弟,”范四浓重的戒心稍微减轻了点,主动摸出烟盒来敬了一根,笑道:“这次我运气不好,失了手,劳累你跑这么一趟。你知不知道老板她打算让我去恭州躲多久,那尾款还结不结啊?” 阿杰拿着烟,却不点,问:“她告诉过你要杀的是什么人么?” 范四说:“嗨,主顾的事情哪里会说得那么清楚,知道有生意不就行了呗。” “尾款还剩多少?” 范四比了个二,又伸出五个指头。 阿杰慢慢地说:“便宜了。” 范四一愣。 “这个价格买他的命,后头加个零,都嫌太便宜了。” “啊?那……” “但买你的,”阿杰笑起来:“又嫌太贵。” 范四看着他的笑容,只觉得一阵寒意从心底里窜起,常年刀口舔血形成的本能霎时敲响警钟,令他往后退了两步。 但已经来不及了。 他只觉得眼前一花,风声呼啸,已经被年轻人反身飞踢,整个人轰然砸上了岩石。耳边最后响起的声音是喀拉一响,他不知道那是自己的几根后肋骨,只感觉鲜血从咽喉和齿缝间争先恐后满溢而出。 “你……日你……祖宗……” 阿杰走过来,蹲下身,定定地看着范四,似乎有一点惋惜。 他说:“你真的不该接这笔私单。” ——那是范四在人世上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了。 这个自称叫阿杰的年轻人单手扼住范四的咽喉,在他混合着愤怒和惊恐目光中略一使力——咔擦!喉骨应声折断,清脆得令人心颤。 范四的头以一个吊诡的角度弯了下来,双眼兀自死死盯着凶手。 阿杰替他合拢眼皮,动作堪称轻柔,然后把生气全无的范四扛进了车后箱。 · “行,知道了,继续沿途监控,发现目标后立刻呼叫支援,小心对方手里有枪。” 严峫一手按了下步话机,另一手被主任法医苟利亲自摁着,小心翼翼地从指甲缝里提取嫌疑人的DNA。 “报告严副,”技侦用证物袋装着那枚子弹,表情有点沮丧:“子弹没有膛线,是土制枪,应该是做得非常精致成熟的那一种。待会回局里我们再对比下,不过应该不会有更多发现了。” 严峫点点头,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怎么回事啊这次,”苟利一边用棉签仔细剔他的手一边问:“你老人家是撞了哪门子鬼,大白天走在马路上都能撞见持枪抢劫犯?” 严峫说:“我跟魏局汇报的时候你不听见了么,咱人民警察,路遇不平拔刀相助,我哪儿知道点那么背碰上个有枪的。” “那倒霉受害人呢?” “早跑了。” 苟利啧啧两声世风日下,把严峫的手一拍,满脸揶揄:“行了!——幸亏你这指甲够长的,几天没剪了吧,要不我待会顺路捎你去做个美甲,满足一下严副你深藏在灵魂里的粉色少女心?” 严峫:“不用,你这吨位让我没法跟你挤进同一辆车里去。” 苟利:“……” 正好这时被派去买午饭的实习小碎催回来了,严峫拦住对方,不由分说抢了两袋鸡蛋灌饼夹火腿肠,左右各一提溜,假惺惺冲苟利笑了:“知道你减肥,哥替你吃了,不用谢。” 苟利抄起砖头就要扑过去跟他拼命,被众法医抱手抱脚死活拦住,严峫趁机一溜烟跑回了车。 严峫把车门砰地一关,回过头。 辉腾宽大的真皮后座里,江停双手交叠搁在大腿上,那是个非常斯文的坐姿,冷气吹得他墨镜后的下半张脸深刻白皙。 他侧脸在单面不透光车窗边,显出一种细腻又生硬的质地。 严峫斜觑他片刻,江停面不改色回视,半晌严峫扔给他一袋鸡蛋灌饼,说:“吃吧,吃饱了好干活。” “干什么?” 严峫三下五除二扒了塑料袋,把煎得新鲜香脆的火腿肠咬了一大口,含混不清道:“马翔刚才来消息,目击者于中午十二点十分左右在中环路建设银行门口看见嫌疑人匆匆跑过,五分钟后警车赶到,却扑了个空。沿途监控镜头全部有人把守,交警和治安大队全都上了,至今找不到嫌疑人的影踪。” 江停慢条斯理吃着,无可不可地听他叙述,几乎没有反应。 “我跟嫌疑人短兵相接是近十二点,从这里跑到建设银行最短距离两公里,也就是说嫌疑人逃跑速度约每分钟二百米。按这个数值计算,建设银行周边范围一公里是为最佳搜索区域,但警方从中正大街沿途封锁至明光路、金源路乃至高架桥入口,连地上的土都掘了三尺,却一无所获。” 严峫顿了顿,盯着江停: “现在怎么办,嗯?你给分析分析?” 江停在严峫灼灼的视线中咬了一小口火腿,咀嚼得咽干净了,才平淡道:“我一个平头百姓,又不会破案,我能分析什么。” “哟,人家可是来要你小命的,你一点都不在意?” 江停说:“正因为在意,所以才不能乱分析,必须交给专业人士来处理啊。” 严峫被他毫无破绽的回答堵得一哽。 江停又把火腿咬了一小口,细嚼慢咽了,舌尖把沾在嘴唇上的豆浆沫一抿。那只是半秒间的细节,严峫眼皮突然跳了几下,移开了目光: “照你这态度看来,想要你命的人应该挺多的吧?” 江停说:“习惯就好。” 严峫:“……” 江停的吃相跟他平时行事一样,温文尔雅,旁若无人。严峫看着他一小口一小口的咬鸡蛋灌饼里那根火腿,目光转开又回来,转开又回来,来回平移了数次,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终于忍不住问:“你能别这样吃火腿肠吗?” 江停:“?” “你以后当着人面能别这么吃火腿肠吗?” “………………”江停反问:“你觉得应该怎么吃?” 严峫把头一扭,背对江停,正襟危坐在驾驶席上。足足过了好几分钟,他把脸一抹转回来,俊脸毫无表情,好似刚才莫名其妙的对话完全没发生过一样: “不如这样,我们来聊聊别的。——塑料工厂,连环大爆炸,火灾现场燃烧已达到重大等级;一个冲进火场里的人,要怎样才能毫发不伤地顺利逃生?” “既然你不想分析持枪嫌疑人的去向,也无妨,咱们就来讨论下这个谜题吧。” 江停动作有零点一秒的凝滞,随即咽下最后一口鸡蛋灌饼,把垃圾装进纸袋,用附赠的湿纸巾一根根仔细擦干净手指,整套动作一丝烟火气不带,然后伸手去开门。 咔哒! 严峫把车锁了。 两人互相对视,严峫微笑反问:“你走得掉,陆先生?”

上一篇   第10章

下一篇   第12章